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四百八十六章:原来如此
    方文面上堆起笑:“广安公主,此前下嫁给了长安的周家,不过后来,驸马死了,这才再嫁,她再嫁时,已年过四旬了,而新驸马,却还很年轻呢。”

    老牛吃嫩草啊。

    一个年经轻轻的后生娶一个老太婆,这个日子怎么过呀?

    估计是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突然发现,为何这位广安驸马总是生无可恋的样子了,好端端的一个小白脸,却是陪着一个比自己妈还要大的妇人过了二十年的日子,换做自己,何止是生无可恋,想死的心都有啊。

    不对,不对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比死还难受,死至少是解脱了,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心里为这位驸马惋惜的同时,也在想那么,这位驸马爷,本就是小白脸一般的人,怎么又会和王甫恩有关呢?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思量着,不解开这个谜团,自己就永远不知道,自己为何会得罪这么个人物,到时候,自己真不知死字怎么写了,现在,只是一个无影剑,那么下一次呢?

    下一次这位驸马会用什么手段对付自己呢?主要自己跟这个人无冤无仇的,而且对他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,若是他想对自己动什么歪心思,估计他是躲不过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陈凯之不由就往深处想去了,自己在什么地方得罪过他呢?

    现在主要搞清楚,这个驸马到底想干嘛?

    而方文见陈凯之苦思冥想的样子,不禁心里想,莫非这个小子,当真也不知道为何得罪了广安驸马,这……就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所以对陈凯之的问题,他能知道的,倒是知无不言。

    “广安驸马年轻轻的便成了驸马,可公主殿下已经老了,嗯?公主可有儿女吗?”陈凯之在心里细细分析了一番,便很是认真的追问方文。

    方文颔首:“倒是有一儿一女,还算美满,其子被封为了辅国将军,倒也颇有出息,领兵在外呢,至于女儿,则是下嫁给了沁阳候,不过,他们都姓周。”

    姓周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。

    这其实可以理解,公主的头婚,是嫁给姓周的,那时候年轻,留下了一儿一女倒也常见,接着呢,姓周的死了,这时代的习俗和上一世的隋唐差不多,公主不似明清时期那般被禁锢的厉害,所以选择了再嫁。

    而第二个驸马娶了公主时,这公主年纪已经大了,自然再无法生育。

    似乎……有了一点眉目,陈凯之双眸一眨,像是发掘了什么似的,格外激动的看着方文:“那么,这广安驸马,可有外室?”

    方文则是盯着陈凯之,驻足,他背着手,笑容一下子没了,一张脸在璀璨的光晕里变得沉重起来,眉头挑了挑,淡淡反问陈凯之:“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这一句反问,带着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不怒,自然是知道公主的身份尊贵,这驸马不敢乱来的,于是乎他朝方文讪讪笑了笑:“想来,是不敢有的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陈凯之竟是起了皱眉:“其实,按理,若是公主殿下生不出儿子,若是大度一些,令驸马取个小妾,生个儿子,也没什么不可以,传宗接代嘛,可想来,公主殿下未必情愿的,因为公主殿下已有儿子了,这位辅国将军,才是公主府的继承人,可若是新驸马在外生了孩子,理论而言,应当也算是公主的孩子吧,公主岂会将自己的恩泽,也让别人的孩子也一起沐浴着?”

    说着,陈凯之双眸放光,似乎联想到了什么,目光四周看了看,确定有没有人会偷听,见街上人烟稀少,他才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方镇抚,你说,这广安驸马,会不会偷偷在外头生养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方文觉得陈凯之这家伙脑洞有些大,一双眼眸竟是怔怔的看着他,这样推测真是大胆呀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什么人啊,上辈子什么样的八卦没见识过,九旬老太为何LUO死街头?数百头母驴为何半夜惨叫?老尼姑的门夜夜被敲,究竟是人是鬼?数百只小母狗意外身亡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?这一切的背后,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?是x-i-n-g的爆发还是饥渴的无奈?

    陈凯之见的多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顺着这个思路推论下去:“若我是驸马,一定会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方文却是陡然冷笑起来,满是不屑的说道:“他想试,只怕也不容易,他是驸马,长公主殿下呢,历来对此管得紧,身边的人可有不少耳目盯着他,他就算想,也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陈凯之挠挠头,觉得有理,那长公主殿下可比驸马年纪大的多,心眼绝对不比驸马要少,人都说驸马好,可这驸马,说穿了不过是寄人篱下、狐假虎威罢了,心中的心酸,只怕也不是外人知道的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二十一世纪的小白脸没什么区别,靠着女人得意,一切的一切都靠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么可想而知,驸马的日子有多难熬。

    陈凯之惆怅的叹了口气,想当年,自己还很年轻的时候,也曾有过驸马梦呢,现在方才知道,这世上的婚姻,还是门当户对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这当驸马简直跟做小白脸一样的,没啥出头日呢。

    哎呦,当然,不能想歪了,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推论下去,那驸马,当真一点机会都没有吗?

    他在京师,肯定没有机会,而且就算要认得在豫章做官的王甫恩,怕也很难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陈凯之细细想了想,接着忍不住的问道:“驸马的父亲可还健在?”

    方文似乎对于这种事,俱都成竹在胸:“十几年前,就已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十几年前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眼眸一亮,看着两旁摇曳的灯笼,惊喜道:“十几年前,他的父亲过世,国朝以孝治天下,他定当要回乡守孝的,只要出了京师,虽还有人盯梢,却也并非没有机会,至少,机会大了许多。我看过王甫恩的履历,王甫恩,那时候正好在豫章府任推官,那时候……那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不对,就算是王甫恩帮助了驸马,他也绝不可能,能得到驸马这样的信任,至少,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,驸马也不至于为了报仇,对自己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突然身躯一震,一脸惊恐的看着方文:“王甫恩有个儿子,前几日死了,被我杀的,他的年纪……竟也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王养信实则是驸马的儿子?

    陈凯之脑海跳过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一切,就解释的通了,王甫恩在豫章,前途无望,而这时,回乡守孝的驸马想到父亲去世,本就闷闷不乐,心里忧愤无比,不孝有三、无后为大啊,想到自己父亲去世,竟也见不到孙儿,想必那时候,广安驸马是极痛苦的。

    而王甫恩这时看到了机会,又或者是广安驸马和他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二人秘密的……

    这才有了王养信,那么……王养信到底是哪个女人生的,莫不是王甫恩的妻妾?这……倒是很有可能,无论如何,驸马有了儿子,可以传宗接代,可他毕竟不敢张扬出去,王养信只能认王甫恩做爹,也正因为如此,驸马竭尽全力的帮助王甫恩,王甫恩才借此机会,官运亨通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这驸马对自己如此恨之入骨,他恨得不是自己整垮了王甫恩,而是……自己杀死了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深吸一口气,万分震惊,这个驸马太大胆了,不过是自己,也应该会这么做吧。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方文笑吟吟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?”陈凯之好奇的看着他,“难道我说的不对。”

    方文笑呵呵的道:“这些话,你说我听听也就是了,可不能外传。驸马乃是皇亲国戚,没有实打实的证据,说这样的话,可是犯忌讳的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由道;“明镜司可以查一查。若是查出驸马当真在外头有个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说的是,这样自己也就不担心,那驸马报复了。

    方文摇摇头:“查?王养信都已死了,如何去查?你以为明镜司是什么?明镜司固然无孔不入,却也不是什么都去查,什么都敢查的。咱们,是宫中的奴才,宫中想查的事,才是明镜司的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吁了口气,似乎也理解,他倒是觉得方才自己为了推敲这个事,有些失言,本来这事,是不该跟方文说的,自己还是不够谨慎啊。

    倒是方文安慰陈凯之道:“你既想明白这些,就应当晓得,以后要小心了。本镇抚,可帮不上你什么忙,你自己好自为之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不过是,却是目光幽幽的看了陈凯之一眼:“你可知道,别人叫我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文叹了口气:“方无常。”

    这无常二字,乃是地狱中鬼吏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知道我在别人眼里,有多恐怖吧。可你看我,是不是觉得很和善?”

    陈凯之点点头,这方文,见了自己便乐呵呵的样子,完全是一副和蔼大叔的样子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