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四百七十八章:深谋远虑(2更求月票)
    从阴森的明镜司出来后,陈凯之这才有重获天日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的心里,依旧是疑窦丛丛,王甫恩发迹,实在有些古怪,其实从前他就看出了这一点,因为这家伙的能力实在平庸,可到底是什么缘故才一飞冲天?

    运气?

    陈凯之是不相信一个人的运气能好到底的,他更相信,只有有了一定的实力,运气才会有作用,而以王甫恩的经历来看,只是三甲进士的出身,政绩也是泛泛,这样的实力也能平步青云,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好吧,虽是一时想不出答案,但似乎这并不是陈凯之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毕竟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的王甫恩算是完了,一切……其实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真正的见识了明镜司,却令陈凯之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确定了一件事,飞鱼峰上理应有明镜司的密探,不过……陈凯之倒是无所谓的,飞鱼峰是他的私人领地,而且在飞鱼峰上的一切,都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他今日并没有去当值,而是又回到了山上,刚刚到了下鱼村,那刘贤恰好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刘贤显得很激动:“公子,公子,好消息,公子所要的东西,成了。”

    刘贤这似乎没头没尾的一句话,却令陈凯之一时没反应过来,他便不解地道:“什么东西成了?”

    “钢!”刘贤显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陈凯之倒是很是意外,忙随这刘贤到了钢铁的作坊里。

    只一进去,便被一股浓浓的热浪袭来,钢铁的作用自不待言,甚至在上一世界,工业革命可以称之为钢铁时代,钢铁几乎是计算工业产值的标准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个时代,所谓的钢铁并不属于工业,理论上来说,它属于手工业,究其原因,是因为这时代炼铁技术低下,出铁量少不说,质量也不稳定,并不能够大规模的生产。

    陈凯之一直都在寻求一种大规模生产高质钢的办法,因为钢铁的需求可谓是方方面面,现在这个时代,铁器的运用就已经十分广泛了,何况随着钢铁质量的提升,这个运用将更加广泛。

    陈凯之试了许多方法,为的就是大规模的产钢,用最少的人力将矿石熔炼为钢铁,而此时,在这热浪之中,便见从铁炉的一个凹槽里,一股股的金黄的铁水流出来,这达到了燃点化为铁水的金黄液体几乎肉眼看不到什么杂质,比之这个时代粗糙和因为无法熔炼,只通过锻打,其间还充斥着气泡和各种杂质,而这种直接达到燃点,将其熔化的锻造方法,足以将出铁的效率提高无数倍。

    这种铁大抵可以称之为熟铁,虽然在这个时代,也有这样的工艺,不过大多数因为炉子残差不齐,出产量并不稳定,再加上真正的熟铁是偏软的,它既不能用来打制刀剑,也不能用来铸铁锅、犁锄,自然而然,也就没有人对它有兴趣了,故而这种工艺没有得到进化。

    以至于,在这个时代,大多数的铁器,都是通过锻打而成,质量残差不齐,也不稳定,费时耗力,且产量极低。

    这时代的铁是弥足珍贵的资源,甚至市面上还有专门用于流通的铁钱,比如在南楚国,因为没有发掘出铜脉,铜产量极低,所以南楚的货币,往往是用铁钱来取代铜钱。

    自然,陈凯之没有铸钱的打算,熟铁固然用处不大,陈凯之炼出熟铁,是因为他知道,纯铁固然很不实用,可若是在其中添加微量的碳,便成了低碳钢,使其增加了一点硬度,可以用来拔铁丝、轧制薄白铁板,可若是再添加一些碳,那么这便是中碳钢,可生产钢板、铁钉,自然,若是碳的含量达到了百分之零点六至百分之二,那么就可以成为硬度很高可制刀枪以及大凉器械的高碳钢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不只是产量可以大增十倍,而且质量亦远超这时代炼铁的平均水平,这才是陈凯之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这一锅铁水冷却之后,熟铁便成型了,待热气散去,一旁的匠人却是愁眉苦脸地对陈凯之道:“公子,这铁虽是没有杂质,却完全无用啊,你看,软绵绵的,比青铜都不如,莫说刀剑了,便是锻造农具也没什么用处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笑了笑,才道:“哪个是吴薇?”

    一个匠人便站了出来,恭谨地道:“小人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读过书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小人粗浅的认识一些文字。”这吴薇想不到陈凯之对他有印象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这山上的人,陈凯之都通过花名册牢记在自己心里,他们的技能,是否能够做到识文断字,以及大致的年龄、籍贯,陈凯之俱都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比如这个吴薇,就是匠人中难得认识字的人,据说少年时曾读过一年书,从前家里还算殷实,后来家道中落,最后被一个铁匠收留,才学习到了这一门打铁的手艺。

    此时,陈凯之道:“我这里有一些炼铁的方子,你按着方子,带着弟兄们试一试,噢,还有,从现在开始,你便是工长了,每年会给你一些俸禄,给三级薪俸吧。”

    在飞鱼峰里,陈凯之已建立起了薪俸等级制,虽然这些人都是家奴,其实陈凯之完全没必要给他们薪俸,可陈凯之思来想去,还是觉得理应给一些鼓励,从一级薪俸至九级薪俸,这薪俸的等级逐级提高,比如刚刚上山的,就属于徒工,只提供饭食和住宿,可若是一年之后,便有一级薪俸领了,当然,一个月不过三百钱而已,并不算多,可包吃包住,还有一些零花钱,也足够让人心满意足了,二级则是一千钱,这个数字,已经不比山下的寻常人低了,而到了三级,这是三千钱,大抵是三两银子,一年下来,近四十两银子入账,四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,已算得上是殷实了,何况在这里,有吃有喝的,这笔钱攒下来,虽是为奴,可给了人足够的希望。

    吴薇的眼眸一亮,脸色多了几分激动,忙道:“公子厚爱,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有些哽咽,被卖身为奴的人,大多都有坎坷的经历,这辈子,本以为再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不但给他们提供了舒适的环境,让他们可以吃饱肚子,这本就使他们渐渐安下心来,这辈子在这里为奴,比在外颠沛流离要好得多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则是笑了笑道:“这是你自己应得的,毕竟你读过书,又是匠人,对了,这些方子,若是有什么疑问,你可以去图书馆里查证,那里有一些相关的书籍,这些日子,也不必急着产铁,将这些方子摸透了,多试一试,确定了这种方子出的钢铁的用途,想想是否可以改进,若是有什么好消息,尽管让刘管事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匠人们一个个眼红起来,他们现在只是徒工,到了明年,才算是正式上岗,即便如此,也不过每月三百钱而已,虽然他们对此极满足,就算不给钱,他们也觉得这山上过得不错,可吴薇的待遇,却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下鱼村这里,已经建了夜课的学堂,吃过了晚饭,便开始教授人读书,这些……都是免费的,匠人们其实并不愿意去,毕竟巨大多数人都已经成年了。

    读书?又不是考秀才,读了有什么用?大家卖的是苦力,学之无益啊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听了陈凯之的话,许多人的心眼儿却是活了,为何吴薇能成为工长,为何他有三级的薪俸?因为人家认识字啊,论起打铁的手艺,他还远不如大家呢。

    吴薇忙应下,他晓得陈凯之交付自己的使命,除了照方炼铁之外,便是进行试产,图书馆……

    只怕到了晚上,下了工,他得去那儿看看,公子的方子,自己未必能吃透,既然公子让自己去学***不会是坏事。

    陈凯之说罢,便领着刘贤出去了。

    刘贤脸上的表情有显得有些雀跃,道:“公子,只怕用不了多久,这山上的上下人等,都要踊跃去读书呢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笑着道:“大字不识,单凭一把力气有什么用?在这里,无论是畜牧、种植还是匠人,若是都能识文断字,便知道如何寻找更好的生产方法了,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,多读书不是坏事。刘管事,你得放出消息去,以后啊,这学堂里要设一个结业的考试,考试不要太难,只要能读能写,能够计算就可以,通过了考试的人,薪俸可以加一级,以后这山上的许多职位,也要偏向读过书的人一些,强制让他们读书是没有用的,只有给予他们希望,给予他们看得见的实在,他们才肯愿意去读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说到这里,却是摇摇头道:“哎,这朝廷每日都在说教化、教化,可这教化了这么多年,除了那些诗书传家的读书人,又教化了几个人?说到底,你不能只让马儿跑,又不让马儿吃草啊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