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四百四十一章:最后一线希望(1更求月票)
    这文真公,显然先想要及早离开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似乎无论是夫人还是世子,文真公都没有多大兴趣,现在去处理学务,是抽身而出的最好办法。

    诸公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,纷纷颔首点头,文真公如蒙大赦,连忙告辞而出。

    圣公若是病逝了,整个曲阜恐怕要大乱了。

    文真公想到这些,便忍不住的心烦意乱,整个人的情绪略微低落。

    他匆匆到了杏林不远的文宣楼,刚刚落座,便有一封急奏送到他的手里,他凝眉,低头去看,这不看还好,一看,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张忠竟然没有死,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是大陈的御医们诊断错误。

    而真实的病因却是因为五石散,热气散不出,所以导致昏迷。

    大陈御医们错误的诊断,才有了上面一封急报。

    文真公一呆,这病情,岂不是和衍圣公一模一样?

    他打了个寒颤,接着继续低头去看,此时,眼睛已经直了,学子陈凯之,下了一剂方子。

    竟是……竟是……

    竟是这个陈凯之救了张忠。

    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里猛地冒出了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假若张忠可以救活,那么……

    这文真公本是慢吞吞的性子,做什么事都极有章法,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,可现在,他却犹如看到了曙光,整个人顿然间像是疯了一般,拿着急奏,便箭速一般的冲了出去,直朝着衍圣公的寝殿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他克制不住内心的惊喜,边急速地跑着,脸上洋溢着笑意。

    老天有眼呀,圣公有救了,有救了。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的赶到了衍圣公的寝殿,上气不接下气的,此时诸公们似乎还在争执,剑拔弩张的,气氛格外凝重。

    他没有过多犹豫,便立即冲到了诸公的跟前,边喘着气边道:“急奏,急奏,大夫,大夫,你来,你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那主治的大夫先是略显讶异,觉得这文真公率先让他来看急奏甚是奇怪,却不敢怠慢,忙接过了急奏。

    这一看之下,这大夫也是惊讶得目瞪口呆,其他诸公看着蹊跷,也纷纷凑上来,众人看了那上头的文字,默然无语起来,只是脸上的表情都显然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良久,大夫才徐徐道:“据老夫所知,这世上根本不曾有过发散的良药,老夫遍览古籍,可以保证,所以老夫以为,这急奏,只怕略有浮夸。”

    话虽然说得委婉,可是语气里却充满了质疑。

    现在这样的情况,即便大夫提出再多的质疑,却也是有人相信的,至少有一线希望吧。

    因此文真公再不想听这大夫胡说其他的了,连忙急道:“事到如今,圣公危在旦夕,还是快马加急,先去求药为好,其他的事,再做讨论吧。再说张忠都活了,他跟圣公一般的情况,老夫相信圣公也能活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夫自然不敢反驳,毕竟张忠活着,这就已经说明了陈凯之用的药是有效的。

    诸公们想到张忠还活着,目中尽是震撼,而且他们本以为圣公死定了,谁料……

    在一阵沉默之后,文正公打起了精神,很是着急地说道:“快,派出快马,快马加急。”

    方才,他还想借此机会虢夺陈凯之的学爵,可现在,他却是第一个跳出来要去问药了,自己的外甥年纪还小,若是此时圣公过世,世子年长,足以维持大局,只有让圣公多活几年,他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这急奏只是语焉不详,不过眼下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至少有了一线的希望,若是不求药,那圣公就只能一命呜呼了,所以诸公都希望能得到陈凯之的药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年关将至,飞鱼峰上已上大雪纷飞,整座山,仿佛被积雪包裹,一时整个天地银装素裹,触目望去,俱是白皑皑的一片,令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可只到了清晨拂晓,这里便复苏了生机,奴仆们开始清理着积雪,校场上,勇士营的丘八们已经开始了晨跑,他们口里呵着白气,一下子功夫,眼睛和眉毛,便仿佛凝了一层冰霜,脸颊上,被冻得发红,可跑了几圈下来,浑身上下,便已冒出了腾腾的热气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没有什么是不能习惯成自然的,如今这些丘八已是焕然一新,他们身体和从前相比,仿佛经过了改造一般,身上的肌肉结实如磐石,无论任何时候都是精神奕奕的,经过了长久的操练和几乎是无限供应的后勤,每日这样的操练,对于别人而言,可能是要命的事,可对他们而言,却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于是……操练开始加码,武先生似乎比谁都清楚这些丘八们的临界点在哪里,总能适当提高一定的操练要求,既勉强可以令他们完成,不因操练而使他们伤亡,又能让他们精疲力尽。

    他们所有的精力都消耗在了读书、操练上,以至于对于其他的事,渐渐变得麻木起来,因为读书,所以不再如从前那般的骂骂咧咧,因为操练得久了,对于从前的各种娱乐,变得陌生,每一次操练下来,他们只想着吃,想着睡,没有半分的精力去顾忌其他,对他们而言,若是能睡个好觉,能赖床小半个时辰,就已是奢侈的事,至于飞鹰斗狗之事,实在没有了多少兴趣。

    人的需求变得简单,养成了这种习惯,心收在了山上,个个都开始安分起来,甚至这些人的身子里,似乎还透着一股寻常丘八所没有的儒雅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起得早,所以在下山的时候,往往会看一看晨操丘八,方才下山去。

    何侍学已去奔丧了,他这一奔丧,临走时候也不知和大学士说过什么话,文史馆暂时是群龙无首,于是官职最高,资历最老的王保来暂时主持。

    当然,吏部的任命还未下来,所以王保只是暂代,陈凯之和邓健,现在依然是王保最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陈凯之到了翰林院,点了卯,刚刚进入文史馆,那王保来得早,便已和几个翰林官在这里聊天,气氛倒是颇为浓烈,陈凯之一到,这聊天自然也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顿时气氛有些尴尬了,王保却亲切地和他打了招呼,陈凯之也回礼,其他的几个翰林,也都和陈凯之相互见了礼。

    这些翰林官们哪里不知道,而今是群龙夺嫡,陈凯之和王保之间的龌蹉,便一个个干笑着,有人道:“这天寒地冻的天气,真冷啊,可惜,柴薪司那儿,每日只给这点儿柴碳,文史馆地方空旷,靠这些柴碳,非要冻死不可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都笑了,尤其是几个老翰林,咳嗽了一下,显得身子有些不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倒不觉得冷,这时见自己师兄还没有来,不免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若是往常这个时候,这位师兄早该来了!

    于是陈凯之按捺住心里的奇怪,安静地坐在自己案牍之后,让书吏斟了杯茶来,呷了口热茶,一面低头,摆弄着公文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后,邓健总算是来了,他一到,王保看了沙漏里的时间,不由质问邓健:“邓修撰何故姗姗来迟?翰林院不比他处,既是上值,便是一分半点都不可耽搁的。”

    他想学着上官的语气教训一下邓健,当然,主要是借此机会,让人对邓健生出懒惰的印象。

    大家都来读的这样早,唯独你来得这么迟,你虽是修撰,可太不将人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不禁为邓健操心起来,在这风口浪尖上,师兄竟还迟到,他心里不由汗颜啊。

    不过换做是从前,邓健早就来火了,他是个油盐不进的脾气,可今儿,他却是一笑道:“今日下了大雪,天气冷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王保像是抓住了机会似的,不过倒是没有怒目而视,而是笑吟吟地道:“邓修撰啊,你觉得冷,我们就不觉得冷吗?我们尚且早来,你偏偏来迟,哎……老夫倒也不是责怪你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邓健还是没有生气,而是很谦卑的样子道:“就是因为觉得冷,所以我在想,这里的柴火肯定不够用,炭薪司所发木炭总是不足,我听说外城有个烧炭厂,那儿的炭价格还不错,所以见早就去买了一些来,想着在这儿给大家加加火,因此来迟了,还望恕罪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果然有几个差役跟在后头帮忙提着一箩筐的碳来。

    翰林们看到了碳,顿时眼睛放光起来,翰林院是年久的老建筑,热气很容易散,再加上这天寒地冻的,翰林们身子大多不好,现在有人肯添碳来,这还真是抚恤大家啊。

    王保呆了一下,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若是再责怪邓健,或是阴阳怪气的说什么,只怕就免不了要被孤立了。

    有种,你别烧炭啊。

    此时,邓健笑了笑道:“噢,下官还有点事,马上回来,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已是告辞出去,却不知跑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低着头,假装读着公文,心里却是诧异。

    这师兄,吃错药了吧?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