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四百一十四章:匪夷所思(2更求月票)
    一大早,地上冒着阵阵的寒气,在洛阳县县学外,却已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只见大量的学子鱼贯而入,每年的县考,都是最热闹的,因为考生实在太多,其他的考试,大多还有要求,可这县考,却是人人可考。

    洛阳县本是大县,人口数十万,考生便有三千多人,可谓是盛况空前。

    今年比往年的人数显然又多了些,不过今年的考试,比之往年,禁卫要森严了许多,足足数千的禁卫和京营的官兵,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,完全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敲了钟,考生们一拥而入,个个你挤我,我挤你的。

    此时,勇士营到了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方才还推推搡搡的人群,一下子便成了温顺的绵羊,竟变得谦让起来,谁也不敢再推搡了。

    勇士营的丘八们列队入了考场,竟是没有人挡路,这些考生们刚才还个个像是发怒的雄狮,可一下子的,却是圣人的仁义礼智信加诸于身,个个让出道路,让勇士营的人先进去。

    陈凯之真是遥遥地看着勇士营的丘八们进去,他和苏昌等人只能在外候着,于是一行人索性就在附近的茶楼里要了糕点,喝着热茶,慢慢地等候。

    “大人,你说他们考得中吗?”

    苏昌不禁问起来,他轻皱着眉头,显出了几分忧色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其实他也不太有把握,让一群丘八考试,他心里很没底呀,因此他一脸认真地看着陈凯之,希望陈凯之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莞尔一笑道:“这个,想必你应当比我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苏昌讪讪一笑,这是实情,自己每日伴在他们的身边,自然比陈凯之这个教官更要了解这些人。

    县考的题说难也难,说容易,其实也很容易。

    因为这只是初级的考试,所以考试的范围是不会离开四书五经的,若是对四书五经读得不深,这一场考试就比登天还难,而若是熟记于心,那么就再容易不过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远远眺望着楼下,看着这里被三层外三层的官军防守着,处处弥漫着异常紧张的气氛,心里忍不住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这场面实在有点夸张了,这恐怕是内阁的意思吧,让这么多人把守着,其实只是生怕勇士营那些丘八惹出什么事来吧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那自己就在这等着吧,不过看了看窗外的日头,这还很早呢,今日估计是有得等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倒也不急,慢悠悠地喝着茶,过了一个时辰,便见有礼部官员的车架到了,匆匆进去,随后又匆匆出来,显然是传达了什么命令,又或者是询问一下这边的情况,上头有人询问起了洛阳县考试的事。

    出来的礼部官员,面上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,显然没有得到什么坏消息,接着又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傍晚时分,晚霞已经铺满天际,这场考试也终于结束了,而一直坐在县学明伦堂里的邓县令,则是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居然……没有出事。

    真是老天保佑啊,看来……这里严防死守,总算让那些丘八不敢造次了。

    不过从书吏的禀报来看,据说在考棚里考试的丘八们都考得很认真,这状况很令人匪夷所思啊,这到底是什么名堂,说再难听点,这些家伙,识字吗?

    他不敢怠慢,忙站了起来,等考生们散去了,便匆匆地对一旁的书吏道:“立即传报,平安无恙,给陈公报个平安吧,他太费心此事了。”

    书吏便脚步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邓县令便开始命人将收了的卷子封存好,而后糊名,再接下来,就是要进行批阅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里不免还有一些狐疑,那些勇士营的丘八们,会不会并不是在考场闹,而是在试卷中做文章?这样一想,他又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便开始召集了本县学官,会同他一起,留在这里进行阅卷。

    数千份试卷,看上去浩瀚如海,可县考的试卷批阅起来很是简单,今日出的题乃是《周礼》的‘春官宗伯’篇,不过是让考生们默写下来,此后便是默写一篇《论语》‘尧曰篇’,写出这篇文章的释义而已。

    考题是随意抽取的,这就断了许多人投机取巧的可能,一个不能将四书五经烂熟于心的人,想要靠运气中试,实在太难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所以阅卷很轻松,在场的学官,包括了邓县令,无一不对四书五经倒背如流,只眼睛快速的扫一扫,若觉得没问题,便细细看一看释义,大致就可以画一个红圈,算是合格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一开头就发现默写不出的,自然也就不必往下看了,直接丢弃一边了事。

    因此,阅卷的工作,进展得极顺利。

    只一个时辰不到,七八个人,便已阅过了五百多份卷子。

    此时,大家都不免的有些疲惫了,便有文吏斟茶和送上了糕点,大家围在一起吃着,算是歇一歇。

    “县公,下官方才数了数,五百多份卷子,竟有七十多人高中,这……真有点匪夷所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邓县令看着县中教谕,不由惊讶地道: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下官忝为教谕,历年的考试,心里都是有数的,去年的时候,也是四千多人考,可录取的,也不过是三四百人而已,因此县考大致不会超出十中取一的范畴,只是今年,才批阅的五百张卷子,却有七八十人中,这岂不就是七八人取一?这太匪夷所思了,往年从从不曾出过这样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邓县令呆了一下,不过他旋即回过神来,很是担忧地叹了一口气才道:“或许,恰好好文章都在前头吧,后头……”他摇摇头,露出了苦笑,实在不抱太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里头还有勇士营里的三百个人的试卷在呢,他们肯定不可能中的,既然前面这么多人中了,那后头的文章就是一塌糊涂了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莞尔,其实大家也明白邓县令的忧心,可谁也帮补了他,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
    等吃完了糕点,自然是继续阅卷,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可怕的现象依旧继续出现,依然还是七八人取一,以至于邓县令都觉得见了鬼了,好在他还算淡定,这毕竟是好事,若是如此,今年能取中的县学生员,岂不是有六七百人?

    这个数目,可能在寻常的小县里是骇人听闻,毕竟有些地方,县考的人数都没有这么多,甚至在一些贫瘠之地,一年有七八十人考就不错了,可这里乃是洛阳,现在取中率如此之高,倒是……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邓县令接着开始乐呵呵起来,不由道:“或许是因为今年,读书人肯用心读书吧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趁机奉承道:“这都是县公教化的功劳啊。”

    邓县令笑了笑,算是接受了这句吹捧,只是他不好说什么,表现出了谦虚。

    这一夜,对于邓县令来说,是一个愉快的夜晚,这卷子统计了大半,取中的人数就高达五百多人,甚至邓县令深信,等这些卷子全部阅完,人数可能会有七百以上,他不由想:“莫不是今年的题很容易?”

    不对啊,这题也不算容易了。

    天光大亮,所有的考官们草草睡了一觉,接着继续打起精神阅卷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在次日,便又去了文楼当值。

    这种枯燥的读书,已令陈凯之不厌其烦起来,他真真是恨透了论语,也恨透了《学而》,尼玛,反反复复的上千遍啊,糜益这老家伙,口都说干了,却还在反反复复的念。

    陈凯之记录了已有一沓纸了,纸里的内容永远反反复复的是‘子曰:学而时习之……’,然后写了一遍,继续写一遍,陈凯之甚至想索性在记录中直接写下‘以下略一千遍’的字样,不过身为侍读,他却不能如此的任性,这是精细活,这殿里有人说了什么,他都得一五一十的记录下来,一个字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工作,陈凯之真觉得比死还要难受,心里忍不住吐糟,这个糜益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变通啊!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,陈凯之又觉得这糜益其实并不是不知道变通,而是糜益打心里便想和他作对吧。

    今日糜益照旧还是如此,小皇帝懒洋洋的打着哈欠,耷拉着脑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这又是枯燥的一天啊,陈凯之心里悲怆地道。

    等这糜益终于是说得口干了,请宦官换一副茶来,这宦官刚刚将茶水端上,小皇帝却冷不丁的道:“子曰,学而时习之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稚嫩,就好像是在捉弄人一样。

    糜益刚刚喝了茶,显得没精打采的样子,想要继续的读,这时听到小皇帝一句‘子曰:学而时习之。’却是猛地放下了茶盏,浑身颤抖起来,异常激动地道:“陛下,您……您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小皇帝笑嘻嘻的样子道: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小皇帝想了想,道:“子曰:学而时习之……”

    2289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