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四百章:栽赃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整了整衣冠,便随这李书吏和梁侍读一起出宫。

    在去翰林院的路上,梁侍读对这李文吏殷勤有加,嘘寒问暖,而这李书吏还算谨慎,倒也没有被冲昏头脑,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陈凯之反而没有凑这个热闹,很是安静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其实在心里已经盘算着大学士可能做出的决断,还有这梁侍读为求自保,会说出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便到了大学士的公房,通报之后,二人鱼贯入内。

    吴大学士此时正在此高坐,他似乎专门等候二人来,便铁青着脸,冷冷地抬眸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显得极是阴沉,一副冷得要吃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一个是装傻的,另一个,堪称无耻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这两个家伙,都让他的脸丢尽了。

    堂堂的翰林院啊,这是什么所在,这里是大陈朝精华中的精华,只有最顶级的精英才有机会进入,一个过了独木桥,从万千人脱颖而出的二甲进士,都是以能成为翰林的庶吉士为荣,一个小小的七品编修,都足够让无数人称羡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却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目光想杀人。

    丢人啊!

    梁侍读一见他,便连忙拜倒道:“下官万死,不能为大人分忧,反而给大人添了麻烦,请大人责罚。”

    这梁侍读在官场上混的时间也不少了,算是老江湖了,今日在殿中死不认错,并不是因为他蠢,而是因为这个错,他深知绝不能认,当时若是认了,就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!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,他毫不犹豫地开始认错,不过认的却是给吴大学士添了麻烦,仿佛给自己的上司添堵,是一件天塌下来的事。

    陈凯之一听便明白了梁侍读打的主意了,这老家伙,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吴大学士却只是眯着眼,面无表情,不为所动,只是目光依旧聚满冷意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目光严厉地扫视在陈凯之的身上,陈凯之也忙不卑不亢地道:“下官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吴大学士突然笑了,是冷笑,随即道:“你们……好啊,很好,翰林院的名声,都被你们给毁坏了。”

    梁侍读却是毫不犹豫的立即开始哽咽,这眼泪唰唰的流下来,是真的悲声痛哭了,悲怆地道:“大人,是下官的错,下官……蒙大人厚爱,托付重任,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有错,若不是你,何来的今日之事?这题,难道不该是你出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梁侍读忙辩解道:“是陈凯之非要主动请缨,下官本着提携后进的心思才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的眼眸里,不经意的掠过一丝冷色。

    这家伙,似乎还一心的想把脏水泼在他的身上呢。

    就仿佛是,自己主动请缨,是故意有预谋的为了今日出这个题一般。

    吴学士冷漠地看向陈凯之,道:“陈凯之,你如实的说,梁侍读所言的,可是如此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抿抿嘴,那梁侍读紧张地看向他,很明显,这个家伙……已经开始想要狗急跳墙了,只要陈凯之矢口否认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为了自己前途,继续泼无数的脏水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现在梁侍读算是到了完蛋的边缘,可这样的人,却最是可怕的,因为他已经无所顾忌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定了定神,笑了笑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回答,却令吴学士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那梁侍读一见陈凯之说了一声是,顿时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机会……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命运,只在吴学士的一念之间,而一旦吴学士深信这是陈凯之主动请缨的,那么接下来,以吴学士的城府,一定会想到,这极可能是陈凯之蓄意为之的事,一个小小修撰,为了谋害自己的上官,蓄意如此,这是何其可怕的城府和心机,那么,自己身上的罪责,可就减轻得多了,固然极有可能不能再在待诏房待下去,可吴学士多少还会顾念一些旧情的。

    吴学士果然目光变得深沉起来,他一动不动地盯着陈凯之,默然无声的样子,脑海中转念万千,良久才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是吗二字,似乎别有深意。

    这翰林院里,没有一个人是傻子,吴学士作为翰林院的主官,宦海沉浮这么多年,多少的明枪暗箭不曾见识过?怎么会把这件事想得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脸色变得深不可测起来,似乎采纳了陈凯之的话,因为陈凯之说的这一声是,显然是对陈凯之自己不利的。

    此时,梁侍读精神一抖,觉得这时候必须捉住机会,便忙道:“你看,大人,这陈凯之也承认了,是下官的错,下官不该让这陈凯之出题,下官……糊涂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显得出奇的冷静,其实自见到吴学士开始,他就一直观察着吴学士的每一个表情,这时候,他明显的发现,吴学士看梁侍读的目光,变得柔和了一些,似乎他已经开始有了其他的联想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陈凯之淡淡道:“下官更是万死,梁侍读说,若是能争取到出题,便可以获得上官们的赏识,而且梁侍读还说,大人已经交代下来,只要此次出题顺利,今年的京察便会获得大人的嘉许,下官万死,当时就想着,若是有机会,能够得到大人的赏识,对学生将来的仕途就大有裨益,下官这才恳请梁侍读将这个机会让给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一句话,吴学士的脸,却是彻底的变了。

    若说一开始,陈凯之口口声声承认了这件事,倒还罢了。

    可这承认自己想要争取出题机会的理由,却是直接将梁侍读打入了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梁侍读更是吓懵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栽赃陈凯之的,谁料到,陈凯之这个栽赃更厉害。

    梁侍读说陈凯之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陈凯之承认。

    为什么承认呢?

    陈凯之的回答是,梁侍读告诉自己,这个差事好啊,简直就是升官的捷径,陈凯之,你有福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吴学士又不是傻子,哪里不知道这个出题就是个坑啊,出了题,就等于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而梁侍读却这般糊弄一个修撰,这是什么……这是狡诈啊,身为一个翰林的侍读,居然心思如此之深,挖坑给一个新翰林去跳,这种人,可以称之为卑鄙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证明了梁侍读这个人的品行有点差。

    而最后一句,却几乎是给梁侍读的棺材板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。

    按陈凯之所说,梁侍读居然打着自己的旗号,告诉陈凯之,自己会因为陈凯之出了题,而看看重他,甚至会在京察来临时,给他的履历上增一增色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假若吴学士是天子,那么梁侍读就是假传圣旨啊。

    一个人,居然四处打着自己的名义跑去糊弄自己的下属,这是任何一个上官都无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本来,梁侍读这个人最喜欢巴结人,这大学士吴瀚,更是巴结的主要对象,所以吴瀚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太坏,今日这梁侍读闹出这样的事,吴瀚对他印象大打折扣,心里火冒三丈,可再怎样,多少还顾念着一些旧情的,现在……却是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因为吴学士最无法容忍的就是,自己的下属,居然打着自己的名号去做事,自己根本没有说过京察的事,梁侍读却是红口白牙,这样的人留在身边,是何其可怕的事啊。

    假借天子的旗号,这叫欺君,叫矫旨,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,为什么?这是因为任何人都无法容忍自己的权威,被人拿去达到自己的私人目的。

    皇帝是如此,吴学士……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吴学士气得发抖,脸色已经苍白了。

    往深里想,梁侍读今日可以跟人这样说,那么明日,会不会又跑去别人那儿,跟人说吴学士又说过了什么?自己这个翰林大学士,岂不是直接被这该死的狗东西架空了?

    他笑了,冷冷的笑。

    梁侍读却是吓坏了,忙矢口否认道:“陈凯之……不,不,大人,是陈凯之胡说八道……”

    胡说吗?

    吴学士笑吟吟地看着梁侍读,他这笑容,带着别有意味的心思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胡说?现在细细一想,一切都清楚了,是你梁侍读一口咬定了陈凯之这是主动请缨的,可陈凯之一个小修撰怎么会主动请缨呢,他有什么理由?

    唯一的理由,似乎已经有了,就是你这该死的狗东西打着本官的旗号去糊弄陈凯之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自己也坦诚,这是因为他想要在自己这儿得一个好印象,在乎自己的仕途,这才听信了梁侍读的话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没有毛病了,而且理由很合情合理!

    陈凯之这一手太厉害了,如果一个人振振有词,口里奢谈什么我是为了正义,为了想要天下人的福祉,又或者是为了什么光明正大的理由而去做某件事,这……是很难让人信服的。

    可一个人说自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,想要得到某种好处,吃了猪油蒙了心,所以才去做一件别人认为不该做的事,这还能有假?

    89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