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五十七章:有钱能使鬼推磨(4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凝眉,显得很认真,他在铺好的纸上涂鸦了很久,似乎是在思虑着什么,有时皱眉,有时摇头。

    勇士营啊。

    一群由渣渣们组织起来的凶名在外的团伙,多半在这个时代,属于LIUMANG的代名词,真的可以教化吗?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他没有选择的余地了,那么,就试试看吧。

    今日和其他时候不同,下值的时候,以往那梁侍读都会亲切的唤陈凯之下值,而今日,梁侍读却是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令深知人性的陈凯之,也不禁在心里感叹,官场炎凉,真如这变换不定的天气啊。

    回到了翰林院,似乎因为消息已经传开,几乎每一个人都用古怪的表情看着他,陈凯之耳目灵聪,所以这背后的窃窃私语全都落进了他的耳里。

    “这陈凯之,起先以为得到了大学士的关照,可现在看来,却只是空穴来风,若是当真有人关照,怎么会让他去教化勇士营。”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有人让他来做垫背吧。”

    “将来勇士营出了什么差池,他必定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可惜了,分明是状元出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勇士营那些人冥顽不化,不将他吃了就不错了,竟还想着教化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对于这些流言蜚语,一概不理,其实他也知道,这个的难度实在是太高了。

    可有什么办法呢,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小翰林而已,只能奉命行事。

    这一路回家,身旁的邓健都是长吁短叹的,反而是陈凯之宽慰他:“放心,事情并没有这样坏,那勇士营总还是人,又非禽兽……”

    邓健大叫道:“他们便是禽兽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陈凯之哑口无词了。

    好吧,看来这风评实在太糟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只是一笑,便不再做声。

    现在他身负教化之职,次日一早,陈凯之没有如常的跟邓健一起赶去上值,吃过了早点,他便翻身上马,骑着他的白麒麟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这还是陈凯之第一次骑马上街,不得不说,骑着这样的骏马行走于街市,倒是当真拉风无比,不过陈凯之要去的地方,就不太拉风了,乃是驻在上林苑的勇士营。

    上林苑方圆数百里,囊括了苑林、别宫、学宫、还有如棋盘错落的禁卫军营,陈凯之已问明了大致的位置,骑马绕道到了学宫南侧,一个营地方才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这营地倒还算干净,附近也没有斥候巡营,陈凯之一路打马到了辕门,呃……有些尴尬,连个守卫都不曾有!

    等进入了营中,方才勉强看到几个敞着衣衫纳凉的汉子,这几人在阴凉处说着闲话,陈凯之进来后,他们只抬了一下子眼,便爱理不理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好下马,拉着马绳上前道:“敢问这儿可是勇士营?”

    “瞎了你眼咧!这里不是勇士营,还有哪里是勇士营?”

    这几人依旧懒洋洋地靠着墙坐着,口里带着浓重的乡音。

    陈凯之哂然一笑,很没素质和道德的样子,他道:“吾乃羽林卫崇文校尉,奉旨……”

    “奉个鸟旨,要宣读旨意,去那儿,我等都是小卒,奉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呵呵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表情,很欠揍。

    陈凯之早有了心理准备,不过心里还是想起了师兄的评价:“禽兽啊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,便朝那人所指的方向而去,那里是一个官所,陈凯之将马系在了马桩上,踱步进去,便见一个文吏软哒哒地趴在案上哈欠连连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好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这文吏醒了,可只看了陈凯之一眼,便又想俯身睡下。

    陈凯之连忙道:“这里的武官何在?”

    “耍钱去了。”文吏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见这文吏没精打采的样子,陈凯之便寻了一把椅子坐下,才道:“拿营里的花名册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文吏像是猛地清醒了一般,已经意识到来人有些不太简单,于是抬眸,上下打量着陈凯之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我乃羽林卫崇文校尉,奉旨节制勇士营。”

    文吏便古怪地看着陈凯之,又或者说,他用同情的目光看着陈凯之,良久才道:“大人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陈凯之更奇怪地看着文吏。

    这文吏便怜悯地道:“大人来此,这分明是被人报复了啊,大人,你得罪了兵部还是羽林卫的那个大人?其实大人也不必怕,这等事,也是常有的,学生倒是认得一些人,可以动用一些关系,将大人调任到其他地方去,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,大人若是有几千两银子,这事儿不难!”

    卧草,你还来安利我了?

    陈凯之目瞪口呆,随即拉长了脸:“本官再说一遍,本官是来节制勇士营的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文吏这时看陈凯之的表情就不再是怜悯了,而是……像看一个傻瓜,他笑了笑道:“学生杨光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挑眉道:“这里就只有你?”

    杨光道:“其他的几位大人,都比较忙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道:“你去请他们来。”

    杨光却是忙摇头:“不,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瞪着他:“为何?”

    杨光脸上显露着惧色,道:“会挨揍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已想到了什么,不禁道:“军营中可以聚赌吗?身为武官,竟可以擅离职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陈凯之的愤怒也就到此为止,因为他知道,训斥一个小文吏没有意义,便道:“花名册可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陈凯之道。

    杨光伸手道:“去取有些不便,大人赏几个钱,小人可以勤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感觉这个世界疯了:“你不怕军法?”

    杨光摇摇头:“因为小人也是青州人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杨光笑吟吟地道:“大人用军法惩治了小人一个,整个勇士营今日就要哗变了。”

    圈圈你个叉叉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恼火,他终于知道勇士营的问题关键所在了,你尼玛的,一窝人都是一伙的,从武官到小卒再到文吏,这一个个,都异常的团结。

    这在官场,叫做乡党,大家依靠着同乡的关系,抱团在一起,对于任何外乡人都极端的排斥,自成一个体系,一个人有了麻烦,几百上千人互保,见谁撕谁。

    而文人的乡党,倒还罢了,偏偏这武人之间的乡党抱团起来,就更厉害了,何况这勇士营,本就是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陈凯之今日若是打了杨光,就等于和数百上千个勇士营官兵成为了死敌,说不准今天他们就要哗变,然后不出意外的话,朝廷对于这些又闹事的勇士营官兵,只好采取息事宁人,法不责众的态度,总不能这数百上千人一起处置了,而陈凯之作为崇文校尉,办事不利,自然会受到狠狠的申饬,甚至直接背了黑锅,罢官滚蛋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被他们赶走的钦差或者是上官一茬又一茬,以至于连杨光这样的一个小文吏,都如此的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陈凯之笑了笑道:“你好歹也是读书人,何至于如此不顾斯文体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读书啊。”杨光很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陈凯之诧异地道:“你没有读书,何以做书吏?”

    杨光很理直气壮地道:“因为书吏清闲,俸禄也多一些,我爹出了很大的力,使了不少钱……”

    大字不识的书吏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感觉自己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,好容易的才忍下了翻白眼的冲动,他终于知道,这里……绝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,或者说,这里是一个完全没有军纪也不能用常理来猜度的地方。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,心里却是认了,好吧,被你打败了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他还能说什么,只好从钱袋里掏出了几个铜钱,边道:“这是赏你的,想来你大字不识,让你去翻故纸堆,也是不易,去吧。”

    杨光接了钱,顿时喜笑颜开起来,喜滋滋地道:“谢大人赏。”接着一溜烟的走了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他去而复返,手里捏着一个油腻腻的名册。

    陈凯之接过,这名册受潮严重,不过好在字迹还能辨认得清楚,勇士营现有的七百三十二人,都在此。

    陈凯之抬眸道:“这七百三十二人,可多健在吧。”

    杨光想了想才道:“这个,我也不知,只知道大致常在的,只有三百多人,其余的,有的年纪大了,回去抱孙子了,还有的,你也晓得,其实早就因病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空额吗?若是报备上去,就没俸禄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是空额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便拧着眉头道::“这么说,实际上,只有三百多人?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吧,我又不会数数。”杨光振振有词地道。

    陈凯之哭笑不得,三百多人,居然也曾成了一个营,要知道,羽林诸卫,大营有八千人,便是小营,实额也在三千左右,你妹的,这群孙子占着茅坑领着俸禄,他居然回去抱孙子?

    陈凯之竟发现,自己居然没有生气,或许是因为,在来之前,他已经想过最糟糕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