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四十三章:大恩大德(5更求月票)
    杀鸡儆猴?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这师叔,竟是无言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他想到了点什么,才朝师叔道:“师叔这样来寻学生,不怕被人发现?”

    那北海郡王可是很讨厌他的,现在吾才师叔已经算是成了北海郡王的门客,就不怕北海郡王发现后大发雷霆,以北海郡王那样的人品来看,还极有可能危及性命的。

    吾才师叔便道:“让他们发现呀,现在已经不重要了,金陵那儿,师叔也做了准备,总而言之,不会有人怀疑的。”他深深看了陈凯之一眼,道:“当初在金陵,师叔就和你说过,你给师叔银子,师叔就给你疏通关系,还带你去见识一些金陵的大人物,可惜啊,你是榆木脑袋,不过也好,老夫做了这么多的孽,有个你这样老实的师侄,也不是坏事,权当……是积德吧。好了,走了啊,别送,对了,师叔出门出得急,待会儿回去想采买点笔墨,银子有没有,十两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目瞪口呆地看他:“什么笔墨要十两银子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七八两也成。”吾才师叔痛心疾首地道:“凯之,你就上一次当能怎么了?你就当是敬老好了,非要东问西问的,你这样让师叔很痛心啊,好不容易跑来一趟,总要挣点车马费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吾才师叔好不容易没有再拿出那副公式化的从容不迫,倒是看他这丰富的表情,反而有着点亲切感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最终他从袖里取了一小块碎银给他,便匆匆的下了车。

    只听方吾才再陈凯之的在身后道:“才几钱银子,怎么和大兄一样小气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的身形顿了一下,却是很快地将这些话抛之脑后,心里想,以后这师叔,还是能不见则不见,出门遇师叔,破财。

    时候的确不早了,他连忙跟邓健一道赶到翰林院,师兄二人各自点了卯,便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陈凯之今日没有入宫,只在翰林院里整理诏命,时间倒是过得也很快,到了傍晚时分,却有书吏来道:“西凉国使节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西凉国……”陈凯之想了起来,那位质子。

    其实陈凯之早将此人忘了,若不是这人又寻来,多半也回忆不起这个人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对这书吏道:“请他来茶厅里吧。”

    书吏连忙去了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便有人进来,这人依旧还是那副老样子,不过比之从前,却还是稳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进来之后,左右张望,见只有陈凯之一人,便忙作揖道:“陈翰林,阔别多日,钱某人实在想念。”

    西凉人挺腻歪的嘛。

    陈凯之反而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道:“殿下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钱盛叹了口气,深深看了陈凯之一眼之后,随即道:“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一副斩钉截铁的口气,似乎不放心的样子,又左右看了看,才叹息道:“上一次,承蒙陈贤弟的指点,愚兄这才避过了一场灾祸。愚兄无以为报,陈贤弟,受我一拜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陈凯之反应,便毫不犹豫的,竟真的拜倒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倒实在是太突然了,陈凯之吓得连忙侧身,意思是不肯接受他的大礼,接着将他搀起:“钱兄,有事说事,何必要折煞我?”

    钱盛又叹口气,道:“我听了你的话,修书去了西凉,还说梦见了佛祖,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原来我书信刚到西凉的时候,父皇便受了小人的蛊惑,竟拿住了我的妻儿,要一并诛杀,还预备派人前来洛阳,命我自尽。真是危险啊,若是迟了一步,只怕小王已经满门俱死了,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钱盛说到此,显出了无比痛心疾首的样子,接着道:“父皇太无情了,我是他的儿子,而我的儿子,乃是他的嫡亲皇孙,他竟只是听了人捏造,就能下这样的杀心。”

    “幸赖得陈贤弟的指点,愚兄这才免于灾祸。父皇和国师等人,接了书信之后,立即以这书信的名义伪托这是佛陀显灵,举办了盛大的法会,除此之外,还派出了使者,以使节的名义即刻抵达洛阳,名义上是为了两国互换国书之事,实则却是为了考察愚兄,若是通过,则可能命我回国,若是察觉我有其他居心,便将我赐死。这是愚兄的岳父秘密送来的消息,愚兄现在特来寻贤弟,就是想向贤弟请教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听了他的话,心里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皇家之内,父子之间竟是这般的薄凉无情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钱盛,而这钱盛则是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,面上满是感激。

    陈凯之知道,他这个质子,在这洛阳,无权无势,没有人会看重他,而他的命运,只取决于能否回国,只有回国,他才会有希望,而回不去,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死。

    陈凯之想了想,才道:“那使节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个僧人,具体什么底细,愚兄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目光深幽,随即道:“几时会到?”

    “恐怕也就这几日了。愚兄担心,恐怕可能会露出什么破绽,而且愚兄前些日子在这洛阳,对于佛家,多有诋毁,此人若是来,不可能听不到风声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无语地看着钱盛,他突然发现吾才师叔其实也挺可爱的,起码吾才师叔永远不会做不利于自己的傻事,反观这位王子殿下,情商和智商,好似都不怎么样,想他还能好好地活到现在,真的算运气很好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眯着眼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钱兄,只怕不可能隐瞒了。”

    钱盛脸带懊恼之色,道:“愚兄正因为棘手,这才来寻贤弟,贤弟,眼下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心急如焚的样子,陈凯之沉吟着,心里想,既然是派来的使者,那么这个人,一定和那国师有关,甚至是那国师的心腹。

    那他们想要收买此人,只怕可能性就不大了,可一旦他回去说了什么,对于钱盛来说,那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陈凯之抬眸看着钱盛道:“你可以信任我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我的意思是,殿下可以完全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放在我的身上吗?”

    钱盛眼睛不禁一红,道:“我遭此灾难,许多事都看透了,在这洛阳,更是无亲无故,惨不忍睹,算额上朋友相称的,也只有陈贤弟一人,你我便如兄弟一般,有什么信不过的?”

    陈凯之这才点头:“那么就请殿下回去等消息吧,想必那国使到了洛阳,总要先来觐见的,我乃翰林,倒是有资格接触,其他的事,都包在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钱盛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才笑了笑道:“他日,若是殿下回国,可能你我,就再不能相见了。”

    钱盛此时心里依然还有担忧,却道:“即便不能相见,可钱某定不会忘了陈贤弟的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吁了口气:“依我之见,若是此次,钱兄能够顺利回国,一定能够成为太子吧。”

    钱盛呆了一下,不由惊讶地道:“陈贤弟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西凉国的情况,是你的父皇被这国师所掌握,这等奸邪小人,一定是不会允许成年的皇子们对他们产生威胁的,想必钱兄的许多兄弟,要嘛惨遭荼毒,要嘛就如钱兄这般流放到了各处,至于年幼的,暂时还不是他们的心腹大患,国师这些人,如此急迫,明目张胆,一定是你的父皇身子不成了,西凉国的天子老迈,而众皇子被小人所害,谁若是能有幸回到国中,一定会被西凉国的许多有识之士,还有诸多被打压的王公大臣视成是希望所在,这个时候,殿下若是能有幸回国,将来前途定是不可限量啊。”

    钱盛却是咬牙切齿地道:“我从前没有奢望自己能成一国之君,可若真有一日,我能回国,得以克继大统,一定将这些妖人俱都诛灭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只笑了笑,他知道,以钱盛现在的城府,只怕只有被人诛灭的份。

    当然,人要有一点理想才好,万一,他实现了呢?

    钱盛转而又感激地看着陈凯之,道:“若是有朝一日,我真有那一日,陈贤弟若是至西凉,我必以兄弟待之,予你锦衣玉食,令你一辈子富贵无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吁了口气:“我乃是大陈的臣子,帮助钱兄,乃是出于朋友之义,如何能抱着受你恩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钱盛却依然道:“大恩大德,永世难忘!”

    此时钟声已响起,原来是下值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钱盛似乎不愿和太多人交际,又朝陈凯之行了个礼,便道: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点头道:“你等着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钱盛,方才回到待诏房,收拾了一下,接着去了文馆寻了师兄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家中,只见小翠早已做好了一桌酒菜,小烟则是带着一脸憨态,窘迫的样子上了菜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她面色通红的样子,不由道:“小烟,你红着脸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烟窘着脸道:“没……没有呢……”却像是自知陈凯之看破了她的谎言,只得到:“方才和小翠姐说话,她说,听说翰林都是很了不得的官,公子和邓公子这样厉害,竟还如此清苦,真是罕见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道:“这不怪我啊,要怪得怪我师兄,我的官才刚做,他可是做了许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邓健冷哼了一声,抬起了骄傲的脸:“我……两袖清风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