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四十章:宴无好宴(2更求月票)
    “陈凯之。”陈正道唤了陈凯之一句。

    陈凯之忙旋身,看了陈正道一眼,方才像是看见了陈正道了一样,朝陈正道作揖道:“殿下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陈正道上下打量陈凯之,却想到自己一瘸一拐的样子,原先的得意洋洋,顿时又像是泄气的皮球,他淡淡然道:“今夜本王设宴,陈翰林可要赏光。”

    “设宴?”

    只怕是宴无好宴啊!

    虽然陈凯之很喜欢混吃混喝,可对这宴会,却没什么兴趣,他摇摇头道:“多谢殿下盛情,只是……学生有事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正道拉下脸来,道:“本王请你,你却不来,这是何意?莫非不将本王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摆出自己的身份,来压人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,想了想,你敢请,我还不敢去了?

    他便道:“既如此,那么下官却之不恭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陈正道点了点头,便想大摇大摆而去,谁知脚一抬,又是一瘸一拐起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没有继续在此耽搁时间,直接回到了待诏房。

    梁侍读见他回来,笑了笑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尚好。”

    梁侍读颔首点头:“嗯,凡事只要习惯就好了,慢慢的来,第一次总难免紧张一些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在宫中坐班,陈凯之倒不觉得有什么兴奋,其实翰林有时也颇为清闲,闲暇时,自己读读书,有事做了,做一会儿事,一日便可过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陈凯之下值,便雇了个马车,径直到这北海郡王府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来北海郡王这里,此时天已隐隐黑了,他递了名帖,府中便有人出来,领着陈凯之一路在这昏暗天色下的王府里穿梭。

    这北海郡王府占地倒也不少,好一会儿才进了后院,便见远处是一片粼粼的湖泊。此时有人摇了小舟来,送陈凯之登船,陈凯之方才知道,这北海郡王府是何等的富丽堂皇,将湖泊当做自己家里的池塘,这还是内城,此等奢靡,实在罕见。

    等陈凯之到了湖心的小岛登岸,一个阁楼便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陈凯之进去,便见这里已坐了许多人,个个欢声笑语,有穿着戎装的将军,也有穿着儒衫的读书人,众人推杯把盏,不亦乐乎的模样。

    陈凯之一到,本没有人注意,可是坐在上首位置的陈正道却是眼尖,他的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人,一个竟是吾才师叔,另一个,乃是那学候糜益。

    “这文武双状元来了,来了正好,崇文校尉,哈哈,方才朱将军还在给本王抱怨,说这位崇文校尉自到任以来,只是去羽林卫点了个卯,还没有去拜见朱将军呢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左右看了一眼,见众人此时都看向自己,而那位姓朱的将军,陈凯之是真不认得啊。

    崇文校尉,显然只是一个有品有级有俸禄,偏偏就是没有正事的武职而已,陈凯之去点了卯,也问了书吏,自己该做什么,结果人家的回答是,不知。

    都不知了,陈凯之还能如何?安心领俸禄就是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冒出来了一个顶头上司,你说怪不怪。

    这姓朱的将军听了郡王的话,却朝陈凯之看来,似乎并没有责怪陈凯之的意思,他瞥了郡王一眼,似乎也觉得郡王殿下有调侃陈凯之的意思,却忙板着脸道:“殿下,陈凯之一人身兼两职,分身乏术,他既在翰林院,羽林卫这里的事肯定无法顾忌,这是理所当然之事。”

    他话里的意思是,陈凯之你别误会,我可没抱怨。

    陈正道白了这朱将军一眼,多半有点泄气。

    陈凯之则上前,朝这朱将军道:“下官见过将军。”

    朱将军点头。

    陈正道这时打断二人:“来来来,本王今日请诸位来,是有一位高士,想要向诸位介绍。这位……”他指了指方吾才,道:“乃是大名鼎鼎,驰名天下的方先生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便朝方吾才露出讨好的笑容,一个个作揖,个个道:“久仰,久仰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刚刚松口气,看来这朱将军,倒是个实在人,若是跟着北海郡王一起起哄,自己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可此时见方先生如此闪亮登场,陈凯之要跪了。

    只见方吾才轻轻捋须,完全不怯场,似乎将这殿中的将军、官员以及门客,视若小学生一般,只云淡风轻地压压手道:“惭愧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个惭愧二字,说出来的时候,语气轻柔,面带着和蔼的笑容,看上去是客气,可实则,却是一副举重若轻的样子,带着一种与你们这些渣渣保持距离的疏离感。

    这样也行?

    陈凯之真的佩服吾才师叔,这气度,真尼玛的有伟人的风采啊。

    许多人近来似乎都略听了这位方先生的大名,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突然传得沸沸扬扬的,却见他只一袭旧袍,和这宴会里的人格格不入,面上永远都是一副淡定从容之态,眼眸里闪烁着的,却又是厌弃人世的慵懒,于是阁楼中安静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已在朱将军之下跪地而坐。

    坐在北海郡王殿下右手位置的糜益,更是脸色微微一变,脸上的肌肉似是绷得有点紧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心里有点酸,他本是这王府里最核心的门客之一,现在见殿下如此礼敬方吾才,心里很不舒服,便不禁道:“方先生,久仰,学生衍圣公府学候糜益,见过方先生,却不知方先生可曾在曲阜求过学吗?怎么看着有些面熟。”

    这话里藏着机锋呢,先报了自己的家门,告诉方吾才,我可是衍圣公府的学候,你一个闲云野鹤,算什么东西。可又故意说面熟,是不是在曲阜见过,这其实就是试探的意思,从前从来不曾听说过你,却突然一下子声名鹊起,摸一摸你的底细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下面不禁为吾才师叔捏了一把汗,这吾才师叔,只是个秀才,跟人家学候相比,真是云泥之别,这北海郡王素来暴戾,一旦被揭穿,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啊。

    却见吾才师叔只淡淡一笑,垂头,像是不经意的样子,轻轻弹了弹自己旧袍子上的一根发丝,一面道:“曲阜?你何时在的曲阜?老夫五年前倒也恰好途径过曲阜,拜会过衍圣公,与圣公秉烛夜谈,倒是获益匪浅,那时候,糜学候也在曲阜吗?”

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震惊了,甚至有人惊得瞪大了眼睛,只一下子的,阁楼中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衍圣公居然和他秉烛夜谈?这……是待为上宾啊,寻常人,即便是学候、学子,能有幸见一面衍圣公都是千难万难,更别说秉烛夜谈了,就算是能瞻仰一下圣公风采,都足以吹上半天了。

    这种话,若是别人说了,第一个反应就是吹牛。

    可……在这里,除了陈凯之,竟无人怀疑方吾才的话。

    一方面,是一般人也不敢认为,不会有人敢拿衍圣公来吹牛,毕竟这个牛皮实在太大了,超乎了寻常人的想象,一般人吹牛,也不过是衍圣公很欣赏我,或是我的文章写得好,得了夸奖。可人家呢,轻描淡写之间,就说自己和衍圣公谈笑风生了。这样大胆的事,而且还当着大庭广众说,在场之人都是非富即贵的,可谁有这样的胆量?

    更何况,方先生被北海郡王殿下如此礼敬,据说在金陵也被东山郡王侍奉着,一个这样的人,难道东山郡王和北海郡王都是傻的?若是个坑蒙拐骗之徒,人家何必这样对待呢?

    这样的人,有必要吹嘘吗?

    牛叉啊。

    无数人的心里震撼,一个个都敬仰地看着吾才师叔。

    吾才师叔却只是一副厌倦了这样喧闹场景的样子,抬眸看了糜益一眼道:“糜兄贵为学候,很令人佩服啊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也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,不过更多的却像是敷衍。

    意思是,你厉害,你厉害,你了不起,最了不起,然后……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糜益脸都变了,他有点蒙,看着方吾才的样子,老半天回不过神,此人……当真……

    问题在于,他在衍圣公的面前,其实也不过是个渣一般的存在罢了,难道还能跑去问圣公,圣公认不认得此人?

    此时又有人窃窃私语起来,低声道着:“难怪方先生还未到洛阳时,就有衍圣公府的人跑来问方先生的事,莫非这是圣公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许多人齐刷刷大地将目光都落在吾才师叔的身上,这目光里,带着无数的敬仰。

    最近总带着几分郁郁的陈正道,顿然感觉自己的腰板一下子直了,本来以为方先生很厉害,谁料,竟这样厉害。

    这样的名士,竟被自己请来,为何……本王会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呢?

    陈凯之一脸蒙圈地看着师叔,这一刻,他突然意识到,为何两世为人的自己从未吃过亏上过当,偏偏来到这个世界,在金陵时却一直都被吾才师叔坑了。

    看这这一个个在吾才师叔那云淡风轻神色下的信服之态,他终于释然了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