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三十九章:伴驾(1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俊眉轻皱,看着这师叔,竟不知该如何接茬才好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他乡遇故人,即便是这素来不靠谱的师叔,也让陈凯之心里有一些踏实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师叔竟跑去和那北海郡王狼狈为奸,再想起那北海郡王的傲慢,陈凯之反而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倒是吾才师叔,轻轻地捋着须,一派的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这师叔,永远都是如此的风淡云轻,说句实在话,除了脸皮厚一些,还真是不可小看啊。

    想了想,陈凯之朝吾才师叔作揖道:“师叔,保重便是,若是遇到什么困难……”

    吾才师叔淡淡地压了压手道:“凯之啊,这句话我本也该嘱咐你,你要保重,若是遇到什么困难,不要来找师叔,你师叔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漕了!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顿时恼火,什么故人情思顿然一扫而空,脸一板,道:“噢,知道了,那么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。”吾才师叔没有半点之留恋地挥挥手。

    陈凯之直接下了车,并不回头,径直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心里依旧念着:这师叔,不是东西!

    邓健看到陈凯之回来,倒没有多问什么,反而兴冲冲地道:“凯之,吃饭了,快来看,小翠的饭做的真好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却终究还是忍不住回眸往门外看了一眼,只见在那竹篱笆外,马车已不见了踪影,只有这昏暗的夜幕之下,那大槐树下的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他装逼的能耐那么强,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吧,再说,就算他是想理也理不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着,便信步到了饭厅,邓健却已在这里摩拳擦掌,见陈凯之慢吞吞的,便威胁道:“我数三下,你再不来,师兄要先吃了,一……二……师兄下筷子了啊。”

    见陈凯之满腹心事重重的样子,邓健终究没有下筷子,终于忍不住地道:“方才外头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了想,却道:“一个旧友。”

    邓健眉毛一挑:“既是朋友,请来吃个饭再走也不迟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:“没什么,不必理会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小翠的手艺的确不错,单看桌子上的菜色,就令人赏心悦目。想到往后有了两个女子照料,师兄弟二人顿时感觉轻省了许多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小烟便斟茶上来,邓健感动地吸了吸鼻涕道:“想不到,师兄也能过上这样愉快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咂舌,却不便说什么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师兄弟二人一起穿戴整齐后,便上翰林院当值。

    陈凯之到了待诏房,梁侍读见了他,便朝他招招手道:“陈修撰,今日你入宫待诏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第二天上班呢,陈凯之现在还属于见习时期,不料竟让自己入宫待诏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意外,但陈凯之还是连忙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梁侍读坐了片刻,随即便起身,唤了陈凯之,还有两个编修,一道自崇文门入宫。

    这是陈凯之第一次从这里入宫,翰林院的后门,距离这崇文门只有一步之遥,四人无声地通过了长长的甬道,这红色的宫墙足有四五丈高,在这甬道之中,人显得极为渺小。

    通过了一道门,眼前才豁然开朗,只是在这里,却有一排不起眼的建筑,其中一座阁楼,陈凯之便知道这是自己的办公地点了。

    宫中的待诏房很不起眼,四人进去,各自落座。

    梁侍读则看了陈凯之一眼道:“你是新来的,整理一下这里的诏令,一般情况若是有旨意,让刘编修来草拟,陛下也可能会召见吾等,当然……这是极少的情况,你可以走动,但这是禁苑,不要走远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点头,心里说,皇帝不是个孩子罢了,还能召见什么?召了去换尿布吗?

    他耐心地到了一旁的诏房,将近来的诏令整理起来。任何一份诏令,在颁布出去的同时,还需存档一份,以备随时查询,而圣旨又分为敕命、诏令、旨意、制命、谕令等等,这里头各有不同,所以也需要进行分类。

    陈凯之将其一一归档,回去梁侍读那儿复命,却在这时,一个小宦官趾高气昂地进来,气急败坏地道:“陛下请人去伴驾。”

    咦?伴驾?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一呆,不太对劲啊,皇帝估计连自己撒尿都不会,怎么会请人伴驾呢?

    那梁侍读笑吟吟地道:“凯之,你去试一试吧,不必害怕,记着,恭谨慎言即可。”

    反正迟早都要有这么一遭的,陈凯之知道,这是梁侍读有意磨砺自己,便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他随着这公公七拐八弯的,来不及观赏这一路的风景,便很快的到了一处宏伟的殿堂。

    陈凯之明显的发现,这里的禁卫渐渐森严起来,心里不禁在想,皇帝要人伴驾,无非是几个情况,一个是皇帝召见大臣,这时需要翰林在身边随时备询,毕竟有时大臣奏陈的事,皇帝未必清楚,需要随时询问。另一种常见的情况,便是皇帝有什么疑惑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在外人看来,翰林好像只是清贵,可实际上,想要成为翰林,尤其是待诏翰林,需要极高的素质,你必须对朝中的情况十分清楚,所以这一两年的政令的方向,还有所有的诏书,以及一些大臣的奏本,都要有所了解,除此之外,便是各种学问,心里也要有底,否则询问起来,你则回答不出,这就坑了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陈凯之在翰林院的待诏房,就已将近来的诏令都研究过了,所以倒也无惧。等那宦官进去通报,陈凯之步入殿中,便在这里见到了小皇帝。

    只见小皇帝身上穿着一身贴身的龙服,头戴着通天冠,只是可惜,他年纪太小了,所以不得不整个人坐在龙椅上,别人当龙椅是座位,他倒好,可以当床了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所以在这龙椅之下,有个宦官趴在龙椅之下,生怕皇帝摔下来。

    这小皇帝不过三四岁而已,据说,还未断NAI,至今还需要NAI娘伺候,倒是已会走路,也能粗浅的说一些话了。

    靠着小皇帝,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宦官,他只看了陈凯之一眼,便淡淡道:“靠边站着,待会儿北海郡王要来觐见,有什么问题,咱会问你。”

    想来也不可能是皇帝亲自询问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,侧立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北海郡王觐见?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有那么点儿警惕。

    随着宦官的一声唱喏,这时,英姿勃发的北海郡王,却是一瘸一拐地走进来,到了御下,拜倒在地道:“臣见过陛下,吾皇万岁。”

    他拜倒,小皇帝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跪在龙椅下是宦官,极尽讨好的样子,低声对小皇帝道:“陛下,快应一声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……我要吃NAI,朕要张嬷嬷。”小皇帝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小宦官吓了一跳,依旧还是跪着,低声哄着他:“忙完了这儿的事,很快就有NAI吃了,陛下,快应,应一声。”

    小皇帝才打了个哈欠:“卿家平身。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陈正道这才起身,他举目看了小皇帝一眼,眼睛一扫,却看到了陈凯之。

    他觉得颇为意外,随即又露出鄙夷之色,接着,他正色道:“臣来此,是有一位高士,自金陵而来,此人有大才,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臣与其秉烛夜谈,此人乃言,京师看似太平,实则却是危机四伏,一月之内,或有灾祸,臣忧心如焚,特来奏禀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站在一旁,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危机四伏,必有灾祸……

    一月之内……

    这尼玛的不就是神棍吗?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什么是灾祸呢?京师这么大,而且一月时间,有灾祸也是正常的事,比如哪里失了火,哪里出了盗贼,这都有可能,若是出了大灾,固然是神棍们了不起,可若是不出大灾,随便找个小灾祸,也能圆过去。

    这位高人,就是师叔吧。

    小皇帝默不作声,于是那板着脸的老宦官便朝陈凯之看了一眼,道:“陈翰林,陛下问你如何看?”

    陈凯之上前道:“臣闻,君子敬鬼神而远之,谶纬之说,臣不敢苟同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翰林的立场。

    老宦官点点头,看了小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陈正道则是恼恨地看着陈凯之,不过今日是在御前,他却没有这样的放肆。

    老宦官便朝陈正道道:“此事,陛下知道了,陛下自会思量利弊,北海郡王殿下候旨吧。”

    陈正道其实只是来通个气而已,显示一下自己的忠心,只是看着陈凯之实在是恼火,便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,道:“是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小皇帝声音却是嘹亮地大哭起来:“朕……朕要张嬷嬷,朕要吃NAI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,那老宦官似乎已是习以为常了,朝陈凯之道:“陈翰林也且去歇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拱手,便告退出去,不料在这殿外,陈正道正气势汹汹地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陈凯之乃是翰林,清流中的清流,自然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资本,便理也不理他,径直要走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