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三十七章:梦寐以求(4更求月票)
    这位翰林大学士姓吴,官拜三品,品级和其他大臣而言,虽是不高,实则却是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他总是一副漠然的态度,虽然言语客气,却像是和任何人都敬而远之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面对着陈凯之,他总算是露出了几分温和的笑容,道:“你的文章,老夫俱都看过,无一不是精品,何况你还能如此谦虚,难怪翰林院中有人对你交口称赞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陈凯之客气,这吴大学士眼帘微垂,接着道:“而今你既为翰林修撰,就该安守自己的本份。你需记住,你不再是在野之人了,一言一行都需注意。自然,老夫说这些,并没有训斥你的意思,只是望你以后谨慎一些,免得出什么差错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点头道:“下官明白,多谢大人提点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很了解一件事,到了吴学士这样年纪的人,通常都会有个毛病,总对年轻人怎样看都看不惯,要嘛觉得轻佻,要嘛觉得不实在,若是遇到年轻人稍有什么不规矩,心里便更反感了,总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,心中鄙视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每一个年长者的心理,有的人会表露出来,有的人只是暗藏在心。

    所以吴学士见了几个新晋的翰林,其实印象都不太好,虽是见他们都一副唯唯诺诺之态,可他终究是擅长观人之人,他们心里的小九九,他怎么看不透?虽不点破,心里却也没什么好印象。

    唯独陈凯之,虽是年纪更轻,却是一副老成的样子,这谈吐也是得体,这断不是假装的老成,而是吴学士总觉得,这个小子在和自己对谈时,心里总是藏着想法。

    他倒是生出了好奇之心,略思后便道:“你既为修撰,可想过是去读讲厅,还是待招房,又或者是文史馆、编检厅、书库等地办公?”

    陈凯之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话是随口所说,这显然,是一个试探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,最稳妥的,自然是告诉吴学士,下官一切全凭大人安排。

    可细细一想,又觉得不对,吴学士为何要试探自己呢?

    要知道,若只是一个一眼能看穿的黄毛小子,身为领导的领导的领导,人家压根就没功夫去称你的斤两,说得再白一些,你压根没有被人使心思的资格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试探,自己若是表现的天衣无缝,这就有违了他的本意了。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就该是表达了,既要让吴大人不对自己起什么不好的心思,可同时呢,却也该表露一点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想法很重要啊,很多人总是在上司面前表现得天衣无缝,无论问什么,总是如太极一般圆滑的回一句听领导安排,又或者是自己还需多学习,诸如此类,看上去像是无懈可击,可事实上,这天底下,谁都是老油条。你虽是太极打得好,可在人心里,也不过是冷冷一笑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这既要懂规矩,有时候,得交心。

    陈凯之沉吟一想,便道:“学生还在学宫时,就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金榜题名,入选翰林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此时决不可假装自己不睦名利,你特么的都装逼说自己不慕名利了,还跑来翰林院做什么?

    吴学士颔首点头,似乎感受到了陈凯之的真挚。

    陈凯之继续道:“起初的时候,学生最希望去的,乃是待诏厅和读讲厅,若是能有机会多入宫中,获得宫中贵人的青睐,这是学生梦寐以求的事;何况若是有幸待诏,还能够随驾左右,就更不必说了。”

    吴学士又点头,似乎也能够理解,人之常情嘛,这官场,压根就不是装逼的地方,寒窗苦读,不就是为了科考后当官吗?混入这个圈子里的人,都是奔着功名来的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,在陈凯之的身上,并没有常见的青年翰林所特有的书呆子气,起初听说个才子,又是状元,其实他也只是惊艳于此人的才学而已,而现在,短短的一番谈话,他却发现,陈凯之是个有点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这里叹了口气,才又道:“可后来,学生读的书越多,越是负有盛名,这才发现,学生差得太远太远了,尚需磨砺,何况学生年轻,倒也无所畏惧,因此倒是希望能够去书库,又或者是崇文馆,多读一些书,将来真正学而有成,想来大人另有任用。”

    吴学士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还从来没有哪个翰林,会主动要求去书库和文馆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陈凯之,此时已经不再将他当做一个寻常的青年翰林看待了,他微微一笑道:“若令你去文馆,倒也算是人尽其才,不过……”吴学士摇了摇头道:“方才来的两个新翰林,本官已差遣他们各去文馆和书库了,若是你再去,反而不妥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,我当然知道大人那一句三个人里,我陈凯之最谦虚,是什么深意。

    那时候,陈凯之便料到,吴学士对于前面那两个来晋见的翰林是很不满意的,一般对于不满意的翰林,肯定是打发去修书或是看守书库的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陈凯之才主动请缨,想去书库和文馆啊。

    自然,这个时候,陈凯之觉得该说出那句话了,便道:“啊,既如此,那么下官一切凭大人安排才是。”

    此时才道出的凭大人安排,却令吴学士满意地笑着颔首,心里想,此人年纪虽轻,倒是稳重,像是一个牢靠之人,就没有必要送去文馆和书库里磨一磨菱角了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道:“听说你是学子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吴学士点了点头,想了想,便道:“既如此,那么不妨就去待诏房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显然比刚开始的时候要缓和了许多,甚至带了几分亲昵。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人生重要的抉择点,让陈凯之去待诏房真的算是很给陈凯之的面子,甚至可以说,即便是状元,不磨砺个几年,也是没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毕竟,待诏房可是要经常性接触到宫中,甚至是内阁中枢的职位,一个新晋的翰林,若是稍有什么冒犯,那就极有可能惹出大事。

    所以吴学士刻意想给陈凯之卖个人情,脸上略显正色道:“去了之后,要好生的用命,知道了吗?你若是出了差错,老夫也是责无旁贷的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说,这是自己保举的他,这么重要的职务上出了差错,我也有连带责任的,而之所以还让你去,是因为老夫欣赏你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是提携,也含着一份人情。

    小子,欠老夫的人情,以后可得记着还。

    陈凯之作揖,一副意外的模样道:“是,下官承蒙大人美意,多谢。”

    吴学士笑了笑,便取了笔,书了一张便笺,放到了案头上,语调温和地道:“你取了这条子去待诏房见梁侍读,他自会给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取了便笺,便告辞出去。

    从这西祠里出来,陈凯之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紧张的气息终于得到了缓解,真是不容易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陈凯之,似乎又找回了上一世,那职场的感觉了,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。至于这位大学士,作为这翰林院里的主官,自己肯定是给他留了一个不错的印象,不过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也不报太大期望,人家真正有多看重自己,至多也就是留下了一个印象罢了,可能过了几天,也就忘了。

    所以,陈凯之也指望自己蒙了什么厚爱,自己恩师还在翰林里呢。

    他拿着便笺,七拐八弯的,终于寻到了待诏房。

    这待诏房里极冷清,因为翰林院里的待诏只是一个歇脚的地方,待诏房在宫中才是真正办公的所在,上值的待诏翰林在这里点卯之后,便要入宫去当值,这里冷清就不觉得奇怪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寻到了那梁侍读,梁侍读看过了便笺,倒吸一口气:“既有大人的手令,那么陈修撰自此之后就在此办公吧。来,本官和你交代一下待诏房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些职责,陈凯之是知晓的,无非就是拟定圣旨还有公文,还有负责邸报,有时候还需陪驾在皇帝身边,若是皇帝有什么疑问,需要随时为天子解惑。

    无疑,这是一个令无数人眼红的肥差,因为很多时候,权力的大小并不在于你的官阶有多高,而在于你距离权力的中心有多近,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,就是这个道理,一个看门的人,自然是远远不如有官身的人,可一个给宰相看门的人,就不一样了,因为他每日,总有会有那么一次两次,可能见着宰相的机会,即便宰相压根就不会正眼看他,可凭这个,就足够让许多人对这门子讨好了。

    梁侍读对陈凯之大致地讲解了之后,还是忍不住感叹道:“陈修撰的文章,实是震惊四座啊,本官很是佩服,下次有闲,倒要向你请益,吴大人想必也很爱你的文章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听出了弦外之音,这是在打听陈凯之和吴大人之间有什么关系,毕竟初来乍到,就进入待诏房,确实是一件令人诧异的事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