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三十六章:新官上任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金陵。

    只见湍急的河水滚滚东去,那波光在朝阳下,闪动着光芒。

    此时,在这码头上,一队队东山郡王府的人马浩浩荡荡地出现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停在了码头不远处,远处的河道上,则停着巨大的官船。

    东山郡王陈德行已下了马车,他比一年前长高了一些,一身蟒袍,显出着独有的贵气,却是急匆匆地走到了后头的一辆马车前,带着几分敬意道:“恩师,到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车帘子缓缓卷开,却见一个穿着朴素儒衫的中年男子自这华贵的马车中钻出来,他手里,还携着一柄破旧的油伞。

    他慢吞吞地下了车,面上一丝不苟的样子,朝陈德行颔首点了点头:“殿下,有劳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陈德行眼睛有些发红,看着这位和自己朝夕相处,教授了自己许多做人道理的‘恩师’,心里不禁溢出不舍,便带着几分动容地道:“恩师当真要去京师吗?若是恩师不愿,其实……学生可以修书回绝那北海郡王的。”

    这位浑身看起来带着仙风道骨的老者,正是陈凯之的师叔,方吾才。

    方吾才却是一脸淡然的样子道:“哎,老夫本也不愿去的,无奈何北海郡王三请五请的实在盛情难却啊,更何况老夫在洛阳也是有一些故友的,许久不见,也好去拜望。”

    陈德行诧异道:“恩师在洛阳还有朋友,怎么学生不知呢?”

    方吾才信口道:“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,难道老夫只和那天人阁的首辅大学士杨彪有旧,也需四处囔囔?你将恩师当成了什么人?还有天人阁的蒋学士,也一直想向为师指教,为师……难道也和你说?”

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陈德行身躯一震,目光顿时闪闪生辉,脸上似是因为激动而抽了抽,却是老半天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连那几朝元老杨学士,还有名震天下的蒋学士,也和自己的恩师关系匪浅?

    他崇拜地看着陈德行,若说以往,他可能还会对恩师的话带着几分怀疑,可自从北海郡王派了人来,哭着喊着要求恩师去京师指点他,陈德行方才知道,自己这个恩师,愈发的难测起来。

    陈德行便道:“恩师,若是见了杨学士,一定要代学生给他问声好,学生对他历来是极仰慕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。”方吾才云淡风轻地摆摆手,才淡淡道:“你呀,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也罢,为师去了。”

    陈德行忙随方吾才一道上了码头上的栈桥,官船已搭了板子,方吾才站在板上回眸看了一眼陈德行,身上的旧衣迎风飘飘,衣袂吹得卷起,可他只夹了夹腋下的油伞,道:“殿下,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陈德行乖巧地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方吾才便回过身,继续朝着官船走去。

    陈德行凝望着恩师的背影,又忍不住想要潇然泪下了。

    突的,方吾才回眸,陈德行精神一震,忙上前道:“不知恩师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方吾才朝他叹口气,捋着颌下的长须道:“是有一件事要交代。”

    陈德行快步上前,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吾才道:“往后啊,少和人说你是为师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陈德行泪如泉涌,可怜巴巴地道:“莫不是恩师……您这是……要和学生恩断义绝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方吾才道:“只是低调而已,你已很了不起了,若是别人问你,这般的满腹经纶,是从何而来的,你若是报了为师的名号,为师会很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陈德行被方吾才的精神所感动,连连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方吾才这才上了官船,扶着船舷,远远眺望着依旧还留在栈桥上的陈德行,等官船徐徐而动,大船顺江而下,方吾才却仿佛长出了一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遥望着那码头上的黑点,他面无表情,对这里,虽有留恋,却毫不犹豫地奔赴远大的前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按着朝中的规矩,陈凯之得了官衔,就需去吏部点卯。

    所以这天的一大清早,邓健便领着陈凯之到了吏部。

    洛阳的部堂,大多都显得陈旧,因为都是在五百年前的基础上修修补补的,即便是实在修补不了了,也只能按着原先的规格重建。

    可这吏部,乃是各部之首,陈凯之进去,发现即使只是里头的一个小吏,也都是趾高气昂,不将任何官员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懒得理会,点卯之后,算是有了官籍,随即便奔赴翰林院。

    他是新翰林,头戴着二梁冠,身穿着簇新的儒服,如此的装扮,配上他那张俊秀的脸孔,就更显得文雅了。

    这翰林院占地极大,机构林立,他寻觅到了点签房,信步进去,又在翰林院点卯之后,只听这负责点卯的文吏道:“按规矩,新任翰林该去见大学士,大学士的公房在此不远,直行即到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,这翰林院里有自己的恩师,还有自己的师兄,也算是有不少熟人了,因而心情还算轻松,他点了点头,朝这文吏作揖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这反而使文吏变得很不好意思起来,忙起身回礼:“大人客气。”

    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不在乎,所谓礼多人不怪,上一世,自己可是做销售的,逢人三分笑,见了丑男叫帅哥,见了保安叫大哥,管你身价几何的,都是张总、王总、刘总的叫着,这在上一世,早就是行规了,这毛病,改也改不了。

    人嘛,谦虚一点不是坏事,就如这文吏,你明明比他身份高贵得多,可客气客气一番,人家非但不会轻视你,反而觉得你彬彬有礼,心里自然也就亲切了几分。

    人是决不可将人看低的,就如上一世,在大单位里上班的,哪怕只是个临时工,或者只是个看大门的,或许都有可能和单位里的大领导有一些瓜葛,否则凭什么别人做不了临时工,而让他来呢?

    陈凯之甚至敢说,在这翰林院里,说不准真正和那些学士亲近的人,未必是下头这些侍学、侍讲,或是修撰,反而是这些文吏,十之八九是学士们的耳目或者亲信。

    因为对于任何同是官身的人,即便在学士眼里,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属官,他也未必肯让你表现的太突出,毕竟大家都是官,总是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而文吏不一样,文吏表面上身份卑微,可正因为如此,官长们却可以放心地任用,使唤起来,也无后顾之忧,他们做的事虽然繁琐,却又是极好的耳目,更是执行上官意志的主要对象。

    陈凯之朝他一笑,客气归客气,却也不能客气得太过份,朝他点头,便告辞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直行,这翰林院向北而开,大门有三重,第三重门曰:文昌门。

    陈凯之一见到文昌二字,便觉得格外的亲昵,进入了头一进便是署堂,为七开间的厅堂,堂中理论上是有大学士、侍读学士、侍讲学士分座,可事实上,这里只是一些小翰林坐班,学士们有自己的公房,往往极少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往东有五间厅,曰:编检厅,是校对诏书和公文的地方。而西边五间厅,则是读讲厅,则专门为筳讲备课之用。

    再往里,又是一重宅院,东西各为典簿厅和待招厅,再后,便是书库,藏书用的,后堂里还有敬一亭,过了亭便是后门了,这儿是文馆,以及先师祠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大学士的公房在最里,和先师祠比邻而居,是一座颇为精致的建筑,被称之为“西祠”。

    陈凯之到了西祠之外,通报之后,书吏却让陈凯之等候。

    过不一会儿,却见从这西祠里走出了一人来,陈凯之并不认得,不过瞧他模样,想来在这翰林院里的地位也是不低的。

    此人背着手,走到了陈凯之的面前,微微一笑道:“修撰陈凯之?”

    陈凯之朝他作揖道:“下官有礼。”

    这人便笑了笑:“新官上任,意气风发,真是羡慕啊。”说着又笑了笑,才负手而去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才进了西祠,便见大学士威严地高高跪坐于此,此时正伏案,提笔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下官陈凯之,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大学士这才抬首搁笔,道:“老夫一直在此候你,心里想,今日你也该来点卯,见一见了老夫了,汝乃文状元,又身兼校尉之职,小小年纪,真是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绝不会认为自己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几句客气的话,便以为对方是器重自己。

    虽此前还没真正在这朝中混过,可陈凯之却明白,学里和官场上是全然不同的规则。

    官场里是人说话都超好听,而学里的人个个眼高于顶,能对你夸赞几句,就算不是真心,那也绝不会掺太多假,而在这里,却只是规则罢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谦虚地道:“哪里的话,下官还有许多东西要向大人多多学习。”

    大学士便一笑道:“你可知道,今日有三个新翰林来见了本官……可是你分明是状元出身,却是最谦虚的。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