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三十五章:陈家私邸(2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。

    这种事,不问清楚也不成啊,两世为人,他和ZHENG府打过太多交道了,一旦有任何职责界限不清的地方,那就是一笔糊涂帐。

    陈凯之朝那职事笑了笑,旋即格外郑重其事地问道:“敢问大人,宣抚教化的对象是谁?”

    这职事也是呆了一下,双眸微转着,一脸迷茫,过了片刻,他才缓过神来,朝陈凯之摇了摇头:“吾不知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顿时有点儿……觉得怪怪的,心里更是觉得无语了。

    好吧,即便人家说不知道,那就换下一个问题吧,因此他又徐徐问道:“在哪里办公?”

    “吾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职事,号称崇文,总该有点儿正经的差遣吧。”

    职事摇头,一张面容里透出你别问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吾……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突然觉得这家伙在逗自己,一问三不知,还来宣读什么?

    宣读你妹呀,简直是在忽悠我。

    职事看了陈凯之一眼,竟是含笑道:“好了,陈校尉,不要妨碍本官继续宣读谕旨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说,我哪里有闲工夫妨碍你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不打紧,陈凯之倒是不介意,无论如何,自己领的乃是双薪,就算武职的职责不清,大不了,自己领着校尉的薪俸,去做自己的翰林罢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这样想着,也就淡定了下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明伦堂里,众人纷纷来恭喜,陈凯之汗颜,道了惭愧,等众人得了官职,纷纷散去,杨业却将陈凯之独独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业目光幽幽地盯着陈凯之看,随即却是感叹起来:“你初入学时,老夫真真想不到你会有今日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到当初入学时的麻烦,竟是一点都不介乎,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呢,都是过去的事。”杨业捋须连声道,旋即话锋一转,很是困惑地问道:“翰林修撰与羽林卫崇文校尉,嗯?这崇文校尉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陈凯之苦笑起来:“学生也满腹怀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杨业却是淡定下来:“总之都会是好差遣,你是武状元嘛。噢,有一件事,飞鱼峰昨日给老夫递了消息,说是大体的营造已经完成,其他的营造虽也在进行,不过多是在后山以及山顶,可前期的营造却是完毕了,请你什么时候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业说到这里,叹了口气:“哎,为了你这飞鱼峰,老夫真是烦不胜烦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听了,顿时来了兴致:“是吗?择日不如撞日,既如此,学生该去看看,大人是烦不胜烦,学生却是破费到了吐血的境地啊。十几万两银子下去,现在还未听出一个响来呢。”

    杨业却是古怪地看着陈凯之,嘴角微微蠕动着,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你有这么多银子,为何却这般窘迫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因为穷。”陈凯之很认真地道:“这是学生攒下营造山中仙府,可不能乱花。”

    杨业一时无言,顿了一下,才又道:“老夫与你同去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应下,于是二人一前一后,接着拐过了明伦堂以及各院,来到了洛水的支流旁。

    从前这里有一处年久失修的破桥,可是今日,这里的一座石桥却已修筑完毕了。石桥上铺设了卵石,一看就很结实,下头是圆拱形,河水湍湍。

    这样的桥,走着就放心了,过了桥,便是一条石路,这石路一直延伸至远处的山门。

    而那山门,则营造成了一个牌坊之状,一侧立着一碑,是苍劲的‘陈家私邸飞鱼峰’的字样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显得气派,却不奢靡。

    此时,杨业道:“这是那王坚请老夫所书的,拓印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只看这壮阔的山门,陈凯之突然有一种银子没白花的感觉,这王坚虽然死要钱,却还是很有一手的。

    牌坊之后,竟是个影壁,遮住了山门,这就怪了,这尼玛的一座山,还需影壁不成?不过这样倒可以使外头的人,无法窥见山下的景象。

    绕过了影壁,便是一条石阶路,这条石阶路一直朝着山上延伸而去,像一条没有飞起的龙一般,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飞鱼峰没有白云峰的陡峭,所以这石阶倒也不难走,最重要的是,这左右两侧,还有一排石质的连栋屋宇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给山下的门房或者是守卫们住的,陈凯之不曾想,即便是第一期的工程,亦是如此宏大。

    只看到这里,心里便既又激动,更有着期待,于是随杨业沿着石阶继续上山。

    待走了数百阶,只见这里,一座山坪被开发了出来,一块百来亩的平地里,修建了一些凉亭,甚至还有一个水塘,有溪水引来的水,其他地方,都栽种了一些不知何等树木的苗,那一株株的树苗落错有致,此时正在风中微微摇曳着,而在这里,则矗立着一个木牌子,写着‘梅林’二字。

    另一处也是一个山坪,则是建着许多的屋宇,在这百来亩地上,起码有上百石屋,显然,这是开山炸石的石料堆砌而成,既免得有人不得不将山石运下山,徒废民力,也方便地将这些石头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依旧有着一个木牌子,写着‘下鱼村’三字。

    再往上,又有几个所谓的‘村落’,不只如此,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建筑,上头却缺一个匾额,这是模仿道观或者是学庙的建筑,除了有大成殿,还有一处占地极大的学堂。

    上鱼村的规模是最大的,层层叠叠,有专门的仓库、藏书馆、学堂,设施连成一片,清新不落俗套,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,连续的拱门和回廊,挑高大面窗的客厅,让人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在这之外,是一片阔地,这里环境清幽,格外适合安居。

    过了上鱼村,便是一个府邸,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,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,尽显雍容华贵,这……便是陈凯之的书斋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和杨业走马观花地一路看,这杨业看得直咋舌,也终于明白了前些日子,这飞鱼峰上为何总是轰隆隆的响了,这……简直就是在修建一处集镇啊,里头一切的设施俱全,便是这个书斋,看上去虽是古朴,可事实上,和内城的豪门府邸,并没有什么区别,除了没有什么雅致的装饰之外。可这些,以后都是可以完善的。

    这宅邸内外,亭台楼榭,亦有数十个房间,站在这里,向山下眺望,下头的几个村落,还有尚未长成的梅林、果园,乃至于一片疑似开垦出来的梯田,甚至是山下的湖泊,俱都收在眼底。

    飞鱼山被陈凯之这么开发下,竟是犹如世外桃源,美不胜收,令杨业也不禁惊叹。

    杨业收回目光,吸了口气,调过头看着陈凯之,不禁连连问道:“这……只是前山?”

    陈凯之微微颔首,淡定地说道:“这不过是一期工程,后面还有许多没完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杨业不禁一惊,目光散着难以置信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只是第一期的工程而已,然而却足以让人侧目了,此外还有后山,还有山脚的一些地方需要完善。

    许多的盘山道路,错综复杂地通向各处,除了上山需要花费半个时辰之外,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的遗憾,完美到让人想永远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还缺了人烟……

    缓了缓神,杨业笑道:“若是此时,山里有人,这里……只怕不下于寻常的城镇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细细地观察着每一处细节,大抵还是满意的,一些设计,都是自己借鉴了一些前世的惊艳,比如景观的设计,譬如宅邸的一些设计。

    甚至,陈凯之正在琢磨,是不是用嫁接或者移植的办法,将一些茶树、果树移至山上来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这里有诸多的建筑,可是这座山的开发,其实还不到一成,这里绝大多数,依旧还是林莽。

    只有等人住进来,有了人气,才会渐渐的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杨业突的问道:“凯之,你为何要修这么大的宅院?”

    陈凯之笑了笑道:“因为学生有许多事,想要在这山中慢慢来做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走着,一边和杨业徐徐走到了这里的后宅。

    这里则有一处较为封闭的建筑,杨业站在这里,不禁觉得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他朝陈凯之看了一眼,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好吧,这飞鱼峰是你的,自然是一切由你,老夫自不会多问。”

    二人边走边看,走在这里,也不过是走马观花的看看罢了,等到日头落下,那夕阳的余晖落在散发着淡黄的光线,站在这山腰,陈凯之感受着这夕阳最后的余晖,似乎觉得自己距离这太阳更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该下山了。”陈凯之回眸,眷恋地再看了这府邸一眼,心里却知道,自己将在这里,会有许多许多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这里有仓库,甚至有学堂,有陈凯之专门设计的实验室,还有许许多多,表面上不起眼,实则却与上一世颇有连接的东西。

    陈凯之笑了笑,万事开头难,可至少,自己已经走出第一步了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