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三十四章:授予官职(1更求月票)
    寒窗苦读后,中了状元,其实只是一个开始,而远远不是结束。

    至少陈凯之需及时前去学宫的学庙里拜谢师恩。

    陈凯之与诸新科进士们,一齐到了学宫,所穿的乃是正式的襦裙,而事实上,这已是接近官服的样式了。大陈的官服,并非是禽兽服加上乌纱翅帽,而是头顶梁冠,穿着类似于襦裙的衣衫。

    和陈凯之同年的进士中,很遗憾的是吴彦等人并没有高中。

    这一天,大家都随杨业至了学庙,拜谢了至圣先师之后,随即便到一旁的偏殿里休息,因为这时候,宫中会颁发出旨意,授予官职。

    杨业坐在这里,朝陈凯之招招手,示意陈凯之靠自己近一些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起身,跪坐在杨业身侧。

    杨业端着茶盏,呷了口茶,显得很高兴的样子。

    怎么能不高兴?身为掌宫,出了陈凯之这么个妖孽般的天才,确实给他争了一口气啊,这些都将成为他的政绩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似乎又要犯难了,这个妖孽马上就要入朝为官了,学宫里,还能找到这种妖孽吗?

    显然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幸福的烦恼,就好像一个CEO,在一年里创造了一个伟大的业绩,可之后的许多年里,业绩都可能暴跌,最后又回到当初半死不活的状态,这……实在让人遗憾啊。

    心里虽有遗憾,杨业还是笑吟吟地道:“据说天人阁诸学士在修书?”

    陈凯之当然知道这事,他考试之前,还曾上过天人阁,‘剽窃’了不少禁书呢。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道:“是啊,诸公们想来也是找一些事做,免得寂寞。”

    杨业却是深深地看了一眼:“据说书名叫《陈子十三篇》,现已修到了第四篇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一脸诧异地道:“大人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    杨业笑了笑,道:“我何止是知道这个,我还知道,金陵突然出现了一个方先生,此人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神鬼莫测。也不知是何人,开始传说他的诸多事迹,据说堪比活神仙,可惜此人淡泊名利,是许由和巢父那样的人,虽是无数人邀请,他却都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目光一紧,骇然道:“我在金陵时,怎么不曾听说过,你莫非说的乃是学生的恩师?”

    杨业却是摇头,道:“说起此人的来历,实在古怪,仿佛是一下子蹦出来的,说起来,老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你的恩师,老夫倒是略有耳闻的,想来并非是他。其实老夫对于这样的人,历来也不甚关心的,只是据说连衍圣公府都听说了,还派了人来大陈打听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禁道:“衍圣公府打听这样的人做什么?这就怪了,我们儒家,讲究的乃是入世,所谓上报国家,下安黎民,这隐士,只怕与衍圣公府不合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这样说,是有道理的,因为许多儒生,其实对于隐士虽然也会赞叹,可在心里,怕也未必看得上。

    读书人嘛,求的是功名,要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,岂可读了书,却抛弃苍生,躲去山中自娱自乐?”

    杨业凝望了陈凯之一眼,有些犹豫,一副当讲不当讲的样子。他踟蹰了片刻,才压低了声音道:“圣公颇好……神鬼之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身躯一震,此等话是有些犯忌讳的。

    杨业继续道:“这些事,你知道便可,万万不可四处张扬,这于你没有好处,当然,这也可能是老夫的妄测,不过据说有术士,专门在衍圣公府里,为圣公炼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点点头:“学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杨业倒是有些讶异:“为何你一点也不吃惊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可吃惊的。”陈凯之笑了笑道:“圣公又非孔圣人,诚如太祖高皇帝英明神武,可也未必大陈的所有君王,都如太祖高皇帝一般。”

    杨业苦笑,二人低声嘀咕着,他本以为陈凯之就算比较鸡贼,不是什么温室里的花朵,可多少对于那些神圣的人物该有一些敬畏之心的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如此品评,却令杨业惊讶之余,心里有些发寒,这家伙,还真是‘老练’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则不禁想着杨业方才所提的那位金陵的方神仙,难道这世上真有神仙吗?

    以前的他是不信的,可现在他已经见识过了《文昌图》,倒是不敢轻易下什么妄言了,虽然还是狐疑的态度,可杨业说的神乎其神,何况连衍圣公府都有了关注,这个神秘的隐士,该有多么厉害啊。

    罢了,这事其实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,不去多想了。

    终于,有礼部的官员来了,众人纷纷起身,彼此相互行礼。

    见礼过后,这礼部职事官也不多客套,直接道:“圣命!”

    其实授官都是有定数的,大多是根据成绩而授官,所以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,自己会得到什么职事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纷纷听旨。

    这礼部职事取出圣旨,念道:“圣谕,曰:新岁今科,诸生脱颖而出,乃国家栋梁也,今朕上承天命,下顺民心,克继大统,即皇帝位以来,不无夙夜难寐,只恐有负列祖列宗所托,朕尚幼弱,却怀先帝亲贤举能之心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,你特么的逗我啊,你一个小屁孩子,还反夙夜难寐,难你妹啊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知道,这旨意,本就是翰林草写的,跟那小屁孩的皇帝,半分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职事的声音依旧回荡:“陈凯之者,文试一甲第一名,冠绝天下,此栋梁也,敕其为翰林修撰,授从六品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吁了口气,他早料到是从六品的修撰了,之后名列前茅的,则是七品的编修,再之后,连翰林的资格都没有,多半是去各部观政罢了,都是从七品和八品。

    这修撰别看级别低,却是翰林,属于储备的高级干部。

    自己这样年纪有此官职,将来就算混资历下来,七八年之后,那也该是个侍读了,运气好点,还能捞一个侍读学士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火箭一般的蹿升啊,对于许多人来说,可谓是可遇不可求的!

    至于那些观政的人,是最惨的,先是分去各部实习一年,有的留在京师,多半也就在各部职事,就如自己师兄当初那样,这还算是运气好的,运气再差一些,就更惨了,直接丢到地方州县去,从主簿或是县丞做起,混个知县,这叫祖坟冒青烟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大家都是刚刚成为进士,还没有拉开太大的差距,可到了十年之后,彼此的地位就悬殊了,那时候,陈凯之可能已经在翰林成为了学士,也可能在部堂里任一个侍郎,至少,那也该是主事,算是踏入了高级大臣的门槛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运气好一些的,也不过是个知府而已,甚至如当年的朱县令那样,一直都在县令任上打转,永远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那礼部的职事说到这里,竟顿了顿,朝陈凯之道:“可是陈修撰?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明所以地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职事道:“陈修撰,汝既已经承了这里的旨意,可速去武院,那里有你的敕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?”陈凯之咋舌,忙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匆匆起身,心里却叹了口气,原本以为,文武状元那该是一加一等于二,也就是说,直接给一个高一点的官职,谁晓得,朝廷却是直接给自己一加一。

    陈凯之匆匆地赶往武院,果然在这里,竟有兵部的职事在此焦灼等候。

    一见陈凯之到了,这兵部职事终于松了口气,便忙道:“陈凯之,速来,与诸生一道接旨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顾不上众人的目光,立马和众人一道听旨。

    此人便道:“圣谕,曰:新岁今科,诸生脱颖而出,乃国家栋梁也,今朕上承天命,下顺民心,克继大统,即皇帝位以来,不无夙夜难寐,只恐有负列祖列宗所托,朕尚幼弱,却怀先帝亲贤举能之心,武状元陈凯之,有勇有谋,实属罕见,敕为羽林崇文校尉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呆了一下,校尉是什么官,他是知道的,也属于从六品的官职,这羽林卫有大将军一人,有将军三人,又有六个中郎将,下设二十四都尉,再设九十六校尉,而校尉之下,则是七品的录事参军,此外,便是军中的最基层兵丁等等。

    校尉这个起点不算低了,可是他听说过执戈校尉、随驾校尉、掌漕校尉还有守卫校尉,唯独没听说过崇文校尉啊。

    好在这兵部职事似乎也懂陈凯之的心思,继续道:“崇文校尉,乃特旨嘉许武状元陈凯之文名,敕命其以上林卫之名,宣抚教化也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似乎听明白了一些,自己是武官,这没错的,而且隶属于上林卫,这肯定也没错,可是他的职责,当然也不是带兵,而是教化。

    教化的意思,本质就是教人读书了。可问题是,陈凯之到底教谁读书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好意思,老虎不舒服,晚了点更,请大家能谅解!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