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三十三章:大动肝火(5更求月票)
    一甲第一名,这便是文状元啊。

    大陈三年一考,即便历经五百年,文状元也不过是一百多位而已,而这些人,最终都成为了引领大陈风骚的人物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想要高中状元,单凭文采是绝不够的,除了运气,因为考的乃是时文,所以人物的眼光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一件事,要如何打动人,如何说服人,尤其是这么多的考官,既需要入情入理,更需要引经据典,还需要精湛的笔力。缺了任何一点,都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更何况,陈凯之竟是允文允武,一举两个状元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太后嚅嗫了唇,这种惊喜,使她始料不及,她良久,才定了定神,长长地出了口气道:“真是令人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陈贽敬更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,

    太后在震惊过后,猛地想起了这个赵王,她美眸微侧,身子虽是斜对陈贽敬,眼角的余光却是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贽敬。”太后清冷的声音在这殿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”陈贽敬灰头土脸地道:“在。”

    太后的唇边勾起笑意,有心情的愉悦,也有几许嘲弄的意味,随即道:“你方才说,陈凯之若是中了武状元,而只中了文进士,这便取他为武官,而如今他从文乃是状元,从戎,也还是状元,这……当如何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,语气没有半点过重,可不妨说是奚落和调侃。

    陈贽敬嚅嗫着,此时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气场,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哀家看哪,是该议一议了,这是旷古未有之事,哀家不曾听说过,自太祖以降,历代先帝,曾遇到过这样的才子,这科举的本意在于举贤荐能,这样的大才,若是不为朝廷所用,你还希望将他送给其他人,你要知道,他可是学子?”

    陈贽敬只是道:“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议吧,好好的议一议。”

    太后已经没有心思去计较陈贽敬的失礼了,于太后而言,这些事,已经变得微不足道起来,天下的事,再大也没有自家的骨肉的事儿大,其实她心里的震惊,不亚于进殿时差点摔破头的张敬,只是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,她显得比张敬更镇定一些。

    陈贽敬如鲠在喉,心头堵着一口气,却也只是苦笑着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告退吧。”太后侧过身,背对着陈贽敬,而她肩微微颤,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。

    陈贽敬这时却不敢抬眸了,这文榜,宛如直接甩了他一个耳光,清脆响亮,使他真真切切地明白,自己之前那所谓的禀奏,简直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陈贽敬徐徐后退,正待要退出门槛。

    太后依旧背对着,突然道:“贽敬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心,门槛!”

    陈贽敬顿时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,却还是道:“多谢娘娘。”这才徐步退出。

    陈贽敬一走,太后整个人精神一震,回眸看向张敬。

    于是张敬忙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哀家的儿子。”太后道。

    张敬顿时吓了一跳:“娘娘,奴才已经验明过了,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”太后道:“哀家的意思是,这是上天赐予给哀家的儿子,上天垂怜,哀家就知道,哀家这些年的等待,这些年所忍下的,一定会有好的结果的,哀家原本还想他毕竟已经出走了十三年,若是实在庸碌,哀家便许他一世的富贵,可是现在,这绝是不可能了,这样的儿子,若是不能克继先帝大统,哀家就愧对大陈的列祖列宗,愧对先帝了。张敬,时不待我啊。”

    张敬深深地看了一眼在努力地掩盖激动之色的太后,却道:“方才赵王为了陈凯之,差一些竟和娘娘发难,他是不是……起了疑心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太后断然道,接着冷笑:“你不明白这个人,他表面是借陈凯之来发难,实则是在试探哀家罢了,陈凯之事小,可真正的目的却在于,看看哀家是否真有决心,是否真有勇气与他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张敬这才松了口气,不由道:“难怪了,难怪娘娘方才大动肝火,连上林卫都是剑拔弩张。”

    太后淡淡道:“这种试探,迟早还会有,可他敢试探,哀家就不得不有所动作。”

    太后侧过身去,继续道:“皇帝身边,有个叫刘桂的宦官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赵王府的旧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是随着皇帝陛下,一道进宫来,贴身伺候的,陛下极喜欢他。一见到便眉开眼笑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太后目光一闪,却是轻描淡写地道:“那么……脱出迎天门,打死了吧。从今日起,让吴夲去伺候陛下,陛下身边的禁卫,再加派一些,还有……赵王妃的一个外甥,不是听说在关中杀了人?前些日子还有人进宫来,请求哀家宽恕呢!传旨,用皇帝的旨意来传,告诉天下人,皇帝绝不徇私,王子与庶民罪同,责令有司,立杀无赦,所有涉案之人,自上而下,一概杀个干净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张敬身躯一震,颔首:“奴才就怕这样会惹来赵王的过激反应。”

    太后一笑道:“有的人,你退一寸,他便会进一尺,你越敲他打他,他反而就会安分一些日子了。还有,明镜司那儿,近日要勤快一些,调拨宁国公带他的安宁军入京,哀家……已经很久不曾见过自己的兄弟了,书信往来,总觉得有些不便,请他来吧。”

    张敬心中大定:“奴才,明白。”

    太后随手轻轻一挥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北海郡王府。

    在这郡王府的后宅,乃是一个天然的湖泊,湖泊之上,有一座岛。

    此刻,在这湖心岛上,却是乐声阵阵,轻歌曼舞的阁楼高处,北海郡王陈正道只着一袭长衫,他目光有着几分波光,显然是已有些醉了,身边的门客们依旧劝酒,为郡王殿下助兴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陈正道一杯酒饮尽,道:“本王三岁学武,十岁弓马娴熟,十五岁出征塞北,二十岁已斩首过百余贼寇了,本王勇冠三军,那区区陈凯之能负马,本王亦可。”

    他醉醺醺地丢了酒盏,身边的诸门客纷纷道:“殿下神武,凡人不可及,区区陈凯之,如土鸡瓦狗,不足殿下一握。”

    糜益更是笑呵呵地道:“那人只是一个武状元,殿下乃千金之躯,何必将他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陈正道看向远处的一处铜鼎,这铜鼎,多半也有两百斤的样子,此时摩拳擦掌:“来,看本王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他踏步而去,吓得在中央舞蹈的歌姬顿时避开,纷纷跪在两侧。

    陈正道徐步到了鼎旁,呼出一口气:“这小贼可以,本王亦可。”

    接着狰狞一笑,果然双手贴在这鼎的两边,接着眉心紧紧一拧,便摇摇晃晃地将鼎抬起。

    众人惊呼,纷纷道:“殿下小心。”

    可这陈正道果然力大,竟是生生将这鼎抬起,他面上憋得通红,却是露出得意非凡的样子,厉声道:“如何,如何?”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殿下已半醉了,纷纷道:“殿下天生神力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一拳,可将那小贼粉身碎骨,殿下威武。”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陈正道却是意犹未尽,不肯将这鼎放下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有个小宦官,疯了一般冲来道:“殿下,急报,急报。”

    陈正道不为所动,依旧举着鼎,却是逞强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这小宦官便忙道:“文试放榜,陈凯之高中文试第一,如今已是文武双状元,震动洛阳!”

    陈正道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像被扎了一下似的,整个人竟像是泄气的皮球,双手竟也没那般有力了,那举得高高的铜鼎,竟是一下子……失去了平衡,啪的一声,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禁惊呼。

    只见那鼎翻滚而下,咚的一声,便落在了陈正道的脚上。

    呃啊……

    陈正道发出歇斯底里的哀嚎。

    于是无数人惊恐地朝着陈正道涌上去。

    陈正道哀嚎阵阵,等到府中的大夫来,脱了他的靴子,却见他的脚趾骨竟已碎了数根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快,快,赶紧,上药救治。”

    有人惊慌失措地道:“都是这个狗奴才,打死他,若非他多嘴,殿下何至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快报赵王、梁王、郑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陈正道这时,在蜂拥的人群中伸出了手,这手臂朝天,却是摇摇晃晃得颤抖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疼得目眦尽裂,似乎使出了浑身的气力道:“该死!真的是有灾星,这就是灾星啊,真是仙人,方先生就是仙人啊,该死的,该死的使者还没到金陵吗?只有方先生……只有方先生才能救本王于水火危厄之中,请方先生来,无论是花费多少重金,无非是请多少人去叩拜,都要将方先生请来,本王……本王……本王要方先生,无论……无论如何代价……方先生……方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头便一歪,那手臂垂下,便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门客,一个个目瞪口呆的,心里满不是滋味,却还是一个个道:“快,救殿下……大夫……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