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二十八章:武状元(5更求月票)
    在所有人的震撼目光下,陈凯之一步步地走着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体力已到了极限,走到了三十步的时候,他索性直接将马摔下。

    那马发出了一声悲鸣。

    哎,实在不想虐待你啊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叹息,都已经走到这里了,如今众目睽睽下,今儿就是死,你也得跟我一起到达终点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着,他已决定,这一场骑射之后,一定要买一匹好马,认这匹和自己一起创造奇迹的马做爹,不管怎么说,你放心地去吧,有我陈凯之在,你……是不会绝后的。

    随即,他一把拖住了马腿,这马儿显然也已到了极限,依旧在疯狂地吐着白沫,别陈凯之如此拖着,却也无气力挣扎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陈凯之,只见陈凯之活似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般,脚步一深一浅地拖行向前。

    还有四十步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的体力已损耗了个干净,虽是体内气息在流转,可是突然承受如此大的力,却也已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依旧在坚持,不急……那就不急吧。

    陈凯之索性一屁股坐在了侧瘫在地的马上,依旧……还是人不离马。

    他觉得肚子饿了,肚子宛如火一般在烧,猛地,他想了起来,今日清早来时,还有半个蒸饼留着,本是想考完了试之后吃的,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四顾地看了一眼,附近的许多人,依旧还在叫好,显然陈凯之这不放弃的精神,感动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陈凯之本想留一点面子的,可肚中实在饿得难忍,那……

    管他呢,先吃了再说,填饱了肚子,才可负重而行。

    很好,凡事只要想通了,也就没什么可惧的了。

    于是再没有心理压力的陈凯之在身上摸出了那半个蒸饼,狼吞虎咽地大快朵颐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场外,当所有人以为陈凯之沉沙折戟的时候,谁料这个家伙居然又创造出了一个奇迹,许多人既震撼,又感动得热泪盈眶,这才叫百折不饶啊!

    显出真本事,固然是令人震撼,可这不屈不挠的精神,更是可佩。

    “陈子先生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了好,养足了气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妙,后头的人将他超过了。”

    却见这时,身后的考生已放马擦陈凯之的肩而过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也不在意,倒是那几个考生在超越陈凯之时,却露出了犹豫之色,无论现在是否超越了陈凯之,无论是不是他们先抵达了终点,他们也清楚,自己已经输了,输得彻底,再无人可以掩盖陈凯之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凯之则是笑着朝他们招了招手,令他们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差一点就从马上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陈子先生在吃蒸饼啦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大吼。

    “他还带了蒸饼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子先生吃饱了,他要负马而行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即便方才被甩在后的考生已经到达了终点,所有人依旧盯着校场,没有人为先到达的人欢呼,而是目不转睛地将目光对准陈凯之。

    看着陈凯之起身,当然,即便是起身,陈凯之依旧是挨着马的。

    人不离开马,身不离弓!规矩,陈凯之懂,读书人和芸芸众生不同的地方就在于,读书人是熟悉规则的,因为熟悉,所以懂得运用规则,而普通人,因为不懂规则,所以遇事就不免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慌,急个毛线,这是马骑人呢,你们还要怎样?

    陈凯之又拖起了两只马蹄,他知道,这只可怜的马已经没有了呼吸,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,一将功成万骨枯,陈子先生的千秋伟业,从这只马的马骨开始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,用尽了稍稍恢复的一点气力,接着,马开始动了,半个身子在砂砾之中徐徐而动,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迹,在阳光得折射下,很是耀眼。

    一步又一步,那终点终是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迎接陈凯之的,是一群目瞪口呆的兵部官员,他们的嘴巴张大,看着陈凯之热汗腾腾,浑身仿佛被汗水淋湿了一般。

    陈凯之终于将马儿拖到了红线的位置,大功告成!于是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一屁股跌坐在地,大口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这时,听到有兵部官员唱喏:“两炷香!”

    两炷香的时间,慢了一些,属于中等偏下的成绩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这官员敲着铜锣唱喏:“十连射!”

    场中一片沸腾,顿时人声鼎沸,冲破云霄。

    虽是已经很累很累,可习惯使然,陈凯之在这时,长身而起,朝着四周团团作揖,表达了谢意。

    兵部那儿,似乎已经迅速地开始计算着成绩,其实这成绩是极好计算的,时间加上射中的多寡,他们自然有一个公式。

    最终,兵部尚书徐徐地走至彩棚,跪地唱喏道:“启禀娘娘,骑射榜首者,陈凯之,其次,王文龙,再次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陈凯之的名字,太后娘娘的附近就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虽然时间长了一些,可陈凯之毕竟是十连射,相比于时间上的这点缺失,十连射实在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太后已没耐烦听后头的名字了,却是道:“这么说来,这武试的状元,竟是陈凯之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跪地,心里也是郁闷无比,接下来,确实有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带着几许苦笑道:“不错,陈凯之兵略第一,骑射第一,为今科武状元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自然是知道这兵部尚书在为难什么,她朝那终点处,瘫坐在地依旧大口喘息的少年看了一眼,心里既有慈爱,又有欢喜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龙种啊,自太祖以降,皇族无数的子弟,就没一个像太祖的。

    而似这般,文武双全,坚韧不拔,临危不乱的人,舍陈凯之而谁?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骨肉,是亲儿。

    太后掩住自己的欣慰和感动,忙将手搭在张敬的身上,张敬感觉到了太后大袖中的手在微微颤抖,忙笑嘻嘻地道:“娘娘,奴才以为,既然是第一,那就该当是武状元,哪里有这么多但是,若是陈凯之不是武状元,只怕天下人不服呢。”

    太后看着四周欢呼的人,也是颔首点头,随即便道:“请赵王来。”

    赵王徐徐来了,拜倒道:“臣弟见过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后撇了他一眼,漫不经心地道:“卿如何看?”

    赵王听到外头的欢呼不绝,毫不犹豫地道:“陈凯之兵略、骑射俱都第一,并无疑义,臣以为,他这武状元,当之无愧。”

    太后很是欣赏地缳首,又看了赵王一眼道:“那么,就照赵王的意思办。”

    这里,太后耍了个滑头,赵王心里多半有些不悦,她寻了自己来,在这万千人热血上涌时问自己话,若是不承认这个武状元的身份,那么这些欢喜无限,还在为陈凯之欢呼的王公贵族们,岂不是会认为赵王殿下有失公允?

    所谓趁热打铁,赵王现在不想惹麻烦,就只能如此的回答。

    可赵王一回答陈凯之为武状元,绝没有疑义,太后直接一句照赵王的意思办,如此,将来谁若是还拿着什么成法、规则来说嘴,太后一句,哀家支持赵王的意思,谁敢反对,便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即便到时梃杖了大臣,这笔账,终究还是要算赵王的。

    赵王是有苦难言,却还是不得不道:“娘娘圣明。”

    太后竟发现,自己许久不曾有这样痛快了,朝中的事,芝麻绿豆,都有重重的掣肘,尤其是如今的局面之下,想要办一件事,总是困难重重,而今日,倒是痛快得很。

    按捺住心里的无限欢喜,她朝兵部尚书道:“卿家自去主持大局吧,噢,哀家看那陈卿家骑射甚是辛苦,他方才在校场里吃蒸饼吗?想必是饿了,哀家这里的果脯、糕点,哀家吃着也是腻味,张敬啊,你拣一些送去,得带一些水去,如此国家的栋梁,万不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张敬心知太后这是体贴陈凯之,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慰劳,倒也不至于让人起疑,便忙收拾了一些吃的,又喊了个宦官收拾了茶水。

    等他带着东西走到校场的时候,只见陈凯之已经顾不得什么斯文了,整个人程大字型地直接躺在校场上,正抬头望天,恢复着气力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是懒得一丁点也不想动,只希望一直躺着才好。

    “陈子,陈子。”

    这一听橙子,陈凯之便又觉得饿了,你妹的,为什么就非要叫陈子呢?叫凯子也好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眼眸朝声源处看去,便见张敬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一见到张敬,陈凯之忙起来,道:“啊,张公公,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敬笑着道:“陈子太客气了,方才娘娘见你疲惫,特意吩咐了奴才送了一些糕点和果脯来,噢,还有一些茶水,这都是娘娘的恩赐,陈子赶紧吃,吃饱了肚子,等着做武状元。”

    张敬别有深意地看了陈凯之一眼,他心底深处,是极希望陈凯之能体谅到娘娘的这份心意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听了,忍不住抬头朝太后的彩棚看去,他目力极好,便见太后似乎也朝自己这里看来,只是这目光……怪怪的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