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二十五章:老谋深算(2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的心里叫着不公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,这一切都是太祖时的规矩,而太祖时期和现在不同,那时候关中和关东养马的子弟不在少数,武举的主力就是这些人,可渐渐的,天下承平,也没有什么子弟愿意自己养马了,这养马反而成了富贵人家的娱乐罢了。

    早年的时候,据说骑射压根就不提供马,都是自己牵着马来,而如今能给你提供官马,就已经很客气了。

    接下里,考官便开始唱喏名字,先是叫了十个考生,这十个考生便纷纷在校场外上马,检查了身上的弓箭和箭壶中的羽箭,待一声号令,顿时鼓声如雷,号角连连。

    随即,十个考生纷纷飞马而起,朝着校场风驰电掣一般冲去。

    这校场是一个巨大的圆形跑道,而在跑道的一侧,却有十个箭靶,每当考生飞驰到了这一侧,都需张弓射箭,命中各自的靶子。

    谁射中的越多,谁最快到达终点,谁便是优胜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一个极简单的规则,却也最是考验所有人。

    陈凯之双目专注地盯着马上之人,快速地捕捉着十个考生的动作,在鼓声响起之后,校场之外,已有人爆发出了一阵欢呼。

    当第一次,考生们纷纷飞马至箭靶一侧时,他们个个放开了缰绳,靠着双腿控制着坐马,其中一个考生,竟没有控制住,整个人竟是倾斜,接着直接被摔飞出去。

    顿时,人群爆发出了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其他考生则纷纷弯弓搭箭,紧接着松弦,羽箭飞射而出,朝着箭靶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切,速度极快,几乎肉眼不可分辨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,却是看了个真切,九枚快速而出的羽箭轨迹,虽还未中目标,可陈凯之已知道,其中六枚都射偏了。

    射箭和骑射,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由在心里感慨,这射箭是平直不动的,要命中靶心,倒还容易。可在马上,不但得依靠双腿来控制着马,在高速移动的过程中,颠簸之中却要抓住一丁点的间隙射出一箭,这便千难万难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陈凯之所料,六枚箭俱都射偏了。

    只有三枚命中,这些考生俱都飞驰,人群也不自由主地给予了他们巨大的欢呼。

    第二轮,则只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轮,竟连一箭都未中。

    想来这样的奔驰,体力消耗是极大的,几轮下来,这些考生的体力已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到了第五轮后,许多人已经呈现出精疲力尽的状态,即便是座下神骏的宝马,竟也吃不消了,于是马速开始下降,倒是这马速下降的同时,飞射的精度提高不少,又有四人命中。

    直到第十轮,这些人几乎是骑着马,缓步到达了终点,一共花了一炷半香的时间,而射中最多的人,也不过射中四箭而已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那中了四箭的人虽是气喘吁吁,却是得意洋洋的,似乎已经十拿九稳了的样子,享受着许多人的欢呼。

    坐在南面的北海郡王,正值得玩味地看着那中了四箭的举人,一边兴致勃勃地问身侧的糜先生道:“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糜益博闻强记,于是低声道:“叫王涛,武举试中,就曾崭露头角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洛阳人?”

    糜益摇摇头:“殿下,他是长安万年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北海郡王看了糜益一眼,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才又道:“待骑射之后,以本王的名义,给此人下一张帖子,今夜,本王请他喝酒。”

    糜益颔首,他知道北海郡王的意思,北海郡王最爱弓马,遇到这样弓马娴熟之人,就免不得想要结交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实只是明面上的幌子罢了,在军中,北海郡王之所有拥有极高的声望,正是因为他平时没有少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的目光再次落在校场上,也忍不住露出一丝赞许道:“能中四箭,已是很了不得了,叹为观止啊,何况他的弓马,并不算优等,若是本王送他一柄良弓,再赠一匹宝马,只怕不只射中四箭。”

    糜益点头道:“殿下礼贤下士,他若知道,一定感激,殿下……今日是不是在醉仙居里设宴?那儿新来了一个厨……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摇头道:“罢了,就在府中设宴吧,将所有的门客都请来,那方先生说本王遇了灾星,还是要小心为好,最近少在外头晃悠。”

    糜益脸上的微笑顿时僵硬了,双眸里竟是掠过丝丝恨意。

    又是这个方先生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由嫉恨,他可是衍圣公府的学候,放在哪里,不是被人礼敬的人?现在倒好了,在王海郡王的心目中,他竟还不如一个秀才了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家伙,招摇撞骗,迟早有一日,要揭穿了他;迟早有一日,要他死得难看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自然,心里再不舒服,糜益的面上依旧还是洋溢起笑容,附和着道:“是啊,殿下,虽不可尽信,小心一些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而在另一边,太后一派端庄地坐在棚中,却依旧能从她的神色间看出她的兴致勃勃,一旁的张敬则是耐心地给太后讲解着校场中的事。

    太后听得云里雾里,便轻声道:“你和哀家说这些,哀家也不明白,哀家只问你,这凯之,可有机会中试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敬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和盘托出:“奴才见陈凯之并没有牵马来,没有良马好弓,只怕……有些悬,而且这是武试,陈凯之毕竟是文举人,他中了兵略,那也只是说明他擅长舞文弄墨,可这弓马,毕竟不是靠笔杆子的事,所以奴才以为……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张敬当然是明白太后娘娘是希望陈凯之中试的,所以后头的话,他便有些不忍说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很明显的,一个文人扎在武人堆里,陈凯之自然是处于弱势,中试很难,机会渺茫啊。

    太后明白了张敬的意思,便不由失笑起来,淡淡感叹着:“是呵,想一想也是如此,其实他兵略能得第一,哀家就已深感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虽是这样说,太后却不免有点失落,渐渐的减少了点看那骑射的兴致了,她神色淡然着坐着,一双凤眸飘忽着,去寻陈凯之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,只见又一批的武举人登场,满校场都是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热情的场面,渐渐也冷却下来,除了一个中了五箭之人爆发了一场欢呼,除此之外,大多都是成绩平平。

    陈凯之凝神看着,心里在大致地计算着。

    他不禁想起了王养信,这王养信是弃文从武的,理论上,他的弓马并不娴熟,可是他是哪里来的信心能够高中武进士呢?

    这王养信就在他的身边,似乎总想借一点机会讽刺陈凯之一句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禁转过头来看他一眼,道:“王兄的弓马,只怕也不娴熟吧。”

    方才陈凯之一直对王养信置之不理,现在突然问起,王养信却是鄙夷地看他一眼,满脸骄傲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若登场,至多能射中两箭,在这众武举人之中,成绩固然是泛泛,甚至是在低下的水平,可我们王家既让本公子来考武试,岂能没有必胜的把握?弓马名列我前面的,大抵也不过百来人,其中至少五十人以上,兵略的考试成绩低下,我单靠兵略,即便弓马比他们差一些,依旧成绩可在他们之上。而至于其余四十余人,也早有精确的计算,我的总体成绩足以堪堪排在三十名上下,而能入前三十,便足以入榜,这对于我而言,就已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终于明白为何王家要在兵略上做手脚,而且直接位居第二了,原来在这背后,竟都是经过了精算的。这姓王的爹,还真是老谋深算,为了这个儿子,可没少费心啊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在他们的预想中,只要不出任何意外,王养信依旧还是能够中进士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又生出了一个疑问:“若是有人脱颖而出,完全出现在你们的计划之外呢?”

    王养信却是傲慢地白了陈凯之一眼:“绝不会有人出现在计划之外,唯一出了意外的,也不过是武略时,你中了第一而已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在心里想,若是自己能够力压王养信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眼眸微微眯起,似乎浑身血液沸腾起来,既然已经来了这里了,那无论如何,也要拼一场。

    那王养信终于登场了,他和其他几个考生一齐飞马而起,果然不出意料之外,他只中了两箭。

    可这,显然已是他最好的成绩,是以在下场时,王养信非但没有懊恼,反而面上露出了欣慰之色,他的眼眸不禁看向远处的王甫恩,父子二人,各自露出了欣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鼓声又是如雷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,终于有人唱喏到了陈凯之的名字。

    于是陈凯之深吸一口气,提上了弓箭,待有人给他牵来了一匹官马,只见这官马的毛色和精神,显然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陈凯之翻身上马去,徐徐打马到了校场的边缘,与其他同时弓马考试的考生一起并肩而骑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