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一十六章:报考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看到师兄生气了,只好连忙拉住要走的师兄,将事情大致地说了。

    虽是跟师兄解释了一番,可邓健还是觉得自己被这师弟抛弃了,瞪了陈凯之,便气呼呼的转身要走,却是突的看到迎面而来的刘梦远。

    见到了刘梦远,邓健倒是顿时矮了一截,再不敢抱怨了,脸上也换上了笑容,向刘梦远行了个礼道:“先生这般照顾凯之,吾作为他的师兄,代为谢过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方才还以为师兄这回是真生气了,可没想到师兄这换脸比什么都快呀!心下倒是放宽了。

    只见刘梦远颌首道:“不必,凯之也是为了老夫一家好,家门不幸啊,惹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读书人的脸,可比天大,本来这种事算是家丑,关起门来,越少人知道越好,可现在,陈凯之这师兄弟都知道了,倒令刘梦远感到有些抬不起头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三人去了厅里吃茶,各自寻了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此时,邓健感慨道:“学宫倒是幽静,住在这里,实是羡煞旁人啊。”接着也愤愤不平起来:“王家人我是知道的,当初我也在兵部职事,他的父亲虽是右侍郎,可这王养信却真不是东西,平时哪里有时间读书,四处厮混,屡试不第,却是将一切的责任推至妇人身上,真是可笑。”

    刘梦远只郁郁着不做声。

    刚才不是还在生气吗?怎么这会为别人说话了?可是这说话的方式……陈凯之怎么都觉得师兄这是给人伤口上撒盐啊,于是忙是咳嗽。

    邓健却是没反应过来,继续咬牙切齿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据说有消息传,那个王养信转考武举人了,文举人转了武试,哎,原本当初,太祖高皇帝之所以允许投笔从戎,本是寄望于若有文举人志在沙场者,给他们一个机会,可现在呢,反而成了一个空子,兵部上下,不知多少人做这勾当,那些没希望考中文进士之人,都来此钻营,虽说本朝而今崇文贱武,可进士就是进士啊,再者说了,姓王的家里朝中有人好做官,即便是武进士,将来照样可以平步青云,甚至许多文进士都比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许多文进士的时候,邓健仿佛是说到了自己,虽然现在境遇好了一些,成了翰林,却还是不免感慨。

    有个牛逼的爹就是不一样,可以这样的任性。

    可是世道不公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刘梦远不禁唏嘘:“贤侄,这些事,多说也是无意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,陈凯之嗅了嗅,又闻到了鸡香,过不多时,便见那师姐来道:“该用餐了。”

    邓健瞥眼一看这师姐,目光平平的样子,却是下意识地正襟危坐,傍晚时,用过了饭,陈凯之送邓健出学宫,陈凯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:“好撑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吃。”邓健气恼,不禁又凶了起来,道:“啥事都没解决。”

    邓健这是在怪自己没有替师姐找回公道。

    你妹的,我也想呀,只是王养信这个人太过无耻,一时也找不到修理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总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打人,亦或做什么其他冲动的事吧。

    若是为了一个无耻之人毁了自己,那可不值得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迟早会帮师姐找回公道的,但只能智取,不能胡来呀。

    咦……

    不对,师兄怎么会突然这么在意师姐?陈凯之不禁看向邓健,借着月色,看清邓健那张气愤不已的面容,他不禁笑着说道:“师兄,我怎么觉得你对师姐有兴致?”

    “胡,胡说。”邓健仿佛人格受到了羞辱,竟是怒气腾腾地反驳陈凯之道:“胡说八道,你说这种话,可得有真凭实据。不然就是诬陷我,你怎么能把我想得那么不堪呢?”

    看着邓健一脸着急地解释,又羞愤不已的样子,陈凯之忍俊不禁,旋即便淡淡地说道:“因为今日师兄吃饭太斯文了,而且还总是摆弄着你的袖子。好啦,师兄,就此别过了。”

    邓健叹了口气,余怒未消却又郑重其事地道:“好好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管日子过得好不好,时间依旧一点点的过去,转眼已到了开春。

    整个洛阳,都沉浸于即将而来的科举之中。

    无数的举人汇聚京师,蔚为壮观,因所有的举人都需去学宫点卯,领取考号,之后的几天,便不可再在学宫呆了,因为接下来,整个学宫都会戒严,直到春闱之后,方才作为考场使用。

    所有的考号都在文经阁领取,这文经阁一座小楼,现在却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吴彦等人邀上了陈凯之,因是冬假刚刚结束,久别重逢,不免有许多话想说,不过关于考试,却永远是最热衷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此次主考乃是内阁首辅大学士,朝廷钦赐的大司空姚文治姚公,此公历来公允,却不知会出什么题?”

    “以他四平八稳的性子,一定不会出偏题,越是如此,反而越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骑射你们考不考?”

    “不考,考个什么,自取其辱吗?”

    此时,吴彦拉了拉陈凯之,一脸好奇地道:“凯之,你考不考?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了想道:“还是考吧。”

    吴彦便道:“这可不是寻常射箭这样简单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颌首点头。

    即便是文考,也是需要和武举人一样考骑射的,不过骑射的比分并不重,至多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,绝大多数文举人,索性不考,将所有有限的精力,统统放在文考上,毕竟文考所占比重最大,完全可以靠一篇文章,直接金榜题名。

    这骑射,则反而成了鸡肋了。

    何况,武考和文考是同时进行,这骑射也是和武举人一道考试,跑了去,在那些专长生跟前,岂不是自取其辱?

    但是对于一些底气足够的人就不一样了,陈凯之就打算将所有的考试都考一遍,自己的箭术还算不错,骑术在武子羲的调教之下,也还过得去,只是现在考试的内容还未公布,却不知最后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陈凯之已跟着前头的学兄,陆续进了文经阁,这里早有文吏等陈凯之报了性命,随即道:“珠算,考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考。”

    这文吏便提笔打了个勾,便又道:“骑射呢?”

    陈凯之依旧颔首。

    这反而让文吏有些奇怪了,便耐心地给他解释道:“太祖高皇帝在时,确实下旨,晓谕天下,所有读书人,非要骑术、珠算合格的,方能金榜题名。只是此后,到了文宗皇帝克继大统,为体恤读书人读书不易,又特赐骑射和珠算,只作为备选之项,考亦可,不考亦可,这并不会耽误你的前程,反而因此而一心多用,影响了你的文试,最后反而两头落空,陈子先生,你学富五车,学生自然清楚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知道这是他的好意提醒,不要为了芝麻丢西瓜,因此他便朝文吏莞尔一笑道:“学生既已下定了决心,就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文吏颇为遗憾地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那么兵略,你考不考?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感慨,那位太祖高皇帝,还真是闲得蛋疼啊,这读书人什么都考,多半是希望多选出一些文武双全的贤才,可实际上呢,他却是忽视了天下承平之后,读书人除了读圣贤书,再不愿意触碰其他的学问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呼声之下,文宗皇帝一登基,立即改弦更张,虽不敢推翻太祖的祖宗之法,却是从必考,变为了选考,而实际上,绝大多数考试科目,只成了点缀和装饰。

    陈凯之沉吟片刻,道:“一并都考了吧。”

    文吏无奈,一一给他记录下来,接着给了他考号,陈凯之朝他作揖称谢,方才从文经阁中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别人考试倒还轻松,而陈凯之考试的科目多,自然变得功课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各道了别离之情,却又不得不一一作别,各自回去温习功课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如孤家寡人一般,出了学宫后,便回到了师兄这里。

    谁料刚到家,却见门前停着车马,师兄正在指挥着人从马车上装卸东西。

    陈凯之走上前,不由讶异地道:“师兄,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邓健挠了挠头,旋即绷着一张脸,略微生气地怒骂陈凯之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,一清早就没了人影,真不是东西,你可知道这学宫马上就要封禁了?你的恩师,得先搬出来暂住几日,哎,你真不是东西啊,光顾着吃人家睡人家的,却是忘了这个,本来他们是打算暂时在客栈里住下的,恰好我去寻你,谁料你已去取考号了,那客栈里人多嘴杂,带着女眷,多有不便,我便邀他们来这里住了,喂喂喂……小心瓶罐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便抛下了陈凯之,朝那卸货的老门房呼道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禁汗颜,真是惭愧啊,竟连师兄都比自己细心,当时还真没到这些细节,思此,他立即进屋准备帮忙,方才知道刘先生一家已在这里收拾了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