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一十三章:贪吃成性(5更求月票)
    时间在默默地流逝着,转眼已到了年尾。

    天人阁里,显得格外的清冷,尤其是学宫放了冬假之后,山上大雪飘然而下,飘飘扬扬的雪花从空而降,无数的雪絮拍打在天人阁的琉璃窗上,自这里朝外看,外头银装素裹,一片白茫茫的世界,仿佛整个天下已经凝固了,触目之地都是一片的白。

    聚贤厅里烧起了炭盆。

    杨彪显得很高兴,眉头轻轻的扬起,面容里竟是不自觉的洋溢着笑意。

    而今,《陈子》的第一篇:实践,已经修完了。

    经过诸学士们的一起努力,终于算是定稿。

    这是可喜可贺之事。

    此时,这里已烧了许多炭盆,聚贤厅里温暖如春,杨彪捋须,将这成书递交给每一个人看过之后,方才笑道:“除此之外,吾得了一个好宝贝,正好可以编入书中。”

    蒋学士被杨彪折腾得够呛,这书里有他不少的功劳,第一篇的许多言词,都是经过他提笔润色,每一个都需推敲,烦不胜烦,所以故意一副吹胡子瞪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义兴等人不禁好奇,连忙问道:“不知是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看着其他人一脸的期待,杨彪的笑容越发甚了,捋着须道:“那陈凯之以为自己没有笔记,可后来老夫命童子去给山下的博士传话,走访和打听之后,方才知道,原来他师兄便是个极爱记笔记之人,如今经过辗转,这笔记终于是送入了天人阁来了,这里头,只怕有不少关于陈凯之的记录,哈哈,如此一来,此书修订起来,就会愈发的事半功倍了,这岂不是宝贝吗?”

    众学士都来了兴趣,纷纷道:“请杨公拿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杨彪像个孩子似的,兴奋地道:“老夫没有看,便是想和诸公一起欣赏,陈凯之此人,老夫总感觉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,小小年纪,却不知哪里来的城府,今日总算可以见识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陈义兴倒是精神一震,陈凯之是极有才情之人,不知他会不会闲暇时也吹奏一些新曲呢?那首笑傲江湖,陈义兴记忆至今,陈义兴很期待,或许这笔记中就有所记载。

    其他学士,也都希望从这笔记中得到一些巧夺天工的文章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三入地榜,不知在平时在无意之间,又留下了多少的佳句。

    想一想,都令人忍不住激动。

    杨彪便对身边的童子道:“来,念一念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”

    童子躬身行礼,取了那笔记,便念道:“吾为官,两袖清风,一尘不染矣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臭不要脸的吹捧,自然是掠过的。

    杨彪便皱眉道:“念重点。”

    童子会意,目光飞快地逡巡,终于找到了陈凯之的只言片语:“陈凯之,吾师弟也,贪吃懒做,如饕餮之兽,今吾杀鸡,稍许,已无鸡矣。呜呼!世间竟有如此狼吞虎咽,贪吃成性之人,恩师误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彪呆了一下,所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吃鸡……

    好吧,生活中的小乐趣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师兄,还是很实诚的人,你看,连此等小事都记了,反而让人大为期待,说明陈凯之事无巨细之事,他都记了个一清二楚啊。

    后面的内容一定更丰富,想想都感觉很激动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跪坐得更直了,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童子翻开一页,便继续念道:“七月初八,吾卯时一刻起,师弟卯时三刻,君子早起以自强,莫如师弟贪睡不起,戒之,慎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月十五:今又杀鸡,为防范未然,将此鸡一分为二,吾与师弟各一份也,与师弟相交,犹如做官,公正且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月二十三:师弟唤吾杀鸡,竟察鸡中竟有未下之luan,此母鸡也,师弟以读书为由,尽吃其LUAN,呜呼!”

    “七月二十五:今于市中,见一鸡,羽翼丰满,雄赳赳之状,此鸡之肉必美,吾买而杀之,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聚贤厅里,鸦雀无声,所有人的眼睛都显露着越发古怪之色,老半天,竟是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连这童子,似乎也觉得念不下去了,忙往下不停地翻,似乎想找点和鸡无关的内容,可显然,这是徒劳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杨彪唏嘘了一口气,竟是哭笑不得,他沉吟着道:“该师兄,还真是风趣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是极,是极。”

    接着,又陷入了短暂的尴尬和沉默。

    最后,杨彪打起了精神,目光落向蒋学士:“汝最善润色,不知可以代为润色吗?”

    蒋学士的脸都变了,瞪着惊恐的眼睛道:“这……如何润色?简直……简直……便是杀了老夫,也润色不出来啊。”

    杨彪似乎也觉得这有点儿强人所难,于是不禁叹了口气:“是啊,似乎是有些为难,看来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,猛地……

    陈义兴竟是一拍案,忍不住叹息道:“原来那陈凯之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陈义兴哭笑不得地道:“当初老夫问他,是否愿意留在天人阁,他说,除非有什么鸡鸭鱼肉,老夫还以为他是以此来借喻他尚留恋着红尘,今日方知,原来他真是爱吃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目瞪口呆,聚贤厅里,又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到了年末,各地的学子便纷纷涌到京师。

    陈凯之自然不知道天人阁正在发起了一场关于自己和鸡的讨论,因为明岁开春便要开始科举了,所以陈凯之也极少与人交际,每日在学宫,都顾着向刘梦远先生请教。

    三人行必有我师,这是极有道理的,在其他方面,陈凯之或许出众,可是这时文的文体,看上去简单,实则背后,却有无数的学问,刘梦远先生深谙此道,倒也教授得极认真。

    即便到了冬假来临,大家都放假了,学宫里清冷得很,陈凯之也照样拜访。

    今日一早,陈凯之又来到了学宫。

    门前的人,是早就认得陈凯之的,和陈凯之打了招呼,陈凯之朝他们回礼,等寻到了刘梦远先生,却见刘梦远的书斋里却传来了一阵喧闹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敢贸然上前,便在外道:“学生拜见先生。”

    里头的喧闹方才止了。

    有人出来,却是一脸垂头丧气的刘梦远,陈凯之见他面上竟有血痕,顿然一脸惊讶地道:“先生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刘梦远不知该怎么说好,早没了平时的风采,犹豫了一下,才道:“哎,你的师母来探望了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为什么一听母字,陈凯之就觉得怪怪的呢?这个时代的女人,还真是凶悍啊!

    陈凯之一脸同情地看着刘梦远,吁了口气道:“那么学生下一次再来拜访吧,先生,再会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要走,却听里头道:“你还嫌不丢人吗?你在别人面前为人师表,可自家女儿,却是遭人这样欺负,你枉为人师,更不配做一个父亲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皱眉,还是忍不住转回去,刘梦远更尴尬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先生,不知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,平时这恩师,也没少照顾自己,单凭着隔三差五的补习,就足以让自己对他感激不尽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索性道:“学生想拜见一下师母。”

    不等刘梦远同意,他便径直走了进去,却见一个妇人正在书斋的院里,气势汹汹的,倒是见了有外人进来,却也收敛了一些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上前道:“学生陈凯之见过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呀,不必多礼。”这师母真正当着外人的面,却总算是忍住了脾气。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道:“师母,这家里理当以和为贵,若是家室不宁,便连人也要走霉运的,如今眼看着要至年关了,师母何必和恩师置气呢?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平气和地劝解宽慰。

    师母却是唉声叹气地道:“你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啊,你以为老身是想和这老东西闹的吗?他好歹也是一个学宫的掌院,平时呢,在你们面前,一定架子大得不得了。可你真以为他有什么用?老身和他,只此一个女儿,竟是给人休了,打发了出来,你说说看,说说看,这可事关到了自家女儿一辈子的事,他倒是好,和人修书去讲道理,人家理都不理,我教他去闹,不外乎,也就是以头抢地,血溅五步的事,真到了这个时候,若是不拿出拼命的架势,那该死的王家人,还不知怎样作践我们刘家,他呀,倒是好,竟是口口声声说,这样做有辱斯文,斯文?老身就是听了他的话,他的女儿也是听了他的话,成日只想着斯文,想着妇德,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陈凯之也不禁给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刘掌院的女儿被人休了?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的女子,一旦被休了,这可是人生最大的污点啊,刘小姐的名誉,只怕尽毁了。

    所以但凡遇到这等事,就形同于是撕破脸要拼命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心平气和,只是朝向师母道:“既是休妻,总要有理,却不知对方是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今天终于更得早一点,好吧,顺道求点订阅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