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一十二章:刮目相看(4更求月票)
    下了山,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,陈凯之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回眸看了一眼那高如云海的白云峰,却是毫无负担地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虽是在山上学到不少东西,甚至心有不舍,可下山的感觉是愉悦的,这不是陈凯之没心没肺,而是因为他更向往熙熙攘攘的街市,更愿听那咿咿呀呀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虽是喧闹,却给人踏实感,归属感。

    那天人阁里太宁静了,宁静得仿若没有人烟,一点人声都没有,这样的宁静让陈凯之没来由的觉得紧迫,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寻着熟悉的道路,唇边勾着会心的笑意,一路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直到走进自己的卧房,他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寻找自己大腿上的胎记,他得仔细看看,认真的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哎……仔细辨认之后,果然跟那书上的所描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心有点乱,将胎记遮掩好,想着天人阁应当不会泄露这个秘密,这样说来,自己是安全的,至于那所谓的皇子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若说不稀罕,却也不可能,只是他深知这背后过于复杂,牵涉到了皇权的争斗,绝不是自己一个小小书生所能够参与的。

    若是被人发现这胎记,别说想要成为人上人,那将有天大麻烦啊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还不如好好的将这功名之路走下去吧。

    这一次遇到了李家,却使陈凯之愈发对于功名有了紧迫感。

    万般皆下品、惟有读书高,这是自己添在石头记里的话,可……这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写照呢?

    对于自己这样的人,没有任何背景,没有任何含蕴,唯一的出路,便是读书,考取功名。

    这样某些人才不敢放肆,才不会轻易对自己下毒手。

    明年开春就是春闱了,而现在距离春闱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陈凯之已不敢怠慢下去。

    他用心苦读,邓健见了,也知道春闱越来越近,所以不敢耽搁他,因此在家也变得蹑手蹑脚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邓健像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却不知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凯之虽能感觉得出点不同,可也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如今,除了去学宫,便回家,每月上几次天人阁,读了书,和杨彪讨教了学问之后,方才下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这寒风刺骨的极北之地。

    蜷缩在地窖中的陈无极,早已浑身僵硬,面无血色,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此刻,他咬着哆嗦的唇,即便他整个人看上去很狼狈,可是清秀的面容里依旧蕴含着倔强不屈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这里的无数个日夜里,除了各种凌虐,便是这彻骨的寒冷,冷到了他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风,却是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。

    许多时候,他遍体鳞伤地睡在柴草所堆砌的地铺上,在将要闭上眼睛的那一刻,都以为自己理应不会醒来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他有时在心里默默地祈祷,若是能够永远不张开眼,该是一件多愉快的事,人世之间,实在太苦太苦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泪悄然落下,接着又在面上干涸,如此反复,以至于脸颊上冻起的泪水堆砌成了一片片的薄膜,他已蓬头垢面,不过……他倒不在乎这些,他从记事起便蓬头垢面,现在也不过是回归到了本质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越如此,他越是怀念那短暂的美好起来,在那短暂的美好时光里,他记得有一个虽是简朴,却充满暖意的小屋,在那里,自己有一个兄长,而这个兄长总是喝令着他把身子清理得整洁,要挽起发髻,所穿的衣衫固然不是绫罗绸缎,却也一定要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那时候……他还读书,而最快乐的,就莫过于在兄长严厉的目光下,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给兄长看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此时的他,身上已经没有了一块好的皮肉,或许正因为这短暂的美好,使他支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舔了舔干瘪开裂而变得青紫的唇,咽了咽口水,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他感觉到,自己这一次睡下去,理应是再难睁开眼睛了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突然露出了笑容,这是难得的微笑,带着几分温馨的意味,因为此刻,他眼前仿佛看到了一个人,一个在这世上,真正对自己好的人。

    他嘴唇嚅嗫,眼泪婆娑的,竟是忍不住想要叫出声来: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就在此时,地窖的门开了,一道刺眼的光芒落了进来,光芒照在陈无极的身上,衬得一身青红瘀伤,格外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也许是光芒照射的原因,也许是害怕的因素,昏迷的陈无极竟是轻轻地皱起了眉头,整个人略显得不安。

    只见两个穿着袄子,浑身捂得严实的人走了进来,寒风亦是一下子灌入了这本就冰冷的地窖里。

    这二人没有犹豫,直接将陈无极抬起,而后快步走出了这个静寂的地窖。

    等到陈无极再次醒来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暖洋洋的,有那么一刹那,陈无极以为是自己这是身在梦中,脸上略有错愕。

    等到他抬眸,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里,房间很是雅致,屏风,花瓶点缀着。

    令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不是在做梦,是因为他看到了一样东西,这里竟是烧着炭盆,火……

    火焰,在这时候,没有什么比火焰更加弥足珍贵了。

    陈无极大口都喘着粗气,他朝着炭盆冲去,感受着这股热浪,热浪扑面而来,仿佛连他的心都融化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永远这样,该有多好啊。”陈无极心里想着,清秀的面容里竟是洋溢出浅淡笑意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:“怎么样,喜欢吗?”

    陈无极惊愕抬眸,竟是上回给他送吃的那个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今日所穿戴的,是一身白色衣裙,显得无比的端庄高贵,她的眼角虽已生出了细细的鱼纹,可只看精致的五官,便可知她年轻时,是何等出色的美人。

    陈无极看了妇人一眼,连忙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妇人见状,又是慈和地笑着道:“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陈无极犹豫了片刻,才动了动嘴角,嗫嚅着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妇人便又道:“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,我做你的母亲,好好的待你,你在这里,我会教授你许多东西,有机关术,有阴阳术,有纵横术。你学了这些,将来会成为一个极了不起的人,可现在,我再问你,你愿意立誓吗?”

    陈无极贪婪地靠着炭火盆,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热浪,目光看了那炙热的火焰一眼后,却是毫不犹豫地道:“不愿意,死也不愿。”

    妇人这一次,面目竟没有狰狞,反而轻轻一笑,道:“是吗?你啊,为何如此的执拗呢?你想想看,为了立誓,你吃了多少苦,多少次,你生不如死?你还是一个孩子啊,何至于受这样的苦难?”

    陈无极依旧倔强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妇人的脸色微微拉了下来,一双眼眸轻轻眯着,直勾勾地看着陈无极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资质极好的孩子,坚韧不拔,能忍常人所不能忍,连成人都无法承认的痛和苦,竟都无法使他屈服。

    而且据说……他竟还能识文断字。

    这就更让人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条件苛刻的地方,传承乃是极重要的事,想要一代代的繁衍,就必须传承,传承的不只是血脉,最重要的却是代代相告的思想和仇恨。

    在这里,生存就是极艰难的事,而似陈无极这样坚韧不拔的人,也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陈无极抬眸迎视着妇人冷漠的目光,却是坚定不移地说道:“我的大哥便是儒生,我绝不杀他,永远不会。”

    妇人挑眉冷笑道:“你不杀他,他便会来杀你!”

    陈无极沉默了,整个人陷入了沉思,似乎在思量着什么,良久良久,他才轻轻抬眸,看着妇人,一脸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他就算杀我一百次,一千次,我也绝不杀他。”

    妇人倒吸了一口凉气,又惊又怒又喜,只一瞬间,百种情绪交织在心头。

    因为经历了这么多的拷打和鞭挞,还有现在,陈无极望向她的眼神,妇人很清楚,陈无极所说的一切,都是真的,她深信陈无极定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做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震撼的事啊,一个小小年纪的人,竟是刚烈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这样的孩子自然是值得自己培养的。

    妇人突的道:“那么,除了你的兄长之外,其他的儒狗,俱都可杀?”

    陈无极直直地看了妇人一眼,却是很干脆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妇人转嗔为喜,道:“你来,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陈无极踟蹰着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妇人便快步上前,一把将他拉住,很细致地端详着他,却是浮出了几分哀色,幽幽地道:“我的孩儿若是没有死,也和你一般大了,你瞧瞧你,生的真是俊朗,你……是个好孩子,从今以后,我做你的母亲,可好?”

    陈无极沉默着,被这妇人一把搂在怀里,这妇人似乎触动了什么心事,泪水打湿了陈无极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“明日开始,我们先学《兼爱》……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