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一十一章:乐趣(3更求月票)
    若是寻常的读书人,是很难有此疑惑的,因为大多数温室中的读书人,从四书五经之中,只读到了好坏对错四字。

    什么人好的,什么人是不好的,什么是黑,什么是白,于是黑白分明,于是正邪不两立,于是有了善恶,有了忠奸,有了是非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种最蛮横的划分,导致杨彪产生了如此大的疑问,因为在实干家眼里,正未必就一直正,邪也未必一定邪,忠未必是愚之忠,奸者亦非一定是时时刻刻大奸大恶。

    事物的复杂,远超许多人的想象,这绝不是单靠一部论语就可以解释得通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的疑问,一一问出来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则是想尽办法去答,其实他也不知道,最后杨彪会将书编成什么样子,到底是好是坏,而他更像是一个老师,只负责回答学生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这难免枯燥,只见外头的天色也不早了,陈凯之有些困顿了,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杨彪面带遗憾之色,他看着自己案牍上,这密密麻麻的稿子,却是苦笑道:“虽是记录了洋洋千言,可老夫却是发现疑惑竟是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,清隽的面容里满是愧意,道:“是学生说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彪轻轻摇头:“不,是太过新奇了,以至提出一个问题,却又衍生了更多的问题,这非是你的问题,而是老夫无知罢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辩解,却见杨彪压了压手,郑重其事地说道:“此书,老夫预备分为十一至十三篇,书名便叫《陈子》,《陈子十三篇》亦或《陈子十一篇》,如何?”

    陈凯之再次汗颜,橙子十三篇啊,这名儿怪怪的,而且……有点太招摇了。

    杨彪见陈凯之默不作声的样子,不禁笑了起来:“自然,这是老夫修撰的书,书名自然是老夫来拿捏,你不要总是拘谨。你以往的言行,可有人记录吗?”

    “记录?”陈凯之微微一怔,满是困惑地看着杨彪,他的话还需要记录?

    杨彪捋须笑着道:“各学成书,多要记录一些平时的言行的,譬如,你是否有笔记?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头道:“学生学业繁忙,不曾有。”

    他突的想到了自己的师兄,那家伙似乎有记日记的习惯,正待要开口,却猛地想到了什么,立即三缄其口。

    呃……师兄所记录的东西,自己虽没去看过,不过想必……咳咳……

    还是算了吧,鬼知道他都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杨彪则是露出了失望之色,不禁皱眉道:“无妨,老夫会去搜集,你现在与谁同住?”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,陈凯之心里有些不安了,若是师兄哪里记录了什么不该有的话,那自己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虽然有些担忧,陈凯之却还是老实地道:“学生的师兄。”

    杨彪颔首:“这等事,也急不来,老夫还是太急了,老夫著老夫的书,你呢,有闲时,可登天人阁,和老夫说说话就行,至于其他的事,就不需你来处置了,明年开春就是春闱了吧,你既然学业繁重,老夫亦不强人所难,你既有功名之心,老夫尽力不叨扰你就是,不过,一月登上山中两三日,可好?”

    陈凯之哪里敢说一个不字,别看他方才还对着那北海郡王拽拽的,可到了这里,他却乖巧得很,他深深地作揖道: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杨彪似乎很高兴,含笑道:“老夫还需找几个帮手,那蒋学士,方才虽和你辩论,其实他是一个外冷内热之人,你不必放在心上,事实上,他是极欣赏你的,这《陈子》,多半还需寻他帮忙,他的文风最是精炼,由他润色,是再好不过了。还有靖王殿下,靖王殿下博闻强记,最擅长的乃是总结归纳;李学士为人谨慎,是真正的名儒,寻他来斟酌文字,可以免得引来别人的口舌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再一次给吓着了,不禁倒吸了口凉气,这杨公,是要发动整个天人阁来玩票大的啊。

    让天人阁的学士们都帮自己打下手,这将来恐怕又惹非议呢。

    这样的做法让他很不适,可是天人阁是天下学者向往的地方,这些学士更是天下百姓崇敬之人,他怎么能拒绝?

    而且,他看得出杨彪是真心实意的,他又怎么拒绝得下?

    他只是说了一声辛苦,心知未来隔三差五上天人阁,是逃不掉的了,至于心里的想法,还有两世为人,站在无数巨人肩膀上所感悟的东西,这些日子,只怕也要进行一次总结,也免得浪费了杨彪的好心。

    他朝杨彪深深一揖,旋即出了书斋,却是去寻了陈义兴,陈义兴在书斋里给陈凯之收拾了一个小卧室,于是陈凯之便在这睡下。

    次日醒来,有童子送来了茶点,陈凯之问杨公何在,这童子答道:“昨夜杨公一宿未睡,整理书稿,清早才睡下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禁唏嘘,便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这天人阁里穿梭,这里的书实在太多了,他随手寻了一本,竟是关于墨家兼爱之书,陈凯之不禁咂舌。

    在这天人阁之外,百家诸子之书几乎都已经绝迹了,不料在这里,竟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陈凯之知道,这里的书,是决不允许带出天人阁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陈凯之而言,这并非是难事。

    无外乎,不过是将其背熟便可以了。

    猛地,他眉毛一挑,像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对啊,哥们不就是一个移动的图书馆吗?

    这里的书,若是都牢记在心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微微凝眉,除了一些犯忌讳的书,或者说涉及到了所谓秘闻之类的书籍,只要自己全数记下,等自己的飞鱼峰修成了,到时再写出来,好像……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反正天人阁也只是说让你不准带书出去。

    而飞鱼峰,完全是自己地盘,就算将书写出来,谁能过问呢?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这些书将来给谁看呢?

    所谓太祖高皇帝的秘闻,陈凯之一概不感兴趣,可是那河图志,还有那韩弩志,以及各种杂学,这些书籍,或许对于许多人无用,可对于陈凯之来说,却是有用极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一座宝库啊。

    想想看,将来若是在飞鱼峰建立一座图书馆……然后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说做就做,凡事倒也不急,先从一些感兴趣的书籍开始,接着一目十行的扫过,心里大致地记下,在这无趣的天人阁里,陈凯之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乐趣一般。

    时间眨眼而过,直到了正午,童子才来请陈凯之去用餐,陈凯之这才心有遗憾地将书收回去。

    到了用餐的地方,杨公还未起,陈义兴与陈凯之同坐,对面的蒋学士,看起来也没睡好的样子,似乎是昨日输得有些彻底了,估计心里依旧不服气,一直在想如何给陈凯之一些威慑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这粗茶淡饭,一面听陈义兴低声道:“方才见你在那里看书,怎么样,乐在其中了?若你想入天人阁,成为学士,杨公一定准许的,诸学士也会欢迎之至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,只是叹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心里还念着功名?”陈义兴显得遗憾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吁了口气道:“想要留下,学生需要太多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陈义兴一脸好奇地道:“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陈凯之深吸一口气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最终鼓起勇气道:“学生需要红烧猪蹄、葫芦鸡、烧三鲜、槽肉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连报了十数个菜名,听得陈义兴先是微愣,随即失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啊,依旧没变,还真是幽默风趣,故意用此来表明自己对山下的荣华富贵还有向往之心,明明是不想留,偏偏还要绕弯子,竟拿自己好吃来做借口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,倒是颇有城府,不好直接拒绝,拿这幽默风趣来婉拒,却令人完全反感不起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这天人阁呆了三日,三日的时间不长不短,这些日子,和杨彪对谈,和陈义兴、蒋学士诸人交流,实在获益匪浅,至于这里的书,他亦是看了不少,太多太多的奇书,陈凯之不舍得放下。

    可总还会有上山的时候,凡事总是徐徐图之才好,等他出了天人阁,徐徐下了山,整个人没入那插入云海的阶梯。那站在这阁楼之上,杨彪悄悄地开了一个窗,冷风便飕飕灌进来。

    他似乎并不以为意,目光看着云海里早已消失的人影,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,内里实在装着太多太多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他是怎样想到的呢?世上竟真有这样的神童吗?

    自己活了一大把年纪,经历了这么多事,许多问题,看的竟还不如他深刻,这真是一件让人感慨的事啊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杨彪很快就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因为对于他来说,他接下来的许多日子里,似乎有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此时,他招呼来一个童子,道:“陈凯之有一个师兄?命人去查一查,老夫修书,需要许多言行举止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童子恭谨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童子走了,杨彪很快便钻进了他的书斋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