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零五章:高山仰止(2更求月票)
    此时,只见陈凯之已被学宫中的人如众星捧月般的围住,而北海郡王这里,则反是显得清冷,北海郡王眼眸眯得愈发甚了,目中不禁掠过一丝妒意。

    他最终,撇了撇嘴道:“走吧,莫管闲事,糜先生,本王还有一些事想要向你请教。”

    震惊的糜益这才回过神来,不由道:“不知何事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北海郡王似乎觉得近日诸事不顺,他感觉烦透了,脸色格外的阴沉,非常不悦地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:“还不是那东山郡王,他不知什么时候收了一个门客,号称姓方,说是上知天文、下知地理,说什么夜观天象,北方有星坠落,那东山郡王便修书来,振振有词,说是这预言,便是本王要遭难了,这天象占卜之事,先生可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姓方?”糜益不禁诧异,双眉轻轻蹙在一起,沉吟着道:“可是那方正山先生?此人乃是隐士,老夫倒是略听过他的名字,不过他历来漂泊不定,行事也乖张,呵……不过是一个狂士而已,不过……以他的心性,如何会投奔到东山郡王府?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道:“书信之中,倒是并未说是什么方正山,本王依稀记得,是叫方吾才的,说此人有惊世之才,视功名如粪土,乃是那东山郡王三顾茅庐,痛哭流涕请来的,他的才学,天下若有十斗,他一人独占八斗。”

    糜益顿时恼了,今日对糜益来说,本来就栽了跟头,现在竟还有人如此吹捧一个不知名的家伙,糜益便冷笑道:“我看不足为信,或许只是江湖术士也是未必。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却是忧心忡忡地道:“此前本王也是不信的,可他观得此天象,竟与今日之事吻合,本王自掌北海府以来,从未吃过这样的大亏,为人这样的羞辱,而那位远在千里之外的方吾才先生,竟是一语成谶,实在教人恐怖啊。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显出后怕之色,当初来书信的时候,他确实是一丁点都不信,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一个不知名的所谓江湖术士,被这东山郡王捧得如此之高,仿佛一下子成了无双国士一般,能不令他可笑吗?

    可现在,竟是一语成谶,这性质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拧起眉心道:“这个人,要注意一下,本王已派了人,想再请此人为本王预知一下凶吉,就且看看是否真的有效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抬眸,看向那在无数恭喜声中的陈凯之,目光一闪道:“至于这个人,本王现在抽不开身,此人,就交给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糜益颔首点头,朝北海郡王行了个礼:“殿下放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篇文章进入地榜,这几乎已经触摸到了成圣的天花了。

    虽然想要进入天榜,据说几乎没有可能,因为天人阁历来,成圣之人,俱说都是名扬天下,真正成为圣贤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陈凯之依旧还是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石头记居然也可以入榜!

    可细细一想,那曹公的书在上一世,已成为不可磨灭的经典,而放在这个时代,里头的文体更是远超,何况里头无数的诗词,还有各种精巧的隐喻,放在这个类似于隋唐的时代,无疑可以称得上是没有对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这可是凭着一部话本进入地榜啊。

    杨业热络地朝他道喜,见陈凯之无恙,心里终于长舒了一口气,可他眼尖,恰好看到了陈凯之腰间所佩的一柄剑上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莫非是青紫学剑?凯之,你乃子爵,此剑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是啊,衍圣公府历来是极讲规矩的,刻板得很,子爵的学剑,被人誉为银剑,是因为上头仿佛镀烙了一般,因而才有银剑之名。

    可这柄剑,却是通体紫青色,令杨业微微皱眉,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道:“此剑乃是衍圣公府赐予,学生也不知是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取吾看看。”

    杨业伸手,他满心的好奇,待接过了剑,便道: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,这不是……你在石头记中的名句?呀,这是衍圣公的手书,老夫曾看过衍圣公府的学令,这定是衍圣公的手书,看来,这是衍圣公特赐的,为的……”他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万般皆下品、惟有读书高的铭文,若有所思:“衍圣公高明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虽然也是读书人,可对于衍圣公的这些门下走狗们,却多少有些鄙视的。

    尼玛,放个屁也是高明,多半还有深意,不就是趁热打铁,彰显学威而已吗?

    心里虽是吐槽,陈凯之却是淡淡一笑道:“圣公抬爱,学生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杨业却拍了拍他的肩,很是感慨地道:“不不不,这是你理所应得的,只万般皆下品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,圣公特赐你此剑,实是妙不可言。”

    他本还想絮絮叨叨,却又猛地想起了正事,于是板起脸来,道:“陈凯之,天人阁诸学士要见你,事不宜迟,你速速回学宫上白云峰。”

    入天人阁?

    陈凯之也不禁吃惊,忍不住深吸一口气,以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这天人阁,虽然不如衍圣公府有影响,可是在大陈,它却是读书人心目中至高的存在。

    陈凯之今日能够水涨船高,俱都是因为这天人阁的抬爱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天人阁中,实在有太多太多的‘老怪物’,这里的学士,无一不是名震天下的人物,在当年,皆是能够呼风唤雨,天下人,无不敬仰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自己即将要登入山门,进入这座搜集了天下无数藏书的天人阁,去拜见这些人,这份心情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沉默了片刻,再不敢嬉皮笑脸了。

    对衍圣公府,陈凯之对其的印象并不好,因为这所谓的衍圣公府虽然影响力极大,可在陈凯之心里,这……不过是另一种血缘关系延续的组织结构罢了,可天人阁不同,天人阁中的学士,更像是历经了繁华,身居高位之后,却愿意遁入空门的苦行僧。

    这些人,无一不令陈凯之敬仰。

    不敢丝毫耽误,陈凯之忙道:“学生这便动身。”

    于是陈凯之匆匆赶到了学宫,至白云峰山门之下,只见这里早有童子在此久侯多时。童子和陈凯之见礼,陈凯之忙是回礼。

    童子道:“陈公子,诸学士久盼与陈公子一见,学生领公子上山吧,山路崎岖,公子留意脚下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进入了山门,这山门乃是大石所造,显得极为古朴,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岁月。

    接着,便是随着这童子拾阶而上,这里的石阶,早已长满了青苔,所以需格外的小心,陈凯之倒是不担心自己,反而生怕走在前的童子滑落山下去,偏偏这童子,竟是如履平地,走到了半山腰,已过了小半时辰,这里有一处山坪,上头有专门供人休息的凉亭,而在这里,竟还有一个童子接应。

    这童子竟已在这里泡好了茶水,朝陈凯之躬身道:“山路漫漫,倒是陈公子辛苦了,杨学士令学生在此备下了茶水,请公子解乏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忙接过,这茶水的温度刚刚好,陈凯之口干舌燥,一饮而尽,不禁觉得口齿留香,便笑着道谢。

    此时,他才是有心情抬眸细看,却见脚下竟已是一片云海了。

    白云峰陡峭,和相邻而居的飞鱼峰相比,高出一大截,不过飞鱼峰占地却大,自这里眺望,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目力极好,竟可以隐隐看到那遥遥相对的山峰上,似乎已经开始有了宛若神工鬼斧开凿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那里……将来就是自己的家呢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飞鱼峰,心里感慨万千,工程的进度似乎很快,毕竟和皇家修建苑林不同,所需的木材或是石料,都需从各处运来,耗费民力和时间,而这里,皆是就地取材,有了银子,就有数百上千的匠人,使那飞鱼峰日新月异。

    当然,花费也是惊人的,陈凯之前期投入的资金已耗得差不多了,新的一批资金不得不想办法筹措,工程最后的耗费,可能需要二十万两纹银以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天文数字,即便里头绝没有什么名画,或是金陵的奇石,还有蜀国的大木。

    可这银子,陈凯之还是觉得花得值得,他真的需要一个家,一个没有人可以打扰自己的地方。

    等他收回了目光,朝着山峰的顶部看去,接着道:“走吧,继续上山,只怕诸学士等得急了,若是如此,便是学生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迈开了腿,一步步地朝着山峰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即便是陈凯之体力惊人,却也已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只见在这山峰的顶部,是一个巨大的山坪,山坪之上,则是一个矗立于云海中的阁楼,这里……是整个洛阳的文化中心,是陈凯之曾经,也是现在都敬仰的所在。

    他整了整衣冠,伫立着,等待门童进去通报,心中不禁生出高山仰止之情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