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零四章:禽兽不如(1更求月票)
    衍生公府的规矩可不是开玩笑的,想到这些,糜益感觉自己要疯了。

    无论方才如何,可是现在,他的前途要紧。

    他决不可跟着这姓李的人去陪葬,他一把扯住李程在,长剑在手里颤抖,而李程在痛骂:“老狗,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,怪不得我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……”糜益脸色苍白,嘴唇嚅嗫,浑身颤抖,可长剑依旧架在李程在的脖子上:“李兄何时取这小贼的性命,这是李兄的事,可是今日……不成。过了今日,你们有仇报仇,有怨抱怨,这是你们的事,和老夫无关。”

    李程在气得七窍生烟,没想到身为学候的糜益,竟是这种墙头草,他恼怒到了极点,便狞笑道:“是吗,那就杀了我吧,来人……杀了这陈凯之……”

    李程在现在只有满腔的万念俱灰,衍生公府的这份学旨,等于判了李家子嗣前途的死刑,在他心里,李家数十代人所经营的家业,也等同随之崩塌,此时的他,已经失去了一切的理智。

    想着这可悲的一切,他再也找不到一点理解的理由,他现在只想杀人,杀死这个害死自己儿子,这个毁了孟津李家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,李程在都不想在管了,反正李家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他一声号令,外头愤怒的李家子弟们虽有犹豫,却还是蜂拥着要杀进来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只听一人道:“来啊,将这些李家子弟,统统拿下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,声振屋瓦,仿佛带着魔力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外头候命的军士亦是蜂拥而上,将正欲冲进来的李家子弟尽数扑倒。

    下令的人乃是北海郡王,北海郡王此时伸了个懒腰,带着几许慵懒地道:“好了,将李家人统统都暂时拘押起来,报请京兆府吧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李程在看着北海郡王,顿时老泪纵横,目光里带着哀求,希望北海郡王能放他们一马,可是于事无补,北海郡王神色淡淡,像是没听见李程在的叫唤。

    而糜益仿佛松了口气,哐当一声,长剑落地。

    至少……事情没有到最坏的局面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却没心思去管糜益和李程在,倒是笑吟吟地上下打量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他豁然而起,背着手,徐徐走到了陈凯之的身边,道:“你看,本王可帮了你大忙,你要如何感谢本王?”

    方才无论怎么闹,北海郡王都在作壁上观,他就如隐藏在糜益和李程在身后的猛虎,虽未开口,可事实上,却一直都是这茶房中的主角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快刀斩乱麻,一下子控制住了局面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的结果,似乎有些令他失望。

    可北海郡王固然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,却依旧是笑吟吟的,玩世不恭的模样,仿佛对此并不遗憾。

    谢你个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心里骂道,可是面上却是冷漠之色,他实在笑不起来:“学生多谢衍圣公。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似乎并不生气:“是啊,你是该谢一谢衍圣公,不然你这一介寒门出生的小子,今日早已死了。这……也是你的造化而已,不过……你也别高兴得太早,前几日有人给本王献上了一只斗犬,此犬有牛犊般大,毛色发亮,力大无穷,乃是犬中翘楚,据说附近的斗犬都不是它的对手,宛如犬中之王,可你猜最后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凝视着陈凯之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等陈凯之的回答,随即便自问自答地道:“结果本王将它喂了本王所蓄养的猛虎了,这斗犬和猛虎关在同一笼里,猛虎咆哮一声,它便精神萎靡,任那猛虎撕咬,最终成了猛虎的盘中餐。你看,这个世上,再优良的犬,它终究也只是犬而已,无论它叫得多大声,无论它如何凶猛,可犬就是犬。于本王来说,其实今日的事不算什么,即便要杀死一个拥有学爵之人,固然可能会惹来一些麻烦,可也只是一点麻烦而已,衍圣公府还不至于为了一个你与本王反目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,本王为何要留着你吗?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此时笑了,道:“因为本王一开始以为捏死你,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容易,可后来才知道,原来并没有这样容易,竟是需要因此而伤到本王的毫毛……本王之所以选择今日饶你一命,不是因为本王发了善心,而是因为本王爱惜自己的毫毛,为了一个小小的陈凯之,而伤及到了这毫毛,在本王看来,不值。”

    他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随之又道:“因为,你不配和本王的毫毛同归于尽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不得不感到万分佩服这北海郡王身上弥漫的所谓优越感,这等高高在上的之态,这等从容的装X口吻。陈凯之甚至觉得,这人若是放在上一世,估计天上的牛,都要飞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自然,陈凯之也能感受得到这浓浓的威胁之意,而他却也只是一笑而已。他素来都知道跟人硬碰硬没好处,可面对这样的人,陈凯之不知为何,却总是骨头会比平时硬一些,他咧嘴一笑:“殿下说的好,不过……殿下,虎骨酒,你尝过吗?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呆了一下,旋即微眯着眼眸凝视着陈凯之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陈凯之抿了抿嘴,笑了起来,眼中带着几分调侃,道:“下一次,殿下可以尝一尝,虎骨酒可补肝经,养水脏,调畅气血,通行荣卫,补虚排邪,大益真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北海郡王冷笑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正色看他,口里接着道:“什么虎和犬,都不过是兽而已,殿下喜欢以兽自比,莫非是要效禽兽吗?吾乃学子,有为衍圣公府推行教化的职责,推行教化的本质,就是祛除天下人心里的兽XING,殿下方才所言,学生不敢苟同。孟子曰: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,庶民去之,君子存之。殿下,人与禽兽的区别,在于心中存着仁义,而殿下以禽兽自许,自以为高贵,可心中却无仁义,有的只是戾气。即便是飞禽走兽,尚且还存有仁义之心,学生听说,虎狼吃人,不过是果腹而已,若非为了果腹,虎狼尚且都不伤人;倒是殿下,锦衣玉食,却还想着杀人、伤人,如此,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?殿下啊……你要多多学习啊。”

    禽兽不如……

    这绝对属于骂人的范畴了,这属于人身攻击啊。

    而你要多多学习,这依旧还是骂人,是鄙视你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之乎者也一通,骂得北海郡王他妈都不认得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骂本王?”北海郡王暴怒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随性地朝他一笑道:“以事而论而已,君子知道而行,指摘出殿下的错误,乃是为了殿下好,何以殿下却以为这是骂人?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礼地对待过,甚至只是一个寒士出身的陈凯之,他第一次有种被人鄙视的感觉,这种感觉,直令他怒不可赦。

    他狞然地看着陈凯之,只怕这个时候,恨不得想要将陈凯之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不在乎,方才这家伙牛BI吹得哐当响,可陈凯之却是知道,此人不敢杀自己的,至少现在不敢。

    而至于以后,难道自己唯唯诺诺,他就不会想要取自己性命吗?

    不会的,从开始他便没放过自己,今日不过是找不到杀自己的理由罢了。

    而他陈凯之也不会任人欺凌,去大爷你的北海郡王!

    陈凯之朝他一笑,便双手拱起道:“殿下,学生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回来!”北海郡王怒喝。

    陈凯之驻足,回眸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面上的怒色却是在一瞬间出奇的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脸深沉,嘴角隐隐抽动着,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:“陈凯之,走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只是神色淡然地朝他颔首,随即快步出了茶房。

    而此时,杨业已带着人,浩浩荡荡地迎面而来,杨业一见到陈凯之,眼睛一亮,不待他开口,身后顿时传来了无数恭喜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,忙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那北海郡王已和糜益二人徐徐走出来,想不到学宫里的掌学居然亲自带着人来寻陈凯之,都颇为诧异。

    糜益小心翼翼地看了北海郡王一眼,低声道:“殿下,这陈凯之倒是颇懂得笼络人心。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面色铁青,眼眸轻轻眯起,冷笑起来:“你们读书人,最爱的不过是相互捧臭脚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却听有人道:“陈凯之,天人阁放榜了,你两篇文章,并入地榜,这是恒古未有之事啊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糜益先是愕然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并入,两篇文章,地榜……

    这……这如何可能?

    他虽是学候,也没有将文章投递过天人阁,可即便如此,却对于自己的文章能够进入地榜也没有太大的自信,说实在的,即便是人榜,他也觉得有些悬,可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居然……

    糜益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只是震惊地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似乎我每次感冒,都要比别人久一点,头晕眼花,哎……最后顺道求点月票!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