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零二章:学旨来了
    吃惊出奇的声音不断,半响后,终于有人顾上了杨掌学,一个博士将杨业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杨业两腿吊在地上,泪水打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一次两篇地榜,这无数人耗尽一生,连榜都摸不着的人,和这将入榜犹如家常便饭的陈凯之比,简直……

    甚至杨业,都有一股想找块豆腐撞死的冲动,这辈子都活在了狗的身上啊。

    可很快,他终于清醒了过来,这是好事,这是天大的喜事啊,他在心情一再转换下,终于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。

    可此时,那晓谕亭前的童子却是上前朗声道:“不知陈举人何在?学生奉诸学士之命,请陈举人上山,与诸学士一会。”

    于是,人群中安静了。

    要请陈凯之上山。

    不错……天人阁,是不允许任何读书人随意进出的,即便是有学士恩准也不成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种人,却有资格登上白云峰,除了天人阁的学士,便是三入地榜之人。

    当时定下这规矩的先贤,显然不过是将这当做一个玩笑而已,因为这个条件过于苛刻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…大家却意识到,这三入地榜的陈凯之,就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陈凯之……

    是啊,陈凯之在哪里?

    有人惊叫。

    又有人道:“听说陈凯之之正午告假了。”

    更有人道:“据说今日是李子先生的头七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间,杨业猛地反应了过来,身躯一震,面容微微颤了颤。

    对,陈凯之还在李家呢。

    杨业顿时醒悟,这个时候,还愣着做什么?若是等人送消息来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人阁的诸学生要召见陈凯之啊。

    这诸学士里,有曾经历经数朝,被人仰望的宰辅;有大陈的贤王,有当朝最顶尖的名士,他们要见陈凯之,怎么可以怠慢?

    杨业不敢犹豫,忙道:“老夫这就去请他上山,也请传告诸公,请他们稍后片刻。”

    杨业说罢,也不敢怠慢,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,看着身边蜂拥的师生叫道:“走,去请陈凯之!还有,火速去宫中报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在李家的那间小小的茶坊里,已是剑拔弩张,气氛格外紧张了。

    糜先生的一句知罪,其实压根就不是和陈凯之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从一直就很明确,那就是利用自己的身份,直接碾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

    你陈凯之算什么东西,今日就是要收拾你,你又能如何?现在说你有罪,你就是有罪。

    容不得你辩驳,你再如何说,也是强词夺理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军士已是蜂拥而入,一个个全副武装,不敢懈怠,那闪着寒芒的弓弩,箭头都整齐一致地对准了陈凯之,顿时,营造了一个瓮中捉鳖的局面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,却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,在旁漫不经心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学子而已,还不至于让他亲自登场,终究自己只是闲得无事,来戏耍一番罢了。

    糜先生声色俱厉,凝眸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说起来,其实他与李家乃是世交,此番出马,自是为了李家出头,可另一方面,却是洛阳这里,陈凯之蹿升得实在太快了,不少学爵和大儒,如今竟是无人问津,现在趁此机会,索性将这陈凯之彻底打死了拉倒。

    只要就算人死了,想来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,此人虽有学爵,可在曲阜,没有丝毫的关系,七大公府,他一个都不认得。既是寒门,更不会有人像李文彬这般,人一死,李家人立即赶赴洛阳,出面报仇。

    到时,只需李家和自己上下打点一番,朝廷那边,有郡王殿下打个招呼,又能如何?而衍圣公府,那边虽是遗憾,可人都死了,又如何追究呢?

    难道衍圣公府会为了一个毫无背景的陈凯之跟郡王殿下作对?自然是不会的,所以今日他一定要将陈凯之收拾了,绝不能让此人有羽翼丰满的一天。

    他微眯着眼眸,冷冷地看着陈凯之:“你真想顽抗吗?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,若是敢顽抗,就更加十恶不赦了,老夫杖责你,是因为你杀死了李子,李子乃是有学爵之人,现在他人死了,若是你可以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句句在理,完全将李文彬提出比剑时说的话,摒弃得一干二净,将所有的错误毫无遗留地都加在了陈凯之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那衍圣公府的斯文和体面何在?你既是读书人,就乖乖的束手就擒,承认自己的过失,甘愿认罚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如何?”陈凯之气极反笑,他悄悄地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说回来,还是他大意了,在来之前,他完全没有想到迎接自己的是如此大的场面,可事到如今,他又怎么能就范,因为他很清楚,就范的结果也会是死。

    若是横竖都是死,那大不了就杀出去,管你们是谁,想要我陈凯之就范,那样憋屈的丢了性命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这些人明显是在算计他的,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们,可没想到如弄出这么出戏对付他。

    或许最近的确是他锋芒太甚,有人起了嫉妒之心了,便借着文彬的事对付他。

    糜先生眯着眼,却不忘高举他的招牌:“那么,你便是不敬衍圣公府,来人啊,将他拿下,若是敢反抗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杀无赦三字出口,这便形同于彻底判了陈凯之死刑。

    糜先生老脸的肌肉微微一抖,随即和李程在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李程在则向他报以感激之色。

    李家……欠了他糜先生一个天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军士们已呼喝着,正待要上前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候,陈凯之突然大叫:“衍圣公府有学旨来了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叫,却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衍圣公府……来学旨了……

    学旨在哪里?

    便连糜先生脸色也微微一变,不禁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可随即,糜先生方才意识到,自己的反应过分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哪里会有学旨,这不过是陈凯之在拖延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他阴冷一笑,捋着长须道:“你已穷途末路,竟还敢胡言乱语,简直是可恶至极,你们还愣着作什么,不必听他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已后退几步,方才那一喊,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。

    最初的谋划里,他是料定自己后四十回送去了曲阜后,一定会有学旨来的,因为闹出了这么大的乌龙,衍圣公府一定会有所反应。

    他掐着时间,大致地算了算,曲阜的人多半距离洛阳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陈凯之会淡定地赶来这李家的原因。

    为了让衍圣公府的人及早赶来,陈凯之特意请臻臻想办法,臻臻小姐别的地方或许不成,可这等刺探的事,想来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可谁知,还是奇差一招了,事情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糟糕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时不禁有些懊恼自己,平时过于注重算计,可这世上,有许多始料未及的因素,是根本无法算计的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只有拼了,大不了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陈凯之目光如刀锋一般,大致扫视了一下附近的环境。

    此时……已有人提刀朝着陈凯之冲来。

    糜先生眼中带着喜色。

    那北海郡王,更是优哉游哉地呷了口茶,看着这一幕,在他看来,陈凯之便是一只老鼠,不过是用来戏耍的罢了。现在,他自觉得耍弄得也够了,便打了个哈哈,只等这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一个声音传来:“学旨到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糜先生竟是冷笑,又来这一套,他呵呵一笑:“快拿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有人大喝:“吾奉衍圣公之命,特来颁赐学旨,陈子何在?”

    原来那衍圣公府的使者,急匆匆的赶来这里,一看这里乱哄哄的,心里既是惊讶,又是愤怒。

    学旨,代表的乃是衍圣公,可是自己叫一声学旨,却无人响应,衍圣公虽非君王,却也不容小觑,容得这些人这般方式吗?

    于是他冲入了茶坊,几个军士想要拿他,他厉声道:“大胆,这里,没有王法了吗?”说着,高高捧起学旨:“学旨在此,统统退下!”

    一下子茶坊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俱都朝此人看来。

    却见此人儒衫纶巾,手中捧着青紫色的锦帛,怒气冲冲的模样。

    糜先生一呆……

    真有学旨到了。

    他只犹豫片刻,方才还盛气凌人,转眼之间,像是泄气的皮球:“是……衍圣公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使者厉声道:“无关人等,俱都退出去!”

    军士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终,如潮水一般退出了茶坊。

    使者气势汹汹:“哪一个是陈凯之?”

    陈凯之听到学旨来了,终于松了口气,上前道:“学生便是。”

    使者转眸:“李文彬何在?”

    那李程在一呆,莫非衍圣公府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,就有学旨来了?

    随即,他猛地想到,文彬已是死了,不由咬牙切齿,哽咽道:“启禀尊使,犬子死了,是被这陈凯之,生生的打死,尊使来的正好,老夫恳请尊使,为犬子做主!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