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零一章:圈套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冷冷地看着糜先生。

    这个人,被李家请来,目的已是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他一番呵斥,摆明着就是要给陈凯之好看,想让他下不了台来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,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里活下来,而且还活出了一条路,就证明着他绝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冷冷一笑,旋即朝向糜先生,凛然无畏地道:“先生口口声声说着学规,敢问先生对学生直呼其名,学生虽只是子爵,却也是衍圣公府的学爵,先生动辄陈凯之,这是将斯文置之何地?再有,先生左一句衍圣公府,右一句衍圣公府,衍圣公府尚未有学旨下来,可是先生却仿佛是衍圣公亲临,却不知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糜先生暴怒,鼻翼微微耸动着,一双眼眸似乎要喷出火来了,直视着陈凯之,厉声道:“你需懂得上下尊卑才好,在本候面前,竟敢全无礼数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却依旧气定神闲,显得极其冷静,他的目的,其实就是想要激怒糜先生,现在看来,是已经起了作用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轻轻挑眉,一脸云淡风轻地看着糜先生,徐徐道:“若是衍圣公府,当真有学旨,生杀予夺,学生绝无怨言,可先生是读书人,是衍圣公府的学爵,学生亦是,何以先生来判我生死?”

    原本糜先生以为自己的头衔可以吓住陈凯之,可万万想不到,这陈凯之竟还敢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完全无所畏惧,俱是一点怕意都没的少年,他简直是怒极了。

    此刻他怒极冷笑道:“到了如今,可由不得你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这茶坊之外,显有人影在晃动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瞄了一眼,便知道有许多的军士似乎提着弓弩,竟是将这里团团围住了。

    这时,那北海郡王大笑道:“陈举人不要害怕,这些都是本王的护卫,是来保护本王安全的,你们衍圣公府内的事,本王却是管不着,你们自便。”

    他一副和自己无关的态度,可事实上,这位北海郡王一直在打量陈凯之。

    从金陵那一篇洛神赋开始,这个陈凯之,已经太多太多次的出现在他的耳里了,而今日,他索性趁着这一次机会,给这陈凯之一个了断。

    护卫是他带来的。

    何况这里还有一位将军在,郡王和这位将军,只是压阵而已。

    而真正出手的,乃是糜先生,糜先生毕竟是学候,他要调查李文彬之死,就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。

    所以从陈凯之踏入这里开始,这一次杖责,就免不了,而只要杖责,便非要让陈凯之筋骨寸断不可。

    这样陈凯之以后就嚣张不起来了,看他还有什么本事在京城里生活,自然是乖乖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面对强势,暴怒的糜先生,陈凯之则是双眸微眯着,平静地吐出话来:“看来糜先生要动强?”

    糜先生面色微微一颤,凛然正气地道:“老夫不过是代表衍圣公府,先小小训诫你一二!”

    陈凯之叹了口气,目光直视着糜先生,一字一句顿道:“若是学生不肯呢?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糜先生厉声道,唇边勾起了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这一声令下,茶坊之外,几个军士便直接冲了进来,他们手持着弩箭,整装待命状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里的气氛变得格外紧张,似乎陈凯之走进了一个死胡同,下一刻便会命葬于此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嘴角微弯,一笑道:“他们可制不住学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若是顽抗,倒可以试试看。来人,将此人制住!”

    一个军士已大喇喇地欲冲上前,他伸手想要将陈凯之抓起。

    陈凯之又岂是好惹的?不等那人冲来,身手如电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狠狠一拧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军士顿时疼得黄豆大的冷汗冒出来,忙捂着自己的手,一脸痛苦地单膝跪下,口中发出痛吟声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北海郡王立即制止陈凯之,嘴角隐隐抽动着,冷笑出声:“陈凯之,你好大胆,你和这糜先生争吵倒也罢了,为何要伤本王的军士?真是岂有此理,你就这样将本王不放在眼里吗?来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外头似有许多武士,一齐应命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面孔,他明白,这是圈套,从一开始,这些人早就谋划好了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早就想杀他,此刻正好可以寻个理由除掉他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依旧没有收手,而是狠狠地踹开面前的军士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那军士被陈凯之直接甩出几丈几外,并发出了痛叫声。

    糜先生见状,敛去心头的怒意,不禁瞥了郡王一眼,俩人对视一眼,眼眸里都是闪露着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下一刻,糜先生面带着微笑,道:“陈凯之,你既是有学爵在身之人,却是何故,竟敢如此放肆?衍圣公府早有明令,读书人需克己复礼,不得轻易冲撞军士,你这害群之马,靠着几篇投机取巧的文章,蒙蔽了衍圣公府,窃夺了子爵之位,现在,不但杀了李子爵,更是胆大包天,顶撞老夫,伤了大陈的军士,你……可知罪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洛阳的镇东门,驿道的尽头,一辆马车正疯狂地奔跑而来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里的一个儒生,此刻已是焦灼如焚。

    自领了学旨,他一路西行,好不容易抵达了关东之地,原以为不必急于一时,可谁料,前几日却得到了从洛阳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糟了,要出事了啊。

    前来报信之人,亦算是洛阳城颇有名望之人,他说的话,理应不是假的,也即是说,今日便是李文彬的头七之日,那位陈子先生,可能已经去了李家了。

    无需质疑,这李家人必定恨透了陈子先生,自然会刁难他,恐怕陈子先生此去,凶多吉少啊。

    这儒生想到这里,已是不寒而栗,于是他不敢耽误,这两日,速度加快了足足数倍,日也不歇,吩咐车夫火速赶往洛阳。

    终于,抵达了镇东门,这儒生却依旧不敢停歇,这份学旨,在颁布时,特意有过吩咐,一定要送到,若是那陈凯之出了丝毫的闪失,那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他气喘吁吁的,忙命人去问了李家的位置,随即吩咐道:“快,要尽快!”

    马车重新启动,风驰电掣一般,朝着内城的方向滚滚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,在白云峰下,吉日吉时已至。

    突然,钟声响起,这悠扬的钟声,顿时充斥了整个学宫。

    在明伦堂里的杨业,正在为那陈凯之担忧不已,今日乃是李文彬的头七,本以为陈凯之是不会去的,谁料却从刘梦远那儿得知,陈凯之正午告假了,这看来定是去了李家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个消息,他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个家伙,还真是惹事精啊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他还真敢去,简直是不知死活呀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便忙打发了人,想去问一问那李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杨业忧心忡忡的,可是他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,光天化日的,李家料来也不敢造次吧。

    心神不宁都吃着茶,却突的听到了天人阁的钟声,顿时将他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钟声又起?

    是天人阁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杨业一呆,哪里敢怠慢,忙心急火燎地赶到了天人阁的山门,这山门外,早有人闻讯而来,无数人发出了惊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呵……现在天人阁在前些日子已放过了两次榜,杨业渐渐的也习以为常了,毕竟习惯成自然嘛,因此听见这里的师生发出惊呼,他却显得很淡定。

    不就是放榜吗?就算再放了一篇地榜,老夫……也受得住,诸师生还是不够淡定啊,老夫现在是见得多了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人群便自动地为他分开了道路,他其实心里还是极为期待的,可面上,却是一副闲庭散步的模样,等到了晓谕亭,定睛一看。

    杨业那原是风淡云轻的脸,却是骤然一绷,而后像是见鬼似的定格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腿一软,啪嗒一声,他跪了!

    我的天!

    是两篇文章入榜,而且,竟都是地榜,其中一篇,乃是《正气歌》,而另一篇……

    杨业瞪着眼睛,却是感觉天旋地转,又感觉自己竟是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另一篇是《石头记》!

    石头记啊,石头记可是一本话本啊。

    国朝五百年,可曾有过话本进入地榜的吗?不,没有,非但地磅没有,便连人榜都从来没有进入过。

    话本……乃是贱文啊,只是给泥腿子取乐用的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这本《石头记》竟是入了地榜呀!

    杨业俯仰着身子,依旧一副活见鬼的样子,老半天,他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猛地,他才又想起,这两篇文章,竟都是同一人所作。

    天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……

    边上不少师生,都不觉得杨业的举动过于失格,一时间,已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道:“这陈凯之,已有三篇文章入了地榜。”

    “三篇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惊骇莫名,倒吸一口凉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岂不意味着,即将要入圣了?”

    “要入圣,哪里有这样简单?天榜的文章,有多难得?只是三篇地榜文章,足以名垂千古了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