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三百章:以儆效尤(2更求月票)
    “你杀了吾兄,打算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愤怒的道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唇边闪过了一抹嘲弄的笑意,却是气定神闲地道:“我若是被李文彬杀了,敢问你们李家会如何交代呢?”

    陈凯之的反问,是无法回答的,因为对于李家子弟们来说,你陈凯之还好好活着,死的是李文彬,是被你陈凯之杀害的,这个理由就足够充分了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冷笑道:“家兄乃是衍圣公府子爵,就算是比剑,朝廷不予追究你,可衍圣公府,还有我们李家,绝不会轻饶你,你以为你是什么人,是什么东西,今日之事,绝不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此人话语中,带着愤恨和重重的杀机。

    李文彬乃是李家最有希望的子弟,更是李家家主的长子,他的这些叔伯兄弟们,无论心里怎样想,却都卖力地显出与陈凯之不共戴天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姓陈的,你今日别想活着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突然觉得好笑,却是左右四顾一眼,才道:“亏得李家还自称是经学世家,原来竟一个懂礼数的都没有,邀我来的是你们家,你们就净在此说一些无礼之语。将你们的家主叫来吧,今日乃是李文彬的头七,我不是来闹事的,可你们非要闹,那也无妨,只是李家只让一群黄口小儿在这里放肆,当家做主之人竟是躲起来,不知踪影,难道……这就是世家的气度?不令人觉得可笑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知道,一定有人在默默地关注着这里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在这别馆的某处,有人想故意给自己难堪,否则这灵堂里,怎么不见任何李家的长辈,却都是一些青壮呢?

    可若是遇到这种事,陈凯之深知,就决不可情绪激动,与其在这里和一群小喽啰作口舌之争,不如直接将那背后之人引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灵堂里一下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却见众人纷纷地站到了两边,让出了一条道,在那另一头,一人徐徐踱步而来。

    仔细地看,这是一个年过四旬的老者,面容跟李文彬十分相像,此时,脸上一副沉痛的样子,可似乎情绪还算稳定,他露出不怒自威的模样,一挥手,这些李氏子弟,顿时乖乖地又后退了许多。

    老者目光如注地凝望着陈凯之,这眼眸放肆地在陈凯之的身上上下逡巡着,口里则是徐徐道:“老夫李程在,文彬乃是老夫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口气很冷漠,却一下子切中了要害。

    他才是苦主。

    陈凯之抿了抿唇,朝他作揖,算是行了礼。

    李程在道:“来者都是客,就请陈公子至隔壁的茶坊里闲坐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应下,心里知道,这李程在的心里一定是将他当成仇人看待的,可他的表现却是冷静得可怕,这就不得不令陈凯之在心里狐疑着,不知接下来,他准备好了什么来‘招待’自己。

    只是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,也只能可既来之则安之了,陈凯之便落落大方地随着方程在出了灵堂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从灵堂出来,抬头一看的时候,陈凯之顿时忍不住地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只见在这灵堂外,早已围满了人,多是陈家的奴仆,又或是一些护卫,手里都拿着各色的‘武器’,大有一副,听着灵堂里的主人们一声号令,便要将陈凯之剁为肉酱的样子。

    站在灵堂外,陈凯之便被无数愤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,像是恨不得将陈凯之盯出一个洞来。

    可他也不在乎,依旧镇定以对。直到了茶坊,李程在却是朝他一笑,这笑容中,显然是带着怨毒的,他突然道:“陈公子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?准备好了什么?”陈凯之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程在只是一笑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领着陈凯之进入了茶坊,陈凯之方才知道,所谓的准备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只见在这茶坊中,早有三人已经高坐。

    最上首位置的人,一身蟒袍,头戴七梁冠,这种服色,陈凯之曾在东山郡王的身上见过,那就是代表,这个人竟是个郡王。

    坐在下首一侧,则是一个纶巾儒衫之人,腰间竟是佩剑,这剑很是华丽,陈凯之大致明白,这是衍圣公府所赐予的学剑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人,身材魁梧高大,一身戎装,竟是一个将军。

    这三人都漫不经心地在此喝茶。

    陈凯之随着李程在步入其中,李程在便跪坐在案牍之后,徐徐道:“坐于此的,都是来悼念文彬的李家故交。这位乃是北海郡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北海郡王只是不屑于顾的样子,垂头喝茶,他和李家其实没什么交情,只是李家下了帖子,他本不愿来,不过据说陈凯之可能来此,所以才特意想来看一看,看看这个叫陈凯之的小子,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李程在目光幽幽地继续道:“而这一位,乃是学候糜益糜先生。”

    竟是衍圣公府的侯爵?这就很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这位糜先生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,随即冷漠一笑。

    “而这一位,则是吴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一一介绍过后,在这里的人,一个个都是洛阳城里权势滔天的人物。

    李程在说罢,就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而北海郡王呢,却像是看热闹似的,端着茶盏,将这里头的茶沫,像是吹着玩一样。

    只有那糜先生,似乎是有备而来的,他正色道:“陈凯之,老夫今日来此,一为祭奠李子,这其次,便是要调查这一桩公案。”

    他是学候,自觉得高人一等,所以目光如电,声色俱厉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不满意了,调查这一桩公案,不就是想找我的麻烦吗?

    陈凯之便道:“公案,什么公案,何时学候竟也开始调查公案了?”

    糜先生却是冷笑道:“这可不同,你与李文彬比剑,大陈太后固然恩准,以至出了差错,也可说是刀剑无眼,官府不会过问。可你们毕竟都是学子,是读书人,衍圣公门下,相互残杀,这是要将斯文置于何地?何况你所杀的,亦是拥有学爵的读书人,对此事,老夫代表的是衍圣公府,难道可以作壁上观吗?”

    “你既是读书人,就受衍圣公府管束,怎么,难道你还敢无视衍圣公府不成?”

    他开口衍圣公府,闭口衍圣公府,仿佛自己便是衍圣公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,这糜先生毕竟是学候,在士林中有极大的声誉,侯爵在身,约束子爵是理所应当的事。

    陈凯之还能说什么,当然道: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糜先生冷笑:“你当然不敢,你一日是读书人,就一日少不得受学规的约束。老夫今日所为,是要为衍圣公府除掉害群之马。陈凯之,你可知道你所犯何罪?”

    陈凯之扫视众人一眼,除了这糜先生,其余人都是沉着脸,都似是在看好戏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念一动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老夫来告诉你。”糜先生正色道:“其一,你与人私斗,此罪一也;衍圣公府,再三勒令读书人不可私斗。其二,你杀学子,此为同门操戈,更是十恶不赦。此事,吾已禀明了衍圣公,料来用不了多久,公府便有消息来了,不过在此之前,为以儆效尤,老夫若是先不杖责于你,如何整肃学规?”

    杖责?

    在曲阜,杖责是主要的惩罚方式,这糜先生乃是学候,确实有理由对有辱衍圣公府清誉的读书人进行惩罚。

    谁让他是学候呢?这学候,可是极有威慑力的身份。

    陈凯之可不会想得那么简单,虽是杖责,可是一旦开始动了手,人家若想趁机杖毙了自己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可摆在陈凯之面前的,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。

    若是顺从,那么糜先生就可以借题发挥,索性直接将自己打死拉倒,就算打死了,也可以轻描淡写的说一句,是他的身子太弱,没有熬住刑罚,他们的本意,并非是想要杀人。

    可若是抗拒,儒家最讲究的就是君君臣臣,以及所谓的秩序,每一个人都各司其职,要安分守己,自己这么个小小子爵,竟和学候相比,实在不算什么。而一旦学候有命,自己却是不顺从,这在读书人的眼里,就有些大逆不道了。

    而一旦这个大逆不道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会之间,陈凯之已经在心里权衡甚多,却突的一笑。

    他这一笑,令所有人都有些吃惊,尤其是糜先生,糜先生冷声道:“怎么,你竟还敢笑?”

    陈凯之只好收敛了笑容,叹了口气,才道:“学生笑一笑,莫非也触犯了学规吗?再者,先生既然认为学生触犯了学规,理应受到惩罚,那么……学生想问一件事,若是先生也触犯了学规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糜先生先是呆了呆,随即被气得七窍生烟,等着陈凯之怒道:“老夫犯了什么学规?”

    陈凯之叹了口气:“学生方才称呼学生是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陈凯之!”

    陈凯之笑了笑道:“陈凯之,是先生叫的吗?”

    糜先生依旧不明所以,厉声道: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