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九十八章:对症下药(5更求月票)
    真是遗憾的事啊!

    陈凯之在心里不禁感叹,心情有些郁郁,他知道自己无法帮助这些人,不是不敢,而是知道自己亦无能为力罢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这臻臻,虽略有遗憾,可心里却无太多波澜。

    到了次日清早,照例去学宫,到了校场。

    武子曦总是风雨不改的在这里,他背着手道:“昨日和人比剑,胜了?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。

    武子曦叹了口气:“你如何击败他的,演练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罢,竟早准备了一柄剑,丢给了陈凯之。

    陈凯之接住,显得很不好意思,然后他道:“先生,你看好了。”说着,双手握剑,做出打棒球的标准姿势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将剑在半空挥舞:“你看,先生……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武子曦惊呆了,下巴都有些合不拢,老半天没有回过神,带着继续痴痴的道:“就……就这样?”

    陈凯之虽有几分尴尬,可还是很老实地道:“是,就这样,学生一棒,不,一剑下去,李文彬便死了。”

    武子曦拉着脸,突然感觉有一种耻辱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也会用剑,剑技和剑术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的练习,可是……人家就这样,然后……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于是他虎着脸道:“以后,再早来半个时辰,老夫教授你剑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历来是奉行技多不压身的,忙朝武子曦行了个礼: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跟着武子曦学了一个多时辰的箭术和兵略,陈凯之大汗淋漓,这才离开赶去文昌院。

    正午的时候,陈凯之在文昌院里吃茶,却有人来道:“请陈子先生去明伦堂,杨掌学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敢怠慢,匆匆的赶到了明伦堂。

    却见杨业端坐着,手里抱着茶盏,陈凯之行礼的功夫,他呷了口茶,叹道:“孟津李家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看了杨业一眼:“嗯?”

    杨业淡淡道:“那李家的李文林,和老夫也算是旧识,不过他来拜访,倒是没有滋事,只是问了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下却不禁警惕了。

    若只是闹事,陈凯之反倒放心,可儿子死了,却气定神闲,居然不慌不忙的先来打听自己,这性质就不同了,有道是,会咬人的狗不叫啊。

    此时,杨业继续道:“老夫也就不提醒你小心了,你啊,何故这样莽撞呢?罢了,不说这些,你的飞鱼山,而今总算不放炮了,哎,老夫可真的被折腾得够呛啊,不少博士都来寻老夫,老夫拼命的压了下来,否则学宫多半已闹翻天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知道,杨业这是想‘邀功’,让自己对他心里存着几分感激,似这样便宜卖乖,且还皆大欢喜的事,陈凯之怎能不配合?

    他很知趣地连忙道: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杨业叹口气道:“谢就不必,老夫少不得还得为你的飞鱼山费费心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再三感谢,心念一动:“不知李家的人现今下榻何处?”

    杨业眉毛一挑:“怎么,想去找麻烦?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头:“不,学生只是想知道,是不是那李家的别馆。”

    杨业沉吟着,显得有些踟蹰,道:“有件事,本是不该告诉你的,哎,可想来想去,还是代为转达吧。再过几日,就是那李文彬的头七,方才拜访老夫的人请老夫给你带一句话,说是请你头七那一日,务必去拜一拜。”

    头七?

    陈凯之皱眉道:“请我去?”

    在大陈,人死之后过了七日,便是头七,头七这一日,不但要有孝子哭灵,还需邀请亲朋好友前来祭奠。

    陈凯之自然不是李家的亲朋好友,甚至可以说是仇人,可李家人竟是邀请自己去,这……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杨业吁了口气,才道:“那李家人请老夫转达这句话的时候,老夫还觉得奇怪,心里想,他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,不过我看,你还是不必去了,说不准会有什么幺蛾子闹出来,你就当老夫不曾说过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抿嘴一笑道:“大人说的是,只不过,学生若是躲得了头七,头七过了之后呢?若是学生不去,反而给了人口实,既然终究要面对的,那么不妨就大方一些去面对,也没什么不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杨业一脸不赞许地看着陈凯之道:“你就不怕那李家人给你设好了什么陷阱?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:“不怕,何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怕也没什么用。光天化日、朗朗乾坤,他们也不能将学生如何。”

    杨业古怪地看了陈凯之一眼,随即苦笑:“你自己拿捏吧,不过,却要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点了点头,心里却不禁搜肠刮肚的想,李家人到底想做什么?看来事情没有自己想的这样简单啊,还是好好谋划的一二为好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面想着,一面道:“若是没有什么事,学生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陈凯之拱了拱手,旋即告辞。

    等下学回去,陈凯之请那老门房去预备好香烛,还未坐定,外头却有人来拜访。

    陈凯之出去迎接,竟又是那臻臻。

    臻臻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,便道:“昨儿小女子想了一夜,觉得陈公子说的极有道理,小女子只顾着报仇,却是忘了,无论是报仇还是恢复家业,都需雕漆儒学昌盛的前提,否则一切都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,直直地盯着陈凯之眼睛,咬着贝齿,最终一字一句地道:“小女子想要改变,恳请陈公子襄助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这个执拗的女子,却是摇了摇头:“想要改,太难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臻臻的眼里隐隐有着泪光,却是坚定不移地道:“只要可以,即便只有万一的机会,也要极力去尝试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沉默了一下,却道:“可是学生帮不了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臻臻道:“可是如何改,难道不需陈公子拿主意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勾起一丝苦笑,随即道:“好吧,你真的要改?那么你现在要做的,就是静观其变,你的旧部还有门徒,万万不可刺激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臻臻惊讶地道:“公子既说要改,可为何却反而说暂时不要改?”

    陈凯之笑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这个世上,但凡想要做成一件事,就必须做到口里一套,背后一套,且慢着,你不要这样看我。好吧,我就往细里来说一说吧,这齐桓公成就霸业,他当真想要尊周王室吗?”

    臻臻沉默了一下,便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他心里多半是不将周王室放在心里的,却非要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,这是为何?这是因为天下人依旧心里还有周礼啊,所以称霸春秋的齐国,虽已是一头猛虎,却照例,振振有词的自称自己为周王藩臣。同样的道理,你要改变,可是口里却决不可说出改变二字,雕漆之儒,虽已消沉,可是那些门徒之所以还忠心于你,正是因为你是雕漆子之后,若是连你都要改变,那么要置这些深信雕漆学派的门徒于何地呢?我们做任何事,无论是作什么,甚至是反儒也好,首先要做的,反而是要将至圣先师高高举起来,不但如此,还要振振有词的宣称,我们便是儒生。这种做法,看上去卑鄙,实则,却是最稳妥的办法,对付门徒,温水煮青蛙,慢慢的改变他们的观念,不使他们生出逆反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而另一方面,小姐需想明白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,学习雕漆之儒,可以得到什么,又可能会失去什么。再或者是,小姐能够给予那些门徒什么样的前途,将来可以使他们有什么作为,这……叫愿景,一个组织架构里,最重要的便是愿景,而且这个愿景,要足够的美好。

    诚如孔圣人一样,他的愿景,是为了缔造一个海晏河清的盛世,这个愿景可能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,其实没有任何意义,可是对于一个有志之人,这便成了他的动力,甚至对于君王来说,这亦有足够的吸引力,正因为有了吸引力,所以君王们喜欢它,喜欢它的愿景,喜欢它的君君臣臣,喜欢他的受命于天,因此才会推广。而读书人,亦是喜欢它,因为太平盛世,需要有人来缔造,每一个人,都可以自比自己的管仲,谁不愿意,来做一个达则兼济天下的人呢?”

    陈凯之娓娓动听地开始授课,他倒发现自己挺好为人师的,口里继续说着:“说穿了,学说就和小姐身上的钗裙一样,小姐首先要明白的是,你宣传的对象是什么人,是君王?是王公显贵,还是世家大族,又或者是寻常百姓,你明白了自己的对象,再去了解他们的需要是什么,诚如小姐的钗裙衣饰,若针对的是读书人,那么颜色不必过于鲜艳,却一定要考究。若针对的是贫寒之人,那么价钱是否低廉就成了重中之重,若是富商,那么价钱就不是问题了,反而该从用料等方面着手,营造出与众不同的高端感。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了这许多的话,迎着臻臻那明亮的眼眸,陈凯之最后总结道:“这……叫对症下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求点月票,好了,老虎不舒服,先去休息了,大家也早些休息,虽然老虎经常熬夜,可也印证了一件事,熬夜的确是不好,大家也多注意身体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