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九十五章:何惧之有
    方学士骂陈凯之一派胡言,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方学士的本意是吓一吓陈凯之,现在人已死了,你陈凯之无论如何也要乖乖的吓得请罪,到时议定了一些罪责,也好对人有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很奇怪,居然没有被吓倒,他泰然自若地朝方学士作揖道:“这句话不是学生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方学士的脑子又发懵了,双眸微睁着,惊愕地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陈凯之神色镇定地道:“这是方才李侍读所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学士呆住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继续道:“学生对此深以为然,即便是木剑,总有无眼的时候,方才的情势已是千钧一发,方先生在此观战,想必也知道学生只差一丁点就要被李侍读的剑戳了眼睛,学生奋起反击,手里自然也顾不得轻重,谁料……只轻轻的用木剑拍了拍李侍读的头,他竟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很牵强,可是……逻辑可以给一百分。

    刀剑无眼,怪得谁来?

    陈凯之并不担心受到什么责怪,因为比剑是李文彬的主意,说刀剑无眼的也是他,若自己只是寻常人,即便占了道理,或许此时也该给李文彬陪葬了。

    可重点是,自己并非是寻常人,自己的文章进入了天人榜,自己也是衍圣公府的子爵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身份,陈凯之才有了讲道理的资格。

    方学士一阵慌乱,忙祈求似地看向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的心里倒是舒了口气,其实在她心里,只要陈凯之无碍就好,她接着冷冷一笑,旋即长身而起,身边早有宦官将她搀住,她冷着脸道:“摆驾!”

    摆驾?

    没有任何交代,没有吩咐治罪,也没有给予陈凯之鼓励。

    什么意见都没有。

    此时,凤辇已是徐徐而来,在许多人的拥簇之下,太后已登上了凤辇,随即带着浩浩荡荡的人远去。

    方学士目瞪口呆,娘娘看上去,似乎是震怒了。

    当然要震怒,这可是死了人啊,李侍读即便官职卑微,可也是衍圣公府里的人,太后不怒,那才是怪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坏就坏在,凤颜震怒,竟是一点交代都没有。

    既没有处置陈凯之,一句话也都没有留,就这么怒气冲冲的走了。

    那他该拿陈凯之怎么办?

    就算要处置,那也是太后下了懿旨,或是开了金口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方学士一脸的尴尬,只看到人们都在错愕之中,却不得不伴驾而去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似乎明白了太后的心意,太后娘娘负气而去,某种程度上,其实是另一种袒护。

    他浑身轻松,朝向方学士道:“得罪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一躬身,陈凯之旋身便走。

    这里的许多人,都不得不随驾走了,一下子的变得清冷起来,只有一队禁卫还留在这里。自然,也有一群太医,在收殓着李文彬的尸首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,却有一人怒气冲冲地朝陈凯之走来,他厉声道:“陈凯之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朝此人看去。

    此人年近四旬,竟和李文彬长得有几分相像,他气愤不已地道:“李文彬,乃是我的堂弟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陈凯之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孟津李家,有不少人都在朝中为官,这一点,陈凯之很清楚,所以他并不觉得意外,反而朝他拱手一礼。

    此人一副怒不可赦之态,一双眼眸恶狠狠地瞪着陈凯之,有种要吃人的气势,他艰难地挤出话来:“今日你杀了李文彬,便是和李家有不共戴天之仇!我们李家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突然嘴唇一抿,露出奇怪的样子:“你的心情,学生可以理解,痛失亲人的滋味,学生虽没有尝试,却能够感同身受。可是为何在此之前,你却不来和学生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此人有些脑子转不过弯,不明白陈凯之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陈凯之脸色骤变,突然变得无比的冷漠,冷然道:“李文彬要比剑时,你为何没有阻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步步紧逼,目光更为凌厉:“在他登上校台时,你为何不曾说话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这人说下去,陈凯之便冷笑着打断道:“他那一剑,分明是朝着我的眼睛来的,是想要将我杀之而后快,可在那时,你在台下,可曾有过只言片语吗?他要杀我的时候,你可想过阻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陈凯之的唇边勾起笑意,掠过了无以伦比的讽刺意味:“好嘛,现在他自寻死路,你反倒来了,你想要报仇?”

    却在这时,陈凯之竟又心平气和起来,朝他一揖道:“那么……学生候教!”

    这人先是一怔,随即便气得发抖。

    可看着眼前这人因为怒气很仇恨而扭曲着脸容的时候,陈凯之的心里只有鄙夷。

    有一种人就是如此,当自己的子弟去侵害别人的时候,他觉得这是理所应当,一旦自己的子弟吃了亏,上了当,这时便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来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陈凯之统统称之为贱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懒得理会这个人。

    不服气,那就登台吧,不敢?那就滚!

    陈凯之甚至再懒得多看这人一眼,已昂首阔步,渐渐去远。

    “等着瞧吧。”此人恶狠狠地瞪着陈凯之的背影:“伯父只有这一子,等惊闻了噩耗,必定要来京师,到了那时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后头的话,陈凯之没有听到,出了上林苑,他只觉得浑身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的计划,已经成功了大半了。

    于是回到家里,原以为此刻,家中一定冷清,谁料门前竟有人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陈凯之微微皱眉,又是天香园的车驾。

    他一靠近,车里卷帘,走出了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,竟又是那位臻臻小姐。

    此时,臻臻小姐那如花似玉的脸上,全是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看她的表情,便知道她已经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警惕,种种迹象都表明着,这个人……不简单啊!

    自己刚刚从上林苑回来而已,她的消息竟这样的快,从她得知消息,再自天香园在这里等候自己的时间段来看,理应是李文彬一死,就已有人将消息送到她的手上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似乎暗暗的隐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着,不禁想要猜测,这个女人真正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臻臻面前,长身作揖:“臻臻小姐,又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臻臻古怪的看着陈凯之:“真是令人意想不到。”

    是啊,整个洛阳,都认为陈凯之必败无疑,可谁知陈凯之这个家伙,竟是顷刻间天地翻转。

    陈凯之淡然一笑:“小姐过奖。”

    意想不到也是过奖。

    臻臻笑着摇摇头:“只是,你为何要将他打死?”

    上林苑的比剑,对臻臻来说,仿佛像是亲眼所见一般。

    陈凯之倒没有表现出狐疑之色,只是道:“一时失手。”

    这种话是用来骗鬼的。

    别人当然不信。

    可只要陈凯之一口咬定了,谁又奈何的了他。

    臻臻眯着眸子:“他毕竟是子爵,又是翰林,何况,你忘了,他乃是孟津世族子弟,你这样做,会惹来巨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却觉得奇怪,抬眸凝视着他:“如果我不打死他,就不会有麻烦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说话的时候,竟露出几分不屑之色,他心里有点恼火:“好,就算我胜了他,以臻臻小姐对他的了解,这个人,会善罢甘休吗?他会不会肯化干戈为玉帛?”

    臻臻沉默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继续道:“打死他不成,胜了他也不成,那么就只好输了。他是世家大族的子弟,我若是拱手认输,又会如何?臻臻小姐以为,学生会有好下场吗?人输了一次,就会被人轻视,被人轻视,他就会来踩你,我陈凯之虽是家境贫寒,可这般努力,为的,就是不想任人宰割,不想被人随意践踏,若是因为忌惮对方是世家大族子弟,在一忍再忍之后,还要委曲求全,那么我的一切努力,就没有了意义,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昂首,目不转睛的盯着臻臻,一字一句的道:“这比死了还要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陈凯之轻描淡写的道:“孟津李家要来找麻烦,那就来吧,既然我选择了一条上进的路,那么人生就注定了多坎坷,不过是一些螭魅魍魉而已,何惧之有!”

    臻臻顿时汗颜,忙道:“小女子,并非是这个意思,只是希望,陈公子该小心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方才意识到,自己方才竟有些失态,不知为何,竟如此的情绪化,便莞尔一笑:“是学生失礼了,有劳小姐挂心,学生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臻臻摇摇头:“这何足挂齿,不过陈公子的心情,奴岂会无法体谅呢。”她微微蹙眉,突的想,难怪那石头记里的大观园,虽是雕梁画栋,美如仙境,可实则,至始至终,都带着一股悲意,这或许与陈公子的贫寒出身,略有关系吧。

    她嫣然一笑:“小女子此来,除了恭喜陈公子大获全胜,还有一个消息,想要告知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