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九十四章:一击致命(1更求月票)
    李文彬的剑术很漂亮。

    李文彬的剑法很快。

    他飘逸的身姿,精湛的剑法,犹如一个漂亮的舞者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没有错。

    然而,这并没有什么LUAN用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看上去,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校台上下一片寂静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说,是所有人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这一幕,像是见了鬼似的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呼的一声,收剑,而后一步步朝着李文彬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他走得很从容,一如他登上校台,许多人认为他作死一般的从容。

    到了已如一滩烂泥的李文彬跟前。

    只见李文彬头骨鲜血泊泊而出,如此重创,已是奄奄一息,他瞳孔不断地放大,却是满意惊骇,忍受着剧痛,身子似乎条件反射地打着摆子。

    显然,他也在发懵,根本无从知晓,自己好端端的一招‘一剑西来’,眼看着就要刺中陈凯之,怎么转眼之间,就……就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疼痛已蔓延他的全身,一口口的血自他口中泊泊而出。

    陈凯之站定,打量着他,居高临下的样子,眼里没有惊骇,没有痛惜,也没有‘错手’之后的失措,这眼里只有平静,一种可怕的平静。

    陈凯之开口了,他声音很低,却足以让李文彬听见:“其实你早该有今日了,从你对我说,陈凯之,你死定了那句话开始,你就会有今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文彬惊恐地看着陈凯之,这一刻,他才猛然明白了一件事,这一切都是陈凯之算计好的,早就等着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他似是想说点什么,可嘴角轻轻翼动着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在众目睽睽下,陈凯之居然清闲自在地坐下,坐在了李文彬的身边,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膝,他仿佛是在和死人说话,面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继续娓娓动听地道:“到了那时候,我就知道,非要除去你不可,因为你令我感受到了威胁。还记得莛讲吗?筳讲之时,我讲起了石头记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哇……一口更猛烈的鲜血自李文彬口里喷出,他的头发已被鲜血浸得湿漉漉的,也不知是颅内之血还是吐出来的血。

    陈凯之轻轻将手在自己鼻下扇了扇,似乎不喜这样的血腥。

    可他依旧还是面无表情,淡淡地看着痛苦不堪的李文彬。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不妨告诉你,从一开始,这就是一个陷阱,因为我知道石头记的前八十回,就是一个机会,而你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,你们李家,确实是家大业大,你是世家子弟,想要害我,轻而易举,想必在曲阜,你结交过不少人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不禁冷笑起来,面容掠过丝丝不屑之色,不过那不屑转瞬间便消失了,陈凯之清隽的面容里依旧平静如水,将真相徐徐道来李文彬听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会将我的石头记送去曲阜,却不知已经中计了,前八十回确实有诸多禁忌,凭你的关系,足够将这石头记送入文令馆,这一点,我十分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还准备了后四十回,这后四十回一出,你可知道会引发衍圣公府何等大的尴尬吗?你知道什么叫作骑虎难下吗?骑虎难下就意味着,势必要有人背了这个黑锅,曲阜那些高高在上的学公们,怎么会将这黑锅揽在自己的身上,他们一定……会找一个替罪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凯之的眼眸深深地凝望了一眼李文彬,随即道:“所以当后四十回送去了曲阜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可以动手了!”

    可以动手……

    是啊,一个影响力还存在的子爵,即便是比武,怎么能轻易动手将其一击毙命呢?

    陈凯之陡然眯起眼眸,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慵懒,散漫,语气也变得格外的轻,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“所以昨日,我才会向你请教,为的,就是创造一个机会,一个让你自投罗网的机会,我知道你必不敢和我比文章,不敢和我作曲,琴棋书画,你俱都不敢比,因为你没有把握,尤其是我自信满满的任你选择君子六艺的时候,你反而会生出怯弱之心,你是世家子弟,傲慢无比,不会甘愿受辱。可你也有聪明的一面,你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,所以我知道,你一定会比武,不是比剑,就是比射术。”

    “可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,其实今日,都会是一样的结果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当你对我发出威胁的时候,我心里就很明白,一个叫李文彬的人,决不能留在这个世上,诚如一山不容二虎,我不过是一介寒士,能走到今日,实在太不容易,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,所以,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我,当有人威胁到我今日来之不易所得到的一切时,这个人,必须要死!”

    陈凯之的眼中没有愤恨和仇视,而是朝李文彬恬然一笑,继续道:“而现在,就是收网的时刻了,现在是你,接着,想必该是你的家族了,这一切的一切,我布局了这么久,现在该是一切揭晓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叹了口气,便长身而起,他面上淡泊,仿佛方才他并不是在比剑,只是一个寻常的日子里,清晨曙光初露时分,他一日既往地喝了一口早茶,沐浴在这曙光之下,享受着新的一日。

    他猛地想起了上一辈子的一句话,忍不住随口道出:“愚蠢不是生存的障碍,傲慢才是,下辈子,请李侍读改掉这个毛病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深吸了一口气,便再不回头的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留在身后的李文彬则已至了穷途,他身子疯狂地颤抖,口里鲜血,越加大口地吐出来,而鲜血又反呛回了咽喉气道,于是疯狂又贪婪地呼吸,可这一切自救,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,毋容置疑,如此重伤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他如回光返照一般,艰难地使出浑身的气力,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:“我的父亲……不会放过……放过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,是他竭尽全力,满是愤恨和不甘,他可是爵子,是翰林,有着美好的前程,他满是怨毒,可是这句话太轻了,即便他抽空了气力,也无法吼出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身子猛地抽搐了一下,随即,世界变得灰白,而李文彬也再无气息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徐徐走下了校台。

    他抬眸看着天穹,这上林苑的空气是何等的清甜,没有了血腥气,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之下,令他感觉是何等的惬意。

    陈凯之太懂得眼前来之不易的东西了,他记得自己还有一座山,用不了多久,那座山便会有自己的庐舍,同样是在这上林苑,他可以轻松惬意地在山上喝喝茶,沐浴着同样的阳光,微风徐来,也打扰不了自己的宁静。

    而此时,所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已有人咯噔咯噔地登上了校台,查验过了之后,魂不附体地快步至彩棚,拜倒道:“娘娘,李侍读,死了!”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只这轻松的一击,就死了!

    这是木剑啊。

    即便用的是乌木,可这又不是铁锤,哪里可以一击致命?

    许多人倒吸了一口凉气,面上写满了错愕,俱是不敢相信地看着陈凯之,目光里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李文彬竟就这样的死了!

    方才他们明明看到李文彬的剑法是何等的精湛,而陈凯之,更像是一个拙劣的表演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人群之中,北海郡王的脸上,掩不住的失望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亦是到了彩棚之下,行礼道:“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四个字,没有过多的辩解。

    比剑,是李文彬要比的。

    刀剑无眼,也是李文彬说的。

    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太后则是惊讶地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若说方才,她还无法理解陈凯之如何逆转胜,可现在,从他平淡的样子上,太后突然意识到,陈凯之远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般,是个容易‘受伤’的孩子。

    站在太后身旁的,是赵王。

    赵王凝视着陈凯之,心里若有所思,面上却也没有流露出什么,倒是身边那位翰林院的方学士,却是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这场比斗,可是自己主持的啊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本来以为只是一场比剑,谁料,竟是死人了,死的还是衍圣公府的子爵,是翰林侍读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片铁青,虽然他不能控制输赢,可现在死了人,这一次,都将归于他的办事不利啊。

    于是方学士怒气冲冲地道:“陈凯之,你安敢如此?你可知道杀死朝廷命官和衍圣公学爵,是何等的大罪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显得很冷静,他徐徐地道:“大人明鉴,即便是木剑,总有无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还能怪他不成?刀剑无眼,李文彬死了,旁人也拿他没办法,因此他格外的镇定:“大人怎么能说学生杀人呢?”

    方学士顿时被噎住了,可是想到此事关乎到了自己,他便立即冷笑起来,道:“胡说,荒唐,简直是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比剑是一回事,杀人又是另外一回事,怎么可以相提并论,简直是可恶至极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