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九十三章:完胜(5更求月票)
    这彩棚里,李文彬也在,听了太后的话,李文彬则是忙道:“娘娘,即便是木剑,总有无眼的时候,若是不小心伤着了陈举人,还请娘娘勿怪。”

    这话,分明是故意挤兑陈凯之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道:“刀剑无眼,学生若是死伤,绝不怪罪李侍读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心里窃喜,他要的就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太后心里隐隐有些担忧,可细细一想,自己亲自来坐镇,料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,便道:“哀家在此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模棱两可的话。

    二人俱都行了礼。

    那赵王站在太后身边,笑吟吟地看着二人,他面上带着慈和,如沐春风的样子,捋须徐徐道:“陈凯之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抬眸,扫了他一眼道:“学生在。”

    赵王和颜悦色地道:“你的石头记,本王看得爱不释手,此番祝你旗开得胜。”

    黄鼠狼给鸡拜年啊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明明是黄鼠狼,这赵王却是一副真情流露的模样,没有半分惺惺作态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是莞尔一笑,你会演,我特么的不会演吗?你赵王是影帝,我陈凯之便是戏霸。

    陈凯之很真挚地道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赵王颔首,眼角的余光扫了李文彬一眼。

    李文彬会意的样子,也朝赵王拱拱手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,远处传来了鼓声。

    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和李文彬并肩而行,一起朝着校台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很短,可李文彬面上挂着笑容,嘴唇一动:“陈凯之,你我的帐,今日非要算清楚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沉默无言。

    李文彬胜券在握的模样,却仿佛是自说自话一般:“你可要小心了,我的剑术还过得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二人已经登上了校台。

    有人给二人送上了武器。

    陈凯之接过手,这是一柄木剑,不过份量破沉,像是乌木打造。

    提着木剑在手,陈凯之便将剑提着。

    他这动作,顿时让场下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君子六艺,本质上是培养读书人各方面的能力,而剑术,虽然早已极少有人认真去看待,可几乎所有人,多多少少还是会有所涉猎的。

    毕竟,没吃过猪肉,会没见过猪跑吗?

    可陈凯之提剑的方式,倒像是提着一柄菜刀。

    呃……这就有点尴尬了。

    敢情陈凯之压根就不曾学过剑,可能这还是他平身第一次摸剑呢。

    除了沉重的鼓声,没有人喧哗。

    太后高坐,站在一旁的赵王道:“娘娘,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的心却已凉了半截,她在宫中也见过武士握剑,陈凯之提剑的手法,简直了……

    反观那李文彬,将剑反手一握,这是极标准的握剑式。

    他伫立在陈凯之对面,玉树临风,木剑在手,仿佛这剑与他融合一起,全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他慨然一笑,提剑朝下,双手抱起,道:“受教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难得今日表现出了客气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知道,这是李文彬有了必胜的把握而已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也学着他的样子,双手抱剑朝下,向李文彬行礼:“谨遵受教。”

    接着,二人各自后退。

    李文彬极潇洒地单手提剑,这一变招的功夫,木剑仿佛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剑影,潇洒又自如。

    陈凯之则是双手握住了剑,学着后世电视剧中地模样,也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校台下,终究有人憋不住笑,笑的人,乃是人群之中的北海郡王,这北海郡王乃是宗室之中难得的剑术名家,骑**湛,一见这陈凯之双手握剑的模样,很直接地噗嗤一声,捂着肚子: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笑,许多王公贵族也绷不住了,纷纷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所有人都对陈凯之有所成见,实在是这样子……很可笑。

    这家伙何止是没有学过剑,多半是第一次和人比斗,这熊样,实在是让人觉得滑稽。

    北海郡王收了笑,方才定下神来,他忍不住朝李文彬瞥去。

    却见李文彬反手握住剑,衣袂飘飘,随即,他徐徐的伸出剑来,剑尖朝下,不经意之间,手中的木剑,已挽了一个剑花,动作潇洒至极。

    “漂亮!”

    下头的人纷纷忍不住的叫好。

    练剑,最讲究的是一个快字。

    能挽出剑花,可见李文彬的手法之快,这位孟津李氏家族的子弟,果然是非同凡响,原来大家竟是小觑了他。

    李文彬满面红光,仿佛这一刻是他人生的顶点,他朝陈凯之正色道:“陈子先生,你要小心了!”

    小心二字出口,目光突的变得无比凌厉。

    这杀气腾腾的目光,连带着他浑身上下,都充满了杀气。

    随后,他大喝一声,整个人竟如迅豹一般冲出。

    无数人也随之倒吸着凉气。

    小看了,竟小看了这李文彬啊。

    这李文彬的剑术,竟是如此高明,至少在读书人之中,已算是极难得了。

    他身形一动的时候,手臂一展,长剑便与长臂平齐,剑尖直指陈凯之,甚至快速的移动,而就在这移动的功夫,半空之中,那剑尖又在虚空挽出剑花。

    这使许多人又爆发出了一阵喝彩。

    厉害。

    看看这飘逸的身姿,浑身上下,无一不是有模有样,不得不说,孟津李氏子弟,果然不凡。

    只须臾功夫,李文彬已欺身上去,他咬着牙,木露凶光。

    反观陈凯之,却像是比李文彬慢了半拍一样。

    依旧还是保持着双手握剑的动作,整个人定格了,可这双手握剑的样子,在所有人的眼里,却显得滑稽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股劲风,已朝陈凯之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长剑宛如毒龙一般,直接朝着陈凯之狂刺。

    陈凯之屏住了呼吸,此时的他,仿佛一下子进入了空灵的世界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的气顿时开始流转,一股股气犹如淙淙溪水一般,涓涓流入手中木剑。

    他依旧还是没有动。

    只是他敏锐的目光,仿佛一下子预判到了李文彬长剑的轨迹。

    是直接朝着自己面门来的,更准确的来说,是想要刺向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第一次出手,就完全没有给陈凯之丝毫的余地,这显然是要痛下杀手,一旦长剑刺穿陈凯之的眼睛,就可能引发大失血,而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,陈凯之将要面对的,就是被感染而死,即便不死,那也该瞎了,自此成废人。

    长剑破空,却是一击必杀!

    陈凯之瞬时明白了李文彬的险恶用心,这分明是想要一招将他置之死地,也唯有如此,才能彻底解决掉他这个后患。

    呵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心下冷笑。

    他依然没有动,校台下,人群中已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任谁都知道,这很傻很天真的陈子先生,几乎不可能有丝毫的还手之力,李文彬的剑很飘逸,也很快!

    彩棚里,太后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里,她猛地豁然而起,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征兆。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的赵王,眼尖的余光却是扫了太后一眼,似乎对于太后过份的举动,显得有些吃惊,他旋即看向校台,心里却是踏实,大局已定!

    顷刻之间,李文彬一剑刺来,长剑已经距离陈凯之咫尺之遥。

    甚至这时候,陈凯之已经看到了李文彬眼眸里的倒影,这眼眸里,藏着怨毒,藏着欣喜,藏着无穷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死定了!”

    李文彬高呼。

    他胜券在握,现在,他要将所有的愤怒和怨恨都凝聚在这一剑上。

    陈凯之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他双手狠狠地将木剑握紧,悬在半空的木剑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眼看李文彬的剑尖就要刺入陈凯之的眼里。

    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人都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李文彬……这是想要杀人!

    而这时,啪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打破了所有的宁静。

    陈凯之舞动了木剑,宛如一个优秀的棒球手,毫不犹豫地双手捂着剑,将此剑当做球棒一般,狠狠地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剑,分明特么的是高尔夫球或是棒球啊。

    这一挥,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,却从侧面看,竟是快得出奇,虎虎生风的木剑,比李文彬的剑更快。

    李文彬方才还露出欣喜,而下一刻,却突然心里一缩,他长剑还未刺入陈凯之的眼睛,却感觉到脸颊处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只顷刻间,他猛地感觉自己的左侧颅骨发生了猛烈的撞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仿佛自己头骨在瞬间碎裂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随着这一声巨响,李文彬竟像是断线的珠子,整个人飞起。

    飞……飞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只是白驹过隙一般的刹那之间。

    大家方才还看到李文彬已是胜券在握,陈凯之只怕眼睛不保了,可下一刻,李文彬却如一个棒球,被球棒直接砸飞,足足飞开了一丈之后,紧接着……轰的一声。

    宛如一团肉泥,狠狠地砸在一丈多外的校台。

    然后,李文彬……不动了。

    本来……还有人眼看李文彬一招制胜,还想着张开口来,大叫一声: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而现在,这张大的嘴悬着,却是再也合不拢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校台,眼里都是不可思议之色!

    那地上的李文彬,长剑脱手,整个人竟再也没有爬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没有喝彩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无以伦比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李文彬的剑术,可是比之陈凯之要高十倍百倍的啊,现在该躺下的人,难道不该是陈凯之吗?

    这陈凯之,使的是哪门子的狗屁剑法?

    可偏偏……完胜!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