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九十二章:非去不可(4更求月票)
    听了这吴先生的话,李文彬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,随即,他内心深处亦是升腾起了一丝渴望,杀陈凯之!

    他将眼眸微微眯着,那目光掠过杀机,终是一笑道:“下官明白了,先生,请回。”

    吴先生似听懂了李文彬的意思,便长身而起道:“再会。”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随即错开,却似乎已经有了某种默契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头,陈凯之出了宫后,则先是托人去学里告了假,等回到了家,发现邓健竟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其实才是正午时分,邓健理应出宫之后回值房里当值的。

    见了陈凯之,邓健瞪他一眼,便道:“你又在搞什么名堂?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做声。

    邓健的眼珠子却是转了转,道:“今日所为,是你故意的?”

    师兄就是师兄,智力总是会增长的。陈凯之的性子,他似乎开始渐渐摸透了。

    别看这师弟在外人畜无害的样子,可实际上,却历来是谋定而后动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像是想要避过这个话题,只呵呵一笑:“师兄就不要揣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邓健叹了口气,道:“所以我才告假回来,买只鸡,给你做汤,滋补一下。比剑就比剑吧,输了也无妨,至多也就丢人罢了,反正没有性命之虞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却道,真的没有性命之虞吗?

    只是有些话,他却不能和邓健说,于是先去卧房里休憩片刻,而后还如平时一样,读书练习书法。

    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,次日的一大清早,陈凯之洗漱之后,外头却有人道:“我家小姐求见陈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邓健的房里发出怪叫,这是极饥渴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,卧槽,丢人啊。

    他连忙开门出去,便见邓健开了半窗,在隔壁房里探头探脑,陈凯之的脸额不由自主地抽了抽,阔步过去开了院门,便见门前停了一顶轿子。

    只见旁侧站着一个女子,这女子头戴斗笠,身后披风,披风裹了她的身子,笠下则蒙了一层轻纱。

    微风徐来,能闻到这女子身上的体香,陈凯之仔细辨认,方才想起此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朝她作揖道:“原来竟是臻臻小姐。”

    臻臻则福了福身回礼:“陈公子,我可以进去坐坐吗?”

    臻臻的突然到访虽令陈凯之深感意外,但他还是侧身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一前一后的到了陈凯之的卧房,这时候,陈凯之才有些后悔起来,自己这卧房……好像是脏乱了一些,单身狗嘛,好在他面色无碍的样子,请臻臻坐下。

    臻臻微微蹙眉,却还是欠身坐在胡凳上,这才揭下了面纱,露出她绝美的容颜,带着一丝淡笑道:“听说陈公子今日要入宫比剑?”

    陈凯之笑了笑道:“臻臻小姐的消息,真是灵通。”

    臻臻吁了口气,道:“哪里,不过是听人说起罢了,小女子本不该来的,唐突拜访,只是有一金玉良言相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更显意外,其实他心里有些辨不清真假,隐隐的觉得这个臻臻并没有表面上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他故作镇定道:“还请赐告。”

    臻臻明眸凝视了陈凯之一眼,才道:“陈公子不该去比剑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陈凯之试探性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其实一般读书人,总会假装一下斯文,无论心里是不是男盗女娼,可是表面上,却多不会表现出‘过份’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臻臻却发现,陈凯之这个家伙说话的时候,双目凝视自己,却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是落落大方,管你是男是女,毕竟看着你又不会怀孕,何况此等绝色,固然不动心,可权当是赏心悦目了。

    这令臻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,她心里有些恼怒,面上却嫣然一笑:“这一次,陈公子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危险……”陈凯之很是意味深长地又多了臻臻一眼。

    这在许多人眼里,只是最寻常的比剑而已,争的不过是脸面的问题,可是这臻臻,却仿佛预知了什么一样,她深深凝望着陈凯之,语重心长地道:“陈公子绝不会是那李文彬的对手,而那李文彬,定会痛下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陈凯之心里揣测着,一面道:“臻臻小姐是如何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知道。”她竟妩媚一笑,抚了抚额前的发丝。

    这是对自己有好感的征兆啊。

    人的动作,总是不经意的,比如一个女子,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,会格外的注意形象,因而会下意识的做出某些动作,比如,分明额前根本没有乱发,却会下意识的捋一捋,又或者,明明有了较大的情绪,却往往显得波澜不惊,害怕一些过份的表情,而露出自己的丑态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也不排除是套路,因为臻臻的职业很特别。

    陈凯之轻笑道:“好吧,那我信了。”

    臻臻不禁道:“陈公子不打算比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要比。”陈凯之很干脆地道。

    臻臻眼里,不禁带着愠怒:“陈公子,这不是开玩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陈凯之朝她作揖,露出感激之色:“所以有劳臻臻小姐垂爱,只是学生许诺过的事,一定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臻臻小姐蹙眉:“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陈凯之想了想,道:“怕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叹了口气,却道:“非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臻臻小姐的眼中掠过失望之色,便泱泱起身:“既是公子一意孤行,奴自知无法改变公子的心意,那么就请公子珍重,小女子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噢,我送一送。”陈凯之将臻臻小姐送到了庭院前,等她上了轿子,才朝轿子拱拱手。

    臻臻小姐坐在轿中,想要卷帘再劝一句,却终是止住了,冷声道:“起轿吧。”

    轿子徐徐去远,轿旁护着的,乃是一个孔武有力的汉子,此人一看便是不凡,却是亦步亦趋地与轿子同行,此人终有些忍不住了,便问:“小姐,为何要向此人示警?”

    坐在轿中的臻臻面无表情到地道:“他是非常之人,本想趁机卖他一个人情,将来自有用处。可惜他非要取死,哎……”

    那汉子颔首:“小姐高见,不过他自寻死路,也怪不得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臻臻听到自寻死路四字,坐在轿中,竟不由惆怅起来。

    随即,她小心翼翼地自轿中的小匣子里取出了一部书来,正是那石头记,她熟稔地将石头记翻开。

    这书里,竟折好了一页,便见这一页上恰好是一行诗:“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;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石头记中的那首《葬花吟》,是一句长诗,可最后这两句,却令臻臻百看不厌,她看着书,一面低声呢喃:“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”

    诗中的消极颓伤,却不知是不是触动了她的心事,她又轻吁了口气,仿佛自己的命运便如此诗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……小小年纪,竟像是深谙女人心事一样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等臻臻走了没多久,陈凯之与邓健便出门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邓健边走边惊讶地道:“那位臻臻小姐特意来家里寻你做什么?凯之,莫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我冤枉。”陈凯之毫不犹豫地叫屈。

    邓健却是冷哼一声,愤恨地道:“我才冤,我眼看要三十而立了,至今未得良配,随你去见世面,人家却不用正眼看我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却在想,这臻臻,果然很不简单,她知道的事太多了,唯一奇怪的是,这个女人,完全没有必要来给自己通报消息,可她是何缘故一大清早来跟他说这个?

    好吧,这种事想也是白想。

    陈凯之精神一震,因为不知不觉之间,他已至上林苑。

    上林苑是一个极大的苑林,方圆数百里,学宫就位于苑林的西麓。

    而太后所说的羽林卫大营,则是靠近洛阳宫更近一些,二人一靠近,立即有禁卫过来验身,随即护送二人至大营。

    这大营有一处极大的校场,只见这里竟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无论是达官显贵,还是贩夫走卒,爱好都是一样的,都爱凑热闹啊。

    这里早已搭好了彩棚,陈凯之竟看到了太后的凤辇,这太后竟是来了。

    她被许多人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的拥簇着坐定。

    不少大臣,亦是随之而来,此次的结果,他们似乎已经有所预料,孟津李氏,子弟们自幼学剑,虽然不是什么剑术名家,只做强身之用,可比这瘦胳膊瘦腿,据说是贫寒出身的陈凯之,不知高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窃窃私语,有人鄙夷李文彬的为人,有人为陈凯之担心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一到,便已有人迎向他,道:“娘娘请你去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,随即便快步至那巨大的彩棚前。

    在这彩棚里,太后一身端庄地高坐,左右是赵王和其他不知名的宗室和贵族。

    陈凯之行礼道:“学生见过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太后当着赵王的面,却是板着脸道:“今次恩准你和李卿家比试,你可要谨记,点到即止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身体不是很舒服,这几天的更新估计会稍晚些,请大家能谅解!噢,月初,顺道求点票儿!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