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九十一章:痛下杀手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说这话,表面看起来没有一句带脏,可是显然句句犹如利剑一般插中李文彬的心肺!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不急不忙,唇边甚至带着浅笑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陈凯之,只令李文彬更加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这陈凯之,实在是侮辱他太甚了!

    他心里飞快地计算,突然道:“呵,你我文章都过得去,比这些,又有什么意思?你说君子六艺,向我请教什么都可以是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扬眉一笑,朝他作揖道:“对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目中掠过了一丝冷然,咬牙切齿地道:“好,那我就请教你的剑术!”

    这……几乎等同是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二人都是学爵,可明显,陈凯之的身材比李文彬瘦弱得多。

    而且李文彬乃是经学世家出身,这世家的人最爱配剑,他们将佩剑当做是一件极尊贵的事,就如衍圣公府,对于学爵的赐予之中,就包括了赐予学剑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些子弟也会自幼培养一些强身之术,多半就是让子弟们练剑。

    虽然这练剑只是绣花枕头,重在强身,并不是用来竞技或者是杀人,可是对贫寒出身,还是年少的陈凯之来说,这等同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和一个少年人来比武。

    瞧陈凯之这瘦胳膊瘦腿的样子,这不是欺负人吗?

    可李文彬却是暗暗认知了一件事,这陈凯之琴棋书画只怕远在他之上,才情极高,在这些里头,他压根不是陈凯之的对手,既然如此,那么就索性耍一个无赖吧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做,会被人鄙视,可总比让这陈凯之得寸进尺,步步紧逼,自己却不敢受教要强吧。

    李文彬感觉自己一下子又重新占据了上风,他眉毛一挑,朝向陈凯之,略带挑衅的意味道:“剑乃是君子器,你既是子爵,想来也会使剑吧,若只是文斗,实在太没意思,不妨就来比剑,怎么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无耻之尤,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啊。

    许多人方才还觉得陈凯之实在有些咄咄逼人,这里毕竟是文楼,不是他陈凯之放肆的地方,何况李文彬无论如何,也是自己的同僚,都是翰林,一个举人挑衅翰林,难免使人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现在倒好,众人顿时都觉得,李文彬有点不太要脸了,以大欺小啊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李文彬的剑术还真不错,此时他信心十足地道:“若是你不敢,那也就罢了,免得说我欺你,何况即便胜了你,也是吾胜之不武!”

    陈凯之沉默了良久,似在犹豫,却最终道:“那么,就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却不如陈凯之这样‘没规没矩’,却是起身走到了殿中,朝太后拜下道:“娘娘,臣一忍再忍,这陈凯之却是再三挑衅,今臣斗胆,请娘娘恩准,令臣与陈凯之一较高下。”

    卷帘后的太后,起初倒是一丁点也不担心,因为她知道陈凯之颇有才学。

    这孩子想必心里恼怒,让他宣泄宣泄吧。

    可谁料,最后的结果竟是比剑,这就不同了……

    太后眼眸一紧,冷声道:“荒唐!”

    一声呵斥,陈凯之也上前道:“臣与李文彬,素有私怨,今日向他讨教,确实多有失礼,还请娘娘恕罪,更请娘娘恩准。”

    太后眯着眼,正想说什么,一旁的张敬却躬身在一旁轻声道:“娘娘,若是不恩准,他们迟早在私下也会一较高下的,与其如此,不如娘娘令他们比一比,至少皇子殿下即便输了,也不至害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太后是关心则乱,方才过于激动,现在听了张敬的话,不禁心念一动。

    太后便眯着眸子道:“斗剑?原本哀家是不倡议私斗的,可你们都是有学爵之人,拥有学爵之人,比试六艺,亦无不可,既如此,哀家就准了,只是,既要比斗,就总得有所章法,方卿家何在?”

    这个方卿家,乃是翰林院的大学士。

    他一听太后唤他,心里就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太后你逗我啊,教我主持吗?这等私斗,吾堂堂翰林大学士,还管这个?

    果然,太后已是徐徐道:“方卿家是稳妥之人,规矩,你来定吧。”

    方学士心里郁郁,年轻人争强好胜,和自己有什么关系,这又不是光彩的事,心里唏嘘一阵,却不得不谨慎起来,既是比斗,除了要公正,便是要保证二人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略一思量,他便沉声道:“老臣以为,地址可选在西营的校场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太后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愿选在西营,西营在皇城之外,想到这场比剑,实在教她揪心,还是亲自坐镇为好。

    太后想了一下,才又道:“哀家以为,太祖高皇帝在时,曾一再劝勉读书人,读书固然要紧,可读书之余,亦要强身,只是这些年来,君子六艺,已日渐荒废了,天下的读书人,心心念念着,便是躲在书斋里读书,这一次正好趁此机会,让天下人知道,哀家不只是要用读书人,更看重的,是文武双全的经世之才,这选址,还是在这上林苑的羽林卫军营吧。”

    方学士还能说什么,只得颔首:“娘娘明鉴。至于比斗,自然是点到即止为好,所以老臣以为,双方当用木剑为宜。”

    太后点头道:“还是方爱卿想得周全,既如此,那么就找照准了,明日辰时,就在上林苑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顿时感到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若论比剑,他几乎是十拿九稳,必胜的,忙伏首道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亦是行了礼,道:“学生遵旨。”

    太后隔着帘子,深深地凝望了陈凯之一眼,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可想到既是木剑,何况有她在场,这李文彬也不至下什么杀手,倒也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是这样,她的心情不免多了丝烦躁,便道:“既如此,那么今日便散了吧,明日诸卿,随哀家至上林苑观摩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已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反观是李文彬,心里窃喜,出了殿,回到了韩林院里,他自负自己是十拿九稳,其他的翰林则多少对他今日的表现有些鄙夷,一个三旬的壮年,去和一个少年比剑,这格调,太低了。

    可李文彬此时已经不在乎了,他躲在自己的公房,索性懒得看别人脸色,叫文吏斟了茶来,一人独自喝着茶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快要下值的时候,外头却有文吏来通报:“李大人,外头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李文彬一挑眉,随即又想起了什么,道:“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过不多时,便有一人来,此人也是儒生的打扮,到了李文彬面前,行了个礼,道:“李侍读,可还记得老夫吗?”

    李文彬抬眸看去,此人有几分印象,他依稀记得……

    李文彬猛地眼前一亮,朝此人行礼:“原来是吴先生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人,李文彬还真有过一面之缘,此人乃是北海郡王府上的门客,颇有些文名,李文彬没想到,今日这个人会来拜访,连忙又道:“真是稀客,请坐,不知先生此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吴先生坐下,才道:“据说李侍读,明日要去斗剑?是和那个陈凯之吧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笑了笑:“殿下果真是耳目灵通啊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吴先生,而是说殿下,这便是说,他知道吴先生是北海郡王来传话的。

    吴先生面色冷漠,风淡云轻地道:“这陈凯之,近来真是声名鹊起,让郡王殿下颇为忧心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李文彬一笑,可随即明白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此前的那篇洛神赋,之后还有太后对他的欣赏,而陈凯之这个家伙也极正气,短短时间,竟成为了衍圣公府的学爵,此后,又得了天人阁的青睐,将来的前途,绝是不可限量,何况太后似乎对他愈发看重了。

    其实太后和赵王之间的明争暗斗,他略有耳闻,太后的两个兄弟,一个主掌着禁军,一个在外任都督,都握有实权。而赵王之所以能与太后分庭抗礼,一方面是宗室的支持,这些宗室,有不少都是实权派人物,譬如这位北海郡王。还有便是士林之中,许多读书人对太后干政的反感,赵王被誉为贤王,正是因为许多读书人在背后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一下子,李文彬就想通了这些关节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文名越来越大,难怪太后对他如此青睐,可换句话说,这陈凯之,岂不是就成了另一些人的眼中钉、肉中刺吗?

    吴先生说到这里,抬眸看了李文彬一眼,便又道:“殿下在想,或许明日是一个机会,若是李侍读能够抓住这一次机会,请李侍读放心,殿下一定会千方百计护你的周全。”

    机会?

    李文彬猛地眯着眼,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,痛下杀手?”

    吴先生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似笑非笑地端起了茶盏,口里则是:“既是比剑,虽然不是刀剑无眼,可老夫听说,有的时候,木剑也是可以杀人的,就如打蛇打七寸一般,只要中了要害,要杀一个人,并不是什么难事,李侍读若是能办成此事,将来自有厚报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