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八十九章:三入地榜(1更求月票)
    在天人阁,石头记的后四十回早已送了来。

    这几日,天人阁的学士们都捧着《石头记》诵读,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

    此书牵涉到的乃是陈凯之,而陈凯之已有两篇文章入了地榜,这样的影响力,实在不可小视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对于此书,天人阁显得格外重视。

    起初,是批判的多,可等到后四十回一出,顿时批判的声音不见了,这时候,大家才开始细心去考究这部书了。

    陈义兴在自己的书斋里,深眯着眼凝望着此书发呆,入目在他眼帘的,乃是一行诗,看着此诗,他不禁潇然泪下,顿时想起了那一曲‘笑傲江湖’。

    越是细究,陈义兴越是发现,此书中最吸引他的,反而是书中的诸多诗词,他将这些诗词都摘抄了出来,其中最令他感触的,却是这一首《好了歌》。

    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

    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!

    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金银忘不了!

    终朝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

    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娇妻忘不了!

    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

    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!

    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?

    此诗颇有几分厌世的味道,却打动了陈义兴的心,他心里感慨万千,其实入了天人阁的人,哪一个不是看破了世情呢?

    在他看来,此书单凭这些诗词,就足以称得上是传世之作了。

    正在感慨之间,钟声已响了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陈义兴吐出了一口气,才站起来,脸上的那感慨之色已经收敛起来,换上了一股庄严之态。

    全书已读过数遍之后,到了此时,陈义兴知道,这钟声迟早会响的,后四十回堪称是巨大的转折,出人意料,却顿时使此书一下子附和了当今天下人的道德规范。

    陈义兴算是认识到陈凯之一本正经诲YIN诲盗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隐隐觉得,这厮打着宣教的幌子,实则依旧还是在讲一个‘诲YIN诲盗’的故事。

    可无论是什么样的居心,陈义兴心里还是忍不住佩服的,脚步不由自主地越加的快,匆匆的赶到了聚贤厅。

    此时,在聚贤厅里,诸位学士已经就位。

    杨彪微眯着眼眸环视了众人一眼,面无表情地开口询问:“石头记的全篇,诸公可读完了吗?”

    蒋学士一改前一些日子的愤怒,甚至面容里掠过丝丝的佩服之色,见杨公一问,双眸微阖起来,摇头晃脑地道:“已读完了,此奇书也,读第一遍与第二遍,乃至第三遍的感受全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一本书能让人每次读起来都有不同的感受,真是非常的难得,表面虽然是有些荒诞,实则却是借书教化人。

    杨彪含笑,他也读过了三遍,杨彪最触动的,是最终贾宝玉经历了一世富贵之后看破了红尘,最终出世,这与现在的自己,是何其的相似啊。

    在贾宝玉的身上,杨彪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心里不免深深的为贾宝玉感到惋惜,更是想到自己当初的无奈,顿时往事就如潮水般涌来,将他吞噬。

    因此杨彪环视了众人一眼,郑重地道:“此文结构之精巧,世所罕见,吾欲倡议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倡议?

    一个话本,难道也要进入天人榜吗?

    若是如此,这将引来多大的波澜……

    可杨彪却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诚如他所言,此书的格局之大,里头蕴含的信息之多,可谓前所未有!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样的书,但凡只要读过书的人,都可以入门,感受书中之味,受众之广泛,绝非其他文章可比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他可以预见,其中的故事,将会被无数说书人传唱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如此大的影响力,如此惊心动魄的故事,书中的悲欢离合,书中无数的隐喻,还有各色人物栩栩如生的刻画,要写成此书,真比寻常的文章要难上无数倍。

    这样的书……可谓是天书啊。

    他甚至可以预见,在未来,多少人会对此书进行无数的剖析,天人榜若是对此漠不关心,实非天人榜的本意。

    杨彪看了脸色各异的众人一眼,便非常认真地继续道:“倡议此书,入天人榜!”

    有学士不禁想反对:“此书终究是话本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突的,蒋学士抬眸,正色道:“天人榜只以文章而论长短,岂可厚文章而薄话本?就不说其他,单以此书之中上百诗词,拿出来,句句都是精品,老夫不禁想问,这些诗词,在座诸公作得出吗?”

    于是,沉默了。

    是啊,在座之人,哪一个不是文名天下的人物?可大家扪心自问,自己的水平,可能连这话本都不如。

    这样层次的诗词,各位完全写出来,没人有这水平,那还有什么资格反对呢?

    蒋学士前几日将此书骂得厉害,现在却已然成为了一位铁粉,打心里的维护此书,他微眯着眼眸,非常郑重地说道:“既是倡议,老夫以为,此书足以入地榜,这样的话本,千年未有,不知杨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杨彪本是想将此书列入人榜。

    可是谁晓得,蒋学士更为激进,竟将它列入了地榜。

    他还在踟蹰,陈义兴这个时候却是深深感叹道:“千年之后,不会有人记得天人榜,可是吾以为,世人一定还记得这部《石头记》。”

    杨彪顿时醒悟,陈义兴的话,绝非虚言,至少杨彪还想看第四遍、第五遍,甚至想摘抄出里头的每一个人物,进行剖析,想取出其中的所有诗词,逐字逐句的进行研究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提倡此书进入人榜,对于一本话本来说,就已是极难得的事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其他诸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李学士苦笑道:“靖王殿下所言,直击人心,吾亦以为,我们这些老骨头,在千年之后,挫骨扬灰,荒冢怕也无人过问了,可是此书,势必流芳千古,这样的书,若是天人阁只因区区话本的原因,而只是将其位列人榜,那么天人榜,又有什么威信可言?吾以文论文,附议!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此前那位认为此书是话本而反对的学士不由的一声叹息,面上露出了惭愧之色,逐而道:“小小一个少年,尚且看破了世情,写出了如此旷世奇书,老夫惭愧,竟执迷不悟,若非诸公提醒,吾几自误矣,以文而论,吾……附议!”

    “老夫附议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这天人阁里,竟在不知觉间,培养出了一窝的石头粉,竟是全数通过。

    杨彪颔首:“择吉日,放榜!”

    终于敲定了这件大事,可是杨彪的心里更多的是震撼……

    这陈凯之,已三入地榜,这是何等样的人。

    《石头记》被天人阁纳入了天人榜的地磅,而这一天,又到了宫中的莛讲的日子。

    只是卯时不到,陈凯之却是先赶早的来到了学而馆。

    现在这学而馆已成了自己的产业,陈凯之也已修书让金陵那儿带一些人手来,尤其是一些管账之人,是陈凯之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当然,学而馆的销量乃是陈凯之最关心的,那赵能在蹉跎了几日之后,倒也振奋了起来,随着销量的爆炸性增长,《石头记》虽已成书,可是热度却是有增无减,这时代的话本,显然结构过于简单,这使得石头记这样横空出世的话本,顿时横扫洛阳。

    甚至于各种外乡的人,也纷纷涌来代购。

    学而馆不得不开始疯狂的扩张,尤其是那印刷的作坊,早就不能小打小闹了,如今四处招募雕版的匠人,已达到了日印千本的可怖程度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还是不能满足需求。

    陈凯之大抵地看过了账簿,赵能在旁笑呵呵地道:“现在修订版,还在不断的印刷,等印出了五万之数,再一次性的兜售出去,如今预购的定金,已足有六万人了,实在是可观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盖起了账本,扬眉笑了笑道:“不要急着兜售,先印刷吧,印出了十万册,再行上市,省得到时候又给了其他学馆钻空子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赵能惊诧地看着陈凯之,担忧地开口说道:“若如此,投入的银钱,可是不菲啊,鄙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清隽的面容里平淡如水,显然一点也不担心,看着赵能忧色的样子,陈凯之不禁朝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担心,这修订版,才是重中之重,这部石头记,不是寻常的书,需细嚼慢咽才可以解其中的滋味,正因为如此,只要听到修订版出来,这些读书人宁愿多等,也绝不肯去买旧版的,因为旧版稍有错误,都可能导致他们误读,只要读书人耐得住,愿意多等,那么迟一两个月上市,也没什么不可。趁着这个机会,也让作坊那里的匠人将技艺提高一些,学而馆因石头记而起,可要使它真正站稳洛阳第一书馆乃至天下第一书馆的脚跟,就必须精益求精。”

    赵能若有所思,颔首道:“鄙人明白了,一切依公子就是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