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八十六章:拍案叫绝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颜正豁然而起,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后四十回,文风之正,竟是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更像是……像是一次对前八十回的大修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颜正忙道:“来。”

    一个来字,请了两个学令来,大家见了礼,颜正古怪地看着他们道:“我等前功尽弃了!”

    “颜公,前功尽弃?不知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颜正呼了口气,才道:“前八十回,议定了什么罪责。”

    一个学令慨然道:“其一:奢靡无度……”

    儒家从俭。

    这一直都是历代先贤所提倡的,其实这并没有一丁点的错。

    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奢侈无比,可你要奢侈,躲在家里,随你如何。甚至许多儒者,本就是巨富,奢侈无度,仆从如云。

    可在书中,却是决不可如此倡导。

    在书里,那大观园真是奢侈到了极致,还有那贾宝玉锦衣玉食,虽是写出了那种豪门的尊贵,却也成了罪状之一。

    此时,颜正摇摇头道:“不可,将这一条略去。”

    那学令呆了呆道:“颜公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颜正苦笑,何故?哎……他也不想的啊,毕竟为了对此书进行批判,他不知耗费了多少心机。

    颜正摇头道:“后四十回中,贾宝玉出家了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出家,这是因果之说,而为何要出家呢?不正是因为前半生过于奢靡,最终反而看透了人世吗?

    这哪里是倡导奢靡,反而更像是在宣导,奢靡是没有好下场的。

    学令的心在淌血,为了对书进行批判,可没少花心思啊,好不容易列出了这么多罪状,说删就删?他很不甘心地道:“还有,这其二,是对君王,多有腹诽。”

    君君臣臣,这也是儒家的天条,可在书中,书中极隐晦提到了天恩的刻薄,诚如后世所言,这是一部试图想要揭破封建礼教吃人的书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头,什么都没有道破,可这书中里里外外,所透露出来的满腹委屈,谁看不到呢?

    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,看了此书的人,难免会引发遐想。

    颜正却是苦笑道:“你还记得那个贾兰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,贾兰?此人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这学令说下去,颜正便道:“吾此前就对此人颇为欣赏,他是肯用功读书的人,因是庶子,却极是知书达理,对贾宝玉甚为恭谨,虽受人冷落,见了贾宝玉,礼数历来周全。他的学问,本在贾宝玉之上,可是却孜孜不倦地向贾宝玉求教。”

    颜正叹道:“三人行、必有吾师;这贾兰与贾宝玉截然不同,在这后四十回,竟也中举了。而且皇家似有念贾家旧恩,贾家又因这贾兰这样的俊杰,隐隐有中兴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其实看了前八十回,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石头记的结尾,势必是极为悲惨的,所要描述的,势必是天家的凉薄,可谁料竟是峰回路转,转圜的却也不算生硬。

    颜正眯着眼继续道:“贾宝玉出家,岂不是教化了天下人,读书人当像贾兰这般,知书达理,不耻下问,刻苦用功,一招金榜题名吗?”

    学令诧异道:“后头竟是如此?”

    颜正眯着眼,却满是感慨,翻出了后四十回的稿子,截出一句话:“你看这里写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万般皆下品,惟有读书高。”

    念出这一句,学令猛地身躯一颤,满是震撼。

    这句话,理应不是出在石头记里,却是陈凯之在贾兰中试之后,特意写的一句旁白。这一句话,在书中并没有显得突兀。

    这本是上一世,宋朝天子的名句,在这个时代,却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学令之所以震撼,在于他突然发现,此前的对于这部石头记的所有批判,竟全数的落空了。

    颜正面上,至今还在震撼,叹息道:“凭此一句‘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’,再到贾兰中试,家道隐有振兴之兆,便可看出皇恩浩荡,对于读书人的礼遇,贾家本是合该衰亡的,谁料却因为如此……这样看来,诸公,此前所说的种种,包括了这贾宝玉的出家,在吾看来,这哪里是诲YIN诲盗,这分明是宣教啊。”

    学令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若真如公之所言,陈凯之写此书,实乃是为了教化?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如此。”颜正苦笑着继续道:“书中的构思,可谓是巧妙,这陈凯之,还真是绝顶聪明之人,他要教化世人,却并不刻板,其中隐含的讯息之大,真是教人罕见,还有那薛蟠,你可有印象,此人在开头号称呆霸王,是何其可恶之人,因受溺爱,终日斗鸡走马,游山玩水,虽上过学,却不过略认得几个字,后来他惹上了官司,被放了出来之后,却也开始向善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宣教啊。”颜正叹了口气,又接着道:“若只是一味的宣教,现在的读书人,又有几个有兴致听?可这般构思精妙的,却用此等结局,不就更使人铭记在心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其中的诗词,你可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了。不过,学下此前并没有太放在心上,起初毕竟以为是禁书,对这些诗词,多是不屑于顾。”

    “再看看,现在看来,此书之妙,实已令吾瞠目结舌了。”

    那此前的判词,还在颜正的案头上,颜正只瞥了一眼,那是他足足花了大半个月,苦心对石头记的批判,列举的无数罪状,现在……尽都成了故纸一堆了。

    此时,颜正轻描淡写地将一沓判词捡起,毫不犹豫地将这些判稿俱都丢进了脚下的炭盆,判稿顿时卷起了焰火,这焰火升腾而起,冒出烈焰,随即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颜正再没有去看判词一眼,而是跪坐下,此时,他只想将此书再好好的从头读一遍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书已完稿,所以读起来,却是痛快得多了。

    从前是为了批判而批判,所以大多数心思都没放在书里,而是逐字逐句的寻找书中的破绽和禁语。可是现在……颜正是真正将这当做一部书来读。

    书中的大多数内容,他都了然于胸,可现在换了一个心态去看,颜正更觉得震撼。

    读第一遍的时候,可能只看到了故事。

    第二遍,却发现其中隐藏了一些不经意的细节和伏笔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遍、第四遍……

    颜正通宵一宿未睡,整个人却精神无比。

    脑里不由自主地浮出了两个字,奇书。

    这是奇书啊。

    读到了第四遍,他才发现其中有不少作者隐含的信息,使他意识到,这部书的神奇。里头的每一个人物,乃至于每一句话,似乎都隐藏着许多的讯息。

    自然,前八十回,他虽觉得巧妙和震撼,而后四十回,颜正却读得很舒服,这个结局,对他来说,实在是再好不过了,尤其是贾兰中试时,他再看到那一句万般皆下品、惟有读书高,心里便忍不住的震撼。

    唯有读书高,唯有读书高……

    他口里喃喃念着,猛地拉来一张纸,提笔将此句记下,一千个人的眼里就有一千种哈利波特,而这部石头记,在颜正眼里,他最欣赏的人,不是什么贾宝玉,也不是什么林黛玉,更非是薛宝钗,他仿佛看出了作者的用心,在这奢侈无度的大家族里,隐藏着一个平时无法让人关注的贾兰。

    而这贾兰的身世、命运,与这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连接起来,令他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单凭这一句话,颜正就恨不得,天下的读书人都好生地看看这部书。

    终于,晨钟响起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颜正方才恍然,与此同时,两个宗令已兴高采烈地来了,他们竟也是一宿未睡。

    “此奇书也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,是谁要将其列为禁书?此书刊行天下,于礼教无碍。”

    颜正抖擞起精神,冷冷一笑道:“若非细细品读,吾竟差些错信了,吾这就去见衍圣公,具实禀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匆匆动身,快步至衍圣公府而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衍圣公府的祭祀已经结束了,如往常一样,衍圣公要在杏坛里召集诸公议事。

    颜正乃是文成公,不过近来事务繁忙,已经许多日没有来杏坛了。

    待到了杏坛,与衍圣公和其他诸公见礼之后,颜正在文正公之下跪坐,他在七大公之中,排行第三,地位在文正公和文忠公之下。

    衍圣公对于颜正的拖沓,显然是很不满意的,让你尽速写好判词,对石头记进行批驳,可竟是耽误了这么多日子,至今也没有音讯。

    对于这部书,衍圣公显得极为厌恶,他已反复看过前头的八十多回数遍,越看,越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学里的学爵,竟写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书,这对衍圣公府的影响,何其大也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不是很好,瞥了颜正一眼,便直接道:“判词,可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写好了。”颜正朝衍圣公行了个礼,从袖中取出了一封红本,恭恭敬敬地送到了衍圣公面前。

    衍圣公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,颔首道:“有劳,那么就来看一看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抱歉,这几章比较难写,今天更新相应稍晚些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