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八十五章:峰回路转(2更求月票)
   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。

    学而馆从前只是寻常的学馆,现在却因为这石头记而崛起。

    书的销量,翻了十倍乃至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赵能还想着规划自己的完美蓝图,当陈凯之抛出他的杀手锏时,他终是意识到,原先的美梦,都化作了泡影。

    这世上,学馆既是书铺,书铺是不值钱的,而真正的利器却是书中的内容。

    一旦陈凯之将后四十回的书稿直接丢给了别人,这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?

    不可想象。

    一旦让别人捷足先登,就没有人再记得学而馆了。

    赵能趁着这一次机会,得了一笔不菲的财富,却知道如今,他已不可能再大发其财了。

    别人先拿到了文稿,势必会先印刷,然后一次性兜售出去,这时代没有版权概念,即便自己跑去跟风,也已迟了。

    届时,学而馆,将直接被打回了原型!

    想明白了这里头的关节,他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随即看了陈凯之一眼,便道:“陈子先生,未免过于苛刻。”

    石头记的前数十回,已让赵能尝到了甜头,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文馆,如今声名鹊起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懒得和他计较,正色道:“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,要嘛,这学而馆自此之后,我净得八成之利,余下两成,都留给你,而你为我代为经营,我现在给你文稿,你立即开始着手印刷,而且从此之后,若是再有什么文章和话本,这文馆既是我陈凯之的,自然都在这里印刷。另一条路,是我联络其他文馆,想必会有不少人愿意同意我的条件,除此之外,你未经我的同意,印刷石头记,从中牟取了暴利,我绝不会和你干休。”

    第一条路,看似苛刻,可是细细地衡量,却又很有诱惑。

    虽然只余了两成利给赵能,可不但是石头记的后四十回,便是以后的文章或是话本,都由学而馆率先印刷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?这就是商机啊!

    单凭一部石头记,陈凯之已是如日中天,以后他再有什么文章、话本,只要挂出招牌去,何愁没有巨大的销量?

    一旦双方合作,那便是共赢,即便赵能只是两成利,可假以时日,赵能从中牟取的巨大的好处也绝不会少。

    而第二条路就是威胁了,陈凯之与其他人合作,学而馆现在的优势必是荡然无存,眼下的畅销,不过是一场泡影,自然,陈凯之不肯干休,也是一个麻烦,这个毕竟是文章入了地榜之人,还是衍圣公府的子爵,道理也占在他那边,一旦他要继续深究,将来可能会是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再三衡量,赵能感觉自己已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却是咬牙道:“我要四成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笑,漫天要价、落地还钱?你也不想想我上辈子是干什么的,杀价杀到了我的头上?

    陈凯之面上纹丝不动:“两成!”

    赵能心里一沉,他见陈凯之年轻,原以为陈凯之会妥协,谁晓得陈凯之波澜不惊,不肯作丝毫的让步。

    只是须臾,他随即一笑道:“也罢,无论如何,能与陈子先生相交,实是鄙人莫大荣幸,不如这样,你我各退一步,鄙人占三成,其他七成,鄙人拱手相送,如何?”

    这等商贾,都是巧言令色的人,将来这学而馆还要请他经营,所以决不可给他任何痴心妄想,以及任何耍小手段的空间。陈凯之呷了口茶,却是轻描淡写地道:“两成!”

    赵能心里已是七窍生烟,此人不开窍啊,他一再退步,好话丑话都说尽了,可这人却完全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意识到陈凯之是个很棘手的人,干笑道:“陈子先生,鄙人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……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陈凯之从袖中已是取出一份契约,直接摔在了案上,道:“文契,我已写好了,就是两成,你若是签字画押,自此之后,你我便通力合作,若是不肯,我现在就去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有时候,要做成一件事,就必须雷厉风行!

    赵能脸色一变,他抬眸,看向陈凯之的眼神,这眼神,仿佛是将自己当做案板上的鱼肉一般,丝毫不给自己任何议价的空间。

    赵能犹豫片刻,终于明白,眼前这个家伙是半点也不好糊弄的,连文契都已准备好了,想来……是志在必得啊!

    顿了一下,他终于咬了咬牙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已没有选择了,既然如此,倒不如爽快一些吧!

    卷起袖子,签字画押之后,他的心不禁还是有些遗憾,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学而馆,谁料最终却彻底送给了别人,唯一值得欣慰的,便是这学而馆在未来会有壮大十倍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心里郁郁,朝陈凯之作揖:“陈子先生,不妨留下来,你我小酌一杯,无论如何,将来学而馆还需仰仗陈子先生才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将文契收了,从袖里抽出后四十回的石头记,放在了案头上,摇摇头道:“今日只怕是不得闲的,你的美意,我心领了,这后四十回,你先挂出牌去,自现在开始,拼命的印刷,等酝酿得差不多了,再一次性的兜售出去,不要给其他的文馆任何机会。以后若还有什么文章,我自会派人送来,噢,还有,过一些日子,我会调个人来这学馆,给我负责账务的事,有闲,我请你喝茶吧,再会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朝他一笑,长身作揖,徐步便走。

    赵能刚才还以为让出了学而馆的八成而心情烦忧,可现在,眼睛只直勾勾地看着那后四十回的文稿,像是挪不动步了,甚至连陈凯之走了也没有顾上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快步出了学而文馆,文馆的事,已经敲定了,算下来,自己没有吃亏,当然,眼下显然还有一个巨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陈凯之走在人群接踵的街道,现在的他,正是站在了风口上,可却是气定神闲,仿佛是一头等待着猎物的孤狼,此刻等待着时机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他寻了人一路打听,方才到了一处精舍,内城里头,能有这样幽静别致的所在,实是罕见。

    那李文彬,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陈凯之上前拍了门,一个门房来开了门,陈凯之取出名帖:“不知李子先生可在?学生想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门房接过了名帖,迟疑道:“我家老爷去上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陈凯之一脸遗憾地道:“那么迟两日再来拜访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徐徐消失在了人海。

    门房又看了名帖,觉得古怪,等到了傍晚,李文彬下值回来,门房将名帖递给他,李文彬看了名帖,不禁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时候来拜访,是想要服软吗?

    是啊,此人聪明得很,一定知道在这背后,是自己在整他。想必这个时候,是感觉到不对劲了,想来自己这里讨饶的吧。

    讨饶?

    得罪了我李文彬,你还想讨饶?

    李文彬冷冷地吩咐道:“往后此人再来,不必理会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狞然,今日就让你知道怎么死。

    他进了厅堂,却有主事来道:“老爷,曲阜有书信来。”

    “取来我看看。”李文彬打开了书信,一看之下,大喜过望起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书,已经送交文令馆了。

    历来送去文令馆的书或者是文章,几乎已经形同于禁书了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算是大势已定了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曲阜。

    后四十回已飞马送至。

    为了对这篇石头记进行批判,文令府的三个学令已是费了不少的心思。

    尤其是颜正,这半月以来,他都不曾睡过好觉。

    他逐字逐句地摘抄出里头各种犯禁之处,竟发现,里头的污点可谓是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眼看着这最后的工作就要完成。

    最后的四十回送到了案头上的时候,他松了口气,因为前头的八十回,就足以定谳,至于这后四十回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当然,读了这么多日子的石头记,颜正这些日子竟满脑子都是那石头记里的各种人物,贾宝玉、林黛玉、贾宝钗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不禁惊呼,此书真是厉害,竟有如此诱惑力,自己尚不能自持,何况是寻常的读书人?

    只是在他看来,一部书写的再好,而一旦有诲YIN诲盗的疏漏,反而更加害人,因为寻常的书,若是大家没兴趣,就算是里头再如何坏人心术,也没几人去看,可似这样的书,一旦快速传播,会误了多少人?

    颜正板着脸,取了后四十回的稿子,这稿子,依旧还是学而馆印刷,第一版出来之后,就被人用百里加急的快马火速送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衍圣公催促得急,所以颜正必须尽快定谳,不可再耽误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认真地读起了后四十回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读……

    心态竟一下子不同了,甚至有点些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前后的文风,相较起来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贾宝玉竟是前去科举,中了状元?

    贾家原本是预料中的败落,甚至颜正隐隐感觉到贾家最后的结局,势必是家破人亡!可是……

    现在竟开始有了家道中兴的迹象?

    贾宝玉与薛宝钗成了婚?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不对劲……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