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八十二章:扣人心弦(4更求月票)
    其实何止是吴彦诧异,便是其他的生员,也大多是诧异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这总是陈凯之写的吧,若是其他话本,想必许多人是不屑于顾的,可既然是陈凯之所写的,那么……总要细细看看才好。

    吴彦就这样用心的看下去,一开始看着,便觉得新奇,因为这种叙述的方式,和当下的话本全然不同,显然要清新许多,至于这故事,更是复杂不少。

    一开始,吴彦还只是带着一探究竟的心思看,可渐渐的融入了故事中,竟是被这故事所吸引,不由自主的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整个学堂里,许多人都捧着书,学堂里很是安静,每一个人,都被这新颖的题材和结构所吸引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等到陈凯之回来,坐在了吴彦的身旁,吴彦才恍惚回神。

    此时,他满脑子都是林妹妹和贾宝玉呢,瞥了陈凯之一眼,当先便道:“林黛玉与贾宝玉,是否有情人终成眷属?”

    陈凯之朝他神秘一笑,只是道:“保密。”

    吴彦顿时感到了遗憾,竟发现这故事在脑子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其实娱乐活动是极少的,对于读书人来说,除了喝茶,听戏之外,便再难有什么消遣了,胆子大一点的人,也不过是去某些不可描述的地方,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。

    哪里会这样大张旗鼓的写出来?毕竟他们是读书人,拜在圣人面下,是要做斯文人的。

    而至于这时代的故事,嗯……上一辈子,秦汉乃至于隋唐时,所流传来下来的所谓话本,故事结构,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,所谓的故事,与其说是故事,不如说是最粗浅的童话。

    直到明清时分,话本才渐渐的开始丰满,不再是单一的人物,也不再是简单的线性故事。

    所以,某种程度上,红楼梦对于吴彦等人来说,冲击力可谓是巨大。

    以至于许多人,都看得如痴如醉起来。

    实在是……太好看了啊。

    有同窗也意识陈凯之来了,忙凑上来,叽叽喳喳的道:“贾宝玉到底和袭人有没有共赴巫山?”

    “料来是没有的,只说做了梦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定是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凯之,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说,其实我特么的也不知道啊,后世那些红学家,现在还在争得面红耳赤呢。你问我,我问鬼去?

    陈凯之自然是不会这么说的,脸上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笑容道:“这个,你们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今日乃是刘梦远上课,不过先生却是来迟了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课堂的时候,表情却极是怪异,似乎心思全没有放在这里,只草草的授课之后,好不容易捱到了正午,刘梦远却是板着脸道:“陈凯之,你来。”

    听着声音,似乎不是很友善呀!

    陈凯之被叫到了隔壁的公房。

    刘梦远则依旧板着脸,狠狠地将石头记丢在了陈凯之面前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刘梦远拉长着脸,微眯着一双眼眸,生气地瞪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不务正业?这……这就是你在文楼里说的那个书?陈凯之,你实在是太不像话了,你可知道,这样的书,是坏人心术的?你真是大胆,这样的文章,你竟敢跑去文楼里讲,还敢让人刊印成册,四处招摇,你可知道,这会惹来什么样的后果?你看看,这里头,写的是什么?是何等的坏人心?亏得你还是学里的子爵,你这样,如何对得起至圣先师?天人阁,还有衍圣公府若是得知,你可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吗?”

    他犹如连环炮一般的痛斥,不给陈凯之解释的机会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头顶都快要冒出烟来的刘梦远,虽是被骂了,却没有硬碰硬,只是连连道:“先生息怒。”

    刘梦远深叹了一口气,一双眼眸微微垂了下来,满是失望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息什么怒,你有这样的才学,不去做一些正经事,不花心思在经史上,却放在这等无用的地方,你……太教老夫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至极。

    至于如此激动吗?

    刘梦远的激动,却不是空穴来风的,其实这书,若是寻常人写的,倒也罢了,可能还会博得一片掌声,可问题在于,陈凯之已经不再是寻常的人了,他是陈子,是入了地榜之人,怎么可以写这样的东西?

    刘梦远甚至感到恐惧,陈凯之毕竟太年轻,不晓得厉害,一旦衍圣公府追究,可能要坏掉陈凯之一辈子的前途。

    大好的前程你不要,你竟写YINSHU?

    痛骂了好一会儿,刘梦远最终觉得好像没什么意思,后果已经产生了,现在满大街都是这石头记,骂了有什么用?

    他再次恶狠狠地瞪了陈凯之一眼,才道:“这些日子,你乖乖读书,老夫去给你打听打听,奔走一下,看看事情有没有转圜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忙行礼道:“是,有劳先生。”

    他悻然地转身要走,刘梦远却又突然厉声道:“你,站住。”

    卧槽,没完没了啊,看来还得挨骂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纳闷,可心里一直对这位先生心里敬重的,自是不敢无礼,只得乖乖地回身道:“先生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刘梦远依旧气呼呼地瞪着他,仿佛要将陈凯之吃了,他气愤难平的样子,最后问道:“老夫只问你,这林黛玉,是否最终和贾宝玉会有一段良缘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陈凯之呆了一下,突然喝诉他回来,竟问的是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他不得不佩服曹公的手段了,一部书能够经久不衰,俘获无数人心,这扣人心弦的故事,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石头记只是一个开篇,可也想不到刘先生已经气恼如此了,可看起来竟也是身陷其中了。

    刘先生见他错愕,却是气咻咻地道:“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想好!”

    陈凯之不敢说实话,他觉得若是说了实话,现在盛怒中的刘先生,一定会把自己撕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梦远脸色微微缓和一些,他冷冷地看着陈凯之道:“这林黛玉起初,你便暗示体弱多病,老夫怎么觉得你这是故意为之,早就埋下了伏笔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。”陈凯之面不红气不喘地忽悠。

    “噢,那你去吧。”刘梦远挥挥手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才长长松了口气,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被刘梦远痛骂,也只是这件事的一个小插曲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因为这本书,整个洛阳城,已是轰动了。

    这石头记,故事远超眼下的话本,其中的故事,更是牵动人心。

    于是整个洛阳城沸沸扬扬起来。

    喜爱这书的人,都是爱不释手,各种相关的争议和讨论,更是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那学而馆,近来印出的书,都已经兜售一空,不得已之下,只得加印,而另一方面,许多抄书人,则借此机会四处抄书兜售。

    短短几日时间,竟已卖了三万多册。

    三万,还是话本,这几乎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,甚至可以说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用后世的话来说,这便是现象级的作品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卖得火热,许多人也极爱看,可是争议却是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此书太……YINHUI了,这等东西,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。

    因此,有不少人也在叫骂,更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陈凯之对此,却是置之不理,似乎对此,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他唯一做的,就是到了莛讲时,继续他的故事,而他的故事在莛讲之后,用不了多久,便有人送到了学而馆。

    再不久之后,新的一集便刊印成册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人阁的白云峰之下,在这山门前,门童却得到了几部已经整理好的《石头记》,此书的荐人,却不是刘梦远,而是衍圣公府子爵李文彬。

    李文彬……

    虽说荐书,多是需要学宫的博士,可衍圣公府的子爵,亦是非同小可,确实也有荐书的资格。

    于是,钟声响起,诸学生汇聚在了聚贤厅。

    此前,那篇《正气歌》还未发榜,近来没有什么良辰吉日,正气歌虽已入地榜,可天人阁历来的规矩,却是需选择吉日放榜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放榜有放榜的规矩,天人阁倒也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童子进来禀报之后,学士们都笑了。

    又是陈凯之的文章。

    这陈凯之,已经给了诸学士们太多太多的惊喜,而这一次,却不知又有什么佳作。

    杨彪颔首,露出很期待的样子:“念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本话本。”童子回答道:“有洋洋十万言。”

    话本?

    学士们震撼了。

    诸文之中,话本的地位是最低的,甚至可以说,低得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在读书人们心里,这话本多是给那些泥腿子或者是闲汉们去讲的故事,是最粗鄙不过的东西。

    自天人阁建立以来,还从来不曾有人向天人阁推荐过话本,而今日,却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杨彪表情凝重起来:“怎么,陈凯之现在还写起了话本了吗?”

    语带调侃。

    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是,他怎么不务正业了?

    “也罢,既是荐文,那么,就请诸公们带着这话本,看两日,两日之后,再来讨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