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八十一章: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只跟曾进稍一交谈,便看明白了曾进的套路。

    此时,他却是含笑着道:“大人才教人钦佩,其实学生也听师兄提及过大人,说大人对师兄很是照顾。学生常听人说,仕途险恶,可师兄能得遇大人这样的上司,不知修来的何等福气。学生一直认为,才学是其次,品德才是重中之重,大人是有德之人。”

    咦……这人说话超好听啊。

    曾进捋须,忙是摇头,他的心情顿时愉悦无比起来,被人夸才学,其实对他这种年龄的人,已经不太看重了,毕竟是老翰林了嘛,反而是这有德之人,比这才高八斗之类,更令他觉得陈凯之是肺腑之词。

    看来,关系是拉得差不多了,对方看起来对自己也没有了戒心,很好,那就开始奔入正题吧。

    他正待要开口,陈凯之却是突然道:“不过,大人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,尤其是这睡眠,是至关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曾进一呆,却像是被触动了心事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睡眠一直不太好,于是叹了口气道:“这,倒是教你费心了,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还急着想奔入正题呢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道:“其实世上的事就是如此,许多东西,是欲速而不达的,与其刻意去追求,不妨把心放宽一些。”

    曾进又是一呆。

    他突然沉默了,双眸微垂着,目光里泛过一丝复杂。

    他的确一直忧思,想他在翰林已是十数年,一直希望能再进一步,毕竟许多比自己资历更浅的翰林,也都成了学士,可唯独自己依旧还是侍学,这侍学固然比邓健的编撰要高两个品级,可对于他这个年龄的翰林来说,却不免惆怅啊。

    年岁越大,他越是为此事心烦意燥,想要去讨好上官,却又拉不下面皮,对于大学士的一言一行,他都揣摩着,想着到底有什么深意,于是忽喜忽忧的,以至于这两年,总是无心睡眠,有时甚至是整夜的在花厅里负手踱步。

    此时,他又叹了口气,才道:“欲速而不达,可不欲速,就能达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拘谨地道:“其实达不达,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过程,人便是如此,其实似大人这般,已是不知多少人羡慕了,便是学生,至今还未金榜题名呢!许多人之所以惆怅,是因为只想着到达目的,却是忘了过程的重要,人生短促,不过是短短数十年光阴而已,这数十年的光阴,若是都耗费于达到某种目的,岂不是浪费了吗?相比于那所谓的目的,在这世上,每日的见闻,每日的喜乐,方才是最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竟是一下子触动了曾进的内心,曾进凝神思索起来,半响后,不禁吸了口气:“虽说是如此,人人都想要豁达,可又有几人做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邓健,本来笑呵呵的在旁听着,可听着听着,竟是愕然了。

    我去,这是什么节奏,不是说好了金玉良言来相劝的吗?

    转眼之间,怎么开始探讨人生了呢?

    他痴痴的不知说什么好,只能呆呆的坐在一旁听着,双眸微微的转动着,看看陈凯之,又看看曾进。

    可是陈凯之和曾进却是越聊越是深入,完全无视了他,仿若他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一番对谈之后,曾进竟没有提一句之前想要说的事,却只是唏嘘不已,甚至因为有所感触,双目之中,竟隐隐有泪光隐现。

    最终,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,万分无奈地感慨起来:“凯之所言,似乎也有道理,哎……时候也不早了,老夫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沉聚在他的情绪里,说罢,竟真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也连忙站起来,道:“学生恭送大人。”

    曾进笑了笑,二人并肩而行,陈凯之将他送至前院,等他上了轿子,不免叮嘱:“大人,且记住学生的话……做人,最重要的是开心!”

    曾进朝他颔首,才放下了轿帘。

    邓健疾步出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那轿子去远,最后瞠目结舌地道:“曾大人,这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凯之目送曾进的轿子离开,方才旋身看向自己的师兄。

    此刻,邓健完全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那轿子远去的影子,陈凯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旋即便意味深长地道:“师兄,这位曾大人,是你请来的救兵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突的这么一句,总算令邓健回了神,他连忙摇头,支支吾吾地道;“不,不是,什么救兵,你胡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也不转弯拐角了,很直接地道:“他是你请来劝我的,你觉得你劝不住我,所以才请了他来。”

    都到了这个份上了,邓健也不好再装模作样了,只好默认,却是苦笑道:“哎……这曾大人平时口若悬河,关键时刻,却不济事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莞尔一笑,眼中闪过一抹睿智之色,道:“这自是当然,我早料到他的手段了。无非是想推心置腹而已,所以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师兄,你真该好好学学,不然你以后还有的亏吃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邓健呆了一下,不可置信地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好小子,你还会读人心呀,真是阴险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面对邓健的吃惊,却不以为然,而是慢悠悠地道:“这位曾大人,一看精神萎靡,显然是睡眠不好,一个人睡眠不好,十之八九,是因为他心里有心事,他有什么心事呢?”

    陈凯之似笑非笑地看着邓健。

    邓健呆呆地道:“什么……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陈凯之对邓健的后知后觉,不禁忧心,这家伙,这些年,还能好好地做着他的官,得是有多大的运气呀!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,才叹息道:“这还看不出来,亏得你还和他相处了这么久,他已年过四旬了,却还只是一个侍读,你说,换做是你,你不会心焦吗?所以我先狠狠夸了他一番,赞扬他的品德,使他对我放下任何戒心,拉近了彼此的关系,随即再用一句欲速而不达,先触动他的心事,之后再良言劝慰,此时,他定然感触万千,其实现实如此,于他来说,岁月蹉跎,明知自己再难平步青云,早已断了痴心妄想,心中的焦虑,不过是出于对自己现状的不满罢了。平时这些东西一直都藏在心里,不敢示之于人,这积攒的久了,宣泄不出,这才生出了心病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先模棱两可的抛砖引玉,接着慢慢的引入这个话题,他心中的郁郁得到了宣泄,现在,只怕心里轻快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邓健目瞪口呆,嘴角轻轻蠕动着,老半天才吐出话来:“可是……他是来劝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撇撇嘴,格外郑重地说道:“我不需要劝,我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做的每件事,都是深思熟虑,绝不会是一时冲动,所以我不想做的事,即便刀架在脖子上,也绝不会做。可我想做的事,任是九头牛,也拉不回。师兄,这个故事,我一定要讲完,箭已在弦了,不得不发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只朝邓健一笑,眼中闪露着坚决的光芒。

    邓健却只是恐怖地看着陈凯之,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而那曾进坐在轿里,直到过了一条街,才猛然醒悟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就告辞而出了,不是该去劝这陈凯之的吗?

    怎么进去之后,一句劝告的话都没说出口,反而被陈凯之……

    他忙吩咐轿夫:“且停。”

    轿子刚刚停下,曾进在轿里,却是突的苦笑一声,最后叹息道:“走吧,打道回府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直到现在,他才知道着了陈凯之的道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还真是洞若烛火啊,原以为自己以情感人,能说服他,谁料到自己却被以情感人了。他摇摇头,这样理性之人,哪里还需要自己去劝,还是别班门弄斧了吧,丢人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心里却是猛地想起了陈凯之的话:“做人,最重要的是开心!”

    这话很浅显,可细细一咀嚼,岂不正是自己的写照吗?

    这个小子……

    即使陈凯之这新作之事闹得不少人瞩目,可时间依旧缓缓而过!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学而馆的石头记终于刊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文一出,那学而馆是门庭若市,无数读书人前来求购。

    现在这石头记,已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了,比如这吴彦,就匆匆的买了一本去看。

    将书带到了学宫,此时还是天罡拂晓,陈凯之还在武院的校场,可文昌院里,许多人已经三三两两的来了,不少的同窗,竟都带了这《石头记》来。

    众人对此书,都带着极大的期待。

    因为陈凯之此前的文章,多是短文,而似这样的长文,却是罕见。

    甚至不少人认为,此书理当是一篇长论,定是和经史有关。

    可是当吴彦翻开了书一看,方才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竟是一本话本。

    陈凯之写话本?

    要知道,这话本在诸多文体之中,是读书人较为轻贱的,在不少人心目中,这和茶楼里的说书人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个月最后一天,老虎紧迫的需要月票,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