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七十九章:独乐乐不如众乐乐(1更求月票)
    这里大多数是什么心理,陈凯之自然是知道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完全不受那些阴沉沉的黑脸影响,依旧神色坦然。

    他不疾不徐的,等他讲到了‘却说秦氏因听见宝玉从梦中唤他的乳名,心中自是纳闷,又不好细问。彼时宝玉迷迷惑惑,若有所失。众人忙端上桂圆汤来,呷了两口,遂起身整衣。袭人伸手与他系裤带时,不觉伸手至大腿处,只觉冰凉一片粘湿,吓的忙退出手来,问是怎么了。宝玉红涨了脸,把他的手一捻。袭人本是个聪明女子,年纪本又比宝玉大两岁,近来也渐通人事。今见宝玉如此光景,心中便觉察了一半,不觉也羞红了脸……’的时候,所有人震惊了。

    若说那个梦,方才还只是隐隐约约的,可写到了此处,就直接是露骨了啊。

    其实放到民间,这也没什么的,甚至说不定还有人赞一句故事的剧情丰富呢!

    可是这是在宫里,还是在这专门用于给皇帝说学的文楼里,让一群受过圣人教诲的‘斯文人’听,便是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不但不体面,还让人觉得是yin秽之书。

    越是听下去,翰林们都一个个面面相觑的,双双眼眸睁大着,老半天回不过劲来。

    故事,是极好的故事,比坊间的那些故事,不知高了多少去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故事,放到了其他地方去说,或许能让人拍案而起,忍不住叫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的面色平静如水,似乎根本没发现众人的变化,依旧娓娓动听,继续说着他的故事,其实这时候,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里的规矩,陈凯之懂。

    文楼,是一个充分自由的所在,在这里,无论你讲什么,都不会触犯禁忌,所谓广开言路是也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讲个痛快吧。

    何必拘泥,像个胆小鬼似的呢?

    再说,太后不是很喜欢听吗?似乎有这么一个特别的听众,陈凯之就感觉很满足。至于其他的那些人有什么想法,陈凯之则是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所以他完全不在乎翰林们怎么看,而是认真地讲着他的故事。

    太后自然是这里最用心听陈凯之说故事的人,此时,她的手支着头,凝神听着,倒也不觉得这故事有什么不妥,只是心里生出了疑窦,那袭人到底有没有和贾宝玉……

    翰林们,面上还是老样子,一副很鄙视的样子,心里又不免想听接下来的故事进展。

    那在殿中角落里的稟笔小宦官,则是刷刷的进行速写,将陈凯之的每一句话,都记录在案。

    足足一个多时辰后,陈凯之已是口干舌燥了,等到正午的钟声响起,此时,就不得不说一句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了。

    语毕,陈凯之朝太后的卷帘方向行了礼,太后不舍地透过卷帘看了陈凯之一眼,道:“陈卿家的故事,真是令人回味啊,时候不早了,下回,哀家再听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颔首道:“娘娘喜欢,臣自然放肆的讲,现在学生该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的心里颇有惆怅,目光依旧紧紧地盯着卷帘后的那个身影,很是不舍地从嘴角吐出话来:“去吧,散朝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与诸翰林们俱都行了礼,才各自告别而去。

    陈凯之今日所讲的内容,对于翰林们来说,是极震撼的,多数翰林心情复杂,既沉浸在故事里,又觉得这过于大胆和放肆。

    好端端的才子,衍圣公府的子爵,做点什么不好,偏偏将自己沦为说书人,更严重的是,将这严肃的地方,变成茶楼一样所在。

    翰林们纷纷出了文楼,心里各种吐糟,却见陈凯之已快步而去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邓健都没有拉上,邓健不得不快步追上去,这翰林院的侍读学士杨文昌则是抬眸,远远的眺望着那少年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阳光笼着他,衬得那颀长的身影越发飘逸潇洒。

    他板着脸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身后倒有人低声唤他:“杨公。”

    杨文昌只听声音,却没有回眸,只是道:“文彬,何事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李文彬,李文彬恨恨地朝那陈凯之的背影看了一眼,笑道:“这陈凯之这般的无礼,若是每次莛讲都在说他的书,那我等翰林,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杨文昌方才回眸看了李文彬一眼,含笑道:“嗯?”

    李文彬悄悄地打量了下杨文昌的神色,见他没显出什么厌烦,一副洗耳恭听的神色,他便继续道:“这石头记,简直是粗鄙至极,他将这文楼当做了茶楼吗?若是翰林院不能有所举措,继续任他这样放肆下去,只恐翰林院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啊。翰林院中,杨公历来刚直,为何不劝谏一下太后娘娘呢?”

    杨文昌却是眯着眼眸调侃式地看着李文彬,答非所问地道:“我听说,李侍读和陈凯之有嫌隙?”

    李文彬的脸皮倒是厚,反是正气凛然地道:“这是私仇,可现在下官所谈的,乃是公义,下官乃是翰林,无法做到坐视陈凯之这般侮辱翰林院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杨文昌微微点头,却是漠不关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文彬看了杨文昌一眼,继续道:“而且据闻,赵王殿下并不喜这个陈凯之,他的那篇洛神赋,可至今还在外流传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似乎一下子说中了杨文昌的心事。

    杨文昌面色微微暗了暗,旋即看着李文彬,面无表情地徐徐问道:“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弹劾!”李文彬阴沉着一张脸,咬牙切齿地道:“自然是要联合同僚们阻止这件事,所以我觉得该弹劾他。”

    杨文昌却是笑了,看着李文彬的目光掠过失望之色,不过仅是一闪而过,他便收敛起内心的情绪,轻轻捋须。

    “在这文楼之中,无论说什么,都是无禁忌的,既然如此,该弹劾他什么呢?弹劾他说这YIN书吗?若是弹劾,这岂不是说,朝廷可以在文楼中以言论罪吗?只怕到时候,翰林院就要炸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一听,顿时意识到自己过于天真了,文楼的莛讲,之所以翰林们畅所欲言,是因为他们无论说什么,都是无禁忌的,这本就是翰林院的特权,现在若是以言治罪,其结果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届时,最先反对的,多半是自己的那些同僚吧!今日可以因为陈凯之有伤风化,在文楼说YIN书而治罪,明日岂不是又可以以大逆不道的言论,治罪吗?

    那这弹劾就没意义了,反而伤到自己的同僚,那到时候,自己则是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瞬间想明白之后,李文彬一脸无助的抬眸,直勾勾地看着杨文昌。

    杨文昌微微一笑,微眯着一双眸子,似已看穿了李文彬。

    杨文昌在心里不免有些鄙夷李文彬,这个人,徒有虚名罢了,除了炫耀他的学爵,简直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杨文昌却是什么都没有表露,只是道:“所有莛讲的内容,都会记录在案,随后会送文史馆封存,这,你是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杨文昌突然说起这个,李文彬略有不解,只是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杨文昌又道:“那何不将陈凯之讲的这些故事抄录一份,流到市井里去呢?一旦流入市井,朝野内外,就都关注了。更何况,衍圣公府,还有天人阁,也会关注。甚至还可能流到各国的文馆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不禁动容,眉头微拧着,细细在思索着,口里随之道:“杨公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杨文昌眼眯的越发的深了,可那眼眸里的光芒透着幽深。

    此时,他淡淡开口,提醒李文彬。

    “这等下三滥的玩意儿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一旦天人阁,衍圣公府,甚至各国的学宫、文馆关注,这堂堂的曲阜子爵,文章进入天人榜的陈才子,他这下三滥的东西,便是天下皆知了。到了那时,衍圣公府还会坐视不理吗?天人阁又会怎样想?若是传至各国,各国若是借此讥笑,这……就是有伤大陈朝廷体面的大事了。届时就完全可以干预了,朝廷可以纵容读书人放肆,可一旦伤了朝廷的体面,事情就不会简单了,那时……自有人会去收拾了这陈凯之了。而天人阁,亦有可能为了挽回声誉,而做出制裁。陈凯之乃是子爵,一旦他使衍圣公府蒙羞,衍圣公府,会轻易放过他吗?当他成了众矢之的,此人……也就无关紧要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……借刀杀人?

    李文彬闻之大喜,喜出望外地道:“杨公真是高见啊,学生为何不曾想到?我立即就去抽调关于这两次莛讲的记录,抄录一份,明日,不,今日便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杨文昌只一笑,似乎懒得过问的样子,便徐徐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李文彬却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处,一张面容里满是佩服之情,真是妙计呀。

    若是让天下人都知道,那陈凯之不是完蛋了。

    哈哈……

    他像是已经看到了陈凯之被世人唾弃的下场,竟是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大笑起来,陈凯之谁叫你招惹我,看你以后还怎么在我面前嚣张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