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七十六章:钦佩(3更求月票)
    那丫头款款取了文章。

    臻臻便道:“念来听听,陈公子的文章,必定是文采斐然的。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那个抢走所有人风头的陈凯之走了,可从臻臻的口中听到文采斐然四字,就又令在座之人,一个个的心里极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却还是有人尴尬地道:“是啊,这陈凯之为了讨得臻臻小姐的欢喜,一定在这文章上费了不少心,赶紧念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这话,绵里藏针。

    那叫珠儿的丫头缳首点头,接着便照着文章念道:“陈康肃公善射,当世无双,公亦以此自矜。尝射于家圃,有卖油翁释担而立,睨之,久而不去。见其发矢十中八九,但微颔之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众人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什么大作呢,这文章……也不过如此嘛。

    文字其实还算是恰到好处的,却是远没有陈凯之当初的文章惊艳。

    这样的文章,在座之人,谁写不出呢?

    这样也称得上文华无双?

    而且这显然是一个故事,说的是有一个人善于射箭,认为世上再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了,他也以此而自傲,有一次,他正在家中射箭,有个卖油的老翁放下担子,站在一边看,见他几乎百发百中,却也只是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这……故事似乎了无新意。

    差评。

    难怪了,这就难怪了。

    大家这个时候恍然大悟起来,难怪这陈凯之写了文章后就告辞要走了,估计也觉得这文章不过是泛泛之作,生怕被人取笑,所以赶紧溜之大吉了吧。

    李文彬打断那丫头,嘲笑道:“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文人嘛,总是自傲的,自以为自己牛X,至少现在李文彬已从方才《说齐》的阴影中摆脱出来,反正现在陈凯之不在这里了,少不得在所有人跟前讥笑一番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副,其实论起来,我也不比陈凯之差多少的样子。

    卷帘后的臻臻,似乎也对此显得有些错愕,她显然也不曾想到,陈凯之的这篇文章,竟如此的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虽是带着些许的失望,可她终究耐住性子道:“继续念。”

    那珠儿便继续念道:“康肃问曰:“汝亦知射乎?吾射不亦精乎?”翁曰:“无他,但手熟尔。”康肃忿然曰:“尔安敢轻吾射!”翁曰:“以我酌油知之。”乃取一葫芦置于地,以钱覆其口,徐以杓酌油沥之,自钱孔入,而钱不湿。因曰:“我亦无他,惟手熟尔。”康肃笑而遣之。此与庄生所谓解牛斫轮者何异?”

    这是说,那射箭的高人便问卖油翁,你也知道射箭,我箭法难道不好吗?卖油翁却说到,这有什么,不过是因为手熟而已。这人愤怒了,你居然敢轻视于我?卖油翁便说,我斟油给你看看,于是他取了一个葫芦放在地上,用一枚铜钱放在葫芦口,接着徐徐的将油倒进葫芦里,这油自钱的方孔中流入,却没有一滴油溅在铜钱上,之后,他对此人说,我这本事也没什么了不起,也不过是熟练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,真的是一个很平淡的故事。

    除了文笔较为精炼之外,几乎没有什么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李文彬将嘴角一撇,正待要讽刺,可……

    突然,他的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一下子,方才还绷着脸想忍住嘲笑的人,此刻却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是死一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手熟而已,这和庖丁解牛,又有什么分别呢?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射箭比卖油的人高尚,射箭射得再好,和最卑贱的卖油翁倒油入葫芦,而不湿铜钱,又有是什么分别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终于回味了过来,皆是面面相觑,此时但凡还有一点羞耻心的人,多半也已露出了惭愧之色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,分明是针对臻臻小姐的那一句‘文华无双’啊!

    什么文华无双!我陈凯之虽然文章作得好,侥幸得了一些虚名,引来人的倾慕,可这又如何,射箭的人,以自己高明的箭术而自夸,其实和卖油翁也没有分别,同样的道理,文章作的好,又有是什么可以夸耀的呢?

    不过是因为我陈凯之平时用的功多一些,读的书多了,所以手熟罢了。

    我陈凯之,不过是那个卖油翁,实在没是值得可以夸耀的。

    当所有人在嘲笑陈凯之卖弄的时候,陈凯之却遗下了这么一篇文章!

    方才李文彬还嘲笑他傲慢无礼,可这哪里是傲慢啊。

    世上可有将自己自比为卖油翁的傲慢吗?

    这篇文章,看上去泛泛无奇,却是寓意深刻,意有所指,文章的背后所蕴含的深意,瞬间将此文拔高了。

    你以为我陈凯之在炫耀,可实际上,我陈凯之压根只是想低调,你们争抢着这所谓的虚名,拼了命想要在别人面前表现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我陈凯之却是为盛名所累,你们以自己的心来度我陈凯之之心,你们在乎的事,我陈凯之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这一走的意思就更明白了……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    这厅中,如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此时,即便是李文彬,也无法厚颜说三道四了。

    现在说任何话,都犹如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臻臻也是呆住了,她自以为自己控制男人的手段,如何的高明,以为自己能够看透人心,以为她的那些‘花样’总能屡试不爽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终于意识到,自己经历了一场单方面屠杀式的挫败。

    她晶莹的眼眸里带着不解,却也多了几分钦佩,那个小小少年,到底有多深的城府啊,看起来,分明是个毛头小子,却为何……有这般的心志?

    臻臻深吸一口气,突有一种被人鄙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鄙视,绝不是那种道德先生们对她这样出身的人的所谓轻蔑。而是……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,说不清、道不明。

    臻臻的目光略显复杂,抿了抿唇,便道:“奴乏了,身子有所不适,只怕不能继续会客了,还请诸位公子自便。”

    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李文彬这些人,虽都好面子,好出风头,可也有着读书人的另一个特质,那就是羞耻心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又怎么还有心思继续在这儿呆,这得多厚颜无耻的人,才好意思继续在此高谈阔论,继续想着展现自己的才学啊。

    臻臻的一句逐客令,却是令众人都是一副如蒙大赦的样子,纷纷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都徐步而去,厅里终于彻底的安静了。

    臻臻这才赤足下地,缓缓地步出了帘子。

    只见她面容精致,修长的身段显得轻盈,她款款地走到了窗台,靠着这窗台,目光在这窗外的景色的流转。

    在这窗下,是车马如龙,灯火莹莹,可就在这长街上,臻臻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方才还挥毫泼墨的少年郎,此时手里正提着……提着的是……是……烧鸭吗?

    只见二人并肩而行,将那烧鸭攥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呃……自诩卖油翁的人……

    噗嗤……

    臻臻忍不住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久久地目送那二人徐徐的走远,直到消失在这惨然月色之下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突的,急促的脚步传来,珠儿听到了动静,掩门出去,过不多时,便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她到了臻臻身后,行了个礼道:“宫主,最新的消息传来,北燕军在乐浪大败,死伤无数,倭人袭了带方城,将其付之一炬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臻臻回眸,诧异地看着珠儿。

    竟……真的……

    “大捷,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臻臻颔首,尽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,口里则道:“这个陈凯之……要留意。”

    她眸里扑簌,此时此刻,除了震惊,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诸之城那儿,有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第一批的少年少女已是送去了,这数百人,甚为满意。”

    臻臻笑了笑道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笑的时候,如白兰花绽放,可在这笑意的背后,却又似乎掩藏着几许锋芒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哎,师弟,你怎么写篇那样的文章?这是师兄第一次去那天香楼啊,看来,似乎很不成功,原是想去见一见世面的,谁料到最后的结果竟是如此,真是遗憾啊,师弟,你是带师兄去XX的,怎可跑去那儿写什么卖油翁呢?大煞风景,给师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,以后再至这烟花柳巷,便忍不住想到自己是卖油翁……”

    邓健方才就坐在陈凯之身侧,自然而然,也就看到了文章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一场悲剧,世面没见到多少,这师弟却是砸了人家场子就跑,坑啊这是。

    陈凯之手里提着烧鸭,自然不可以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,只好笑道:“一时没有忍住,师兄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过了天香坊,街道便冷清起来,若非天上的弦月,这街上只怕要伸手不见五指了。

    邦邦……

    这是打更人的梆子声。

    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,之时报更……”

    子时了,新的一天,又来临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突然想起了什么,眼眸里掠过了一丝凄然,他忍不住抬眸看月,手上的烧鸭不禁滑落。

    “我的鸭!”邓健凄厉地惨叫,忙一下子扑倒上去,勉强将差点落地的烧鸭抢救回来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