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七十四章:语不惊人死不休(1更求月票)
    其实这的确是个坑,是一个陈凯之蓄意为之的坑。

    对于这李文彬的性子,陈凯之早就摸透了。

    此人心胸狭窄,还好面子,爱出风头!

    一次次的吃了陈凯之的亏,若是遇到机会,又怎么会肯让陈凯之好过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有出风头的本钱,如今在这天香楼,在美人面前,更是想要趁机表现。

    读书人嘛,吹吹牛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陈凯之随口一说,自己看过《说齐》这本书,其实就是一个诱饵。因为这本书的书名,就大致的揭示了书里的内容。

    说……齐,不就是说齐国的旧事吗?

    无非是分析齐国成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且陈凯之还给李文彬提供了一个极有用的信息,那便是这部书,也是梁子健先生的大作。

    李文彬是看过梁子健的书的,对梁子健颇为推崇,陈凯之给他的信息,就足以他自行的脑补了。

    梁子健先生最大的成就在于经史,而且最喜的便是春秋之中的霸道人物,比如梁子健先生曾撰写过关于楚庄王的解析,这……便是一个巨大的陷阱。

    李文彬了解梁子健,陈凯之则给了他足够的暗示,书名叫《说齐》,作者是梁子健,那么李文彬自然而然,也就自行脑补,认为这部书自己是有把握说出点子丑寅卯的,这必定是一本关乎于齐桓公的书,而一旦牵涉到了齐桓公,那么肯定少不了齐国贤相管仲的身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陈凯之询问李文彬的时候,那一句‘这本书李子先生不曾看过吧’,刻意之间,带着挑衅。

    李文彬是个极傲慢的人,此时便彻底的陷入圈套了,他白日才在陈凯之那儿吃了亏,又怎么容忍得了现在再逊陈凯之一筹。

    李文彬简直不可能忍了,轻轻咬着牙齿,面容里掠过恨意,不过仅是片刻间,那恨意便散去。

    三番五次的败在陈凯之手里,李文彬很不甘心,今日的他无论如何,也要找回场子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陈凯之得逞了。这世上,根本就没有说齐这本书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脸色苍白的李文彬,用一种看天上神仙一般的眼神,接着轻飘飘地道:“那么……李子先生是怎么看过这部书的?”

    伤口上撒盐啊。

    李文彬眼眸呆滞,满脸震色。

    因为他无法回答,他没法去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谎言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脸变得殷红起来,红到了耳根,他失措地看着陈凯之,除此之外,其余所有人都看着他,每一个人的眼神里,都已从最初的震惊里回过了劲来。

    方才李文彬过于出彩,表现得过了头,大家根本没有表现的机会,现在免不得一副调侃的样子看着李文彬。

    便连与他同来的那位师兄郑宏,这个时候的心情,大抵就是心头被一万头***奔过了。

    丢人啊,这脸真是从皇宫丢到了闹市了。他真是一万个后悔跟了这李文彬来此,现在只恨不得离李文彬远一些,巴不得面前有个地缝可以钻,这样自己便可以保住颜面。

    他轻轻皱着眉头,冷淡地看着李文彬,目光里透着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陈凯之则是徐徐地端起了茶盏,吹开了茶盏中那碧绿茶水上飘起的茶沫,随即他才笑吟吟地抬眸道:“李子先生,何故一言不发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轻描淡写,却是给了李文彬一股无形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他更感觉自己无地自容了,堂堂衍圣公府的子爵,竟闹出这等笑话,这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,瞬间只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,像是被人打了一般,格外疼痛。

    那……他必须得挽回面子,不然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?

    因此他迎视陈凯之的目光,支支吾吾地道:“或许记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呷了口茶,徐徐地将茶盏放到了案上,翩翩少年,显得极为淡定,没有那种拿捏了别人七寸便张狂的样子,却是宠辱不惊,令人不禁感觉感觉气度非凡。

    此时,他嘴角微勾,抿了抿嘴道:“是吗?我还以为李子先生当真对梁子健先生很是了解呢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一旁的一个客人终是忍不住了,噗嗤一笑。

    方才李文彬表达了对那梁子健先生的推崇,若是梁子健先生当真有这部书,李文彬怎么会说错?

    这等轻描淡写暗藏着机锋的讽刺,实是高明。

    李文彬双目无神,面色煞白,口里嚅嗫着,却不知说什么好。此刻他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,说什么也挽回不了自己的错误,因此只能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李文彬的心里其实是羞愤的,整个人被气坏了,心口像是一口巨石压在那里,呼吸都急促了,可是心里就算多厌恶陈凯之,此刻他拿陈凯之一点办法也没,只能怔怔地看着陈凯之,目光之中带着恨意。

    那帘中的臻臻小姐也是微微愕然。

    显然她没有料到,会发生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卷帘之后,是一盏冉冉的红灯,臻臻便欠身优雅的坐在胡凳上,红烛冉冉,照得她的肤色宛如凝脂一般剔透,峨眉明眸,玉面之上,没有施什么庸俗的粉黛,颦笑之间,都显得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臻臻起初对于这个来访的少年人,是没有太多在意的,虽然据说是个无双才子,可对于才子,她虽在此敷衍,却并没有太大的兴致,反而对于李文彬,她倒是高看了几分,这是因为李文彬背后,是一个经学世家,还有他身上的这个官身。

    这李文彬的前途,将来必定是扶摇直上。

    可万万料不到,就这么一个小小少年,看上去倒还稚嫩,却是反手之间,竟让李文彬直接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,甚至让李文彬毫无反驳之地。

    这份心思,还有那不露声色之后的城府,真是让人觉得罕见。

    臻臻这才意识到,自己产生了严重的误判,她忍不住透着珠帘,打量着隐约的陈凯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少年,看起来也不过十四五岁罢了,面如冠玉,长眉下,眼睛微垂,似是敛藏了光华在其中,除了俊秀,似乎很难看出这少年有什么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她便嫣然一笑,道:“前几日,我听人说北燕国与倭人在乐浪大战,北燕国大获全胜,真是可喜可贺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说起了当今天下的时局,转移了话题,这是有为李文彬解围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文彬在方才的话题上,分明已被陈凯之直接打倒在地,无论如何解释也翻不了身,臻臻善解人意,不管怎样,李文彬也是天香楼里的贵客,怎么也不能让李文彬太难堪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似乎也没有追究,面色淡淡一副懒得继续计较的意思。

    倒是臻臻开了这个头,许多人都忍不住兴奋起来,纷纷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不错,倭人被斩首三千余,伤者无数,不得不遁逃海外,我大陈虽与燕人并不和睦,可毕竟俱都是大汉之人,非蛮夷可比,此番大捷,扬眉吐气,大涨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倭人可恶,四处掠夺,现在燕人挫了他们的锐气,估计倭人有一阵不敢来骚扰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点头应着。

    论起来,其实大陈人并不喜欢燕人,当初北燕可是袭入洛阳,差点捣毁了大陈的宗庙。

    可在所有人的心目中,所谓汉夷有别,这倭人,就权当是禽兽了,燕人是可以联合或者是商谈的对象,可是蛮夷就是蛮夷。

    众人从骨子里厌恶倭人。

    臻臻抿嘴而笑,见众人热议起来,余光瞥向陈凯之,却见陈凯之只顾着喝茶,不发一言,她不禁轻声开口问道:“陈子先生,为何只顾垂头喝茶?”

    陈凯之这才放下了茶盏,抬眸看了一眼,冉冉烛火下美若极致的臻臻,浅浅笑了起来,“因为茶很好喝呀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臻臻不得不佩服陈凯之是个格外有个性的人,而且他的回答……嗯……好像也没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嫣然一笑:“奴想问的是,难道陈子先生对于这场大捷并没什么触动吗?”

    连一旁的邓健,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这确实是喜事,师弟的情商真是太低了,这个时候,不是该表现出点高兴?

    于是他忍不住拉了拉陈凯之的袖摆,朝陈凯之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李文彬好不容易解脱出来,此时真是将陈凯之恨之入骨了,他一双眼眸微眯着,冷冷地看着陈凯之,嘲讽一笑道:“陈子先生是怜悯倭寇吗?”

    怜悯倭寇?这话里的意思是他支持蛮夷入侵,若是让人以为他站在蛮夷这边,那恐怕全天下人的口水会将他给淹没。

    他以后恐怕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我靠。

    那他岂不是毁了?

    这个李文彬真不是什么好人,但凡捉摸到一点点的机会,都能什么屎盆子都想着往他的身上扣。

    陈凯之本来是不想参与这个讨论的,可对于李文彬还想作死,这种如蟑螂性质一般的人,他最大的兴致就是,见一次,踩死一次!

    此时,陈凯之便微微一笑道:“因为根本没有大捷。”

    真是……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众人愕然。

    连臻臻也错愕地隔着帘子看向陈凯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谢谢大家的支持,可是还有不到两天,这月结束,眼看月票榜的激烈,老虎心急如焚,码字很累,这创伤更痛,好吧,老虎只能继续求助于大家了,可还有支持的吗?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