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七十三章:很不简单(5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不理身后气咻咻的邓健,淡定地走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只见这里,竟是临江的一处阔厅,此时,一排的纸窗都打了开来,可遥看对面的洛河,那河面在月色和近河的灯烛照耀下,闪耀着点点的光芒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这阔厅里,只见这里的装饰,倒不再是堂皇,非要形容的话,那理应该叫考究。

    表面上古朴的一个小物件,若是仔细去看,便可发现细节上的巧夺天工,又或者……有着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而在这里,早有几人在此闲坐了,左右各有丫头伺候着,斟茶递水。

    大厅是隔断的,中间是一层珠帘,珠帘里隐隐约约的,似有一个风姿绰绰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来客,却只好坐在前厅,他们似乎都很愉快,脸上带着或深或浅的笑意,神色间显得精神奕奕的。

    只是,当陈凯之与这些人的目光交错之时,却发现……遇到熟人了。

    只见李文彬和郑宏正坐在靠近珠帘的位置,李文彬此时显得风度翩翩,再加上他相貌本还说得过去,因此在这厅中,显得鹤立鸡群,器宇轩昂。

    而郑宏只是堆着笑,手上抱着茶盏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宾客,非富即贵,却都表现得很正经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这里是学宫呢。

    陈凯之一看到李文彬,顿时大倒胃口,什么好心情都一下消失无踪,不待多思索,便直接旋身想要走。

    李文彬倒也注意到刚来的陈凯之了,先是略有错愕,可见陈凯之转身,顿时笑了:“陈子先生,既然来了,为何要走?”

    在座的其他人动容,有人道:“这位便是今日封了子爵的陈凯之?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郁闷,却只好驻足,回过身,朝诸人作揖:“打扰了,噢,李子先生也在?”

    现在李文彬最恨人叫他李子了,听着陈凯之叫他,心里直恨得咬牙切齿的,极力的隐忍后,面上才不露声色地道:“既然来了,不妨来坐坐?方才臻臻小姐恰好说到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只是笑了笑,说到自己,倒未必是格外青睐,毕竟自己在朝堂上封了爵,此时一些消息灵通的地方,理应已经开始谈论。

    不过依着李文彬的尿性,肯定没少说自己的坏话吧。这种人狗嘴里还能吐出象牙来?应该是不能。

    好吧,虽然他的确不想跟这个李子呆在一起,不过现在……既来之则安之吧。

    他和邓健上前,早有丫头给陈凯之和邓健安排了位置,陈凯之和邓健跪坐下,便有人殷勤地端茶递水来了。

    珠帘之后,那女子颇为高傲,却是淡淡道:“方才听李翰林说,陈子先生是大陈第一才子,失敬,公子相貌非凡,举手投足,倒像是书中的人一般。”

    后头的恭维,陈凯之直接略了过去,这等恭维,对于歌楼里的头牌来说,简直就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 出身此处的女子,早已是人精了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这是她们的长处。

    倒是前一句,这女子称呼李文彬为李翰林,却令陈凯之心里不禁警惕。

    李文彬今日在文楼里吃了亏,被自己以讲故事的方式骂了一通,所以他对李子二字,肯定是极反感了,可这毕竟是糗事,难道李文彬跑来这儿,会和臻臻小姐说,你以后别叫我李子了,改叫李翰林?

    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因为这就等于是李文彬形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既然李文彬没有说,白日的事也不过才发生不久,而这臻臻显然是和李文彬熟络的,从前必定是叫李子先生,可今日却是改了称谓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这天香楼,亦或者是这臻臻,很不简单!

    甚至可以想象,她们一定有一个异常快捷的渠道,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得到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这件事发生在朝堂,就更不简单了,那完全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了,第一时间传来消息的人,不是宦官,想来就理应是某个翰林了。

    可问题又出来了,宫中每日发生的事实在太多,若只是有人跑来这里玩乐,随口一说,被她们听了去,记在心里,显然这个概率极低。除非……

    除非是有专门的人将宫中事无巨细的消息,随时都会通过某种网络,传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心里猜测着,面上却是一副清闲自在的样子:“哪里,学生惭愧得很,愧不敢当,久仰臻臻小姐芳名,今日有闲,和师兄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平淡,从容坐着,一张清隽的面容在莹莹烛火下格外耀人眼眸。

    可那珠帘后,臻臻道:“是吗,奴刚从南越来此不久,陈子先生竟耳目这样灵通,就知道奴的名字了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下尴尬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一时无语,卧槽,不按常理出牌啊。

    好在他总是淡定,倒也不以为意的样子,只笑了笑,便算略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文彬此时瞪了陈凯之一眼,强笑道:“陈子先生来此,倒是让我们此前的话题不能继续了,真是遗憾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微笑,双眸挑了起来:“噢,不知什么话题?”

    李文彬笑吟吟的看了一眼珠帘,也不知他能否看清里头的那所谓臻臻小姐,却是道:“臻臻小姐问,我等近来读什么书,我读的是开平年间,梁子健先生的春秋新注,这位梁子健先生,对春秋的理解极深,世所罕见,此书想来世人所知的不多,在我看来,实是精彩绝伦,尤其是《无骇帅师入极》中的解析,更堪称绝唱……”

    他开始滔滔不绝起来,这家伙水平确实不低,说得天花乱坠的,那珠帘之后的臻臻小姐,似乎对于春秋也颇有涉猎,好几次附和他,至于其他人,自然也就没机会插口了。

    李文彬此刻觉得自己大放异彩,心里畅快到了极点,待说得差不多了,呷了口茶,却是挑衅般地看向陈凯之道:“陈子先生,近来读的什么书?”

    李文彬笑嘻嘻地看着陈凯之,面带着谐趣之色。

    陈凯之岂不明白,这家伙是想找回白日的场子?何况,美人在此,也想压一压自己,显出自己的不凡。

    而这句话里,显然是有陷阱的,若陈凯之说自己看了四书五经,就显得平淡无味了,也难以讲出什么来。可若是说自己看了其他的书,自己毕竟还在学宫学习,就不免让李文彬找到口实,说自己不务正业。

    李文彬朝自己挑挑眉,似乎想陈凯之赶紧跳进他的坑里去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不咸不淡地道:“近来,也没读什么书,倒是李子先生所说的梁子健先生,学生上月,倒是看过他的《说齐》,梁先生故去了两百年,却有无数经典传世,这部《说齐》,更是他的精髓所在,说的乃是齐桓公争霸的典故,不过知道此书的人,凤毛麟角,李子先生想来没有看过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《说齐》,都不由到底摇头,都对这本书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这李文彬眼眸一闪,却见陈凯之朝着他笑。

    他便冷冷道:“《说齐》而已,无非说的是齐桓公与管仲之事,分析管仲变法之利弊,此书,倒也不算冷,我早已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罢,纷纷看向李文彬,不得不佩服李文彬博览群书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时代,书籍可不是写出之后,就可以动辄印刷数万数十万册的,绝大多数书,都只能靠抄写,抄写之后,再进行收藏,正因为如此,书籍才属于奢侈品中的奢侈品,想要寻访一部书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臻臻小姐在珠帘后,也不禁感慨道:“李翰林果然博古通今,教人佩服啊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微微一笑:“惭愧,其实不过是嗜书如命而已,这是李家的祖训,我为人子弟的,岂敢相忘。毕竟,这世上的学问,靠的是刻苦用功的读书,才能扎实根基,单靠一些小聪明,固然可以风SAO一时,可迟早,还是会露出马脚,学海无涯苦作舟,正是此理。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宾客亦是称赞不已。

    那臻臻小姐借机道:“李家的家学渊源如此,实是佩服,奴在此,也见过不少书香门第的子弟,却都远不如李翰林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听的很受用,满面红光,他挑衅似得看向陈凯之,意思是,你这个小子,也配和我斗?

    陈凯之感受到他的挑衅,却是面色平淡如水,然后,他一字一句道:“李子先生博览群书,让人佩服,不过……我方才想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起什么?”李文彬鄙视的看了陈凯之一眼。

    陈凯之面色古怪起来:“学生好像记错了,梁子健先生,根本就没有一部叫《说齐》的书,最近想来是学业繁重,所以……记忆产生了混淆,学生想说的是,何休所提的《公羊传》,哎,你瞧瞧我这记性。”

    没……有……说齐这部书……

    特么的你压根记错了!

    李文彬瞬间感觉自己浑身的气力都像被抽离了般,整个人一瘫,方才还跪坐的笔直的样子,却是瞬间瘫坐于此。

    你特么的逗我!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