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六十六章:参加筳讲(3更求月票)
    想到陈凯之将要身败名裂,李文彬的眼角眉梢都是笑意,面容里满是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郑学兄却又板起脸来道:“自然,这些事儿也料不准,只能说是十之八九吧,明日就是吉时,按理,吾要先去觐见大陈的太后和天子,方才召陈凯之宣读学旨,学弟,等事情办妥了,你我再聚一聚,我们已经许多年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虽郑学兄如此说,李文彬心里依旧认定陈凯之就要倒大霉了,心情大好,眼眉透着浓浓的笑意,随即道:“不说这些,难得郑学兄来了洛阳,我该尽一尽地主之谊。”他眉梢中带着深意的样子道:“在这洛阳,天香楼是个好去处,不似去曲阜,竟连歌楼都禁绝了。”

    郑学兄只笑了笑,既没有应承,也没有摇头反对,只是道:“等办完了正事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文彬只是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到了次日清早,陈凯之又是早早的起来,倒没有如往常那般赶去学宫。

    他装束一新,想到又要入宫,而这一次,竟要是去参与筳讲,这……筳讲所在的文楼,便是传说中的‘天子堂’,几乎是所有读书人的人生志向,若说不激动,却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正想着,邓健已经在外间再三催促了,他身为翰林,今日也是需参加筳讲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宫中居然有马车来了,这令陈凯之不免受宠若惊,师兄弟二人倒也不客气,准备妥当了,便直接上了车,朝着那洛阳宫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,坐在马车里,邓健免不了滔滔不绝的交代陈凯之许多事,多是筳讲中的规矩:“到了文楼,你什么事都不要管,尽力少说话,翰林们个个满腹经纶,能言善辩,而且在筳讲中,是最不客气的,别让人抓到了话柄,否则非要被人穷追猛打不可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只点头道:“噢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转眼之间,便已到了洛阳宫外,禁卫验明了正身,才放二人进去。

    宫中的规矩森严,所以刚刚穿过了宫门的门洞,就已有接引的宦官等候了,领着师兄弟二人朝着宫苑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

    衍圣公府的使者郑宏已至宣礼殿,朝着太后行了大拜之礼,口称:“学下见过娘娘,娘娘金安。”

    太后这几日显得心事重重,为了陈凯之的事,她已是几日不得好眠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怎么如此大胆呢,关键时候也不知收敛下。

     不过太后又忍不住略有感慨,这有先帝的秉性啊。

    坐在凤椅上的太后,神色淡淡地看了郑宏一眼,只遵照着礼仪接见郑宏,所说的,也不过是一些场面话罢了:“衍圣公身子可好?”

    郑宏道:“尚好,有劳娘娘挂心。”

    太后便微微一笑道:“年初的时候,他命人进献了五石散,说是能延年益寿,哀家啊,倒不指着靠这个来延年,倒是赐给了虢国公,虢国公连说这五石散真是灵药,至今还心急火燎的寻哀家再赏赐一些呢。”

    郑宏心里便明白了什么,随即道:“是,下学回到曲阜之后,便立即禀告衍圣公,不日便将这神药送来。”

    太后只是轻轻点点头::“此番你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郑宏道:“为的是宣读学旨。”

    太后的眼眸里闪露出意味深长,道:“什么学旨?”

    “事关着忠义候的大典。”

    太后的心里不免微沉,显得忧心忡忡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确为陈凯之感到担忧,可是此刻却不能表现出来,她极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依旧神色淡淡地说道:“是吗?想不到衍圣公府,动作如此之快,以往的时候,也不曾见你们这般心急火燎,哀家还以为,没有数月的功夫,衍圣公府还没有决断呢。”

    郑宏恭谨地道:“下学这便不知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嫣然一笑,心里却是警惕,便道:“不知何时启封,宣读学旨?”

    “要等吉时,一个时辰之后。”

    太后颔首:“哀家听闻了此事,特意将陈凯之召至文楼,今日乃是筳讲的日子,郑卿家久在衍圣公府,料想一定是学问精深的大儒,不妨就随哀家一道去文楼听听翰林们有什么高见吧,等到了吉时,再颁学旨,何如?”

    郑宏再拜: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另一头,陈凯之已经步入了文楼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走进文楼的时候,却是发现这里不过是不起眼的小楼。

    这令陈凯之颇为失望。

    在他的认知里,皇宫是天下最金碧辉煌的地方,这里的所有建筑都理应华丽炫目的。

    这已是他第二次来这洛阳宫了,可是所看到的,却颠覆了他往日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里的建筑,固然是宏伟,可里头的装饰,却多是朴实,甚至可以说是陈旧。

    皇家富有四海,可在这宫中,却极少见富贵之气,传说中的金地砖,还有贴着金箔的墙面、柱子,还有那什么白玉的灯架,竟是全无踪影。

    这令陈凯之摇头,上一世,他曾参观过凡尔赛宫,那种土豪之气,可谓是扑面而来,陈凯之踏入的时候,顿生尼玛这龟儿子真是有钱啊。

    反观这里,却显得过分的内敛,甚至比起金陵的某些大富之家,可能都稍有不如。

    或许,这便是所谓的儒家影响吧,儒家虽有许多糟糕之处,可是提倡的某些精神,在被统治者接受之后,某种意义来说,也不是坏事。正因为如此,可能许多统治者亦有贪欲,可在表面上,至少还会假装做出一些节俭的行为。

    大陈全盘接受儒家,是以恪守着为天下表率的思想,历代天子,对于洛阳宫,只是对原有的建筑进行修葺,修修补补五百年,楼塌了方才新建一下,指导精神,也大多还是以朴素为主的,似那种墙面贴金,地上用琉璃,这种土豪的玩意,则被认为是昏君,是亡国的征兆。

    此时,文楼左右,已座无虚席,百来个翰林官,正尊卑而坐。

    邓健乖乖地坐在了末席,他的资历最低,而在这里,却没有陈凯之的座位,他索性只好站在了门角。

    翰林们见了陈凯之来,都不约而同地朝陈凯之上下打量,各怀心事,却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陈凯之对于这些翰林,却是不敢轻视的。

    学宫和这里不一样,学宫说穿了,还是学校的性质,那里的人,都是以学问的优劣来论英雄;可在这里,是官场,固然翰林的职责,和学识有关,可是凡事只要掺杂了利益,就全然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文采无双的陈举人吗?”

    终于,人群中爆发出了一个声音,只是那声音略带嘲讽之意,格外尖锐。

    陈凯之逡巡过去,一眼就认出了,那说话之人正是那位‘李子先生’。

    只见李子先生很不客气地看着他,面带调笑。

    这李子先生,正是那李文彬。

    李文彬今日颇有底气,既然衍圣公府将礼仪看得比天还重,那么自己正好趁此机会先表明态度,显得自己真知灼见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是冷然地看了李文彬一眼,眼角的余光却看向其他的翰林。

    一个李文彬,他懒得理会,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若是置之不理,就显得没有格局了,这很容易让翰林们将自己和李文彬视之为一个整体,同仇敌忾,所以陈凯之笑容可掬,朝李文彬的方向作了个揖,淡淡说道:“末学后进,当不起才子二字。”

    许多翰林见了,纷纷暗暗点头,觉得陈凯之没有才子的狂傲。

    李文彬目光一冷,正待要开口,这时,有宦官唱喏:“陛下驾到,太后驾到。”

    文楼里,瞬间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见这位大陈的天子,小皇帝似乎长大了一些,不过没什么用,依旧还是被人抱着,似在熟睡。

    而太后则头戴凤冠,穿着朝服,举步进来,那郑宏则是蹑手蹑脚地尾随其后。

    众翰林齐声道:“吾皇万岁,娘娘金安。”

    太后进殿之后,回眸看了门角的陈凯之一眼,别有意味地竟朝陈凯之笑了笑。

    陈凯之以为自己眼花了,一时失神,这眼眸……还真是……怪怪的。

    他忙垂头行礼,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
    不多时,太后已进入了帘后,接着便不动声色了。

    一个宦官唱喏道:“娘娘有旨,诸卿随意吧。”

    所谓随意,便是让大家各抒己见,这是筳讲的老套路,毕竟来这里是学习的,翰林们都是饱读诗书之人,无论是太后还是皇帝,今日都是‘学生’。

    可是太后却开了口:“站在那里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宦官忙看过去,见翰林们都是跪坐,唯独陈凯之站着,便道:“是娘娘召来的学宫举人陈凯之。”

    太后在帘后,没有人能看清她的表情,不过她声音却显得冰冷:“既如此,为何不赐坐?”

    宦官见娘娘似有动怒,哪里敢怠慢,忙搬了一个软垫来,放到了陈凯之身前。

    陈凯之行礼道:“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虽隔着卷帘,陈凯之熟悉的声音,却依旧让太后心里一暖,她却没有回声。

    于是这文楼中又陷入了死寂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