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六十二章:赐爵(4更求月票)
    听了这童子的话,衍圣公的脸顿时拉了下来,口里忍不住地道:“竟有此事?堂堂大陈,竟闹出这样的笑话?”

    衍圣公显得怫然不悦,一张面容越发阴沉,就像天要塌下来一样似的。

    “祭文呢,取来!”

    童子忙将祭文送到了衍圣公的面前。

    衍圣公扫视了众人一眼,见诸人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,便没有接祭文,而是道:“洛阳出事了,洛阳学宫,在祭祀大典上,竟闹出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诧异起来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出事?这五百年来,从未出过事啊,这么庄重的祭祀,对于各国都算是大事,怎么会出事?

    于是大家都露出了甚是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衍圣公便将事情大致地说了一遍,脸上露出了深深的忧虑之色,在他看来,这简直就是礼崩乐坏的苗头。

    而后,他这才看了童子一眼,道:“将文章,念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童子颔首:“天地有正气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沉默着,听着朗诵。

    一开始,所有人明白了为何会出事,可是很快……开始有人动容了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属于一篇足以流芳千古的佳作,即便是衍圣公府不去推广,也足以光耀万世。

    震撼。

    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盘绕在每一个人心头的,除了震撼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待文章念毕,杏林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后,终于,文正公率先开了口:“文章,是极好的文章,堪称绝唱。只是……吾以为,此文放在祭祀大典,确是失礼之极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片好文章,只是……

    衍圣公的面色依旧阴沉无比,依旧显得很是不悦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心里最为抵触的地方,文正公说的是对的,一旦失了礼数,那么就是礼崩乐坏了。

    而礼崩乐坏,对于衍圣公府来说,则是最糟糕的情况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衍圣公便淡淡道:“那么,就下学旨申饬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一旁的文忠公却是忧虑地道:“写此祭文的,正是陈凯之,衍圣公府不可既褒奖又申饬。”

    衍圣公眼眸里掠过了不悦之色,显然认为陈凯之带来了麻烦,他冷冷道:“以申饬为主,否则一旦人人效仿,人心就要思变了。”

    文忠公却是摇头道:“公所谋深远,末学叹服,可是末学有一个疑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罢!”

    文忠公忧心忡忡地问道:“公以为,此文若何?”

    衍圣公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道:“好文。”

    随即,文忠公又问:“可以传世吗?”

    衍圣公三岁便读书,儒家经典,无一不通,怎么会不识货呢?他下意识便答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文忠公沉默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如公所言,此文一出,洛阳学宫顿时便乱了套,无数学子跟着咏唱,由此,足见此文的力量,那么此文肯定已经开始流传,洛阳学宫的学子们既然对此文推崇备至,那其他各地的读书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一旦此文成为经典,四处咏唱,并且传至后世,而公府却以礼法的名义对陈凯之进行申饬,末学所虑的是,天下的学子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衍圣公目光一冷,道:“你的意思是,禁绝此文,将其列为禁文?”

    “已经迟了。”文忠公叹了口气,才继续道:“何况此文正气凛然,所传颂的,正是圣人所倡导的精髓,一旦禁绝,更有可能是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刚才,衍圣公只想着礼崩乐坏,心下忧心而气恼,可经文忠公如此一说,方才意识到,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了。

    他踟蹰着,才抬眸道:“以汝之见,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文忠公正色道:“堵不如疏,何不如顺势承认此文呢?不但如此,还要对其大加褒扬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违反礼制的。”一旁的文正公慷慨陈词。

    文忠公摇头道:“何为制?衍圣公府予以承认了,这才是制。学府可以下文,将此篇文章列入祭祀忠义候的祭文之列,如此一来,就不算逾礼了。”

    衍圣公似也开始权衡起来,他目光流转,想了想才道:“此文确实是佳作,足以名扬千古,可是他先作三字经,又作此祭文,公府都只予以嘉奖,则就显得恩赏太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赐爵。”文忠公正色道:“学爵乃是公府颁发,本意是奖励那些为圣学做出贡献之人,这个少年人有此才学,若是不赐爵,委实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文正公却是皱眉道:“荆州卢家,如何交代?”

    文忠公脸色一冷,严厉道:“公府无须向人交代。”

    衍圣公权衡了片刻,便道:“卢家那里,明年再作考量吧,让他们等一等,陈凯之的事,汝等早早拟定学旨。”

    见衍圣公已下定了决心,诸人心思各异,却纷纷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见衍圣公垂着眼帘,不再开口,众人会意,纷纷起身,长长作揖,预备告辞。

    衍圣公只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李公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这李公,正是文忠公,于是其他人忙徐步而去,文忠公则是跪坐下来。

    衍圣公张眸道:“近来,星官夜观天象,说西方有一星,原本暗淡,近来突是耀眼无比,此星比邻文昌星,有取而代之的征兆,这莫非是礼崩乐坏之象吗,这一次祭祀,吾最担心的,是恰好印证了天象。”

    文忠公板着脸道:“公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衍圣公正色道:“但愿……是多虑了吧,吾蒙祖宗恩荫至今,深知守业之难,因此吾诚惶诚恐,不敢懈怠。近来有人呈上五石散,愈发觉得神明开朗,似乎参透了天机,可这天机,却又是若有若无。”

    文忠公轻皱了一下眉头,却道:“五石散并非仙药,还是少用为妙。”

    衍圣公不可置否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文忠公起身要行礼。

    衍圣公却突然道:“听说近来在北燕等地,有杂学余孽潜入,是吗?”

    文忠公道:“从前也察觉了许多这样的事,可最后查实,多是子虚乌有。”

    衍圣公便眼眸一沉:“总要防患未然不可,派出学使前去北燕查证吧,他们虽不成气候,可终归谨慎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抬眸,眼眸直视着文忠公,面带冷色,口气格外强硬:“宁杀勿纵!”

    文忠公垂头,不敢去看衍圣公锋利的眼睛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管这正气歌引起多大的争议,飞鱼峰的工程,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天的傍晚时分,陈凯之下了学回到家后,便有人登门造访。

    此人是个年过五旬之人,可看上去精神却是不错,他和陈凯之见了礼,便道:“小人姓王,叫王坚,贱名不足挂齿,公子称呼我为王匠作即可,小人负责督造过一些山中的寺庙,也曾为工部督造过一些宫殿,对于营造之事,倒是有一些心得经验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忙请他进屋来坐,见邓健在外探头探脑的,不禁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这个师兄,怎么跟做贼似的。

    邓健却不进屋,只在外头徘徊,陈凯之不禁觉得有些可笑,他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简直是让难逸理解,每次都先探头看看。

    陈凯之索性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随即,陈凯之目光放到了王坚的身上,徐徐说道:“营造之事,学生所知不多,往后倒是要请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王坚连忙道:“这是理所应当的,是分内之事,公子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王坚显得很拘谨,想来是因为匠人在这个时代身份低微的缘故。

    陈凯之面带微笑,很客气地继续说道:“不过学生颇有一些要求。”

    王坚恭敬道:“小人是公子雇请来的,自然都该听公子的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取出了一张密密麻麻的纸,交给王坚。

    王坚打开一看,里头不只有飞鱼峰的构图,还有各种营造的要求,很是翔实,可谓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其中最有意思的,恰恰是里头一些连自己都未曾想到的想法和构思,他看得有些痴了,极耐心地看下去,这才微微抬眸:“若是完全遵照如此来营造,小人倒是可以试一试,唯一的麻烦是,如此的工程,单凭人力却是不成的,需用火药开山炸石不可,这用火药开山炸石,可是犯禁的事,是杀头大罪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是不动用火药,似公子这般的构思,想要实现,却是难了,非要动用数千上万民力不可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开山是最难的,陈凯之的要求太高,就算再有钱,也经不起消耗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却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似的,笑道:“这个最容易,飞鱼峰可以用火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王坚呆了一下,一双眼眸里满是难以置信,嘴角轻轻蠕动,嗫嚅着:“这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知道王坚有些害怕,毕竟这个时候私用火药,那是杀头之罪,没人敢用。

    因此,陈凯之笑呵呵地解释起来:“飞鱼山身处学宫,学宫,可是法外之地,莫非先生忘了吗?学宫之内的事,朝廷想管管不着,而在飞鱼峰之内的事,学宫官学生也管不着,这是圣人赐予的大山,只要不出山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谁管得着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很快要过去了,手上还有月票的,别浪费了哈,希望能支持一下老虎吧!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