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五十九章:利令智昏(1更求月票)
    李子先生也似乎有些被触动了,可随即,李子先生似乎心里又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文章……实在太妙了。

    妙不可言,若以此来述说忠义候的生平,足以名垂千古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李子先生的脸色青白,双目无神,此时已经顾不得被这文章所感染了,他只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他侧目看了陈凯之一眼,心里莫名的涌上了一股巨大的恨意和妒意,李子先生忍不住身子微微前倾,低声道:“殿下,祭祀大典,已经一团糟了。”

    赵王的眼眸中显然掠过的是意味深长,他只伫立着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心里更觉得不妙了,要糟了吗?连殿下都被这文章所感染了?

    他心里嘀咕着,这可不行,这是坏了规矩啊,历来祭祀忠义候,无不是庄严无比,今日……这不是将这儿,当做了菜市口吗?

    李子先生想了想,便咬咬牙,小步上前,对着赵王殿下耳后道:“殿下若是再不约束,只怕这祭祀大典便要彻底成笑话了,请殿下三思。”

    赵王终是有了反应,他只略略地回眸看了李子先生,再俯瞰祭坛之下,眼中浮现出各种乱糟糟的场景。

    赵王不禁拧起深眉,眼眸里却似有些迟疑,像是拿捏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急了,目光含泪,痛心疾首地说道:“国朝五百年,从未有过这样的事,现在可是要闹出笑话来了,如果不处置写文的人,我们大陈颜面何存,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赵王恍然,目光掠过淡淡的怒意,此刻他也终于意识到,这场庄严肃穆的祭典,已经乱套了。

    此时,是不是该展现自己的威信呢?

    赵王似是想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……文章已经念完了,那礼官已是哽咽,他抱着手里的文章,身躯颤抖。

    胸腹之间,似乎有一股浩然正气,使他无法冷静。

    礼官抬眸,看着祭坛之下,无数人群似乎都在压抑着情绪,猛地,浩然之气仿佛在体内汹涌,礼官站定,面上带着泪痕,接着又用更高的声音歇斯底里的唱喏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”

    彻底的乱套了!

    这礼官,居然还要再念一遍。

    赵王有些恼怒,今日乃是他主祭,难道要让这场祭祀成为笑柄吗?

    这是绝对不行的,就算不为大陈想,也该为了自己的声誉着想,他堂堂一名王爷,怎么能让祭祀受人诟病?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都办砸了,以后还有谁信服自己?将来他的威信将荡然无存呀,这样糟糕的事情,赵王是不会让它发生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逾越了礼制,以此为祭,可是他的背后,又是谁安排了这篇文章?还有……

    赵王的眼眸微眯,带着冷意,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文章,若没有有心人的推荐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背后的人,是谁?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,简直不可宽宥。

    他那往常和蔼可亲的面容,突的显露出了寒芒,嘴角隐隐抽动着,浑身都散着冷意,几乎可以冰冻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他抬首看了李子先生一眼,朝李子先生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会意,立即厉声道:“祭祀大典,不可无礼!”

    他的话,和礼官口中的后半截的‘下则为山岳,上则为日星。’一道念出来,声音却被礼官的声音盖住,众人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看向陈凯之,眉目微挑,格外冷漠地开口:“陈凯之,你惹上大事了,你可知道,为了这一场祭祀大典,我们大陈费了多少气力,你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奇怪地看着李子先生,清逸的面容里满是不解,俊朗的双眉轻轻挑起来,在这乱哄哄的环境之下,他勾了勾唇,浅笑问道:“先生,你利令智昏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大惊地看着陈凯之,一张面容隐隐的抽动起来,双眸透着渗人的怒意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是骂人。

    无非是说,李子先生为了自己的利益,而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一个人对读书人说出这番话,就形同于是在骂人了,而且还骂得很严重——傻X!

    其实陈凯之也不是骂人,因为他无法想象,李子先生这个时候还想要搞事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,李子先生根本没有心思去听这篇祭文,他满脑子里被杂念所充塞,想的只是自己利益的得失,所以他没有感动,没有感触,有的只是怒火。

    对这种人,陈凯之觉得没必要给颜面,更没必要有好的口气,因此陈凯之微眯着眼,冷冷地看着李子先生,眼角眉梢里满是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见陈凯之对自己如此不尊,立即狞笑起来:“你敢骂人?你完了,你完了,呵……”

    他嘲讽地看着陈凯之,继续道:“破坏了大典,这是十恶不赦之罪,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。你……真是好大的胆,竟是冒犯了忠义候的英灵……”

    可在这时候,祭坛之下,如潮的声音响起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。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竟是异口同声,无论是哽咽的人,还是方才沉默的人,又或者是激动的身躯颤抖的人,每一个人都随着礼官高声唱喏。

    这数千上万人的声音似冲破云霄,声震九天之上!

    礼官更是激动得难以制止,他此刻已经忘了自己的职责,心中存着无比的感动,他正气凛然地看着祭坛下的师生,接着一字一句地道:“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”

    无数的声音一齐回应他:“于人曰浩然,沛乎塞苍冥。”

    正气歌!

    这便是正气歌,若是这样的文字放在后世,对于绝大多数后世之人,不过是一篇好诗,一个好词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这个提倡着儒家精神的时代,在这些儒生们眼里,这正气歌,便如一道光,乍现眼前,十年读书,所学的,不恰是这正气歌中的浩然吗?

    “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”

    “皇路当清夷,含和吐明庭。”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沉浸在这文章之中,胸口激荡着的,是根植于自己骨血里的四书五经。

    而现在,声音越来越浩大,这巨大的声浪,可以掩盖惊雷,可以使那汹涌涛声亦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“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”

    “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”

    赵王也是心里大为震惊,他忍不住回眸看了身后的诸师生一眼,见众人都是沉浸在这篇文章里,一副无法自拔之态,最终,他骇然的目光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只拥有瘦弱之躯的少年,只是恭恭敬敬的站着,可是……却仿佛有一种不容小觑的力量,在他瘦小的身板背后,仿佛有着无数人,此刻,整个人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赵王心里颇为不喜,双眸不自然地微眯起来,斜斜地注视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即便有再多的怒意,也只能收敛起来,因为到了此时,他很清楚,自己这个贤王,应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有不甘,觉得自己堂堂天潢贵胄,身为这一次的主祭,竟被人带了节奏,可此时,他也不得不跟着所有人唱喏:“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在齐太史简,在晋董狐笔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便是精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本以为赵王会怒发冲冠,会收拾了陈凯之,可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他听到赵王的声音,看到无数人异口同声,这潮水一般的声浪席卷一切,宛如历史的潮流一般吧,车轮滚滚,顺之者昌、逆之者亡!

    李子先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他露出骇然之色,惊慌失措地看着陈凯之,而陈凯之则回以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逗比,到了现在,还在想着自己的蝇头小利,真是愚蠢啊。

    礼官一遍又一遍的念着祭文,而万千的师生们,亦是一次次高声朗诵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似乎背熟了,便所有人一起随礼官唱喏。

    学宫里,只剩下郎朗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等到所有人筋疲力尽之时,祭祀大典终于结束,无数人面带着欣喜,有人意犹未尽,可现在,真正为难的,却是这些礼官。

    说穿了,其实就是嗨过了头,现在冷静下来,发现这场祭典,实在有那么点儿‘胡闹’了。

    赵王则是什么都没有说,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他只是安静地旋身,领着李子先生走了。

    这就更令礼官和学官们大感为难了。

    若是赵王称赞一句,大家反而能松一口气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倒是陈凯之却知道怎么回事,赵王这个人,城府很深!他知道此时此刻,他说的任何话,都极可能会惹来争议,若是称赞,一旦这场‘不太成功’的祭典被人所诟病,他的声誉就可能遭受影响。

    可他若是斥责,现在无数读书人为之欢欣,就等于是站在整个学宫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所以,他选择了一言不发,转身便走,表面上是急于回去回复皇命,实则,是不表态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