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五十七章:一比高下(4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匆匆拜别了武子羲,便连忙到了文昌院。

    文昌院的读书人已都集结好了,预备开赴祭坛。

    陈凯之刚刚到,一个博士便焦急地叫住陈凯之道:“凯之,你为何在这里?快,去大成殿静候,你的文章,刘掌院已经推荐了,你去大成殿,随赵王殿下一道祭祀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汗颜:“赵王殿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赵王殿下是代天子而来的,不要再啰嗦了,快去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诸同窗,一个个羡慕的样子,也是大感汗颜,朝他们团团作揖,便快步往大成殿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到了大成殿后,这里禁卫森严了不少,陈凯之还未靠近,便有人厉声喝诉:“闲杂人,不得入内。”

    倒是有个学官出来看到了陈凯之,忙朝陈凯之招手道:“快入内拜见赵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也算是见过世面了,现在一个赵王已经吓不倒他了,毕竟他也算是曾和太后谈笑风生的人。

    他倒也不急,整了衣冠,才徐徐走入大成殿,便见赵王殿下,一身蟒袍,头戴七梁冠,面带威严地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那位李子先生也来了,就站在赵王的身侧,见陈凯之进来,低声在赵王的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祭祀总共是三篇祭文,李子先生是主祭,陈凯之和另一个文成院学兄的是次祭,那学兄早已到了,正站在一边,似乎没见过赵王这样的人物,所以显得战战兢兢的,甚至连头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倒是其他学官,却都不见踪影,包括了杨业也没有在这里,想必他们作为礼官,已经开始忙碌了。

    赵王听了李子先生在耳边的低语,很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陈凯之。

    陈凯之上前行礼道:“学生陈凯之,见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态度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赵王倒是笑容可掬地道:“我们见过,就不必多礼了,你的文章也入选了吗?”

    陈凯之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用余光瞥了眼陈凯之,面容里满是得意之色,淡淡开口:“是次祭,排在末尾。”

    语气里透着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历来这祭文的主次,都是以文章的高下之分来排列的,李子先生的意思是,他的祭文排在第一,水平自然是最高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就算入了入地榜和人榜又如何,还不是比我差那么一截,估计这榜也是那些人糊涂了,让他蒙过去了。

    因此他看着陈凯之的目光里,透着深深的鄙视之色。

    赵王虽然听出了李子先生的弦外之音,却并没附和李子先生的话,而是叹道:“很是难得了,小小年纪就有此成就,来,不必紧张,待会儿,本王率你等去祭坛,你们遵照着行礼如仪即可,这祭祀一年一次,参加的多了,也就无所畏惧了。忠义候素为天下人敬仰,待祭祀时,你莫要失态即可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很温和,一点架子都没有,若非是穿着蟒袍,倒像是个邻家的大叔,一点也不像是一位权倾朝野的王爷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道:“谢过王爷提点。”

    赵王坐下,李子先生殷勤地捧起茶来,端在赵王的面前,赵王将茶盏端了,侧目朝李子先生道:“有劳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将这些都看在眼里,今日的李子先生,倒不见上回那副淡漠的样子,甚至一脸喜滋滋地看着赵王道:“殿下日理万机,想是疲倦,学生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赵王便笑了笑,他目光却是慈和地看着陈凯之,一张脸温润至极。

    “据说你的祖籍也是颍川,上次太后当你面问起的时候,还曾说,或许你和本王五百年前是一家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的心里却不由的警惕起来,这种事,可能一句玩笑也就可以过去,可是细细追究,有些时候,不同人说的同一句话,性质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赵王的这句话,若是他点头了,说不准就成了冒充宗室了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含笑道:“不过是戏言而已,不可当真。”

    赵王突道:“若是宗室之中有你这样的子弟,也未尝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他似在感慨,估计是觉得宗室的子弟不太像话,又似乎是在赞赏陈凯之的才学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子先生道:“是啊,他虽是晚生后辈,不过倒也堪称才华横溢了。”

    赵王便侧目又看李子先生,道:“李子先生更是高才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殿下说笑了。”李子先生见赵王对陈凯之起了浓厚兴趣,心里是发酸的,道:“学生的祭文,不是还请殿下指正了吗?若无殿下指正,如何学宫会如此青睐,列为主祭。陈凯之,你的祭文,何不也请殿下指正一二?”

    这分明是有挑衅的意思,他对自己的祭文很有信心,故意这样提出来,不就是想当众碾陈凯之?

    陈凯之虽然鄙视李子先生的行为,却并没表现出来,而他心里也没有兴趣跟这种人比较,便摇摇头道:“学生并没有将文章带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心里觉得陈凯之这是不敢和自己比,否则就算没带在身上,也可以念出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是得意,胜了陈凯之,那么他的名声便更远播了。

    他终觉得压了陈凯之一头啊,心情大好,眯着眼,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:“这倒是遗憾,不过不打紧,待会儿就知道了。你的恩师,乃是方正山?”

    听他直呼自己恩师的名讳,陈凯之心里又开始反感了,别的事还好说,贸然念长辈名讳,是无礼的事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又道:“当初他在京师,吾倒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他倒是向吾请教了一些,吾与他,也算是有些交情了,想不到,他文才平平,却得了一个你这样出类拔萃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怎么都觉得他这是不带脏字骂人,顿了一下,陈凯之正色道:“家师没有提及过此事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含笑道:“这倒是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赵王只在旁静静喝茶,雍容大度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到钟声响起,赵王方才起身,正色道:“吉时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赵王整了整衣冠,便率先步出了文成殿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连忙亦步亦趋地尾随其后,陈凯之和另一个学兄则吊在末尾。

    随着赵王到了祭坛,这祭坛规模宏大,可容纳万人,此时无数的师生,早已各自站好,无数人头涌动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通过祭坛的路,已铺了毯子,赵王当先步入延伸至祭坛的毯子,带着陈凯之诸人,徐徐走上石阶。

    而在祭坛上,杨业等人已穿了礼服,一个个肃穆而立。

    等这赵王站定,杨业便道:“忠义候魂归来兮,归来归来……”

    用带着古韵的口音唱喏之后,又有礼官徐徐展开了祭文。

    此时,在这祭坛之上,乃至于祭坛之下,足有数千上万人,可此刻,却一片鸦雀无声,人人脸上都是一致的肃然。

    礼官朝天一阙,方才念道:“呜呼!公功被生民,万世永赖……”‘

    这是李子先生的祭文,此祭文唱喏而出时,李子先生肃穆地站在赵王的身后,虽是面无表情,可是眼中却掠过一丝精光。

    这篇祭文,堪称了教科书式的典范,每一个用词,似乎都经过了仔细的推敲,虽然如往常一样颂扬着忠义候的忠勇,可每一句,又是斟字酌句,不偏不倚。

    这样的文章,理应是最受礼官喜爱的,也难怪杨业也为之连连叫好。

    因为祭文最怕的,就是出错,哪怕是一字用的不准确,也可能冒犯到英灵,何况是这样正式祭祀的场合?

    而那李子先生在祭文的念唱过程中,也是小心翼翼地用眼角余光前去关注赵王殿下,虽看不到赵王殿下的面容,却也可从那威严的背影,窥见一二。

    显然这篇祭文,是无可挑剔的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心里窃喜,他心知,真正的重头戏不在这里,而在于这篇祭文送去了曲阜之后,那儿会得来何种评价。

    他眼角又扫了一眼陈凯之,见陈凯之似乎也在用心细品这祭文,心里冷笑:“这个小子,无论是人榜还是地榜的文章,都不过是出奇罢了,这祭文,最讲究的乃是四平八稳,只怕这一次将他的祭文一并列进来,也只是因为他这地榜之名而已。”

    今日倒要看看他的祭文是否贻笑大方,正好让人一分吾与他的高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便又想起了上一次在大成殿摔跤之事,心里更添恼火,上一次就是因为这小子,害得他斯文丧尽,哼,他绝不饶他。

    因此,这李子先生看着陈凯之的双眸里,掠过一股浓浓地狠意。

    正想着,礼官开始唱喏第二篇了。

    这是陈凯之学兄的文章,文笔亦是老道,算得上是佳作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第三篇祭文终于取了来,礼官垂头看了祭文,面上的肌肉却是一抽搐,像是见了鬼似的,身子竟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着祭文,竟不知是不是该继续念下去,于是抬眸看了一眼杨业,杨业却是板着面孔,深藏不露的模样。

    礼官似乎心里在苦笑,方才用古韵唱喏道:“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……”

    方才还落针可闻的祭坛上下,顿时哗然了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