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五十五章:文人相轻(2更求月票)
    陈凯之听罢,神色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学爵?

    陈凯之明白了。

    拥有了学爵,似乎就有了资格,而且也显出了朝廷的信任。

    陈凯之顿时明白过来,此趟该说的都说了,他便朝杨业恭敬行礼道:“既如此,那么先生就早一些睡吧,明日还要恭迎钦使,学生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等到次日的一大清早,陈凯之果然看到这学宫里比以往装饰一新,就好像二十一世界时候,市政府为了迎接大领导的到来,为显得隆重,便特意装饰街道,搞得格外的干净,漂亮。

    这样粉饰一遍,想来是为了迎候钦使的巡视,不过这些和陈凯之无关,他自然乖乖的去射他的箭,读他的书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正午,却有书吏气喘吁吁地跑来道:“陈举人,掌宫大人请你去大成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大成殿,乃是学宫中最恢弘的建筑,这里供奉着孔圣人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敢怠慢,急急赶到大成殿,便见这至圣先师的牌匾之下,早已坐着不少的学官了。

    一个年近三旬的翰林官居左,杨业则是坐在右侧。

    这正中的位置,供奉的乃是至圣先师,自然无人敢篡越。

    其他的掌院和博士,只好在两侧的下首各自跪坐着。

    陈凯之坦然上前,行了礼,杨业先朝那翰林道:“李子先生,此人便是陈凯之。”

    李子……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这个名儿,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看来这就是子爵了,子是尊称,不过他是翰林官,理当被称呼为官称才是,偏生称其为子,显然是这位翰林十分受用这样的称呼,仿佛只有得了这样的称谓,便顿时觉得高人一等。

    这李子面上没有太多表情,只是颔首道:“这样年轻嘛?”

    他说年轻的时候,没有表现出惊诧,却只是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,凯之的才学,深不可测,这才请他一道来作陪,先生亦是高才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李子先生却只是点头:“嗯,果然是一表人才,很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夸奖,陈凯之面上堆笑,心里却是了然了。

    这位李子先生,口里说好,可看着冷淡淡的样子,便知道他心里是另一回事,他故意用一句夸奖打断了杨业的话,某种程度是,态度就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人就是如此,当你出名了,得意了,风光了,固然有人喜欢你,却也有人不喜欢你。

    可见李子先生就是不喜欢自己的那类人,不过没关系,他不在乎旁人喜不喜欢自己,只要做好自己便行了,其他管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果真一切如陈凯之所想的那般,从进殿内开始,李子先生都没正眼看他一下,目光斜视着,就连说话也是随便敷衍着,就像陈凯之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对此,陈凯之能做到的只是泰然处之罢了。

    他含笑道:“先生过誉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神色淡淡,目光不禁不看陈凯之,甚至瞥向了别处,完全不理会陈凯之了,这反而让陈凯之颇为尴尬起来,走又不是,不走又不是。

    杨业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,陡然觉得是自己疏忽,老脸一红,却听李子先生此时徐徐道:“祭坛以及所需的祭品,当无问题,学宫历年都会祭祀,想来也不会出什么差错,其实吾奉旨而来,哪里是巡视,不过是走一个过场罢了,学宫这儿,太后与赵王殿下还是很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杨业道:“惭愧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却想,而今主政的乃是太后,可这李子先生说太后放心便是了,为何要在这后头加一句赵王殿下呢?

    李子先生又笑容可掬地接着道:“朝中上下,对于杨掌宫主持学宫都是赞誉有加,就算有人有什么微词,也多被压了下来。娘娘自不待言,单说这赵王殿下吧,便为学宫费了不少心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深深地看了杨业一眼,才又道:“自然,言归正传,祭祀忠义候乃是大事,其中这重中之重的,乃是祭文,不知祭文,可预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杨业道:“正在择选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点头:“祭文是三篇,有主次之分,这主祭文,关系重大,各国的主祭文,可都是要送去曲阜的,想来杨大人清楚吧?”

    杨业颌首:“下官怎会不知呢?不知李子先生,有何赐教?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沉吟着:“其实吾也写了一篇,悼念忠义候。”

    杨业微微一愣,却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:“不知可否一观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显得眉飞色舞,倒也不客气,径直从袖里取了一篇文章送到了杨业的手里。

    杨业变得忌讳起来,却还是认真细读,这李子先生既是翰林,又是衍圣公府所赐的子爵,何况这篇文,想来是精雕细琢过的,杨业是识货之人,细读之下,连连点头,不禁称赞。

    “好文章,李子先生实乃大才,难怪衍圣公府颁赐爵位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面容里掠过得意之色,不过只是转瞬间,他便恢复了常色,谦虚笑道:“见笑了,不知杨大人以为,吾之祭文,有资格入祭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杨业看着李子先生,虽然方才就猜测到了李子先生的意图,可没想到李子先生如此堂而皇之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杨业明白这件事在性质上的重要性,虽对这李子先生有所忌惮,可他还是不敢立即应下,他眉色轻轻一皱,略微有些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文章这么多,自然是比较一番,才能下决定的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却不着急,抿嘴而笑道:“哎,其实吾岂好争这样的长短,实在是赵王殿下请吾书文,他看过之后,对这篇悼文赞不绝口,连连说拿此文主祭忠义候,足以告慰忠义候在天之灵,杨大人,你看……赵王殿下实在是太费心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陈凯之在旁冷眼旁观,心里却已经了然了,这钦使左一口赵王,右一口赵王,显然是想用赵王的大帽子来压着杨业。

    他的文章本就非凡,杨业也说了好,现在突然开门见山,就完全没有给杨业推脱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这套路……还真是深啊。

    不过脸皮倒也颇厚。

    可细细一想,陈凯之也就觉得没什么,读书人嘛……什么奇葩不曾有呢?

    陈凯之在上一世,和文青们凑一起,喝酒之前,人人相互吹捧,某某老师某文写得好,那个便客气谦虚,哪里哪里,你写得也很好。

    等三杯酒下肚,醉醺醺的人便免不了要说,某某老师写的是真的好,不过却有一点小小的错误,我想讲一讲,这小小的错误,一讲,就特么的足足一两个时辰,哪里是什么小小错误,简直就是咬牙切齿的批判,以至于被批判的人急眼了,少不得要有口角,有了口角,读书人也得翻脸,桌子一掀,搬了椅子就砸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终究是文人相轻,自视甚高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,赵王的帽子一扣上来,陈凯之知道杨业势必是无法抵挡了。

    杨业虽是这学宫的掌宫,可他其实就是个俗人,这一点陈凯之早就清楚。

    果然,杨业吁了口气道:“赵王殿下果然不俗,此文确实非凡,拿来主祭,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便笑了,呷了口茶,云淡风轻地看了杨业一眼。

    “吾也不过随口一言罢了,杨大人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说是这样说,似乎他的文章,已经敲定成为了主祭文,便觉得轻松起来,和博士们彼此交谈,再不谈祭祀的事。

    眼看时候不早,李子先生便起了身:“时候不早,吾该回宫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杨业等人都纷纷站起来相送,李子先生突的想起了跪坐在角落里的陈凯之,他驻了足,显得意气风发:“方才这少年,可是陈凯之吧?”

    陈凯之依旧跪坐在席中。

    杨业显得惭愧,本来是想让陈凯之来见见世面的,毕竟只是个少年,多见识这样的场面,未来对他有莫大好处,谁料这李子先生,似乎对陈凯之并不感冒。

    而且还很明显的冷落陈凯之,这态度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杨业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子先生负着手,身长玉立:“文章能入地榜和人榜,实在是了不得啊。当年我在曲阜时,便见过许多这样的俊杰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自己曾在曲阜求学时的经历,面上仿佛有光,完全是高人一等的神色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里的意思,就令人值得玩味了,见过许多这样的俊杰,这言下之意的一个意思就是说,在他眼里,陈凯之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此时,他倒是露出一笑,道:“陈凯之,你上前来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很讨厌他的嘴脸,可此人是钦使,他也只能不卑不亢地走到了李子先生面前。

    李子先生上下打量他,口里道:“你的文章,吾看过一些,新意有余,文笔却缺了老道,吾的祭文,你可看一看,对你很有助益。”

    他是衍圣公府的子爵,别人可能不好在陈凯之面前说这样的大话,可他说出来,虽然使人觉得有些狂妄,却没有太多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想,你这样的文人,我特么的两辈子见了不知几百几千了,吃了几碗饭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。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