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五十四章:与众不同(1更求月票)
    杨业打了个哈哈,笑吟吟地看着陈凯之道:“凯之,这深更半夜来访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陈凯之很干脆地将盒子啪的一声放到了案牍上,盒子一打开,一沓沓的银票瞬时就亮瞎了杨业的眼睛。

    杨业眼眸一张,直接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显然,他这辈子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票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这个小子,前几日方才说要营造飞鱼峰,转眼之间,就将这么一大笔银子送来了,这……

    杨业真的是给惊叹到了,好半响,才苦笑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陈凯之正色道:“总计七万两银子,第一期营造工程的费用,怎么样,大人,够不够?”

    七万……

    杨业汗颜:“需要这样急?”

    “学生现在寄居在师兄那里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我没有房住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山,你得帮我给整好。

    杨业愣了一下,一个轻描淡写拿出七万两银子的人,理由竟只是没有房住。

    陈凯之这时候,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煤老板,尼玛的,出手阔绰的感觉就是好啊。

    杨业这时,不得不认真以对了:“首先,需请个匠作,老夫这里倒是有个人选,此人曾修建过城外的五行寺,也是在山上,他有总揽营造的经验,对于材料、匠人以及建筑之事,可谓如数家珍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,他不愿听这些细节,尼玛,我转手拿出了七万两银子,还管他什么细节,你见过煤老板装修自己的别墅时,还会问人自己的别墅用什么瓷砖,哪里需要大理石的吗?

    陈凯之一副很有财大气粗的气度地道:“这些,学生不管,一切的事,大人来办,学生素知大人人品高洁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算其中有人吞没了一点银子,陈凯之也不在意,陈凯之是饱经世故的人,知道损耗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陈凯之继续道:“学生确实有一些想法,希望能够实现,可除了这些,学生一概不管。”

    杨业苦笑,这可是一件极麻烦的事啊。

    这陈凯之倒是挺贼的,将这麻烦统统丢给自己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颇为不悦,堂堂的洛阳学宫的掌宫大人,给你陈凯之去料理这样的琐事?

    即便爱才,也不是这样的啊。

    他怎么看,都觉得自己像陈凯之的小狗腿一样,因此杨业并没有立即答应帮忙。

    陈凯之多少也能感觉到杨业心底的一些变化,正待想要转圜。

    谁料这时,这厅外的一个半大的小子却直愣愣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杨业抬眸一看,满是宠溺地问道:“子政,你如何来了?”

    这半大小子皱着眉头,嘟着嘴道:“阿爷,我睡着怕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,也有七八岁了,既然叫杨业是阿爷,那么理应是杨业的孙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悄悄地鄙视他,七八岁了,睡觉还害怕。

    哼哼……

    心里虽然有旁的想法,陈凯之却面带微笑,一脸惊讶地问道:“这是大人的孙儿吗?”

    杨业溺爱地朝这孩子招招手,面容里满是笑意,此刻他完全没了官威,而是一个宠爱孩子的长辈。

    这孩子快步到了杨业的身边,一双大水汪汪的大眼睛朝杨业轻轻的眨呀眨,配着他粉嫩白皙的脸蛋,整个人看上去甚是可爱。

    杨业听了陈凯之问起,手指陈凯之,笑容满面地道:“快来见一见这位陈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呃……叔叔?

    哎……老了,老了。

    居然被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喊叔叔,他还是一个少年郎呀,怎么就做叔叔了呢?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不太愉快,却热情地朝着孩子招招手。

    这孩子才带着几分怯弱之态,朝陈凯之行了个礼:“学生杨子政见过世叔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便笑,轻轻捏捏他的脸蛋道:“乖。”

    一见到人家的孙子,陈凯之的精神一震,溜须拍马的时候到了啊,无论怎么说,杨业也是这学宫的主事人,如今自己又有这么重要的事托付,这时候还不拍马屁还等何时?

    说起这个,陈凯之也不是吹嘘,学宫上下,和自己比起来,都是辣鸡。

    他面带微笑,带着笑的眼睛背后,似乎藏着某些狡黠,双眉浅浅上扬着,格外认真说道:“子政?名字倒可,子而为政,看来杨大人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,你可读了书吗?”

    被问道这个,杨子政倒是消去了些许的胆怯之态,挺着小胸脯,一脸傲娇的抬眸看着陈凯之,脆生生的应道:“读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面上却露出从容不迫的样子,收了笑,故作高深的样子道:“读了?那我来考考你。”

    杨子政顿时又显得有些怯生生的了,显然,他虽读书,可读得毕竟不多,若是考自己不会的怎么办呢?因此小小的脸庞里露出淡淡的忧色。

    陈凯之沉吟片刻,便含笑看着杨子政道:“论语《为政》,可背熟了吗?”

    杨子政方才还有些不自信,甚至担忧自己会丢脸,听罢之后,眼睛一亮,骄傲地道:“背熟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一副不信的样子:“那你背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杨子政便也不客气,朗声道:“子曰:“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共之……”

    他口齿清晰,背的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诧异地道:“想不到你的蒙学这样扎实,真是了不起,我在你这样年龄的时候,还背不出呢。”

    杨子政很得意的样子,不过毕竟是诗书大家出身,朝陈凯之行了个礼:“惭愧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惭愧,和陈凯之平日逢人说惭愧一样虚伪。

    陈凯之目光转而向杨业:“大人,令孙天资聪明,小小年纪,学问能有如此精深,行礼如仪,将来必定要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杨业听罢,顿时心里的坏心情一扫而空,哈哈笑起来:“哪里,哪里,你不要夸他,否则将来他愈发不知天高地厚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样聪明的孩子,比学生当初要不知高明多少去了,将来定会有大出息的,学生只是肺腑之言罢了。”

    杨业心里乐开了花,双眉得意地挑起,喜悦之色洋溢在面上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套路而已,寻常的人见了杨子政,多会说一句,这孩子聪明。

    可陈凯之不同,因为这过于平常,若是自己也随口说一句,在杨业心里,这便形同只是看在他的面上的一句夸奖而已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而陈凯之却是先对杨子政进行了考教,如何考教呢?这里头却是最需要拿捏好分寸的,首先,你得想一个题,这个题不能太容易,却又必须是这孩子会的。

    比如杨子政居然跟着自己祖父在一起生活,由此可见,这个孩子定是杨业的心头肉,要嘛杨业只有这么个宝贝孙子,割舍不下,要嘛就是杨业有许多孙子,这个孙子是最聪明的。

    可既然这孩子在杨业身边,杨业亲自教导他,七八岁的年龄,陈凯之深信,论语这部书,这个孩子是一定掌握了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没有选择最容易的论语学而篇,而是选择了为政篇,表面上是适当增加了一些难度,可实际上,却料定了这个孩子一定能够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他要的,就是这个孩子倒背出来,然后再恰当的发出一句感叹,这个孩子……真的很棒啊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杨业来说,自己的孙儿自然是和别人的孩子不同的,无论这孩子聪明还是愚钝,在自己父母和祖父眼里,那也是与众不同的。

    陈凯之在考教之后,说出这么一番‘肺腑之词’,立即引起了杨业的共鸣,尤其是陈凯之的一句,我当初的时候,还不如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便更加的击中了杨业心底深处的那一个念头了,因为身为杨子政的祖父,陈凯之连想都不必想,便知道杨业对于这个孩子,一定有极高的期望。

    陈凯之如今文章入了地榜,已成了学宫里最出色的读书人,陈凯之其实说出来的,就是杨业本身所期盼得到的话,这叫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方才一切的不愉快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杨业笑呵呵地看着陈凯之,道:“读书,是一辈子的事,岂可因此时而论长短?凯之莫要再夸他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虽是谦虚,却是眉飞色舞,此时,他又道:“至于营造之事,你且放宽心吧,你既有这样的想法,老夫无论如何也会尽力帮衬的。”

    他又笑了笑:“不过,祭祀大礼就要开始了,明日朝中会有钦使来巡视祭礼之事,等忙过了这些日子再说,如何?”

    毕竟是建造房子,陈凯之自然是知道急不来的,倒是从杨业口中听到这个消息,不免有些惊讶,不由道:“明日有钦使来?”

    杨业颌首:“祭礼乃是重中之重,万万马虎不得,不只如此,祭礼的当日,还有宗室来学里主祭,料来今年,定是赵王殿下亲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却是摇摇头:“学生的意思是,不是听说,宦官不得贸然入学宫的吗?”

    杨业摸了摸杨子政的头,而杨子政则乖巧的在他膝旁蹭了蹭他的衣袍,杨业道:“谁说钦使就定是宦官?历来巡视学宫的钦使,都是朝中的翰林……”杨业似乎觉得分量还不够,又添了一句:“多是身负学爵之人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