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五十二章:天生神力(4更求月票)
    长夜漫漫,陈凯之睡得很迟。

    关乎于这位忠义候,若只是在史书之中,虽只是寥寥几笔,可真正查着真正的史料后,陈凯之却颇为震撼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各国的环境,在强大的胡人面前显然是不值一提,正因为如此,在那百废待兴的情况之下,各国君主们大多默许了向胡人臣服的心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虽然这位忠义候在出使时,太祖高皇帝并没有说什么,可是内心里,也是默认了他可以自单于面前称臣,以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忠义候可以有更好选择,他此番去,就是准备受辱的,只是跪下去,代表大陈,或者代表胡人眼里的所谓大汉,磕一个头,表示一下恭顺臣服,那么他亦算是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可是他选择了一条死路,据说胡人在他的身上剜了数百刀,他浑身的皮肉,没有一块完好,身上的骨骼都被碎裂了,而在临死之前,他却强忍着这巨大的痛楚,写下了一篇藏在衣服夹层的血疏,最后辗转的送回了大陈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得头皮发麻,而更为诡异的是,胡人虽被忠义候惹怒,却在未来的数年里,都不曾南侵,这是一个极少见的举动,因为按理来说,这一次失败的出使,势必要惹怒胡人,一场大战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而胡人选择了按兵不动,他们完全没有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后世之人做了归纳总结,认为这是胡人被忠义候所震撼,他们意识到,大汉还是那个大汉,他们意识到,汉道虽然衰弱,可这种韧性和顽固依旧还根植在骨血,他们似乎开始有所忌惮,又或者,想到了当初被吊打的匈奴。

    虽然在陈凯之眼里,所谓后世的总结,属于牵强附会,在这背后可能有着其他更重要的原因,可是陈凯之对于这个归纳是信服的。

    他几乎可以带入到胡人的视觉,看到这个体无完肤的人,分明瘦弱,却无所畏惧,在一次次的折磨和嚎叫声中,却依旧百折不饶,想必这个时候,他们开始有了记忆,有了汉军出关,一次次的复仇式绞杀的记忆了吧。

    陈凯之看着窗外,夜已经深了,窗外漆黑,一片宁静,只有那天空的繁星点点,给夜添了一丝美好的色彩。

    此刻自然不会有什么金戈铁马,不会有那令人心有戚戚的水牢,空气中,更不会有那烧红的烙铁炙烧皮肤的焦臭。

    这等宁静的长夜,似乎只有美好,唯有陈凯之案头上的文字,却是残忍无比。

    他不禁拿起了自己的口琴,也不知吹奏什么,只觉得,这样美好的夜晚,如此的珍贵,于是他下意识地吹起了调子,调子毫无意识,所以凌乱。

    隔壁突的传来了咚咚咚的声音,这是邓健在敲着墙壁:“师兄还没死呢,大半夜还让不让睡,吹什么丧调。”

    呃,看来这半夜不适合吹口琴,更不适合自己宣泄情绪啊。

    若是再吹下去,陈凯之很肯定师兄会从隔壁房间冲过来揍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好收了口琴,可他的脑海里,依旧沉浸在那久远的记忆里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无论是在任何时候,无论是什么时代,今夕是何年,总会有一些触动人心的事迹,让陈凯之为之感伤。

    脑海的千丝万缕下,他无声地铺开了白纸,凝视着这雪白的纸,深深地吸了吸涕水,良久,他张眸,一声叹息之后,提起了笔。

    生不逢时,不能和这样的人一个时代,不能瞻仰他的风采,可是……他的精神,陈凯之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辞藻和文词,都无法来赞许这样的英雄,他想了想,终是落笔,因为这世上,在他封存的记忆里,似乎只有那么一篇文章,才与之匹配。

    一夜惆怅,迟迟才入眠,次日清晨,陈凯之起得比往常迟了些,却是在清醒的第一刻就想起了在学宫的校场上,还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匆匆地出了门,等到了校场时,发现虽已到了卯时,足足迟了半个多时辰,这个人,依旧还在固执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武先生是个没有人间烟火气的人,他也曾是英雄,只是他的身世更加悲惨。

    甚至陈凯之认为,某种程度来说,那位忠义候是幸运的,他虽是饱受苦难,可至少,人们还记得他,永远铭记。

    而武子羲却是遭到母国的抛弃,所有的亲人都死于自己忠心的皇朝手下。

    明明他也是忠义孝国,却得了个叛国逆贼、家破人亡的局面,这是何其的不幸。

    看着校场上执着的武先生,陈凯之不免心有酸楚。

    陈凯之更加快了脚步上前,惭愧地朝他行礼,武先生面色没有太多的表情,只是道:“早膳呢?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苦笑道:“忘了。”

    先生的脸上倒不见怒气,只是平静地道:“来迟了倒也无妨,少年人贪睡,也是情理之中,可是不带早膳,是大过,老夫罚你拉弓百次。”

    拉弓百次?

    这弓弦的力道不小,想要拉满,耗费的气力惊人,即便是那位风骚的杨逍,在拉了几弓连射之后,都觉得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这先生倒是很干脆啊,直接百次!

    陈凯之素来在学东西上都没有讨价还价的心思,既然先生给了任务,他想都不想,便直接去取了弓。

    一开始,倒还轻松的,借助着自己的神力,连拉了十几次满弓,亦觉得轻松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的,陈凯之觉得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到了四十五次时,他已气喘吁吁,整支手臂,仿佛没有了知觉,就像是不是自己的一般,不听自己的使唤了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咬着牙继续坚持,体内的气息似在疯狂地流转,疯了一般的乱窜。

    似乎即便是他,体力也已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依旧坚持。

    五十三……

    五十四……

    直到……他已累得大汗淋漓,感觉整个人,已是麻木。

    特么的,没带早点而已,就这样罚他。

    缺德不缺德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。

    六十五……

    六十六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感觉自己脱力了,完全使不上力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依旧咬着牙关,疯了似的继续一次次将弓拉满。

    到了七十一时……体内的气息窜得更加厉害,陈凯之已感觉,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这内息的流转。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的先生,却是彻底的震惊了。

    七十一……

    疯了吧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竟连拉了七十一次……

    就算坚韧如陈凯之,此时再也难以坚持下去,他已经瘫坐在地,整个人如一滩烂泥。

    他呼吸了很久,方才勉强站起,惭愧地道:“先生……学生惭愧……”

    实在是拉不动了,你妹的,你就这样折磨我,大不了,大家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先生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,他沉默了很久,才道:“方才老夫的意思是,让你拉满一百次弓,而非是……让你连拉一百次。”

    什么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就如射一百箭,和连射一百箭一样,射一百箭,中途可以休息,大不了射一箭,休息几分钟,等手臂恢复了,再继续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连射,对于体力的要求,是以几何般的增长的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一脸懵逼地看着先生,你这是在逗我?为啥早不把话说清楚?

    而先生,也是一脸懵逼地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陈凯之的心里想,你特么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?表达能力这么差。

    而先生心里则是震惊无比,想的是,连拉七十一次,这是何等的气力啊,原以为陈凯之天生神力,能连拉十次,已觉得了不起了,不曾想到世上……还有这样的怪胎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在这薄雾之中,陈凯之眼里,感觉自己有点傻,而先生眼里,却是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变态。

    于是良久之后,先生深吸一口气,才道:“你……很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严师,是极不愿意发出什么溢美之词的。

    因为夸奖,容易使人骄傲。

    特别是像武子羲这种一直将对自己的苛刻当成就的人,就更难以从他口中听到什么表达赞美的词语了。

    可先生还是发出了感慨,他突然发现,自己之前制定的教学内容,似乎都要重新打乱,然后他慢悠悠地补上一句:“今日就到这里,不过明日,你可以试着连拉七十五次弓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方才只是因为语病,可现在还真的要来真的了?

    陈凯之顿时心塞,感觉自己的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最重,他苦笑,果然是闷声发大财才是最好的啊,一下子暴露了自己的体力,而且暴露了个彻底,结果换来的却是……

    陈凯之即便心里有一个不情愿,却也不能反驳,只是垂着头,淡淡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武先生却觉得很高兴,一双眼眸灼灼发亮,就像发现了宝贝一样,愉悦地看着陈凯之。

    武先生笑着捋须道:“明日,一定要记得带早点来。”

    陈凯之这一次的记忆已经足够深刻了,哪里敢说一个不字,很慎重地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