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四十九章:有仙则灵(1更求月票)
    虽说自来了这里大陈国,陈凯之还算是有可栖息之地,可不管是金陵的那间陋舍,还是在这洛阳所住的师兄租回来的院子,其实都不算真正属于自己的地儿!

    能入天人榜的地磅,是陈凯之意想不到的,得到飞鱼峰,无疑是意外的惊喜,可在他心里早就有了他的一番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杨业倒像是很理解陈凯之的样子,接着道:“只是若是真正开始营造,所费不小,即便有几千两银子,怕也难有什么大起色,在山中,终究有所不便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从前,陈凯之穷,并不知道自己在金陵有一个聚宝盆,倒也罢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自己在那金陵,每月有近两万两银子的进项,如何还能认怂?

    其实陈凯之倒是想过在京师置产,可是当问过了洛阳内城的宅院价格之后,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寸土寸金啊,连师兄这有官身的人,也只能租住一个小宅院,勉强混着,何况陈凯之想要的是一个大宅子。

    与其把银子花在那上头,倒不如干脆合理地利用自己的资源。

    很好,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陈凯之不露声色,然后道:“若是学生在一月之内就可以拿出五万两银子呢?假若这还不够,那也不急,后续还可追加十万八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杨业本是心情放松了不少,刚刚呷了口茶,一听陈凯之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天文数字,顿时口里的茶水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来,满是惊讶的喊出口。

    “五万?”

    这五万,竟还只是首付款!

    看着这一身衣饰并不精美的陈凯之,杨业很怀疑,这个家伙疯了?

    今天得入这天人榜的地磅,多少人都难以实现的,难不成真的高兴得疯了?

    陈凯之见杨业失态,自然明白,自己平常太低调了,没人会相信自己有这么多银两啊。

    他也不解释,只是正色道:“对,学生对于营造之事也不甚懂,不过既然山是学生的,银子,学生也出得起,只怕营造之事,却还需大人费费心,帮忙招募一些匠人,至于这山中如何营造,学生自然尽力多听一些建议,除此之外,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,却不知大人能否帮衬一二。”

    杨业此刻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左看右看,这家伙,还真不像疯了的样子,说话有理有据,眼眸也是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呃,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了,这家伙……原来一直都在装穷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京里这么多达官贵人,可你若让他们随手拿出五万两现银的,怕也没几家。

    何况,人家轻飘飘的一句,若是不够,再追加十万八万。

    他既哭笑不得,心里却在想,这是好事啊,只要真肯营造,陈凯之这辈子,怕也别想走出学宫了,反正费的也不是自己的银钱,却能将陈凯之拴住,这是何等的好事。

    杨业哪里肯犹豫,连忙道:“此事容易,凯之且宽心,本官定不负你的所托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位掌宫大人的保证,陈凯之的心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心里不禁有些小小的感动。

    我陈凯之,特么的也在京师的三环内置产了,还特么的是一座山头。

    即便是两世为人,心性比上一世要沉淀了许多,不再那般的浮躁,可此时此刻,陈凯之依旧还是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在任何一个朝代,山,所代表的,绝非一个山头,一片林木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较为‘愚昧’的时期,人们总是认为万物有灵,每一座山峦,每一条河流,似乎都带着灵性。

    自然,这种灵绝非是寻常意义的所谓神佛。

    而是某一种精神。

    于是泰山成为了天子的封禅之所,似乎每一个统治者都深信,在这里,是直通帝座的天堂,于是泰山安,则天下安。

    每一片山,每一条水,都被赋予了意义。

    再如学宫里的白云峰,在世人眼里,便是文气汇聚之所在,即是大陈人眼里所谓的文脉之所在。

    而文气自哪里来呢?

    来自于耸立于这山峰之巅的天人阁,于是,这里便成了无数读书人精神的象征,愿将百万兵,千里觅封侯;出则为将相,隐则入白云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所有读书人的至高理想,他们愿意化身为名将名相,在建立无数的功业之后,隐入白云峰,成为天人阁的一份子,自此过上没羞没躁,被世人膜拜的隐士生活,用现代人的话来说,这叫即便是装B也要装到死为止。

    不过,于陈凯之来说,唯一的遗憾,便是那白云峰距离自己的飞鱼峰很近很近,某种程度来说,飞鱼峰的海拔还要高一些,更加巍峨雄伟,漫山的松柏,郁郁葱葱,更显壮阔。

    可这座山,却是没有灵魂的,这就如这里的学子,听说要去白云峰山脚踏青,面上会自然而然的带着某种崇敬感。

    仿佛这不是游玩和踏青,而是一场说走就走的装逼之旅,就差一步一磕头的走到山门之前。

    而至于飞鱼峰,就全然不是这样一回事了,人们偶尔来此,也不过一群牛逼哄哄的读书人在山脚之下,挖一个灶坑,烧点什么吃,折一点山脚梅林中的梅花,青梅煮酒,捧一把清泉,尝一尝甘甜的泉水,虽是愉快,却没有丝毫的逼格。

    因为,这山,只是一座山而已。

    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。

    此话便是最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与杨业做完了一笔愉快的交易之后,陈凯之却兴冲冲的来此,眺望着飞鱼峰。

    这座没有逼格,现在却完全属于自己的山峰,他看到了山的灵性,这是一座和自己的命运连接在一起的山峰啊。

    逼格低不打紧,可以装潢,可以灌输几个故事,甚至于,陈凯之之名,便代表了飞鱼峰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陈凯之看那耸入云海的山峰,就忍不住触动万分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最理应做的事,就是将这座山门修葺一新,然后将自己的最亲近之人,比如自己的恩师,接来这里。

    可是要开发一座山,何其不易,即便是在后世,也绝非易事。

    就说学宫十三峰,真正算是开发了的,也不过是白云峰而已,其他的山峰,固然也曾被人利用,或是成为某位不可一世的大儒的寄居之所,其实也不过是在山脚或是山腰,多了一个书斋而已。书斋固好,可是然并卵啊。

    所以,要砸钱。

    所以,要舍得投入。

    陈凯之感受到了山的灵性,这是自己的灵魂,自己的魂注入在了山中,于是他不舍地一步三回头,方才离开。

    “凯之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叫唤他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是昏黄了,陈凯之预备离开学宫,身后的一个声音,使陈凯之猛然驻足回眸。

    是那位箭舍的先生。

    陈凯之只抿抿嘴,先生已箭步上前来。

    陈凯之便朝他行了个礼,夕阳之下,先生的脸上只有诚挚,这时候见他,陈凯之方才发现,这位先生已经很老很老了,面上的老人斑尤其触目惊心,他凝视着陈凯之,只简言意骇地道:“从明日起,每日寅时二刻,老夫在武院校场等你,将这毕生所学都倾囊相授。”

    啊啊啊……

    寅时二刻?

    算算,这是清早四点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骇然地看着这先生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先生见陈凯之惊住的样子,也不愿强求陈凯之,并没有灌输什么大道理,而是一脸认真地道:“无论你来不来,每日这时候,老夫都在校场候你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不带走一片云彩,旋身便走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还真是个性十足啊。

    想要收徒,难道不该脸色好一点,来一句骨骼清奇之类的话吗?

    陈凯之抿嘴一笑,摇头,也没有追上去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出了学宫,天空如翻了鱼肚白,一见这天色,便让陈凯之想到了飞鱼峰,顿时觉得生活变得美好起来,飞鱼……飞鱼……哎呀,竟想吃鱼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吃货的发散思维。

    于是很直接的买了鱼,回到家中,今日邓健下值倒是晚了一些,所以陈凯之自己亲自拿了刀,将鱼杀了。

    一顿收拾,等邓健回来时,便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鱼香味儿。

    师兄弟二人四目相对,似乎也没什么可说的,虽然邓健有很多疑问,比如这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多钱,比如这家伙为何如此妖孽,本来想问,细细一想,问个什么,吃了这尾鱼要紧。

    这晚自又是在吃饱喝足,睡得舒舒服服中度过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陈凯之起得极早,街上很是清冷,陈凯之却是快步赶到学宫,而后直接到了武院。

    在这武院的浓雾之中,有一个人影,似乎久侯多时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

    这雾中的影子,像是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凯之朝他作揖。

    “看得出,你不是一个甘心的人,你既然肯来,说明你在这世上,想要得到的东西,远非寻常人那般,不过只是名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没有看错你,你有大志向。”

    这个推论,很合理,陈凯之已经得到了很多的荣誉,足够他这辈子锦衣玉食,衣食无忧了。

    可是陈凯之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大志向的征兆。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