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四十七章:喜报(4更求月票)
    有人对这赋税论质疑,自然也有人摆出支持的态度。

    此时,有人冷笑道:“不然。”

    这人徐徐道:“文章中,早已驳斥了李公之论,民再富,可以修桥,可以铺路,可以养兵马?既不可以,那么这些,就该是朝廷的责任,朝廷再轻赋税,可一旦不能护民、保民、安民,那么要之何用?朝廷要的是天下太平,民安乐,而文章中完全可以实现这一点,没什么不妥。”

    李善长眯着眼,不以为然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,若是官府需修桥铺路,大可以求助本地有德士绅。”

    却不知有人冷不丁的道:“结果地方官府,为了修桥铺路,不得不对地方的富户言听计从,那么,这是朝廷的地方官府,还是富民的地方官府呢?跟百姓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狡辩!”李善长气冲冲地道:“这本就是官民一体的典范,在你口里,却仿佛成了勾结。”

    先前说话的人摇头:“可是,这民有千万,你口口声声说的民,却不过千百人而已,这些民,何以要代表千千万万的民?所谓官民一体,地方的官吏,和什么样的民是一体,想来李公心里清楚,这些富民,本就殷实,又得以和官府一体,官府有求于他们,使他们在地方,成为豪强,鱼肉乡里,这哪里是官民一体,分明是勾结官府,压榨百姓,以至这样的富民,富者恒富,而贫贱者愈贫,这……便是李公所希望的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是汉武皇帝弱民的路数!”李善长厉声道:“武帝也与民争利,打击所谓豪强,可是结果如何呢?”

    双方唇枪舌剑,很是热闹。

    那翰林大学士吴文章倒是保持公允,只是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其他的翰林,有的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,偶尔也会冷不丁冒的道出几句。

    只是坐在帘后的太后,心里却觉得很不舒服,怎么听都觉得刺耳。

    以往这样的争吵,太后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可是今日争论的乃是赋税论,这赋税论是她的亲儿所写,她难以见他亲儿一面,太后的心里自然便将这赋税论当做了是自己的孩子。只要任何人微词一句,便仿佛有人指着鼻子骂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她忍着自己心里的不悦,依旧优雅地端坐着,一双凤眸浅浅眯着,轻轻扫视众人,似乎在观察众人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时,那李善长似乎恼了,语带嘲讽地道:“我看,作此文之人,实在居心险恶,想要借此,讨好朝中某一些人罢了,何况据闻天人阁首辅大学士杨公宰辅天下时,就曾有加税赋的心思,莫不是因为陈凯之猜中了杨公的心理,所以投其所好,才写下这篇文章的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就有些诛心了。

    若是单纯围绕文章来讨论,倒也罢了,可是这一句,却颇有几分赋税论的作者心怀险恶,是为了求名,才作次文章。

    这岂不就成了小人?

    对于读书人来说,一旦被扣上这样的帽子,是何其严重的事。

    不仅仅惹人厌恶,名声也臭了,以后朝廷怎么敢用陈凯之呢?

    李善长却是依旧大义凛然的样子,继续说道:“陈凯之的这篇文章,若非如此立论,不过是寻常的时文而已,何德何能,能够入天人榜,此文,不足为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一声厉斥传来,突的打破了这边的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只见珠帘已是卷起,太后终究还是忍不住了,她面色铁青的疾步而出。

    从前筳讲,太后只是负责旁听,是绝少说话的,何况是这样的呵斥?

    翰林们都是一呆,而后纷纷拜下道:“娘娘息怒。”

    太后心里怒不可遏,真是岂有此理,他竟是敢辱骂自己的皇儿,简直是罪该万死!

    虽是气得不浅,可太后那依旧留着的一点理智却是明白,此刻不能严惩李善长。

    心里即便再多的愤怒,她也得忍着,双手狠狠地交握在一起,嘴角隐隐抽动着,凤眸瞪着李善长,厉声道:“李善长,你怎可口出如此诛心之词!”

    盛怒之下,太后眼眸里掠过杀机。

    李善长拜倒,随即抬眸,很快,他就触碰到了太后如刀锋一般的眼光,他心理微微一颤,却还是正色道:“此是筳讲,而臣不过仗义执言!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李善长颇有勇气。

    言外之意是,筳讲历来是有什么说什么的,就算再过份的话,也都说过。太祖高皇帝在的时候,甚至有人敢当着太祖的面,说无君不如有君,这等虚君之论,尚且敢言,太祖也不过是当这人是狂生,一笑置之而已。

    太后怎么可以因为筳讲的讨论而责怪臣下呢?

    太后恍然,她猛地意识到,自己竟……是失态了。

    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事,她抿了抿嘴,反而有些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顿了一下,她依旧冷若寒霜,语气凛冽:“以文章论人心迹,恶意中伤,也是翰林学士该做的吗?”

    李善长微微一惊,显然没想到太后会怒斥自己,即便如此,他依旧坚持己见,一脸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臣正是以文章儿论长短,臣斗胆而言,这篇时文,若非标新立异,虽属佳作,可是入天人榜,却还是差之甚远,正因为如此,臣方才认为,陈凯之学问固然尚可,可与真正的大才相比,也不过尔尔罢了,靠着奇谈怪论,入了天人榜,倒也罢了,可是筳讲之中,却拿来讨论,臣对此,实在不敢苟同,臣所言,都出自肺腑,还请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诛心论,总是最实在的,因为辩论的时候,就事论事,是永远杜绝不了争论的。大家各执一词,吵到天亮也没用。

    可是这李善长却直接抛出了自己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既然这个没用。

    那就诛心嘛,文章的事,也就不争了,只要说,写文章的人,存着私心,又或者,扒灰、不孝,无德,那么……争论就可以结束了。

    太后气得发抖,藏在袖口里的手青筋隐隐暴起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她其实也只是一笑置之,可是眼前这个李善长,竟是直接质疑了陈凯之的品行,作为母亲,她如何能承受?

    每个母亲,当自己的孩子受到了旁人的诋毁,都不能忍,因此太后也是不能忍的,巴不得立即将李善长给宰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太后的心里,那存着一丝的理智依旧一直的告诫着她,她很清楚,若是这样无端追究李善长,固然是痛快,可这又可能带来一场更大的争论……

    可若不惩处,实在难解心头之恨啊!

    “我可以证明!”

    突然,殿中有人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邓健这小小的翰林编修徐步而出,愤怒地道:“陈凯之乃是臣的师弟,他敬老爱幼,乃是道德君子,绝不会沽名钓誉,臣愿拿人头作保。”

    邓健怒气冲冲的,骂我师弟品行有问题?虽然那个家伙,确实好吃懒做了一些,可这也是你骂的?

    即便你骂我师弟好吃懒做,我邓健也不会允许的。

    何况你是在诋毁我师弟的品行,简直不能忍,这不是要毁我师弟的前途吗?无端诋毁他人品行,这种人简直过分了。

    因此邓健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倒是李公,身为侍读学士,却这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李善长呆住了,双眸睁得老大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一个小小的编修,居然直接指着自己鼻子骂?

    他双眸圆瞪着邓健,厉声道:“谁是小人?”

    这个小子,他认识,是国史馆里的小编修,不足挂齿。因此他倨傲地昂着头,一脸不屑地看着邓健。

    似乎在问,你是什么东西,居然可以质问我。

    邓健平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的,可现在却一股无明业火熊熊燃烧,他完全是不管不顾了,直接脱口而出:“骂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李善长万万想不到,一个小编修,竟敢在这筳讲的时候这般羞辱自己。

    翰林的名誉,可是弥足珍贵的啊!

    他忙朝太后一拜道:“娘娘,邓编修以下犯上,恳请娘娘为臣做主。”

    李善长毕竟是翰林中的几个学士之一,人脉深厚,此时,便见七八个翰林纷纷道:“邓编修口出恶言,罪该万死。”

    太后眸子发冷,此时的她,真恨不得不顾一切,来个杀鸡儆猴。

    她是那般困难的忍住,才没有说出,骂得好,这也是她的心声。

    就在她沉吟之际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外头有宦官高呼道:“喜报,喜报……大喜……大喜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大喜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哪一处的边镇传来了捷报,可事实上,所有人都疑惑了。

    近来并不曾有什么边患,有哪里来的捷报呢?

    却见一个宦官疾步入殿,一脸喜意地道:“启禀陛下,启禀娘娘,大喜啊,天人榜,又放出了一篇文章!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满殿哗然。

    所有人震撼着,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叹。

    这才刚出一篇文章,如何又来一篇?

    只见这宦官继续道:“放出的乃是地榜文章,请娘娘过目,最可喜的是,此次中榜的,依旧是金陵解元陈凯之……”

    
龙8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