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迷 > 历史军事 > 大文豪 > 第二百四十五章:众星捧月(2更求月票)
    怎么不令杨业难以置信?

    要知道现实之中,即便是这五百年来,文气最鼎盛时期,放榜的间隙,也足足有数月之久。

    可距离上一篇入天人榜的文章,这……才几天啊。

    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,简直让人如在梦中。

    不但是杨业给震撼了,周围的师生们已经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有人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有人满是猜疑。

    有人跺脚叫着:“去看看,去看看是谁的文章。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杨业这才猛然回过神,对啊,去看看,看了后,一切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依旧还觉得不可置信,可无论信不信,看过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犹豫,大步流星的便走,哪里还管得上陈凯之?这个家伙,以后少来惹事就好。

    他人一动,其他人也蜂拥而动。

    宛如那压顶的乌云,浩浩荡荡的人群随着杨业快速地出了武院。

    假若这是真的,这一次放的是什么文章?

    又是谁,这样的幸运?

    这一次,入的又是什么榜?

    无数的疑问,在每一个人的心头盘绕。

    杨业更是觉得自己心已提到了嗓子眼里,整个人激动得都要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只有陈凯之……有些汗颜。

    方才大家还众星捧月呢?

    转眼之间,就不理不睬了啊。

    他其实早就算计好了,这件事如何圆满结束,从最初的认错态度良好,接着少不得还要拍一拍这位杨大人的马屁,这件事也就可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谁晓得,这突如其来的放榜,却是打乱了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仿佛方才发生的事,压根就没发生一样,没人关心,没人去理睬,更没人再责问自己。

    整件事就这样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倒也好,陈凯之虽也给弄得有些措手不及,可没有人再责问自己的过错,倒是值得庆幸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究竟是谁的文章入了天人榜呢?陈凯之倒也有着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看着那脚步迫切的人群,于是他便索性也跟着这浩荡人群去了。

    等众人匆匆的抵达了晓谕亭,只见这里早已围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杨业快步上前,一看今日晓谕亭里,那地碑上赫然已贴着一篇文章,杨业感觉双脚有些发软,差点没有一屁股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是地榜,竟是地榜?

    天地人三榜,绝不只是一等二等三等这样的简单。

    每一个跨越,几乎是不可逾越的障碍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个中了人榜的人,可能一辈子下来,几乎没有中地榜的可能,因为……这实在太难太难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一个文章中了地榜的人,对于天榜,几乎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人榜固然是人中精英,可在那些地榜的大儒面前,也不过尔尔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竟有人中了地榜,怎么不令人吃惊?

    要知道,这大陈,已有上百年不曾出现过地榜的文章了。

    一股热泪,此刻竟在杨业的眼中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快了啊。

    杨业颤抖着,脚步开始变得蹒跚,一步步地走上前去,当先看到的是这文章的开头《三字经》。

    “人之初、性本善、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

    呃,这……是什么鬼?

    能做学宫的掌宫,杨业是有真才实学的,自也有一定的鉴赏力。前一刻还激动万分的杨业,突的愣了……

    怎么看这文章,竟如此幼稚?可居然……居然能……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可笑,这是开玩笑的吧?是不是弄错了?

    事实上,身边同样看了这文章的许多人,都不禁觉得这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天人阁的学士们,这……也太粗心了,这样的文章,充其量,也就是打油诗的水平吧,我也可以写啊。

    “养不教,父之过。教不严,师之惰……”

    可读到了这里,杨业居然觉得,这篇文章已经有些不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而当他口里默念到‘三纲者,君臣义。父子亲,夫妇顺’时,身躯却是一震。

    脑海里,瞬间冒出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接着,他疯了一样继续读下去。

    洋洋千文,竟都是三字组成,包括万象,浩瀚如海。

    三字经……

    他细细地回过头,几乎每一句都押了韵,每一行都是一个典故,一个道理,一个学问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认同,写出这文章之人,定是个非同小可之人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于是他更想要看看,作文之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身后跟着一起看榜的人已经爆发出了一个呼声:“陈凯之……是陈凯之……又是陈凯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是颤抖着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声音的背后是不可置信的心情。

    陈凯之……

    杨业的脸一下子凝固了,有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眸。

    陈凯之?是他所知道的那个陈凯之?

    杨业感觉自己的心都在发颤了,下一刻,他两腿直接一软,竟是不顾斯文体面,直接跪在了这碑文面前。

    可这些,他竟懵然没有察觉,而是张大了眼睛,恨不得将眼睛伸到榜里去,等他真正看到了荐人刘梦远,作者陈凯之的时候,他已完全惊呆了。

    先入人榜,再入地榜。

    地榜啊。

    地榜已算得上是人杰了。

    唯一能傲视这样人杰的人,只有天榜,而天榜,就意味着圣贤,这几乎是凡人无法企及的境界。

    杨业哭了。

    突的滔滔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辈子值了啊。

    任了掌学之长,本来以为和无数前辈相比,自己毕竟不算出众,自己掌握下的学宫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是万万想不到,想不到啊……

    想不到自己竟有这样的运气,在自己任内,连出地榜、人榜!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百年之后,自己的画像将悬挂于学宫的凌波阁内,和无数学宫中的先贤一起,以最杰出的掌宫身份,供无数后世的读书人瞻仰。

    文以载道,固然是荣耀。

    可是为人师表,亦可万古留芳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何等的幸运啊。

    如雨珠一般的泪水,哗啦啦的落下。

    此时,他哪里还顾得上身为掌宫大人的形象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已有无数人惊叹着,有人张口,用古韵念唱着《三字经》,摇头晃脑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有人口里大叫,似有领悟: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,《三字经》一出,可使无数读书人为之受益,这便是天人阁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有人心里捶胸跌足,只恨自己读了这么多年的书,为何就作不出这样的文章来?

    只有陈凯之混在人群,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他眼睛尖锐,一看到了荐人刘梦远的字样,就知道刘先生早就偷偷的将自己的文章送去天人阁了。

    此时,已有人发现了他,一把抓住他,满脸惊叹地道:“陈学弟,你中地榜了,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已是激动得开始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反而陈凯之,此刻竟是出奇的冷静,像个没事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是装逼的时候,没有逼才需要装,这就好像,没钱的人,才需要假装自己是有钱人,而真正的大富豪,却是需要低调的。

    嘚瑟的人,绝不会有好下场啊。

    陈凯之面上不敢露出半分喜色,而是连忙谦让道:“惭愧,惭愧。”

    此时,已有许多人围拢过来,就像是丧尸见到了大活人似的,陈凯之已经后悔自己跑来凑热闹了,只得苦笑连连道:“承蒙天人榜诸公垂爱,也多亏了刘先生,学生不过是侥幸,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肃静!”

    一个若洪钟一般的声音宛如晴天霹雳,终于使这如菜市口一般吵闹的晓谕亭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杨业已经揩了泪,这时似乎想起了自己的职责,他厉声一喝,随即道:“都各回书院,去……读书!”

    众生方才还激动万分,看着陈凯之就像看了金元宝一般,可是杨业开了口,所有人都不敢造次了,便陆陆续续的如潮水一般退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杨业才红着眼睛道:“来人,报喜,向朝廷报喜。”

    随即,眸子一转,目光落在了陈凯之的身上:“陈凯之,你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人阁。

    阁外便是观景台,这里的风大,景色固然是好,可是对于年迈的学士们来说,却难以吃得消。

    陈义兴徐徐地步至观景台,这山峰之巅,高高的塔楼之上,自这观景台朝下看,万物似乎都变得渺小起来,山中雾浓,此时雾气升腾,脚下更是模糊一片,自此俯瞰,仿佛隔离了人世,除了远处的云海,还有这座孤立的阁楼,这个世界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大陈靖王,却随着那悠远的钟声,看向那雾气升腾的山脚,他什么都看不清,可是他却知道,在那山脚下的人世间,将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“陈凯之……”他的嘴角微微勾起,带着恬静的笑容,低声念着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他已不能忘怀了,那犹如刻入自己骨子里的《笑傲江湖》,那一篇赋税论,还有今日这篇登上地磅的三字经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怎么能够忘却呢?

    恐怕此生都会牢牢记住吧。

    以为大隐于此,便可远离庙堂,同时也远离了江湖,可是……那庙堂中的纷扰虽是杜绝,可是江湖中的许多人和事,却是令他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老虎每天雷打不动的努力码字,好吧,也来求点月票,可还有支持的吗?
龙8国际